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九章 離宮

心語二人之間的對話,一字不拉地落入聶鷹耳中,對老者的提議,聶鷹並沒有心懷怨恨,作為一個臣子,這是必須的。



耳邊依舊飄蕩著心語那番近乎是表白的話,聶鷹醉心之間,心情自是無比地沉重。神元宗勢力之大,聶鷹已經知曉,會給皇朝給心語帶來的多大的壓力,聶鷹也知道,但是他沒有想到,自己在心語心中,竟然會有那麽高的位置。



深深地吸了口還顯冰冷地空氣,不過聶鷹並未感覺到冷意。望著那用人工作出來的蔥鬱的顏色,聶鷹想都不用多想,便是已經作出了一個決定。



“既然這樣,就好好地看一下這皇宮吧,也好在心裏留一個記憶。”說出這番話,聶鷹非常平靜,但是神情間的表情卻是多有不舍。



臨近天黑,聶鷹才往自己的房間走去。步入宮殿內的院子,就看到房間內亮起的燈光,以及傳來那誘人的香味。



快走幾步,推開房門,心語與敏兒正在房間中等著,桌子上,熱騰騰地飯菜。



“公子,您回來了,小婢真以為您在皇宮中迷路了?”敏兒輕笑著道,似乎沒有明白聶鷹那句話是什麽意思。



心語嗔怪道:“讓你在皇宮中走走,沒讓你一走就是一天,餓了吧。”



好似哄小孩地語氣!聶鷹裂嘴一笑,對著二人道:“宮中很美,讓我忘了時間。敏兒,你可以先出去嗎,我想和心語好好說說話。”



“是!”瞧著聶鷹笑眯眯地神情,敏兒應了一聲,若有所思地走出了房間,‘嘎吱’一聲,將房門帶上了。



“想和我說什麽呢,這麽神秘?”將碗筷擺好,心語俏笑地看著聶鷹。



以心語的身份,送飯,整理碗筷,這些事原輪不到她來做,現在為了聶鷹,心語更像一個普通家的女孩。不經意地舉動,讓聶鷹更堅定了心中所想。



“和你認識了這麽久,還從未一起吃過一頓飯,好像很不應該。”聶鷹說著,坐了下來,伸手端起空碗,盛了一碗熱湯送到心語麵前。



心語嫣然一笑,接過熱湯。同樣的一個動作,卻有不同地感受。時間就在二人晚餐中緩慢流過,慢且平和。



“恩,吃飽了。”庸懶地姿勢,將心語美妙地身材完全地展露出來,給人無限地遐想。



聶鷹淡然一笑,親自給心語斟滿一杯茶水,然後坐在她對麵,隨意問道:“心語,你每天的生活都是這樣忙碌嗎?”



心語輕笑,“都習慣了。父皇曾在一次戰爭中受過傷,所以隻有我一個子女,於是懂事開始,就跟在父皇身邊,為將來登基做準備。”



“出生在豪門大族,其實未必是一種福氣。”說著這句話,聶鷹不知道是說心語,還是他自己。



“嗬嗬,但更多人卻願意有這種出生。榮華富貴,誰人不想啊?”



聶鷹輕聲呢喃:“是啊,誰不想啊。隻不過,付出得不一定會比得到的多。”



凝視著聶鷹那張不太吸人眼球地年輕臉龐,心語正色道:“這麽多年,我過的很累,時刻在幻想,若我有一個哥哥或是弟弟來繼承皇位,會不會輕鬆點呢?對皇帝這個身份,除了能幫助百姓們外,也一直沒有自豪過,但是直到遇見了你,我才發現,有你在,無論這個身份會給我帶來什麽,我都會樂意接受。”



聶鷹一楞,他沒有想到,心語沒有顧忌到自己的身份,說出這樣一番直白地話語,感動之餘,心在微微地動搖。



“要是有一天,我不在這皇宮,不在你身邊,你。。。。”



“不會的。”心語打斷聶鷹的話,竟是有些霸道:“隻要你不討厭我,我就不會讓你離開。皇宮裏的生活雖然壓抑,但我會努力地讓你感覺到快樂。”



“心語?”聶鷹在心中深深地吸了口氣,將那快要湧上腦中的衝動強行壓了下去:“有沒有想過,有一天皇朝穩定下來,你將皇位讓於別人,從此去過安定,沒有任何鬥爭的生活?”端著茶杯低頭輕抿了一口,借此不讓對方發現他現在的表情,聲音也努力變成隨意之說。



“我也想過嗬!”心語道著,俏臉上忽然露出淡淡地緋紅,旋即是正色道:“不過是談何容易?皇朝穩定,不難,但難在人心。自我坐上這個位置,接過這個責任,我便是知道,這輩子很難再去擺脫。聶鷹,身在人世間,那裏會有真正讓人安定下來的地方?”



