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九章 路途

望著周圍一片廢墟的街道,眾人數分鍾後才從震撼中清醒過來。盯著那名持著長劍的男子,各人心中泛起一陣異樣的情緒。猛虎戰團在這個鎮子上,說一不二,勢力不弱,多數人都認識年輕人,曉得他實力不俗,沒想到竟被一位陌生人打擊至這樣的地步。



“你想過會有今天的下場嗎?”冷漠的聲音響起的時候,腳下微微用力,年輕人便是發出一聲慘烈的叫聲。



“小子,想不到還是錯估你了?”年輕人虛弱的聲音緩慢地從嘴中蹦出,慘白的臉色依然掩飾不住那份怨毒。



手掌拭掉嘴邊的血跡,聶鷹冷冷笑道:“我說過,要讓猛虎戰團所有的人為沙唐村陪葬,現在僅僅是第一步。”



赤色光芒一閃而逝,撐在地上的雙掌卻是無比地軟弱下下去,“嗬嗬,放了我,還可以饒你不死。”落在聶鷹的手中,以及他那決裂的態度,並未讓年輕人有多大的懼怕,反而充斥著無比囂張的態度。



“希望到臨死的時候,你的嘴還是這麽的硬?”臉龐上閃過一抹蒼白的陰森,腳掌下,一道眾人可以感受到的氣勁旋即而出,狠狠地砸在年輕人的背上。一聲悶響,年輕人的身軀硬生生地擠進了堅實的地麵中。



“放了少團長。”聶鷹對麵,一人慌忙地喝道。眾人視線中,驚駭之色快速的出現。此時的年輕人,臉龐由於劇烈的疼痛,已經猙獰的極為恐怖,呼吸逐漸的減弱,顯然已經離死不遠。



來砸猛虎戰團的場子,已經很讓眾人感到不可思議,而現在居然對猛虎戰團的少團長,如此的下手不留情。聶鷹的膽大與無情,引起了鎮子上其他的勢力主意。



劍眉一揚,森然的殺機瞬間迸射出去,“昨天晚上的帶頭人就是你?”同時,踐踏在年輕人身上的腳掌更加的用力,淒厲的聲音響徹在街道上空。



“柳遠,救我?”微不可查的聲音艱難地傳出,旋即消散在風中。



龐大的殺機籠罩之下,那人身軀微不可查地搖晃了一下,連忙前進一步,沉聲道:“放了少團長,否則,隻要你還在雲天皇朝,必然逃不過猛虎戰團的追殺。”



此時不要說是一個戰團,就算是皇朝精銳盡出,也阻止不了聶鷹殺年輕人的決心。



腳掌再次在年輕人軀體上重重一踏,身子如離弦之箭,暴射而出。原先立身之地,轟然一聲,年輕人的身軀就此蹦裂開來,死相慘不忍睹。



“少團長?”



半空中的身軀微微地彎曲,似一張利弓,手中的長劍疾射而出,破空的呼嘯聲凶猛顯現,衝向前方的柳遠。



連年輕人都不是對手,柳遠沒有片刻的猶豫,身體急忙後仰,腳掌在地麵上踏出一道爆炸聲響,身體頓時倒射而出。周圍眾猛虎戰團成員個個沒有了鬥誌,紛紛地四散開來。



‘崢’地聲響,長劍射進牆壁之中,緊隨而來的一道影子在長劍上輕輕一點,身軀再次騰上半空之中,雙掌微曲,對準不遠處的柳遠閃電似的抓去。



被強悍的氣勁罩住,柳遠方知,昨天晚上的對手還沒有發揮出最強的攻擊。躲避已是來不及,赤色光芒閃動,雙掌快速湧上。



“啊!”地吼聲,緊接著卡擦一聲,柳遠身軀猛退,額上青筋暴現,痛苦之色快速出現在臉龐之上。視線中,聶鷹已是站在他身前。



“猛虎戰團的總部在那裏?”嘴邊的那一絲邪笑,漆黑的眸子中閃耀出來的森冷殺意,讓得柳遠的身軀更加的不堪。



“殺了少團長,你已無處容身,竟敢還想殺上猛虎戰團的領地?”瞧著對方堅毅的神情,雖然身受重傷,但是柳遠還是一臉的輕蔑。



猛地一咬牙關,柳遠狠狠道:“猛虎站團就在皇朝皇都之中,有本事,盡管去吧?”年輕人已死,若不能殺了聶鷹,在場的這些兵團中人都要死。既然如此,就將對方引到兵團領地中去,也算是有個交代。



“如此,你可以死了。”邪笑驟然收斂,如刀般犀利的掌風狠劈而下,頓時,一聲慘叫,再次震響街道上空。



冷漠的眼神,嘴邊的邪笑,下手的不留情,讓得圍觀眾人紛紛側目。不論整個大陸,不論一個皇朝,單單是一個城市,勢力便是雙手數不出來。強者為尊,武風盛行的大陸上,廝殺幾乎天天都有,想要在這裏站穩腳步,除卻實力外,那一個強者不是心狠手辣?



