s 閱讀頁

第二章 智鬥蠻漢

紅衣女子、小香二人目不轉睛地盯著眼前這位不速之客,尤其是對方的一頭短發,以及身上髒兮兮的迷彩服,還有那雙滿是黃泥巴的雨靴。

“你管我是什麽人?”紹岩不屑地看著他,說:“真搞不懂你們這些演員,拍戲嘛,幹嘛那麽認真呢?出了人命怎麽辦?就算剛才那位演丫環的小姐是客串演員,你也不該把她往死裏打呀,你連最起碼的職業道德都不懂嗎?”

司馬俊聽得一頭霧水,“什麽亂七八糟的?你在胡說些什麽?”

紅衣女子、小香相互一愣,因為她們和司馬俊一樣,壓根就不明白紹岩的話。

紹岩見他們一個個傻傻地站在那裏不說話,心想這些人一定是拍戲拍傻了,便不慌不忙地走到司馬俊邊上,伸手摸摸他身上的盔甲,問道:“喂,大哥,這東西是純金的嗎?這麽熱的天,你穿著它不嫌累嗎?”

司馬俊愣是在那裏抓耳撓腮,紹岩試著去拔他腰間的大刀,司馬俊憤怒地推開他的手,“你想幹什麽?”

“我說大哥呀,你也太小氣了,不就是一把破道具嗎?我就是想看看,看看都不行嗎?”

紹岩嘟嚕著嘴巴,不緊不慢地走到紅衣女子身邊,笑著問:“請問這位大姐,這裏是什麽地方?”

紅衣女子倍感詫異,片刻才說:“這裏是南梁國。”

“南梁國?這是什麽國家?”紹岩自問熟讀曆史,卻從未聽過曆史上有這麽一個國家。

司馬俊吆喝道:“臭小子,你到底是什麽來路?你擅闖禦花園,該當何罪?”

紹岩保持沉默的同時,內心恍然間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姥姥的,這一切不該會是真的吧?

“臭小子,叫你呢。”司馬俊不耐煩地叫嚷道,紹岩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鄭重其事的說:“大哥,你很敬業,你是我見過最有潛力的演員,相信將來肯定能成為一個大明星,兄弟我今日無端闖入,實在抱歉,改天請您喝酒。”

未等司馬俊反應過來,紹岩在說完這些話後便扭頭就跑。

“站住!這裏是你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嗎?”司馬俊憤怒地拔出腰間的大刀。

紹岩沒有回頭,因為在此之前,他已經從對方的眼神中覺察到這一切不像是在拍戲,更不會是在做夢,難道自己穿越了?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世上哪有這種怪事?可是自己掉井之事又怎麽解釋呢?是重生?還是真的穿越?……他竭力抑製種種的假設,就在這時,隻聽紅衣女子大喊一聲:“公子,小心!”

回頭的瞬間,隻見司馬俊舉刀朝他劈來,紹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閃到一邊,司馬俊當即撲了個空,氣急敗壞的他豈肯善罷甘休,隨即張牙舞爪地朝紹岩撲去,關鍵時刻,紹岩口袋裏的手機響了起來。“主人,主人,來電話了,主人主人快接電話……”

司馬俊嚇出一身冷汗,繼而收起大刀後退幾步,紅衣女子頓時鬆了口氣,要知道,司馬俊雖然長相粗獷,但武藝相當了得,在整個南梁國也是小有名氣,說實話,她還真有點為紹岩擔心。

“臭小子,你手中是何暗器?竟然無端發出聲響?”司馬俊的語氣比之前緩和了許多,多半是想探聽虛實。

紹岩翻開手機,隻見屏幕上顯示著一行字,“尊敬的XX用戶,您好,您於2010年9月1日上午九時零九分,跨越到了一千年前……,無論您所處何地,我們都將竭誠為您服務。”末尾處還有一行溫馨提示,“由於係統未能檢測到您的具體位置,故此一次性扣除您的餘額,詳情請垂詢*****,”看到這裏,他氣得腦袋都要炸了,媽的,真他娘的穿越了,狗日的,穿到哪個朝代不好,非得整個史外的,還有這XX公司也太不厚道了,平日亂扣老子話費也就算了,這都什麽時候了,還在惦記著老子那點錢,我日。

司馬俊見他一個勁地在那跺腳,甚是驚奇,便催促道:“喂,臭小子,跟你說話呢?你手上是什麽東西?別以為您跺腳,我就怕你。”

“手機啊,怎麽?該不會連這玩意都沒見過吧?”紹岩冷冷地注視著他。

“手雞?那是什麽玩意?”

