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話 尋訪

貌似後世那些穿越小說寫得都那麽過癮,難道改變曆史真的一點影響都沒有嘛?以前看電視聽過這麽一句台詞:人存在的依據就是曆史,如果曆史改變了,那人存在的依據也就不在了。

也就是說,他陳任在這個時代如果改變了曆史,那麽未來的那個陳任是不是還會出現呢?當然在大學時代,陳任也看過關於時空點麵的理論,但那畢竟是個理論不是嗎?誰能夠證明這個理論是否正確呢?無疑陳任能夠證明,但付出的代價就是,如果理論不正確,那麽陳任就會消失,這樣的風險是陳任不能接受的。

於是,陳任便開始學著低調處事,盡量做到不影響曆史的發展,自從四年前陳任在這個時代唯一的親人母親也因病過世,陳任便在這平原城外過著隱居的生活。

回頭看著茅草房內坐臥在榻的兩個人影,陳任不由得苦笑,雖然陳任盡可能的低調,但還是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結識了好幾名三國時代的有名人士。這兩個就是其中之一,荀彧和郭嘉,一個是王佐之才的政略家,一個是號稱鬼才的軍事謀略家。再想想過幾天就要見麵的水鏡先生,這個諸葛亮和徐庶的老師。

陳任可是記得很清楚,在原來的曆史上根本就沒有陳任這號人物,如今他卻是與這些名士交往。陳任原本憂鬱的心開始動搖了:或許真的沒有關係?難道真的和電視裏演的那般,自從他來到這裏開始就已經是另一時空位麵了?

苦笑著,陳任又再次飲下一碗酒。



————————————————————————————————————



三天的時間很快過去了,這三天裏,三人天天不是飲酒作詩,就是談論朝政。不過隻要三人的話題一提到朝政時,就會變成隻有郭嘉和荀彧兩人討論,而陳任總是閉口不言。荀彧和郭嘉雖然奇怪,但也早就習慣了陳任的怪癖,隻是認為陳任不願沾惹俗世罷了。

三天過後,三人都收拾收拾,準備啟程。荀彧是準備回洛陽,他不像郭嘉是白身,現在是任守宮令,大小也是個官職,不像郭嘉那麽自由。而郭嘉則是準備跟著陳任一起去荊州遊玩,說白了,還是貪著陳任隨身帶著的美酒。

三人一行來到桃花林外,車夫荀三早已經準備好,荀彧向二人拱手告別後,便徑直上車。看著荀彧上車的背影,陳任幾次都想喊住他。如果陳任沒有記錯的話,再過幾個月,董卓就會進京了,到時候關中可就是生靈塗炭了。如果陳任這個時候插手的話,說不定可以阻止董卓入京。可是猶豫再三,陳任還是沒有說出口,改變曆史結果的恐懼實在是太大了,陳任隻是眼睜睜地看著荀彧乘著馬車漸漸的駛遠。

“子賜,我們也出發吧!”一旁的郭嘉雖然注意到陳任的沉默,但隻認為陳任是傷感與荀彧分別。

陳任點點頭,背起包袱,與郭嘉向著南方走去。

就在陳任二人走後過了大約一個時辰,一行三騎也來到了這桃花林。為首一騎,麵容俊美,隻是兩隻耳朵打得過分,穿著粗布官服,腰的兩側各懸掛一把長劍,看上去風度翩翩。下首左邊一騎,雖然坐在馬上顯不出身高,但看得出也比平常人要長的高大許多,臉型稍長,麵色紅潤,最有特色的是那留至腹下的長須,一手牽著韁繩,一手倒提著一把偃月長刀。在他身邊的另一騎卻又是另一個模樣,身形不比那長須的小多少,卻是滿臉的絡腮胡,兩隻眼睛瞪得老大,手中倒提著一柄奇形長槍。

“大哥!這個什麽桃花仙人真的有那麽大本事麽?”那絡腮漢見一行人停在這林外,忍不住發問。

身邊那長須漢微微一皺眉頭,嗬斥道:“三弟!不要質疑大哥!”

為首的大耳漢卻是微笑著擺了擺手,示意沒關係,然後回頭對絡腮漢說道:“鄉人皆傳,這桃花仙人才識淵博,與眾不同,想必這桃花仙人也不是凡人。我們兄弟現在暫居這平原郡,自然是要來拜訪。如果這桃花仙人真有才識,我們定是要將他招募過來,如果隻是鄉人誇大其辭,我們就當是來這郊遊一番也是不錯啊!隻是不知這桃花仙人所居何處,這桃花林也不知道與桃花仙人有無關係。”

說著,一名老樵夫從官道而過,正路過三人身旁。那大耳漢忙時下馬喊住那老樵夫,身後的兩人也隻得跟著下馬。

“這位老丈!請稍等,我等有一事請教!”大耳漢雙手一拱問道。

那老樵夫看見三人衣冠不凡,特別是後麵那兩人手中明晃晃的兵器,顯得有些害怕。大耳漢忙是叫二人收起兵器鋒芒,然後笑著對老樵夫說道:“老丈莫驚!我乃是平原郡的縣令劉備,特有事向老丈請教!”

