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四話 抉擇

首先,陳任是不可能自立的。很明顯,在這個年代,一切都要有個身份,陳任的身份是什麽,寒門出身,不過如此。如果真要把他師傅童淵提出來,那也不過給人添笑而已,童淵雖然在江湖上名望十足,但放在政壇上,那便什麽都不是。現在的孫堅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孫堅現在雖說也是路諸侯,但實際上卻沒有幾個把他放在眼裏,到最後還不是被袁紹袁術玩死,一直到孫權即位,這才確立了孫家豪門的身份,但這一路上填進了孫家兩代家主的血淚啊。所以說,像陳任這樣寒門出身的人,就不要想著去自立當霸主了。

第一條路行不通,那就隻有走第二條路,尋求明主。三國時期最好的明主,莫過於劉備、曹操和孫權了,孫權現在出沒出生都還不知道,他老子孫堅現在正是陳任名義上的主公,劉備現在寄人籬下。曹操倒是個好選擇,但貌似曹操的疑心病太重,一句話沒對脾氣,可能就被曹操殺了。那麽現在還有幾路諸侯怎麽樣呢?除去一些小角色,袁紹?似乎他家裏內鬥太厲害了;袁術?這家夥成不了氣候;公孫瓚?剛猛有餘,但卻不知進退;剩下個馬騰,和公孫瓚一個脾氣。

天啊!找個好主公怎麽就這麽難呢?陳任玩命地抓著頭發,把自己頭上的發髻都抓亂了,而身邊的趙雲已經是見怪不怪了。

不管了!陳任一拍桌子,下定了決心,孫堅就孫堅吧!大不了老子大開金手指,把孫堅的命保住,他兒子孫策和孫權,一文一武,再加上個周瑜!我就不相信了!

趙雲見陳任的眼睛開始變回了往日堅定,笑了笑:“想清楚了?”趙雲雖然不知道陳任在想什麽,但從小一起長大,趙雲對這個小師弟的心思卻是佩服的很,連自己的師傅都曾經私下裏誇獎過陳任前途無量。

“三師兄!”陳任是屬於一旦下定決心,就要一路子走死的那種,既然決定了要幫孫堅,陳任的眼睛就開始火辣辣地看著眼前的這位絕世猛將兄了,“三師兄!跟我混吧!”

趙雲正拿起酒杯飲酒,一聽到陳任這句話,滿口的酒水就直接噴了出來。他怎麽想到這陳任好端端地,突然學起地痞流氓那般拉起小弟來了。

被趙雲噴了一臉酒的陳任,沒有絲毫不滿,不過是用手在臉上一抹,兩手往桌子上一撐,上身向前靠過去,依舊瞪著個眼睛熱情地看著趙雲。趙雲被陳任一看,看得毛骨悚然,下意識的打了個冷顫:“子,子賜,你,你,你這話,是什麽意思?”

陳任被趙雲這表現弄得相當的無語,子龍兄啊子龍兄,你好歹也被劉備稱做一身都是膽啊,怎麽現在就跟個被流氓猥褻的小姑娘似得。頓時陳任的熱情就被澆熄了一大半,坐正身子,用衣袖好好地擦拭著身上的酒水,沒好氣地說道:“什麽什麽意思,不過就是想讓你跟我一起去孫堅手底下做事!”

“哦!這樣啊,那還好。”趙雲見陳任縮了回去,這才放鬆下來,可一琢磨出陳任的意思,立刻搖頭晃腦,“不行!不行!我已經拜劉使君為主公!大丈夫不仕二主!”

陳任這下更加鬱悶了,從小就認識趙雲的他,自然知道趙雲這是被劉備洗了腦了,再勸也沒有用,擺了擺手說道:“算了算了,我也就是這麽一提,喝酒吧!”陳任心中卻是再想,什麽時候找個機會,唆使那路諸侯把劉備幹掉,到時候再來勸趙雲。

趙雲自然是不知道陳任心中齷齪的想法,竟然開始勸陳任:“其實劉使君本意是想招攬你的,哪知道沒碰上你。其實你不知道,劉使君可是一位明主啊!”趙雲就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起劉備的好處來,陳任聽得膩味,直接喊出趙雲剛剛說得“大丈夫不仕二主”,堵住了趙雲的嘴。

“哪個,三師兄!”陳任心中倒是還有其他事情找趙雲,“其實呢,我找你還有其他事,聽說董卓身邊有個叫呂布,很厲害呢,我看嘛……”陳任一手把趙雲攬了過來,兩人埋著頭不停地嘀咕著,陳任就開始了他的成名計劃。