“跟你說了,你也不懂。”紹岩急中生智,拿起手機裝著接電話的樣子,“喂,哎,我就是,我現在在……”

停頓一會兒,看看四周,接著說道:“對,我現在皇宮,你馬上調集兩百人過來,這裏有個家夥討厭得一塌糊塗……,什麽?姓什麽?你他娘的問那麽清楚幹什麽?什麽,你們準備殺他全家?……哦,好吧,他叫司馬俊,……我再強調一遍,要是兩分鍾後見不到你們,以後別認我這個大哥了。”說罷便生氣地合上手機。

司馬俊半信半疑地冷笑道:“哼哼,少在那裝神弄鬼,本將軍一生殺人無數,什麽暗器沒見過?我就不信你那玩意可以撒豆成兵。”

“不信是麽?行,現在就讓你來見識見識!”紹岩舉起手機,將攝像頭對準司馬俊的大腦袋,隻聽‘哢嚓’一聲,手機屏幕上留下一張猙獰的麵孔。

當司馬俊看到自己的大腦袋留在裏麵時,臉色頓時蒼白如紙,暗自琢磨道:‘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攝魂大法?嗯,這小子來路不明,看來我得小心為妙。’故而雙手抱拳,賠笑道:“嗬嗬,閣下果真是世外高人,敢問少俠怎麽稱呼?看少俠的裝扮,應該不是本國人士,不知是哪國的使節?”

“好說好說!”紹岩抱拳還禮,司馬俊一會兒‘少俠’,一會兒使節,尤其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更是令他深惡痛絕,便學起官腔,趾高氣揚地說:“司馬將軍,實不相瞞,我是公主請來的客人,今日也是初到貴地,未到貴國之前,在下早就聽說貴國的桂花林堪稱天下第一林,適才想在桂花林中瀏覽一番,想不到被人給擾了興致。”

提到‘天下第一林’,其實他也是在林中無意中看到樹上的牌子,上麵寫著,‘天下第一林,本國第一景。’

“原來您是公主請來的朋友?”司馬俊邊說邊斜視著紅衣女子,希望從她那裏得到印證,紅衣女子反應很快,將計就計地點點頭:“不錯,他是本宮的朋友,是西楚國的特使,司馬將軍,你得罪了特使大人,萬一皇上怪罪下來,你擔得起這個責任嗎?”在說到最後一句時,紅衣女子故意把語氣提到最高。

司馬俊似乎非常害怕‘西楚’這兩個字眼,慌忙撲倒在地,說:“原來真的是特使大人大駕,小人有眼不識泰山,請大人恕罪!”

“不知者無罪,任何一條瘋狗在咬人之前,從來不分對方身份的尊卑,貴國既有司馬將軍這等忠仆,實在是貴國的榮幸。”

紹岩借機諷刺一番,司馬俊連忙點頭稱是,紅衣女子和小香抿著嘴巴笑了起來。

司馬俊狼狽的離開後,二女走到紹岩身旁俯身謝恩,紹岩言說舉手之勞,不必言謝,並笑道:“剛剛要不是姑娘提醒,在下早就成了刀下鬼了,所以這一來一去,我們也算扯平了。”

紅衣女嫣然一笑,道:“不管怎麽說,今天若非公子仗義相助,恐怕我等要受那惡賊的欺辱。”

看得出來,紅衣女子對司馬俊不是一般的討厭,小香也在一旁打抱不平道:“公子有所不知,那惡賊仗著丞相在背後撐腰,眼裏哪還有公主。”

不是還有皇上嗎?邵岩正想問,小香接著道:“有時候連皇上都不放在眼裏。”

乖乖,皇帝居然怕丞相,這在曆史上倒是很少見,邵岩越聽越糊塗,越聽越有趣,這時, 紅衣女子緊繃著臉,朝小香眨眨眼,“香兒,不得胡說。”

天生好八卦的小香隻好閉口不言。

紅衣女子的刻意掩飾讓紹岩意識到這其中必有許多難言之隱,他很想嚐試著去揭開這段不為人知的故事,但他終究沒有那麽做,用他的話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於是轉移話題,問道:“姑娘,噢,不,應該叫公主才對,請問您剛剛提到的西楚,它是什麽地方?是個國家嗎?”

紅衣女子點點頭,“正是,當今天下共分為三大塊,東有東吳,西屬西楚,而我大梁占據江南,又稱南梁。”

  紹岩恍然大悟,原來自己真的來到了另一個世界,這三個國家在曆史上也曾出現過,但都分布在不同年代,完了,這回就算我把曆史書倒著背都無濟於事了,姥姥的,穿到什麽朝代不好,非得跟老子整段野史。

“公子,公子。”紅衣女子見他愁眉苦臉的搖頭歎息,慌忙輕喚兩聲,紹岩這才緩過神來,臉色卻比之前難看了許多。

“公子,您沒事吧?”紅衣女子擔憂地看著他,紹岩隨口笑道:“沒事,我能有什麽事?”

“公子莫非真的是西楚國特使?”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