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章 雪兒?

前方,十數高的城牆上,每隔幾十米,便是有著一名手持長槍的士兵。陽光的照耀下,長槍泛起一抹森冷的寒意。在那城牆中視線不及的陰暗角落,坐落著十幾處類似堡壘一樣的建築物。誰要是想從天空中閃掠進去,恐怕那隱藏在暗處得無數鋒利的箭支,會立馬將來犯者射成刺蝟。



怔怔地站立在城門口處,聶鷹心中情不自禁地湧現起幾分激動。足有五米寬大的城門,十數名士兵,銳利的掃過每一個進出之人。這般景況,曾幾何時,隻有在電視上或是電影中才能瞧見。



城門口上方城牆,無冕城三個大字散發著無盡的威勢。



隨著人群,緩慢地步向城門。士兵們嚴厲地檢查著進出的人群,這座城市乃是進入皇都的最後一站,防守嚴密必不可少。



讓士兵檢查了一番,聶鷹快速地進入了無冕城。寬大的青石街道倆旁,小商小販叫賣聲不斷,林立著眾多的酒樓,商鋪都讓聶鷹感到非常的新鮮。



在城中逛了半天後,受路人的指點,聶鷹來到了城中最為出名的鐵匠鋪中。按照自己的心意,將所需的兵器告訴了鑄劍師傅,後者隨即掩飾不住眼中的驚愕。



普通長劍,劍尖至劍身,劍柄,均是有著微微的弧形。而聶鷹提出來的想法,除了劍尖之外,劍身到劍柄,均是平整一片。



家傳功法,劍修之道,一柄乘手的長劍,自然是不能缺少。



聶家明玉決,修煉之複雜是其他宗派不能比的,在選兵器上,更是有著別樣的構想。依照各人的喜好與拿捏的程度,量聲打造,這樣才能將功法發揮出最大的攻擊力。



在鑄劍師傅驚訝的注視下,聶鷹交付了定金,隨後走出了鐵匠鋪。融進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感受著與水藍星不一樣的熱鬧。



無冕大城,不是小鎮子可以比的。穿行中,聶鷹便是感受到了無數道強者的氣息。讓他大感驚奇的是,那些有著身手的男子胸口,都是湧現出一片大葉子,顏色,片數都不一樣。



而其中一些女子衣衫上,則是一朵璀璨的花朵,花瓣數也不盡相同,依稀,聶鷹能認出花的名稱來。到底,葉子與花朵代表著什麽呢?



抬望著身邊豪華的建築物,聶鷹走了進去。這是一座酒樓,在山林中過了半年多的時間,嘴巴都要淡出水來了。這裏不是水藍星,自然不可能有著他想要的美酒。在沙唐村,以獵為生,也沒有讓聶鷹嚐到這個大陸的美食。現在便是不由自主地步入了酒樓之中。



看來酒樓的生意不錯,樓下坐滿了食客,到處充斥著淫酒的味道,很熟悉的感覺!邪笑在嘴邊不經意地出現。性格使然,不管是在水藍星,還是在這個大陸上,聶鷹都沒有什麽野心,他要的隻不過是安安靜靜,自由地生活下去。沒有包袱,沒有爭權奪利。當然,身邊有著一位紅顏知己是最好了。



信步走上了酒樓二層,在窗戶邊坐了下來。喝著杯中美酒,思緒萬千。報仇對於聶鷹來講,是一件必須去完成的事情,而不是他以後生活的模式。



正在思慮之時,樓梯口處輕巧地步上幾位食客。眼神隨意地瞄出,頓時,聶鷹整個人震呆了,目光在為首的女子身上,再也是挪不開。



“雪兒?”呢喃的聲音中,擁有著無盡的思念。。。。往事一幕幕地浮現,腦海中深藏許久熟悉的身影漸漸地與視線中那位女子融合。



片刻後,聶鷹落寞的笑了聲,現在來到了這個世界,水藍星上的一切都離他遠去,在那個星球上,眾人皆是會以為他死了,如此,也算是一個了結吧!來到鏡藍大陸,所有的事都將重新開始。沙唐村的一個多月,在溫暖的氣氛包圍下,使聶鷹的性格慢慢地發生變化,不在那麽冰冷。不過也是這一場變故,讓他的心性逐漸地變的成熟。



“看什麽看?”跟在為首女子身後,另一名女子對著聶鷹嬌叱喝道。



長的倒是鳳目柳細腰,不過這脾氣。。聶鷹直接無視,自顧自地夾著桌子上菜肴。



女子鳳目圓睜,對聶鷹怔怔地看著她前麵的那名女子,心中頗有不滿,但是現下對自己這般無視,讓她更為的惱怒。女人之間,多有比較,女子自籌相貌氣質均不輸與聶鷹所注視之人,可對方的態度。。此時女子生氣的是,不是聶鷹的無禮,而是對她的不屑一顧。



“霜月,不要惹事!”為首女子淺淺地對著聶鷹笑了笑,笑聲中竟有一股無形的威嚴,玉足青蓮緩步地坐到了她自己的桌子上,正好的正麵對著聶鷹。



那簡單的一笑,頓如萬花盛開,傾國傾城的臉龐,隱射出來的那份動人的氣質,讓聶鷹目瞪口呆。腦海中一直有一個聲音在喚著,“她就是雪兒!”