那老樵夫聽得是平原郡的縣令,神色稍安,這平原郡的人都知道,平原縣令是個大大的好官,從不欺壓良民。老樵夫忙是要下跪回禮,卻是被劉備攔下。

“老丈莫多禮,我等隻是想向老丈請教,可知有位桃花仙人?”劉備和藹地問道。

父母官發問,老樵夫忙是回答:“老朽知道桃花仙人,老朽的孫子正在桃花仙人座下服侍。”

“哦!”劉備的眼睛一亮,沒想到竟然能夠碰到正主,“那還請老丈幫我等引見仙人。”

聽得劉備的請求,老樵夫倒是有些猶豫了:“這個,大人!不是老朽不肯幫忙,實在是仙人早已定下規矩,不準私自帶俗人求見。老朽不敢違背仙人的規矩,望大人恕罪!”

“哼!”聽得老樵夫的回答,劉備倒是沒什麽,身後的關羽、張飛可是惱了,張飛瞪圓了那雙原本就大的眼睛,喝道:“什麽狗屁仙人!好大的架子!我大哥怎麽就是俗人了!”聲音宛如炸雷,著實把老樵夫嚇了一跳,直接就跪了下來。

“三弟!”劉備忙是扶起老樵夫好生安慰,回頭嗬斥張飛:“三弟怎麽能對老丈如此無禮!老丈又沒有說錯,我等混跡在俗世之中,怎麽又不是俗人?三弟你若再如此,以後莫再隨我出行!”

劉備最後一句說得有些重了,張飛雖還是有些不服氣,但忙是拜罪。關羽雖然不至於像張飛那麽生氣,但心底也是有些惱意,傲然說道:“大哥,以小弟看,這桃花仙人也不一定是甚高人,定此規矩也是為了欺世盜名!這樣的人,不見也罷!”

老樵夫雖然隻是普通百姓,但似是讀過幾年書,知道劉備這叫禮賢下士,心中也是一寬,說道:“這位官爺說的可是錯了!自從仙人定居此處,老朽孫子便跟隨了仙人,至今也已有四年。小老兒雖然沒有什麽見識,但往年也曾求過學,些許眼力還是有的。且不說別的,這位官爺說仙人欺世盜名,但老朽孫子曾跟老朽說過,京城來過幾次招文要招仙人入京做大官,都被仙人推脫了。仙人所交之人,老朽也見過幾位,都是神仙似的人物。老朽在仙人家中見過一首詩,老朽雖不甚解,但也能夠略略猜出幾分意境。”

說著,老樵夫就將陳任家中的那首《桃花庵歌》默念出來。

關羽少時隻是個遊俠,雖未曾讀過多少書,但也略同文略。倒是劉備和張飛都算是正經求過學的人,一時間三人都在沉浸在詩中意境。

“哎!”劉備輕聲歎了聲,“與仙人相比,我等卻真是俗人啊!”關羽和張飛也都默然不語。

老樵夫見此,心中也有些後悔,一時為仙人不平,就將仙人的詩句傳了出去,也算是違背了仙人的規矩了,當下便拱手告辭。

劉備自是知道老樵夫不會說出桃花仙人的下落,也不勉強,拱手回禮。那老樵夫見劉備身為一方父母官竟對自己這一老頭如此多禮,不由得心下感動,便有了提點之意。

“大人!”老樵夫背起木柴走了幾步,回頭指著桃林說道:“仙人曾定下規矩,桃林內不得縱馬,隻能步行。”說罷掉頭便走。

劉備先是一愣,隨即便明白老樵夫這是在提醒自己,大喜,忙是向著老樵夫的背影深深一躬。隨後便與關羽、張飛將馬匹牽至桃花林旁,將自己的馬兒交給關羽,吩咐二人在林外等著。關羽和張飛自然是不同意,卻是拗不過劉備的意思,隻得乖乖地守在林外,讓劉備自行入林。

踏入林內,劉備便感覺到整個心情都不一樣了,此時正是桃花紛飛之時,輕風撫過,帶起數片桃花花瓣,飄起一陣陣清香。劉備甚至感覺到以前一直苦惱的宏圖霸業都不那麽重要了,整個人完全沉浸在這桃花清風之中。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