“那倒也是,即便傲嘯大陸,縱橫天下,也無法去過上平定地生活。”聶鷹淡淡道,身為女皇,心語看的,比聶鷹要透徹許多。



“怎麽會想到問我這個問題?”心語平靜地看著聶鷹,以她的聰明才智,自然會想到,聶鷹這樣問,不會是心血來潮。



“沒什麽。”聶鷹笑了笑,捧著茶杯道:“隻是不想看見你過得太累,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總之,我認為,這樣的生活並不適合你。”



“沒有什麽適不適合,適應了也就習以為常了。從小身在這皇宮中,見多了林林總總,有些事,早已麻木了。”提起這些,心語眉宇間,自有一股落寞,但也僅此而已。



“好了,天色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吧。”看了聶鷹一眼,神色頗有些無奈,女皇的身份,讓心語無法如其他人一樣,盡情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心語?”在心語即將邁出房門的時候,聶鷹忽然出聲叫住了她。



“怎麽了?”回轉身子,心語明眸流轉,看到聶鷹有些熱切地目光,不由得嬌軀有些不自然。



漆黑的眸子,逐漸轉為清澈,聶鷹忽然走上前,雙臂一伸,狠狠的將她摟進懷中,正色道:“不管什麽時候,都不要顧慮到別人,因為不值得。”



“別的人是不值得,但是有一個人,卻讓我願意為他做任何事情。”心語放顏甜笑,彼此目光再次交流一會,才轉身離去。



任由著冰冷地涼風從敞著的房門中吹在身上,似讓聶鷹頭腦清明了一些,看著佳人的身影在視線中消失,那因為心語最後一句而有所動搖地心,已經重新無比堅定起來。



在皇宮中安靜地呆了一些日子,聶鷹將整個皇宮閑逛了一遍,無論是藏書室,還是各處宮殿。對此,心語也十分高興。初時,她以為聶鷹因為修為盡失,而受不住這樣的打擊,現在瞧得聶鷹如此高的興致,漸漸地將這件事給淡忘了下去。



月色如霜,撒在人身上,微有幾分寒意。一道人影疾步穿行於皇宮中大道上,對於那些士兵們,沒有絲毫地避讓。這樣的速度下,人影很快就來到了出皇宮的大門邊。



頓足於宮門旁,人影轉首回望著裏處地燈火,依稀間,似乎看到了那個來到這個世界後,第一個讓他心動的女子。



“心語,你多保重!”



“公子,這麽晚了,您要出宮?”



掏出心語給的金牌遞給守門士兵,對方連忙恭敬道著,其他幾人快速地打開宮門。



聶鷹點點頭,從宮門中走了出去。轉身看著宮門緩緩地關上,‘轟’地一聲,仿佛是一個世界被硬生生地隔開,但同時,心,也隨之堅硬起來。



夜深了,皇宮外的廣場依然人群湧動。隨意選了方向,聶鷹快速沒入人群中。離開皇宮,等若是失去了一張保護網,所以現在最要緊的便是找處安靜的地方盡快地將實力恢複。屆時,不管是段家,文平一夥,還是那潛在敵人神元宗,聶鷹都有信心去麵對。現下照樣有信心,不過適當給自己一些壓力,進步會更快一些。



一個黑夜過去,令所有人都開始了新的一天,皇宮中也不例外。從朝堂上退下,心語的芳心已經飄到了某一處,帶著敏兒,飛快地朝後宮趕去。



輕敲幾聲房門,數分鍾後,沒人搭理。心語悄聲問外麵的宮女:“聶公子還沒起床嗎?”



宮女恭敬道:“是的,昨晚熄燈之後,便沒有見到公子出來過。”



心語眉頭輕皺,敏兒見狀,趕緊推開了房門。聶鷹雖然修為已失,但一個修煉之人,絕不會到這個時辰還未起床。



“陛下,公子不在。”進到房門的敏兒驚呼。



房間裏,所有的物品都擺的整整齊齊,好像從來沒有人住過一樣。但是,心語依然可以感覺到,這裏還存留著聶鷹的氣息。



“陛下,公子說不定出去走走了。”瞧著心語的表情,敏兒連忙道:“來人,去把公子找回來。”



“不用了。”心語望著平整地大床,回想起聶鷹前些日子晚上和她說的話,她已經知道,聶鷹走了。



“陛下?”



“你先出去,朕想一個人呆會。”摒退了所有人,心語頓時無力地靠在聶鷹曾睡過的床上。



“為什麽要走,為什麽又要為了我而走?”心中有了答案,但心語還是想不通。與聶鷹相處雖然不久,可對他,多少已經有些了解,所以很多事,心語都沒有告訴聶鷹,就是怕他心中有壓力與負擔。



那張比男人還要堅強地臉龐上,此刻,情不自禁地滴落倆行清淚,“聶鷹,知道嗎?這輩子你是讓我第一個動心的男子,也是讓我第一次為人流淚的男子。聶鷹,你在那裏?”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