———————————————————————————————————————————



和趙雲這一頓酒,喝到了晚上,兩人醉醺醺地在酒樓門口告別,陳任都還好,喝慣自己釀的高度酒,喝這些米酒還算不上什麽,趙雲就有點撞撞跌跌了,幸好這是晚上,路上行人不多,要是撞到個姑娘家,那還不被別人大叫非禮,然後把趙雲這個小白臉拉回家負責去啊。

陳任看著趙雲的背影,一邊嘿嘿笑著,在心中惡搞趙雲被個恐龍拉進臥房霸王硬上弓的情景,一邊也有些晃晃悠悠地往孫堅的軍營方向走去。

雖然陳留城內在夜裏也是有宵禁的,但最近軍隊太多了,陳留的這些衙役哪敢去管這些兵爺爺,看見陳任一身上好的兵甲,也知道不是普通的軍士,衙役們都是繞著走。到了城門,門口的衛兵也不敢攔,竟然就這麽讓陳任回到了軍營。

剛一回到自己的營帳,陳任就倒頭躺在自己的榻上,呼呼睡著了,全然沒有注意到營帳內多出了一些人。

“這臭小子!”祖茂見陳任就這麽睡著了,卷起衣袖就要上前動手。

“大榮!”孫堅喊住祖茂,輕輕地鬆了口氣,回來就好了,孫堅可是害怕陳任就這麽一去不複返,轉頭對其他表情有些呆滯的將領說道,“你們都回去休息吧,明日還要參加誓師大會,都養足精神!”

“那主公您呢?”黃蓋上前問道。

“我?我就在這裏休息吧!”孫堅很隨意地說道,卻惹來眾將的反對聲,孫堅很堅決的揮了揮手,“好了!就這麽決定了!你們都回去吧!”

程普、黃蓋等人麵色複雜的看了一眼那裏呼呼大睡的陳任,心裏自然是清楚,孫堅這是求賢若渴啊,他們幾人都是孫堅的心腹部下,打仗或許厲害,但要論策劃布局,沒一個行的。現在孫堅如此屈尊,他們做部下的也是羞愧啊。

睡得正香的陳任自然是不知道這些情況,一夜無夢,陳任被早上的陽光喚醒,擦了擦眼角的眼屎,有點迷茫地左右望去。

咦?好像營帳裏多了些人啊,新來的親兵嗎?慢著!陳任立馬清醒過來,隻見到就在他的榻邊,五個人正躺在那裏呼呼大睡,仔細一看,不正是孫堅和他手下的四將嗎?

孫堅執意要留在這裏,黃蓋等人自然是不能反對,但想想還是不放心,這不,四個人都抱著鋪蓋,把原本與陳任同一營帳的親兵全部趕了出去,把孫堅護在中間一同休息。

忘著韓當的一條毛腿搭在黃蓋的頭上,祖茂的大手放在了程普的大腿上,還不時地抓兩下,更離譜的是程普的腦袋還墊在孫堅的胸口,程普長長地哈喇子都快把孫堅胸口的衣服浸濕了。望著這一幕,陳任不由得冒出一頭冷汗,隨即又想到,可惜沒有照相機,要不把這一幕拍下來,說不定能敲詐這四將一輩子!

“咳嗯!”可能是孫堅被程普的口水滴得太不舒服了,孫堅在睡夢中下意識地把程普的腦袋一推,這下連鎖反應,把這幾個人都給驚醒了。陳任立馬跳進自己的被窩裝睡,這場景要是被四將發現自己看到,難保不被他們殺人滅口了。

“哎呀!”四將紛紛醒了過來,立馬覺得自己的睡姿太不成體統了,馬上爬了起來,穿戴衣架。程普一看孫堅胸口那一大片自己的傑作,一臉哭相對其他人問道:“這個,這個怎麽辦啊?”

四將圍在呼呼大睡的孫堅周圍,你看著我,我看著你,誰都拿不出個主意。

“唔——!”可能是被四將圍住的氣氛太壓抑了,連睡著了的孫堅,也被弄醒了,動了動身子,眼皮子就快要睜開了。

四將一頭的冷汗,程普馬上對其他三將說道:“快!快把主公的衣甲拿來!”

就在四人剛剛把衣甲拿到手,孫堅也睜開了雙眼,看了看外麵的天色,咕噥道:“哦!天亮了!”

“對啊!主公!”程普馬上拿起孫堅的外衣就迎了上去,直接就動手幫孫堅穿起衣服來。

“德,德謀,這個我還沒有洗漱呢!”孫堅剛剛睡醒,被程普的殷勤給弄糊塗了。

“主公!我來幫你洗漱!”黃蓋和韓當,一個拿著毛巾,一個拿著水盆也湊了過來,黃蓋把毛巾沾水打濕後直接幫孫堅擦起臉來。

“那個,公覆,我自己來,別……哇!”可能是黃蓋太殷勤了,竟然直接就幫孫堅擦起背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