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章 這般穿越

聶鷹快步地走下樓梯,客廳中,一眾人看似都安然地坐在沙發上,眼神卻不時地描向書房的位置。來到客廳裏,名琪連忙迎上聶鷹,不悅地道:“怎麽又惹你父親生氣了?”



似乎隻有見到自己的母親,聶鷹冷峻的麵容方是有些消融:“沒什麽,他脾氣太大了。”掃視了一圈,客廳的另一處,大哥聶玄耷拉著腦袋坐在那裏,心中微微一歎,徑直走向過去。



“你想做什麽?”聶玄身邊一位婦人有些緊張,這位婦人正是在高台上挖苦聶鷹的那人。



毫不理會婦人的緊張與敵意,聶鷹拍了拍聶玄的肩膀,用隻有倆人才聽的到的聲音道:“不過是輸了一次,平日裏多多努力就好了。大哥,你想要的,我不會與你爭。”



聶玄驚愕地抬起頭,不敢相信地看著聶鷹。今天的比試輸了,又突然聽到聶鷹的實力,在想起父親聶尚的話語,今天讓他覺的世界末日的來臨。現在驟然聽到聶鷹這樣說,一時間心中頓時五味雜陳。



“大哥,我們是親兄弟,範不著為了所謂的權勢而犧牲彼此的感情。”按在聶玄肩膀的那是手重重地使了一下力,緩緩地,聶鷹向著大門口走去。



“聶鷹,我好久沒來星海市了,帶我去溜達一圈。”王乾站在大門口,笑著道。



“那就走吧,還等什麽?”聶鷹轉頭道:“媽,我出去了。”客廳中其他的人,聶鷹理也沒理。



大門重重地關上。。。



“玄兒,聶鷹跟你說什麽?”



聶玄搖搖頭,複雜地看了眼身旁的自己的母親,起身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豪華的蘭博基尼跑車飛速地在寬敞的都市大街上奔馳,超快的速度,車中勁爆的音樂,帶給人的刺激無與倫比。穿梭在大街上的車流之中,蘭博基尼跑車如同一個精靈一樣,吸引住了許多人的眼光。



將車停在酒吧門口,不等車中的倆個年輕人下車,門口站著的一位泊車人快速地走向前,點頭哈腰地道:“聶少,您今天來的有點早,這位少爺是?”



“王乾,我的朋友。”對這名泊車的人,聶鷹的態度比對家裏的那些人還要好一些。



“王少您好,我是小三,請多多關照。”



聶鷹淡淡笑道:“小三,不要羅嗦了,快把車停好,進來和我們喝上幾杯。”



王乾微微歎氣,跟在聶鷹身後進了酒吧。



酒吧內,迷離的燈光和刺耳的音樂適時地在二人的麵前打出,王乾道:“聶鷹,這些年來你都呆在這裏?你家裏的那些言語都是真的?”



“這裏有什麽不好,想喝就喝,想吃就吃,女人,更是從不會缺少。”驀然間,聶鷹的神情中,充斥著頹廢之色。



“小雲,開瓶好酒過來。”對著吧台,聶鷹高喝一聲,身體不由自主地隨著音樂搖擺。



很快地,一名妖豔的服務生端著紅酒過來,老遠處便衝著聶鷹拋了個媚眼。聶鷹邪邪地一笑,等到她走進,單手已經按上了翹臀。



紅唇中,‘嚶’地一聲呻吟,服務生坐到了聶鷹的腿上,“聶少,人家還在上班呢。下班後,跑車的另一個位置可以給我坐嗎?”



“你沒看見我今天有朋友在嗎?”在高峰上探了一把,聶鷹將她推起來,順手拿起了紅酒。



服務生哀怨地看了聶鷹一眼,扭動著蛇一樣的腰身走開了。



喝著杯中的紅酒,王乾滿不是滋味,沉聲道:“聶鷹,對不起,我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臉上的邪笑瞬間凝固,聶鷹輕聲問道:“雪兒她還好嗎?”



“我大哥對她很好。”王乾不敢看著聶鷹,片刻後,王乾抬起頭,聲音略有幾分凶厲:“世界上好女人多的是,為什麽要為雪兒如此墮落自己?”



聶鷹道:“王乾,你與我的家世一樣,你應該會知道出生在我們這樣的家族中,所麵臨的巨大壓力?雪兒自幼與我青梅竹馬,沒有人會比他更了解我。我的喜怒哀樂全是因為她,王乾,你叫我如何釋懷?”