隻不過,以聶鷹的年紀,以及他的陌生,眾人沒有想到,以一己之力便敢與整個猛虎戰團叫板?聶鷹不知道猛虎戰團的實力強弱,但圍觀眾人知道,今天之舉已經是夠嚇人的。或許正是無知者無畏吧!



山林之間,一道青色身影快步地在山路上穿行。離開小鎮子後,問明了方向,聶鷹徑直向皇都奔去。



猛虎站團在小鎮子上的人,除了年輕人與柳遠之外,其他的聶鷹沒有動。不是不想動,而是力不從心。與年輕人的一戰,他已經受了不小的傷,然後對柳遠的雷霆一擊,更是讓得聶鷹身軀不堪。耗費三天的時間,方將傷勢複原。對這個世界的修煉也大感好奇!



柳遠與年輕人的攻擊,均是伴隨著一道赤色光芒,不同於聶鷹體內的真氣,似乎在某一刻間,爆發力更加的強悍。行走在山林中,過起了類似於苦修者地生活。



雲天皇朝很大,翻開手中的簡陋地圖,赫然密密麻麻一大片的地名。



“皇都在皇朝的東北,而這裏,是西南方,這個大陸怕是要比水藍星大上好幾倍吧?”擦了一下根本不存在的汗滴,聶鷹停靠在一顆大樹下麵。



天空中的驕陽透過茂密的樹枝,直射而下,讓聶鷹稍起煩躁之心。小鎮子一戰,讓聶鷹多少知曉了一些這個世界的武技,以年輕人身為戰團後輩的修為為標準,可以想像出,猛虎戰團團長,及那些長輩們的實力。



“實力還是太弱了點?”仰望四周,入眼處便是那高逾數千米地巨大山脈,隨處可見成片的古樹,高達數十米,數人難以抱懷。樹枝伸展,遮天蔽日,如此環境優雅,好一處林中世界,卻是難以讓聶鷹平心靜氣。



修煉之人感受天地情懷的境界,講究天人合一,融入自然悟道的玄妙意境,這一切,現在都與聶鷹無關。他所想的,是如何在不久之後,遇上猛虎戰團的強者,怎樣去複仇?此時,他迫切想要知道,這個大陸上的修煉方式。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老祖宗留下來的話,自是不會錯。



茂密的森林中,猛獸妖獸並不少見,瘟疫毒瘴,令常人寸步難行。不過正好給了聶鷹一個磨練的機會。水藍星上,天地靈氣,資源雖然都是缺乏,幾大家族,魔門,各宗派間明爭暗鬥不少,卻是因為都在處於隱世之中,大規模的戰鬥甚少。



即便是來到這個世界之前與天魔女的那場大戰,到最後,若聶鷹沒有來這個世界,他與王乾也不會對天魔女下殺手。因為修煉之人都知道,水藍星已經經不起這些修煉之人大肆的破壞了。



這樣的環境下,論起戰鬥經驗,遠遠不如鏡藍大陸上的人們。是以,在見到峰奇等人狩獵時的那種敏銳,聶鷹也深感佩服。



行進皇都途中,聶鷹盡揀窮林惡水之地行走。在這期間,他也曾遭受過生命危險,不小心進入過某頭凶猛妖獸的領地之內,差點九死一生,命喪當場。但是,這生死之間的經曆,沒有讓聶鷹退卻。畢竟,修煉,不是享受。沙唐村的血仇,不僅是讓他無法忘記,更是讓他難以入眠。



時間便在這樣的日子中一天天過去,轉眼,已是過去了半年有餘。穿過這片森林,現在的聶鷹比起初來這個世界時,膚色黝黑了許多,清秀的臉龐此時變的成熟,一道頗為可怕地疤痕,配上那獨特的邪笑,隨時散發出一股陰冷的氣息。令人望而生畏。



重新感受到陽光的照耀,大口地喘了口氣,聶鷹伸伸懶腰,旋即盤腿而坐。前方遠處,是進皇都前最後要經過的城市,磨練也將結束了。



渾身上下經脈開張,周天循環,連接丹田與劍心。真氣自主運行之下,天地靈氣立即自渾身毛孔湧入,融入那一股還似潺潺小溪的後天真氣之中,將其壯大,充斥全身所有細胞,加強著身軀的強度,以便能容納更多的天地靈氣。



半年多的苦修,雖然沒能讓聶鷹的修為突破凝氣,達到斂氣境界,但是這番生死曆程下來,不僅後天真氣壯大了許多,變的精純,身體上,一股濃烈的煞氣清晰地讓人感受的到。



煞氣,是一種感受得到,知道是什麽,但卻無法去刻意為之的本身氣勢,對於本身實力或許不會增加,但是在對敵時刻,有著意想不到的效果。



一個周天完美的循環完畢,雙掌在地麵上微微地使力,身軀猛地拔地而起,直向前方城市射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