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八章 真情

“老爺,你當真要與他們共謀?”秦留二人離去後,大廳厚實的屏風後麵,便是走出位老婦人,看著文平,多有幾分擔心的意味。



文平冷冷一笑,“這倆個小家夥,平時裏對我陽奉陰違,知道老夫被陛下軟禁,心知不好,才來與老夫商量所謂大計,以圖日後的富貴,以為老夫不知嗎?哼哼,這次不僅是段心語,便是他們,也要讓一起去見先皇。”言語中,充斥著一股譏諷與不屑。



老婦人躊佇了稍許,渴望地道著:“老爺,事情成功了,不要殺了陛下,就將她關起來,行嗎?”



“婦人之仁!”文平立馬嗬斥著,許是想到語氣過重,忙是緩聲下來,柔和道:“夫人呐,政治上的事情,沒有你想像的那麽簡單。你好好想想,若是段心語贏了,抓了我,你想她會放過我嗎?”



“會的,一定會的。”老婦人不假思索地道:“陛下從小跟著我長大,以我們之間的情分,她不會對我們怎麽樣的。”



“婦人之言,不要忘了,殺你弟弟的凶手此刻還在皇宮,在她身邊,指不定享受著什麽樣的待遇呢?還為她求情。哼!”



冷言一句,文平快速地離開了大廳,留下了一臉黯然地老婦人。

…………………………………………..

房門外,傳來幾聲輕輕謹慎地敲門聲,聶鷹打開房門,卻是心語端著豐盛地飯菜在外。瞧著她那有些著急的神情,聶鷹心中頓起一股暖意,這種關愛,除了在母親身上得到過之外,便隻有。。。。



“都一天一夜了,你一粒米也沒進,現在的你,可不是以前的你。”心語嗔怪道,提起聶鷹修為盡失地事情,也變得很自然,似乎是不怕對方聽到這樣話,而心起不悅。



肚子咕嚕一聲,聶鷹與心語都是笑了起來。吃著佳人親自送來的飯菜,倍感可口。



雙手枕著下鄂,就那麽自然地靠在桌子上,心語目不轉睛地看著聶鷹吃飯,那模樣親切地猶如鄰家女孩,絲毫不會令人想到,她便是高高在上的一國之皇。



瞧見聶鷹虎吞狼咽吃完桌子所有飯菜,心語甜甜一笑,看見他嘴角邊還帶著幾粒飯粒時,便很自然地伸出玉手,溫柔地將它擦掉。



感受著突然而來的溫柔時,聶鷹心中的那股感覺愈來愈濃烈,似有壓製不住突兀。聽著手邊傳至地呼吸,心語嫣然俏笑,卻是沒有說一句話,似也在享受這難得地柔情與寧靜。



不知幾時,房門外,響起一聲清脆地恭敬聲:“陛下,葛老回來了,就在禦書房等您。”



“我去去就來,你若是無聊,讓敏兒陪你到處走走。”心語輕道了一聲,起身朝著門外走去。



微笑著目送佳人離去,房間中卻依然流動著無盡地柔情。



“公子,可要小婢陪您走走?”敏兒在房間外恭敬地道著,許是聶鷹因為心語的事情,而讓敏兒的態度發生了轉變。



“也好,在房間裏呆久了,多少會有些悶。”伸了個懶腰,在敏兒的帶領下,隨意地逛起了皇宮。



緩步行走在皇宮內青玉石路上,或許是因為心語是女兒身,皇宮中倒是少了許多鶯鶯燕燕,由此也多了幾分安靜。



“公子笑什麽呢?”瞥見聶鷹愜意地笑容,敏兒問道。



聶鷹淡笑道:“我做夢也沒想到,有一天,我會這樣地在皇宮中行走,而且,這皇宮並沒有我想像地那麽威嚴與壓迫。”



敏兒輕聲道:“女皇陛下自登基以來,便是廢除了多項奢華與不合理之處,所以現在的皇宮才有著與以前幾朝不一樣地寧靜。”小臉上泛起一種從內心發出地崇敬,同時隱藏著一分深深地心疼。



“是啊,一個女子,想要撐起這樣大的一片天,何其之難?”聶鷹將目光投向遠處,頓射出令人毫不懷疑地堅定。



“公子,起風了,您的。。。”



聶鷹擺擺手,仍是向前走著:“你忙去吧,我各處走走。長這麽大從沒有迷過路,今天,我想在皇宮中好好地迷上一會。”



步子忽然是放快了一些,將敏兒放在了原處。怔怔地看著聶鷹漸遠地身影,耳邊依舊還回響著剛才那番古怪的話語,臉龐上頓有幾分呆滯,不知是聽不懂的迷糊,還是聽懂了,而展現出來的驚訝。



