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章 便宜占盡

“我才……”紹岩剛想說,我才不是什麽狗屁特使,殊不知剛說了一半就被小香打斷了。

“公主,依奴婢看,這位公子一定是西楚國的使節,奴婢肯定沒有看錯,您看看他頭發,再看看他的服飾。”

紹岩很不屑地瞪了她一眼,就你話多,你怎麽知道老子是西楚人?你沒見過的多著呢,哥我明確的告訴你,你徹徹底底看錯了,老子是外星人,作為一名現代化的優秀青年,他很不喜歡跟這種要模樣沒模樣,要眼光沒眼光的女人說話。

紅衣女子仔細地打量著紹岩,搖搖頭,“不像,記得去年皇兄曾接見過西楚的一個將軍,當時本宮正好在邊上,雖說衣著是有些怪異,但亦未有這般離譜,你看這位公子的臉上還上了妝,本宮記得西楚人都是素麵。”

還是美女有遠見,紹岩看了看一旁的小香,發現她正目光如炬的盯著自己,媽的,看什麽看?沒見過帥哥嗎?真拿你們古代女人沒辦法,紹岩抹去臉上的泥巴,並擺著自以為最酷的姿勢,他心裏準確的記得這是他25年來第99次在女孩子麵前犧牲色相,不過前98次都是有嚐‘奉獻’,要麽拉拉小手,要麽親親小嘴,要麽直接開房過夜,他覺得自己是一個很有原則性的男人,那就是從來不做虧本的買賣,不過眼下估計是白忙活一場了,因為他壓根就沒想在古代生存下去,所以,即便是美女送上門,他還得裝作君子視而不見。

“公子,您腰痛嗎?”紅衣女子見他一手拖著腰部,一手指著藍天,以為是受傷所至。

紹岩這才發現自己的姿勢不對勁,幹脆將計就計地說:“不錯,這人上了年紀,啥毛病都有了,腰也不聽使喚,這樣吧,你們先聊著,我就不奉陪了。”

“您要走嗎?”紅衣女子戀戀不舍地望著他。

“是的。”

“噢,那……”紅衣女子想說什麽,卻欲言又止,接著問道:“公子今日有恩於我們,可否請公子留下姓名?”在當時的社會,女子很忌諱問男子的姓名,所以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俏臉上泛起層層紅霞。

“我叫紹岩!”

“我叫月桂,那以後我就叫你紹大哥吧。”

“紹大哥?”紹岩猶豫了一下,然後樂意的點點頭,心裏美滋滋的,都說古代美女溫柔賢淑,看來一點不假,既然人家這麽有誠意,那我也得表示一下,想到這裏,他張開雙臂向月桂走去。

月桂以為他要動手輕薄,嚇得連忙後退幾步,小香從地上撿起一根樹枝攔在前麵,橫眉怒目道:“你要幹什麽?你別過來,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要喊人了。”

紹岩笑得合不攏嘴,大家閨秀就是單純,要是換成是現代的那些瘋女,看到帥哥,早就迎合過來了。

“你們別誤會,我沒有別的意思,隻是想擁抱一下,這也是我們老家的一種禮節,相當於你們常說的‘後會有期’。”

這種泡妞手段在現代稱之為‘老土’,不過在這個年代倒挺適用,月桂聽到他這麽一說,一顆懸著的心踏實了許多,小香仍然持有疑問,嘴巴撅得老高,“你騙人,你分明是想占公主的便宜。”

“既然你們不信,那就算了,當我什麽都沒說,goodbyye!。”說罷,紹岩轉過身,大搖大擺地揚長而去。

“公子請留步!”

月桂臉色有些泛紅,半晌才靦腆地張開雙唇,“我相信你。”

紹岩眯著眼睛,微微一笑:“噢,那還等什麽?咱們就來一次‘後會有期’吧!”言畢便一個健步衝過去緊緊將她摟在懷裏,並趁她不注意在她那張通紅滾燙的臉上狠狠親上一口,之後落落大方的離去,一切竟顯得那麽的自然。

小香見他有意輕薄,欲要喊來禦林軍前去追捕,月桂急忙將她攔下,小香費解道:“公主,這個姓紹的來落不明,說不定就是一個市井無賴,而且他剛才還對您……”

“不可,此人雖然舉止不端,但好歹也曾替我們解圍,我看就算了吧。”月桂輕抹臉上的口沫,嬌羞的臉蛋尤如春天初放的花朵那樣美麗。

“可是他……”

“無須多言,記住,此事不得對任何人提起。”月桂考慮到,自己身為一國公主,倘若此事張揚出去,不但有損皇家臉麵,紹岩也會必死無疑,宮內宮外的下人都會受到嚴厲的處罰,她實在不想因為這件事而讓更多的人去送死。

