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一話 桃花仙人

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東漢末年,一場黃巾起義,徹底將大漢王朝拉進了破碎的深淵。原本就因為統治者的腐朽統治而破落的中原大地,變得更加民不聊生了。

冀州平原郡一處山崗之中,種滿桃花,花開時節,滿山的桃紅色,煞是好看,當地人稱此地為桃花鄉。

桃花鄉外的官道上,與平常不同,今日卻是來了一輛馬車,飛快地碾過官道上的石子,向著桃花鄉深處趕去。

“文若,你說子賜今日可是在家?”馬車的車廂中一把年輕而又略帶輕佻的男聲響起。

略微過了一會,另一個聲音響起,雖然也是年輕男子的聲音,卻是比之前那把男生要顯得穩重:“這可不好說,子賜兄一向喜歡四處探訪,之前我幾次來尋,卻也是難得才能見上一麵。”

“嗬嗬!這也是子賜的心性漂浮,難得他還能守在這窮鄉僻壤這麽多年!”

“奉孝此言差矣!記得我曾在子賜兄的居處見過子賜兄所作:‘采菊東南下,悠然見南山。’可見此處恬靜之趣,我等還未參透啊!”穩重的聲音長長一歎。

“罷罷罷!就我是個俗人,我可體會不了你們的那份世外境界,我就惦記著子賜的那幾壇子美酒,真是世間美味啊!可惜子賜小氣,就是不肯送我幾壇。要喝也隻能到他這桃花塢才有得喝!”說著說著,那輕佻的聲音竟然發出幾聲吧嘰口水的聲音,對著車廂外趕車的壯漢喊道:“荀三!能不能再快點!你們荀家少爺可是等不及了!”

“你,你個郭奉孝!明明是你嘴饞,你卻是賴在我身上!”穩重的聲音有些哭笑不得,卻是沒有阻止。那車夫也是嘴角微微一翹,手中的馬鞭飛快地甩在了那幾匹奔馳的駿馬身上,馬車的速度倒也真的加快了不少。

不一會兒工夫,馬車便已經踏進了桃花鄉的桃花林中,車夫拉住韁繩,口中也是大聲喝停駿馬,馬車也是堪堪駛進了桃花林中便停了下來。隨著車廂的旁門打開,兩名青年書生從馬車上跳了下來。當前的那名書生穿著樸素的青色長衫,頭上一抹書生巾,嘴角總是帶著一絲輕佻的笑意,後麵那名書生卻是衣著華貴,穿著繡著華麗花紋的衣衫,頭戴一頂高帽,高帽上還鑲著一粒明珠,與前麵那書生雖然年齡相仿,但卻看上去要老成許多。

“好了,荀三,你就在這裏候著吧,我們此去要兩三日才能回,車內也有幹糧和水。”後麵那書生轉頭向車夫吩咐著,聽聲音,正是之前那穩重的聲音。

“文若!快些快些!萬一我們去晚了,子賜又跑了怎辦?”前麵的書生已經開始向桃花林深處趕去,回頭不停地招呼著同伴。

兩書生就這樣一人提著一包東西,向桃林內走去,走了約摸半個時辰的時間,隱隱約約之間,兩人麵前出現了一間茅草房。茅草房雖然看上去簡陋,但卻又透著一絲出塵的氣質,與周圍的桃樹仿佛渾然一體,饒是兩人已經多次來過,也是不由得心頭一顫。

“桃花塢裏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酒醒隻在花前坐,酒醉還來花下眠;半醒半醉日複日,花落花開年複年。但願老死花酒間,不願鞠躬車馬前;車塵馬足顯者事,酒盞花枝隱士緣。若將富貴比貧賤,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將貧賤比車馬,他得驅馳我得閑。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見五陵豪傑墓,無花無酒鋤作田。”華服書生輕聲念道,念罷卻是不由自主地一歎。

“哈哈!哪來的俗人啊?定是荀文若和郭奉孝!童兒,還不去迎客!”茅草房內一陣爽朗的笑聲。

不一會兒,茅草房的大門吱啦一聲打開,出來一清秀童子,見了兩書生便拱手一拜:“鬆兒見過荀先生,見過郭先生。”

荀文若微微點了點頭,郭奉孝則是上前拉住行禮的童子笑著說道:“鬆兒快去後院取酒!今日我等與你家先生要大醉一場!”

