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五話 認主孫堅

程普這剛剛幫孫堅穿好外衣,當然特意把孫堅的胸口紮嚴實了,那端著兵甲的祖茂就迎了過來。那祖茂一臉胡子,卻很努力地裝出一副可愛的笑臉,拿起兵甲笑嘻嘻地往孫堅麵前湊,把孫堅嚇得直往角落裏鑽:“停!停!兵甲我自己來!”

四人瞥了一眼孫堅胸口,很好!被遮得很嚴實,這才放心地把兵甲遞給孫堅,孫堅就這麽在四將有點**裸的目光中穿好了兵甲,麵色一板,這才恢複了往日的神色。

“咳咳!”裝睡也裝到差不多了,陳任這才裝作剛剛睡醒的模樣,起身伸懶腰,這才仿佛剛剛發覺孫堅他們的存在,裝作驚訝的樣子,立刻拜倒。

孫堅忙是扶起陳任,朗聲一笑說道:“我們看你睡著了,就沒吵醒你。怎麽樣?酒醒了嗎?”

陳任連忙點頭,孫堅笑道:“前日,你在校場比武,所列陣型甚是有趣,你是怎麽想到的?”

陳任這才想明白,原來孫堅雖然沒有看到他的功夫,卻看中了他的謀略。不過既然已經下定決心要輔佐孫堅,就不會再像以前那般藏著掖著了:“稟告主公!屬下用的就是一個出其不意。先是讓對方選擇兵器,我觀他們用得多是樸刀,便選擇了三槍兩刀的陣型。待上了校場,我和另一位親兵先擋住後麵槍兵的動作不被對方發現,再纏住對方最邊上的兩名,保證對方不會幹擾到槍兵,最後再來個以多打少。”

“不錯!不錯!雖然是個小計,但卻能顯出大智慧!”孫堅點頭誇獎道。

“主公謬讚了!”陳任自然是不敢表現得太驕傲。

“好!”孫堅用力拍拍陳任的肩膀,說道,“讓你做一名親兵實在是委屈你了,我任命你為軍中主薄!好好地幹!”今日的任命可是孫堅昨日思考了半天作出的決定,本來是打算先折服陳任,可是昨日與眾諸侯一聚,讓孫堅沒有成功的自信,這才決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下手為強。

陳任忙是拜謝孫堅,從這一刻開始陳任開始了真正的征戰這個年代的曆程。

簡單地用過早飯後,孫堅便拉著陳任和四將進了軍中的大帳。分主次坐好,孫堅就開始問計陳任:“子賜!馬上就要去誓師大會了,子賜對這次會盟有何看法?”

陳任理了理頭緒,微微思索片刻回答道:“主公!此次十八路諸侯乃是為大義而聚,首先就占住了人心!天時地利人和,我軍就有了最關鍵的一頭。而董賊盤踞洛陽,此去要經過汜水關和虎牢關,皆是天下險要,因此董賊占了地利。以人和去攻地利,雖有勝算,但勝之不易!”

孫堅點了點頭,陳任繼續說道:“對於我軍來說,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占住人和,如十八路諸侯齊心協力,定能攻破洛陽!但,別的不說,光袁紹與袁術之間就有間隙,要說齊心協力,卻是不易啊!”

孫堅想想昨日的情形,不由得點點頭,歎息道:“漢室遭此大劫,這些人竟然還在勾心鬥角,漢室豈能不危?”

“依照屬下所想,主公今日定是要爭那先鋒名額?”陳任記得在曆史上孫堅可是第一個搶先鋒的人。

果然,孫堅點點頭,說道:“我確有此意,子賜莫非覺得不妥?”

陳任笑著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說道:“十八路諸侯貌合神離,各有各的心思,主公若是坐了這先鋒的位子,其他諸侯定然眼紅主公的這一頭功,必然會阻礙主公!”

孫堅一愣:“我為先鋒,乃是為盟軍開路,我一心為公,他們為何阻我?”

陳任暗自搖搖頭,這孫堅還是有些單純,說白了就是一根筋,陳任解釋道:“主公雖為孫武子之後,但奈何家道中落,與這其他幾路諸侯相比,不過是寒門出身。主公被稱為江東猛虎,若是主公先一步打破兩關,殺入洛陽,他人豈不會眼紅?為了不讓主公順利立此大功,他人定會設置阻礙,或先一步去攻關。更有甚者,在我軍攻關之時,掐斷我軍的糧草……”說著陳任雙手做了個掐的動作。

孫堅聽得大驚,再看陳任的動作,仿佛那雙手正掐在自己的脖子上,孫堅喃喃道:“他們怎敢如此?”

此時孫堅帳下一書生起身說道:“主公!陳主薄所言不虛!正所謂防人之心不可無!萬一如陳主薄所言,我軍到時可是危在旦夕,主公多年心血也將毀之一旦啊!”此人是孫堅手下唯一的文官,叫朱治,字君理。

孫堅被二人一勸,心中便慌了,這個年代,有了兵權才有了一切,孫堅要是沒有兵,那就什麽都沒有了:“那依照子賜之言,這先鋒我就不做了?”