冷笑幾聲,“父親在我們三兄弟從小的時候,便灌輸著強生弱汰的生存。三兄弟很小的時候,就是在彼此顧忌著對方,生怕對方強過自己,會失去所有的一切。王乾,你到我家看看,那有一個家的和睦?大娘二娘時刻以打擊對方為樂,恨不得其他人馬上死去。周圍的人都看我生在豪門無比的羨慕,那裏知道,我寧願不要這花花世界。一個人連自己喜歡的人都沒有能力,甚至是有能力卻眼睜睜地看著雪兒嫁人,嗬嗬,這種滋味你怎麽會明白。”



虛弱的燈光下,聶鷹神情中的落寞在此刻十分的清晰。重金屬的音樂讓的聶鷹更加的瘋狂,紅酒如水一樣鑽進聶鷹的肚子中,似乎隻有醉才是唯一可以讓人忘卻一切煩惱的靈丹妙藥。



時間就在這樣的氣氛中快速地過去。王乾扶著醉醺醺地聶鷹向酒吧外走出,直讓那些期望的女人們滿臉的失望。



深夜中,蘭博基尼跑車的速度更加的快速,耀眼的鋼鐵路燈柱飛快地向後退著。



“恩,恩,停一下。”聶鷹捂著嘴巴,含糊地道著。



跑車平穩地停在一處陰暗的巷子邊,聶鷹踉蹌地下了車,快步地來到角落中,刺鼻難聞的氣味旋即傳出。



王乾皺皺眉頭,從車上拿出紙巾遞了過去。



“救命啊!”巷子裏處,忽然一聲尖叫聲響出,片刻間,數條人影追逐著跑出了巷子。



“倆位大哥救命啊!”跑出巷子,被追的女子連忙地躲到了離她最近的聶鷹後麵,抓著聶鷹的衣服,身軀還在不停地打顫。



衝著王乾揮揮手,聶鷹扶著女子搖搖晃晃地向車子上走去。



“你們倆個,混那裏的,識相的快點走開,不要防礙我們辦事。”看著聶鷹走向那輛名貴的跑車,幾名混混也不敢太過於放肆。



轉頭看著聶鷹與女子已經上了車,王乾無奈地笑笑,對著幾名混混道:“我們不是你們能惹的,快點走吧,免的連命都沒了。”法律對很多人來講,是個保障,殺人也是件遙不可及的事情。不過對於四大家族這些修煉界人來講,神不知鬼不覺地殺人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與女子坐在車子上,車門緩緩地升上,豪華跑車的性能的確是不錯,車門一經關上,完全地隔絕了與外麵的聯係。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真醉了,聶鷹搭在女子肩膀上的手快速地向下延伸,秒鍾的時間,已經是攀到了那一對高峰之上。



“大哥,你想做什麽?”女子驚恐地道著,雙手緊緊地護在胸前,剛好將聶鷹的一隻手按在裏麵。



聶鷹嘿嘿一笑:“傳聞中的天魔女身材不錯,摸著也挺舒服,就是隔著衣服不爽,不知道脫了之後會有什麽樣的感覺?”



女子身軀一震,陡然間,強大的氣勢從身軀內狂湧而出。



王乾冷笑地看著對名的那幾個混混,身後忽然傳來‘蓬’地一聲,回頭看去,那倆蘭博基尼跑車似被鋒利的裁剪刀切開,聶鷹與女子齊齊地從中跳躍出來。



“天魔女,聊的好好地,為什麽發這麽大的火呢?本少爺還想晚上好好的和你樂一樂。”嬉笑地看著站在高牆上的女子,聶鷹聞了聞右手手心,似乎在回味無窮。



“天魔女?”王乾臉色微微一變,快速地來到聶鷹的身邊,問道:“你沒事吧?”



“什麽事?覺得手感還不錯。”



“聶鷹,想不到五年的放縱,你的修為反倒是進步了不少?”天魔女冷聲嗬斥,絕色的麵容上因為聶鷹的話而無比的憤怒。



聶鷹邪笑:“生什麽氣呢?是你自己送上門上的,這可怪不得我。為了我,魔門竟然舍得用你來**,我倒是真想不到?”



天魔女暗怒,這麽多年來,魔門在四大家族明裏暗裏的打壓下,資源急劇的匱乏,如此下去,過不了多少年,不用四大家族出手,魔門自然地就會因為資源的不足而解散。聶鷹為四大家族新生一代的佼佼者,加上這幾年的頹廢,被魔門選為這次襲殺的對象,但沒想到,對方居然沒有想像中的弱勢。



“我們走!”天魔女冷喝一聲,身子快速地向前縱去,幾個起落,在黑暗中,已是一片模糊的背影。幾名男子緊跟上去,速度也是不慢。



“來了就別想走?”王乾高聲喝道,魔門與四大家族勢不倆立,天魔女身為魔門新一代的首領,若能殺了她,對王家,對四大家族都有莫大的好處。



“王乾,不要追了?”聶鷹搖搖頭,看著王乾矯健而去的身影,無奈下,也隻好縱身躍上。



都市的陰暗地中,幾道人影快速地掠過。



“天魔女,不戰而逃,似乎不是魔門的風格吧?”王乾厲嘯一聲,跳躍中的雙掌閃電似地向前推出。



勁風呼嘯而出,黑暗中倆旁的雜物頓時被激蕩到天空中。



“不要看不起人?”天魔女飛快地向一旁移過身子,迅速地轉身,同時身上真氣(靈氣)運轉,纖纖玉手中,一把長劍疾速地刺出。



似料不到對方的攻擊會如此的快捷,王乾前進的身軀微微地出現了一絲的呆滯,頓時間,天魔女的攻勢源源不絕而上,附近的空間中的空氣,被長劍攪成一片混亂,狂風暴雨般地攻擊將王乾籠罩在其中。