……

相對而言,紹岩也算是便宜占盡,離開桂花林後,他到處尋找出口,可是皇宮麵積太大,無論他怎麽走都找不到盡頭,而且一路上還得避開那些哨兵、來來往往的宮女、太監。

皇宮上下共分為東西南北四個大門,除了每道門有四名守衛把守外,在通往每道門的走廊上、長壩上,皆是三步一崗,五步就是一哨,走著走著,他累得汗流浹背,加上天熱異常悶熱,因此心情也越來越煩燥。

“他娘的想熱死我啊!”紹岩解開胸前的衣領,抬起頭對著晌午火熱的太陽猛吐一口痰,沒想到,那口痰竟隨風飄到一個守兵的臉上。

“是誰?誰這麽不長眼睛?”話音未落,隻見兩名全副武裝的守衛走到他跟前,其中一個胖士兵不停地用手擦著臉上的痰,紹岩忍不住差點笑出聲來,那士兵道:“你是什麽人?”

紹岩想了想,隨即用外國人說中文的口音,說:“噢,媽了個比,連我都不認識,你這頭笨豬,我來自%#•#*•%¥,聽過沒有?”

兩名士兵相互一愣,顯然是沒聽明白他的話,紹岩舉起手給他們每人一巴掌,罵道:“八嘎,西楚,使者,使者,你們滴明白?”

“西楚?明白,明白!”

“那不快快滴讓開?”

“是,是,您請,您請!”士兵恭恭敬敬地退讓到邊上,紹岩得意洋洋地往前走去。

有道是萬事開頭難,自從有了第一次的過關‘經驗’後,紹岩的膽子比之前一下子大了許多,所到之處公然打著‘西楚’的旗號,沿途守衛個個聞風喪膽,紛紛給他讓路,整個皇宮在他眼裏就像一座博物館,任由他走馬觀花的閑逛一番,就在他自以為通行無阻,漫不經心地遊蕩在走廊上時,前麵突然竄出一名太監擋住他的去路。

“來者何人?竟敢擅闖禦膳房?”

紹岩眼前一愣,禦膳房?那不是古代皇帝吃飯的地方嗎?靠,總算找到吃飯的地兒了,餓死我了,於是推開攔路的太監往裏衝,正當他前腳剛跨過門檻,後腿未來得及跟上時,突然覺得身後有一雙粗壯、毛茸茸的胳膊在使勁拉著自己的衣服。

“拉什麽拉?當心我K你噢。”此刻的紹岩早已肚子餓得咕嚕嚕直叫,尤其是禦膳房裏傳來的香味更是令他心急如焚,哪還有心思管他什麽太監、守衛之類的,開口就是一頓臭罵:“媽的,老子是西楚特使,前來參觀一下貴國的禦膳房,沒事給老子死開點。”

“特使大人!”

身後傳來一聲巨吼,聽起來就像是通過喇叭傳遞出來,並且還帶著回音,紹岩被震得趕緊捂著耳朵,隨即緩緩地轉過身。

說話的是一個身材魁梧,皮膚黝黑,滿臉淌著豆大的汗珠的中年士兵,鍋蓋般的大臉上幾乎都讓毛須給占領了,隻露出一雙小眼睛。

中年士兵毫不費力地將紹岩拉了出來,然後繼續若無其事、麵無表情地站在門口,紹岩氣得挽起袖子,恨不得衝過去給他兩大耳光,我日,不就一廚房嗎?用得著大白天放個門神看著?幸虧是大白天,換成是晚上那還不得被嚇得半死?

中年士兵似乎沒有上前道歉的意思,仍舊不以為然的站在原地,這讓紹岩大為惱火,就在這時,禦膳房內走出一個五十來歲的老太監,彬彬有禮道:“特使大人恕罪,南梁國有規定,禦膳房乃皇家禁地,除了皇上,任何人都不準入內。”

紹岩見他滿臉歉意,怒氣頓時消了一半,漫不經心地擺擺手,“罷了罷了,既然貴國有規定,那我到別處看看。”

“恭送特使!”這四個字本來是老太監剛要說的話,卻被中年士兵領先了一步,那聲音一出,隻聽‘啪’的一聲,半空中掉下一隻受傷的麻雀,正好砸在紹岩的肩膀上。

紹岩俯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將受傷的麻雀塞到中年士兵手中,遺憾地搖搖頭:“看看,多麽漂亮的小鳥,就這樣被你這隻雄鷹給摧殘了,孩子,你太不懂事了,記得下次說話溫柔點,別在傷害無辜了。”

中年士兵呈立正姿勢答道:“是!”,刹那間,地上塵土飛揚,遠處飛沙走石……

“哇靠,真受不了你!”為了不讓自己成為下一個犧牲品,紹岩抱著腦袋拔腿就跑,不過他並未真的離開,而是繞到拐角的地方偷偷藏了起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