“做!為什麽不做?”陳任想學朱治那樣捋胡子裝個高深莫測的模樣,但可惜下巴上一根毛都沒有,隻好抓住下巴嘿嘿一笑,那樣子,活像一個奸商。

陳任這模樣讓孫堅和其他正在擔心和不甘的將領一愣,祖茂還未習慣陳任從自己手下的親兵變成和自己平起平坐的主薄,抓了抓手腕差點準備敲過去:“臭小子!不要賣關子!”

陳任對祖茂的粗魯倒是不以為意,笑著說道:“適才屬下說了那麽多當先鋒的好處,主公難道就舍得?”

孫堅一呆,想想當先鋒搶先入關的好處,倒真有些舍不得,隨即問道:“可子賜適才不是說……”

“哈哈哈!”陳任大笑道,“屬下是說有人會阻礙,但我們不可以提防嗎?”

額?所有人都被陳任一句話說得愣住了,對啊!陳任隻是分析了有許多的阻礙,但並不代表阻礙就一定能害到孫堅啊。

“先是說搶功吧?董卓手底下原有的西涼鐵騎就是數一數二的強兵,再加上收降丁原手下的並州騎兵,董卓手下的兵力絕對不弱。其他諸侯要是搶功,必不能多帶兵馬,兵馬少了也不是董賊的對手,就讓他們去搶好了,說不得還能幫我們消耗一下董賊的兵力!”

“至於斷我軍的糧草,這個更好解決,剛剛出發時,他們是絕對不敢斷糧草,我們就多拿多要,在加上今天開始我們就多多囤積糧草。他斷糧不就讓他斷,隻要我們的糧草夠我們打破汜水關用就可以了,等關口被打破了,要多少糧草就有多少!”

“對了對了!還要防止他們下毒下瀉藥,這點可是要防住,不過多多派幾個人去看好,也就沒有問題了。”

“還有還有!萬一對方做奸細,把我軍的情報偷偷給董賊。不過也不怕,第二天的行動我們隻在前一天決定,如果做得好的話,還能給董賊一個假情報,引守關將領入套!”

“還有還有……”

……

所有人在看了看陳任那一邊口沫橫飛一邊奸笑的模樣,包括那站在一旁的親兵都立馬認為,這世界上隻有陳任陰別人,絕對沒有人能夠陰到陳任。這也導致了孫家的部隊,上至孫堅一家,下至普通小卒,碰到陳任都是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著了陳任的道。

就這樣,在陳任說完三、四十個可能被諸侯設置的阻礙以及相應的對策之後,陳任在孫堅麾下一次軍事會議也就這麽結束了。孫堅令帳下諸將按照陳任所說做好準備,自己則是親自拉著陳任的手,感慨萬分,這才是真正的謀略啊!此時孫堅才相信,陳任這是真心相投,有了這樣部下,何愁大事不成啊!

陳任麵色古怪地看著孫堅拉著自己的手,另一隻手還不停地在自己手背上輕拍,一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他好像記得孫堅不喜歡男色吧?這家夥不是還娶了一對姐妹花呢。為什麽孫堅看自己的眼光總是那麽奇怪呢?

眼看快到午時了,孫堅直接這麽拉著陳任就這麽趕到軍營門口,直到馬匹前這才放開了陳任的手,卻沒發覺陳任在被他鬆開手後的第一時間,就是把手放在身後,在褲子上反複擦拭。

孫堅的軍營就在城東,所以離誓師大會的祭壇很近,不一會兒功夫,便到了祭壇。這次,各路諸侯都來得比較集中,連袁術也是跟著劉岱和陶謙一同來的。各位諸侯相互行禮,依次站好。隻見得曹操走到祭壇下方,麵對眾諸侯大聲喝道:“誓師大會開始!上祭祀牲畜!”

話音剛落,八名軍士抬著一頭羊和一頭馬慢慢地走到曹操麵前,兩隻牲畜都用繩索綁好在一塊木板上,連動都動不了。

“請盟主!”

在曹操的喝聲中,袁紹一聲金光閃閃的新甲,威風凜凜地走上前,向著諸人抱拳,隨即走到祭壇的正下方。拔出長劍放在胸口默念幾句,便直接剁下了羊、馬的頭顱,自有身邊的軍士拿著器皿去裝羊血和馬血,還有幾人把羊頭和馬頭放到了祭壇上。

袁紹接過盛滿羊血和馬血的酒杯,走上祭壇,朗聲說道:“漢室不幸,皇綱失統。賊臣董卓,乘釁縱害,禍加至尊,虐流百姓。紹等懼社稷淪喪,糾合義兵,並赴國難。凡我同盟,齊心戮力,以致臣節,必無二誌。有渝此盟,俾墜其命,無克遺育。皇天後土,祖宗明靈,實皆鑒之!”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