童子咧嘴一笑,掉頭就往茅草房後麵跑。荀文若和郭奉孝相視而笑,雙雙踏進了茅草房。

進入大門,是一間裝飾簡陋的客廳,迎麵的牆壁上掛著一張錦帛,上麵書寫的正是適才荀文若吟誦的《桃花庵歌》。在錦帛之下則是一張長榻,榻上正中央是一張方桌,方桌周圍是幾張青色坐墊。

“陳子賜!快些出來!我等可是帶了上好的下酒食!”郭奉孝也不等主人招呼,自顧自地脫去鞋子,爬上了長榻,手中的那包東西隨手就丟在了方桌上散開,卻是一包上好的熏肉。荀文若笑著搖頭,也跟著郭奉孝上了榻,隻不過不像郭奉孝那般沒規矩,而是小心翼翼的將手中包裹放好,然後方方正正地端坐在坐墊上。

“好你個沒有邊幅的郭奉孝!”原先那爽朗的笑聲再次響起,客廳旁的一簾青布被撩起,走出一名笑盈盈的男子。這男子約摸不過二十來歲,身高約有七尺,身形卻是偏向消瘦,長相極為平庸,但他這麽一立,卻是自然而然的和整個客廳渾然一體,讓人完全挑不出缺點。

“在下是否有邊幅與你陳子賜沒有關聯!快快快!快將那好酒供上來!”郭奉孝卻是沒有絲毫變化,依舊雙臂在身後撐著上身,兩腿伸直散開,懶散地對那男子說道。荀文若見了也是和男子一般哭笑不得地看著郭奉孝。

“算你們來得巧,再晚一兩天,可能就碰不到我了!”那男子也上了長榻,和荀文若、郭奉孝二人圍坐在方桌周圍,不過他的坐姿又與其他二人不同,是盤腿而坐。

“哦?子賜兄又要出遊?”荀文若滿眼笑意地看著眼前的男子。

男子點點頭回答:“水鏡先生邀我去荊州一遊!”

“好啊!”郭奉孝雙手一拍,笑道:“正所謂來得好不如來得巧!當漂一大浮!”向方桌一伸手卻發現隻有他和荀文若帶來的兩包熟食,當即叫道:“鬆兒!鬆兒!怎還不見你將美酒拿出來!”

“來了!來了!”童子清脆的聲音響起,之見那童子手抱著比他還大幾分的酒壇,卻是異常輕穩地走進來,輕輕地放在榻上。

“酒具,酒具呢?還有酒具!”郭奉孝飛快地去提酒壇,口中還不停地喊道。隻是在提酒壇的時候,身子卻是一頓,竟然沒有一口氣將酒壇提起,饒是郭奉孝再厚的臉皮也不由得一紅。

男子和荀文若見狀都揚聲大笑起來,連童子也是捂著嘴偷笑,郭奉孝雙手抱過酒壇,狠狠地瞪了童子一眼:“還不去拿酒具!”童子隻得強忍住笑轉身去準備,其他兩人卻依然大笑不已。



——————————————————————————————————————



“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將。人之好我,示我周行。呦呦鹿鳴,食野之蒿。我有嘉賓,德音孔昭。視民不恌,君子是則是效。我有旨酒,嘉賓式燕以敖。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樂且湛。我有旨酒,以燕樂嘉賓之心。”

聽著茅草房裏傳出那懶散卻是響亮的吟詩聲,陳任搖搖頭喝下手中的那碗酒。這首鹿鳴原本是主人吟給客人的,現在卻被郭嘉反客為主,當然也沒有誰會去管他,此時的郭嘉已然是醉得一塌糊塗。

看著天上的圓月,陳任又是一聲歎息,身邊的童子忙時給他倒酒,陳任拿起已經盛滿酒的碗,仰頭一飲。

陳任,原本並不屬於這個時代的一個人。他本是來自後世的一名普通公務員,卻是在一場車禍中穿越到這三國時代,此時的他已經在這東漢末年生活了整整十九年。現在的身份與後世一般都是叫陳任,但他心中明白,此陳任非彼陳任也。

剛剛來到這個時代的時候,陳任不過是個嬰兒,心中已經在盤算著怎麽改變這個時代,像後世的小說中所說的那般做王霸之事,享齊人之福。但隨著在這裏呆的時間越來越長,陳任心中考慮的事情也是越來越多。

改變曆史?沒錯,陳任前世可是正正經經的科班出身,全國重點大學曆史係的碩士,依照陳任對曆史人物的了解,在這個年代完全可以鬧它個天翻地覆。但是改變曆史的後果呢?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