瞥見聶鷹又是失神地看著女子,名為霜月的女子更加的不忿,冷聲喝道:“小子,在看,將你眼珠子給挖了?”



“霜月,不得無禮?這位公子,舍妹多有冒犯,還請不要見怪?”空靈如天籟,柔和之聲使人情不自禁地生出一股想要將這女子好好保護的衝動。



“敢問姑娘如何稱呼?”聶鷹起身,學著這個大陸的禮節,看著這名女子。自雪兒不在他身邊之後,聶鷹的情緒還從未像今天這樣波動如此之大。一切無他,皆是因為眼中的這位女子與雪兒實在太像,像到讓聶鷹已經無法自拔。



幾人好奇地看著聶鷹,似乎是他太膽大了。



“我姐姐的名字豈是你這樣的人可以知道的?不要防礙我們吃飯,不然對你不客氣。”說話的還是霜月,眼神中,幾分不屑清晰的顯露出。



女子瞧著聶鷹堅毅的態度,心中略有幾分想要了解對方的心思。一件樸素的褂子,外麵包裹著一件青色動物皮衣,臉上的那道疤痕尤其讓人難以正麵直視。這樣的一個人,若是登徒浪子,卻又對身邊的霜月視若無睹,讓人多有幾分好奇。



“心語見過公子!”輕柔的聲音響起,讓霜月與其他幾位似護衛一般的中年人大感好奇。他們均沒有想到,女子竟然會將自己的名字告訴這個古怪的年輕人。



“心語?”聶鷹輕念幾聲,旋即正色道:“對不起,打擾姑娘吃飯了。”自此,專心地吃起了自己的飯,再也沒有投向女子半分。



心語確實與雪兒很像,幾乎讓聶鷹分不出來,但心語不是雪兒。以近於不容拒絕的口氣得到她的名字,聶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麽會如此堅決?或許僅是想知道吧!



酒樓上,又恢複了平常的安靜。先前的這一幕,連一個小插曲都算不上,除了讓心語等人大生迷惑之外,其餘食客均是沒有過多的注意這邊的事情。



酒足飯飽,慢慢地,多了一些響聲,都說酒樓裏是打探消息的最好地方,果然不錯!現下,聶鷹正有興趣地聽著隔壁二人的聊天。



“拚命地閉關了這麽久的時間,也沒見你突破到赤色三葉境界,真是浪費了時間?”



聶鷹微楞:“赤色三葉境界?這便是鏡藍大陸對修煉境界的劃分嗎?”突然是明白了一些。望向說話的青年人胸口,倆片赤色的葉子。



“你以為我想啊,還不是家中長輩逼的緊。對了,這段時間內,有沒有發生什麽特別的事情?”



“猛虎戰團的少團長居然在一個偏僻的地方被一個陌生的人給殺了,這算不算是特別的事情呢?”



聶鷹殺了年輕人,整整過去了半年多的時間,消息傳出去,也不足為奇。



“不過一小小的戰團罷了,若非有著強硬的後台,皇都之地,怎會有他的容身?”說話的年輕人語氣中盡顯輕蔑。



瞧了瞧天色,聶鷹結了帳快速地離開了酒樓。臨走之時,再也沒有看過心語。



目送著聶鷹離開,心語黛眉微皺。別人沒有發現什麽,但是她親眼看到聶鷹在聽到猛虎戰團的時候,那神色間的輕微變動。



“姐姐,你看什麽呢?”



“柳青居然被殺了,嗬嗬,有點意思。”答非所問的一句話,讓幾人有些不懂。



出了酒樓,聶鷹在鐵匠鋪守了數天,親眼看到心目中長劍的出爐。劍長三尺,無鋒,劍身微窄,劍尖如散發出如寒月般地鋒冷,輕盈飄逸。



聶鷹滿意地注視著手中長劍,雙指輕輕一彈,清脆的劍吟聲在鐵匠鋪中,極有節奏地回響而起。舞動長劍,五朵劍花輕易地顯現。



“好劍,師傅的手藝名不虛傳!”



鐵匠師傅笑嗬嗬地說:“公子滿意就好。大半輩子的鑄劍生涯,從未打造過這樣的長劍,不知公子出身何地?”觀劍知人。多年的經驗,鑄劍師傅的手藝使他為無數的強者鑄過長劍,聶鷹手中的長劍,還是他第一次見過這樣的模樣,劍的不平凡,能使用它的主人自然也不會是一個平凡的人。



交了該交的錢之後,聶鷹沒有回答鑄劍師傅的問題,不出意外,這個問題永遠沒有答案。



收起了長劍,聶鷹直接奔向前往皇都的大路。臉龐上,自然而然地泛起一抹邪邪地笑容,酒樓上聽來的一番話,讓他知道,猛虎戰團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麽強大,如此,好辦多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