快步行過,這番模樣,不似隨意,而是著急想做什麽。一路上,無論是太監宮女,還是守衛士兵,均是對這位陌生人有著無比地敬仰,因為這人是女皇陛下現在最器重之人。



坐在園子中長椅上,聶鷹微微地喘著氣,這種累的感覺好似很多年沒有感受到了,不覺苦笑了一聲。忽然間,眼角餘處,瞥見倆道人影緩緩走來。



頑皮地念頭忽然生起,聶鷹快速隱入椅子後麵假山中。數分鍾後,倆道人影緩慢地來到了椅子前麵。正是心語與老者。



四下無人,心語暫時褪去了女皇的威嚴,隨意地坐在椅子上,看其表情,應該是老者帶來的消息不錯,令她非常滿意。



“葛老,段寒山那邊,就要你多多地留意了。這一仗,不是關係朕這皇位能否安穩,而是這天下百姓,能否免去一場戰爭啊!”心語淡然道,眉宇間透露出淡淡地憂心之色。



“陛下放心吧,段寒山那裏,已經有老夫派去的人時刻監視著,隻要他有所異動,會第一時間通知老夫的。”



心語滿意地點點頭,放鬆了表情,愜意地靠在椅子上。



“陛下?”老者喚道,聲音微有些不自然。



“恩!”心語應了一聲,不過明顯沒有將注意力集中在與老者談話上,是以連老者那欲言又止地表情也沒有發現。



“陛下,老臣有一事稟明,聽了,還望陛下不要生氣。”老者低下頭,雖然是提了出來,卻是不敢看著心語,稱呼也變得規矩。



心語饒有意思地看著老者,片刻後正色道:“葛老,你我之間,原本就不需要那麽多的君臣之禮。一直以來,也都沒有,此時忽然這樣轉變,葛老,我有些不習慣,所以,你口中的事,可以不說,就不用說了吧。”



老者麵色一僵,抬起頭來時,不過麵容上倒也沒有過多的失望,似是早已知曉對方會如此回答。淡笑一聲道:“陛下重情重義,老夫自是欣慰,為陛下效力也沒有了後顧之憂。但是國家大事,絕不能兒女情長,將聶鷹交出去吧。”



心語斬釘截鐵道:“國家大事,朕時刻未忘,但一個人,總要有所堅持,存有一分情誼。朕不想做那鐵血帝王,每個人見到朕都是害怕多於尊敬,一輩子,到頭來連一個交心地人都沒有。”



老者頓時苦笑,但仍堅持道:“陛下,今時不同往日,老夫也不想有此打算,但是神元宗實在太過於強大,若是聶鷹修為未失,與之周旋,倒也在情在理。可如今,如此做法,若傳開去,隻怕臣工們不理解,便是神元宗也會認為我皇朝不識時務,本來一件簡單的事,而讓他們大興問罪,後果,皇朝承受不起啊。”



心語霍然起身,冷冷道:“葛老,此事,朕心中已有打算。臣工們也好,神元宗也好,聶鷹在皇宮,除非朕死,否則,任何人都別想傷害到他半分。”



“但是陛下想過沒有,神元宗不同於大陸上五大皇朝。對於文平段寒山一幹人,甚至是另四大皇朝,我們都可以征召強者為國效力。但,若果有一天,正麵對上神元宗,老夫隻怕,這些強者不幫助神元宗對付皇朝,已經是天大的幸運了。”老者沉聲道。



這一番危言聳聽之語,並不是無的放矢,心語深深懂得神元宗地可怕,可要她交出聶鷹,是萬萬不可能的。沉思許久,心語淡漠道:“你說的這些,朕心中都有數,如何應付,業已有了準備。皇朝曆盡千年時光,朕便是不信,朕要保一人,也是如此地難?”



聞言,老者深感無奈,隻得歎聲道:“既然陛下如此果斷,老夫也無話好說。隻有讓陛下提高警惕,照目前形勢來看,文平還沒有通知神元宗,我們還有時間準備。這段時間內,務必將文平一夥人一網打盡,以後,就算柳宣女兒知道了一切,沒有證據,想必神元宗也不會為了一個弟子的私人恩怨,而與皇朝作對。”



心語點點頭,冷聲道:“你現在就去作準備,朕不希望那天晚上見到聶鷹的人還能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記住,今天這番話,出自你我之口,絕不能讓聶鷹知道。”



“是,陛下!”



等到老者離開,對著天空,心語深情道:“我之一生,權勢尊敬,榮華富貴,萬千寵愛,全都得到過,但是卻從未有過現在這種溫暖的感覺。聶鷹,這種感覺都是你帶給我的,我視皇朝為生命,但你現在也是我的生命,為了你們的明天,我會傾盡畢生努力。”



老者與心語或許都太過於沉浸在商談之中,以至於全然不知在那片假山後,還有一人的存在。步出假山,來到心語剛剛站立的地方,聶鷹不由有些呆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