另幾名男子看到有便宜可揀,紛紛地加入戰團,似乎忘記了緊隨在王乾身後的聶鷹。



一縷精光自黑夜中顯現,如同是想破開夜空的利劍。一絲真氣溢出,躍來的身軀猛然間速度倍增,憑空出現的手指硬生生地夾住天魔女的長劍,將她帶離戰場。



“聶鷹?”天魔女大驚,“你到了凝氣的境界?”



“那到沒有,不過對付你應該夠了?”另一隻手輕輕在長劍上一彈,天魔女如同遭受巨大的重擊,身軀連連地向後退去,長劍卻是被聶鷹握在了手中。



“啊!”寂靜了天空中響起一聲慘烈的叫聲。



不用看,天魔女也知道另一邊的同伴已有一個遭到了毒手。銀牙緊咬,輕叱一聲:“天魔玄心大法!”



一道狂風突現,將天魔女的頭發飄揚地吹起,玉手在身前不斷地轉動,雙腳在地麵上微瞪,堅硬的水泥地麵頓時石屑突起,暴射向聶鷹,借著這股力道,天魔女整個身軀如利箭一般,帶著龐大的勁氣,隨著石屑之後,逼向聶鷹。



一股淩厲的劍氣自長劍上升騰起來,劍氣緩緩流轉時,犀利的罡風瞬間湧現,輕吟的聲音似從九天之上傳來,那射來的石屑便是被這股強勁的罡風擋在外麵。



劍氣在這一刻凝固,瞬息之時,急射而出,在黑夜中留下一道淡淡地痕跡。



“蓬”瞬間,天魔女的勁氣撞上了那道淩厲的劍氣。地麵上的水泥地立刻裂開無數道縫隙,灰塵狂湧而起,在眾人上方形成一道氣旋呼嘯地衝向四方,所過之處如是一陣風暴一樣,讓得另一邊的王乾等人被迫地停下了戰鬥。



倆聲悶哼聲同時響起,饒是聶鷹的修為高過對方,但也是超出一線罷了。那天魔玄心大法乃是魔門最高深的法決,以天魔女此時的修為尚不能完全地發揮出它應有的威力,不然,即便是聶鷹的修為高過一籌,不死也得重傷。



“聶鷹果然是聶鷹?”拭去嘴邊的血跡,天魔女冷聲道,門中對聶鷹的記載,天魔女一直頗為不服,現在的一場短暫的交鋒不由得她不服氣。



灰塵形成的風暴繼續在幾人頭頂上方盤旋著,突然間,撞上了附近的一杆電線杆子。杆子應聲而斷,高壓電線纏繞著倒向地麵,陷進一處水窪中。



強大的電流在水窪中快速地肆虐著,一道道電龍激蕩而起,順著濺起的水滴升騰到天空中。片刻之間,水窪裏發生劇烈的爆炸。



沾染著駭人電流的水滴四處暴射開去,幾人顧不上彼此爭鬥,飛快地閃掠出去。天魔女冷冷一笑,雙掌閃電般地揮出,犀利的勁氣瘋狂地衝向在她身前的聶鷹。



身後勁氣來襲,聶贏不由暗哼一聲,身形一挫,旋即轉過身體,長劍疾速地刺去,對上凶猛而來的勁氣。



相互對撞,匆忙之下,聶鷹身軀暴退,掠進了那片混亂的地帶。駭人的電流瞬間湧上聶鷹的身體,真氣自體內衝出,與電流糾纏在一起,更加震撼的爆炸聲響徹黑暗的天空之中。



“聶鷹?”王乾狂吼一聲,人卻是衝不過去。視線中,聶鷹所在的位置仿佛是一片混沌地帶,以聶鷹為中心,他的周圍到處充斥著駭人的氣息,一道道電蛇圍繞這片區域閃耀著耀眼的光芒。不用親身去體驗,便是感受到這股氣息,已經讓人無比的驚恐。



持續不斷地爆炸響起,強大的氣流讓得王乾等人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去。直至數百米開外,王乾方是感覺不到那股令人心悸的氣息。



“聶鷹?”等到混亂結束,那片中心地帶,已經是看到不聶鷹的身影,現場沒有任何聶鷹留下來的痕跡,仿佛是整個人憑空消失一般。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