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一章 如此人生

書籍記載,南宋末年,全真高人王重陽端坐終南山之顛,七日不曾動搖,七日之後,霞光萬丈,百鳥齊鳴,眾獸伏地。光芒中,領悟升虛之道,破空而去。明朝之時,更是出現了一位天縱之才,讓人們清楚地看到了一個未知的世界,這人就是武當掌教張三豐真人。



隨是時間的遷移,漸漸地在水藍星上,在也是沒有人達到以上二人的成就,於是這也成為了一種傳說,慢慢的,這種修煉之法,修煉之人也淡出了人們的視野。



但是這種人依然存在在地球,存在在華夏這個古老的國度中。比籃球場還要大的空地高台上正中間的四個中年男子,便是當今修煉界中最複盛名的四大家族的家主。



“聶鷹怎麽沒來?”正中間一位男子沉著聲音問。



“鷹兒可能在房間裏,我去找他來。”身旁一位中年婦人連忙站起來,向著高台下走去。



“今天是四大家族的一個重要的日子,他竟然也會不來,像什麽樣子?”另一名婦人對著那位男子,似討好地笑著。



走在階梯上的中年婦人身軀微微一頓,然後快步地走下了高台。



房間中,現代化豪華的裝飾應有盡有,從房門口入眼處,對麵,巨大的落地窗閃進一道道溫和的陽光。一張可以同時躺下數人的圓形大床擺在房間的一處,大床對麵,五十六寸的平麵液晶電視平掛在牆正中。



窗前左側,一張閃耀著晶瑩光芒的圓形電腦桌占據了房間的數米的位置。電腦中放著動聽,略有哀傷的音樂。一個年輕人戴著耳麥,靠著軟椅,雙腿翹在桌子上,似乎是怡然自得地聽著電腦中放出來的音樂。



房門輕輕地打開,一位慈祥的中年婦人麵帶著平和的笑容走了進來。打量了一下亂成一團的大床,與地板上那橫七八豎的啤酒瓶,麵容上,不忍及無奈的表情同時地躍出。



中年婦人徑直地走向了年輕人,將年輕人耳朵上的耳麥摘下,責備地道:“小鷹,昨天又喝了這麽多酒,你自己的身體啊,不要老是讓媽媽擔心嘛?”



年輕人轉過圓椅,一張沉穩平淡無奇的臉龐立刻出現在中年婦人眼前。但是在年輕人漆黑的眸子中,始終閃耀著一股神動之色。嘴角邊,那一縷若隱若現的邪笑,足以讓得那些情竇初開的少女們趨之若狂。



瞧著中年婦人臉上那無比關切的神色,頓時擠出一絲笑容:“媽,我這麽大個人了,還不知道自己身體嗎?沒事的,啤酒而已。”



中年婦人無奈的搖了搖頭,眼神黯然道:“小鷹,你是不是還在怪你的父親?”見年輕人沉默不語,美婦人長歎一聲:“不要怪他,這麽做,也有他的理由,聶家看似現在風光,其實暗地裏不知有多少人眼紅著。。。”



“媽!”年輕人突然截斷了母親接下來要說的話,“他的理由我‘可以’認同,但並不代表我就要接受。您先出去吧,我想一個人呆著。”



“你這孩子,每次說不上幾句話就要趕我出去?今天是個大日子,身為聶家的第三子,你必須參加,快換套衣服,跟我出去。”中年婦人嗔怪著,順將年輕人拉了起來。



年輕人順勢立起身,嘴裏嘟嚷道:“不就是五年一度的四大家族碰個麵嗎,非要拉著我去。媽,您不是不知道,這種場合我是最討厭出席的了。”



“那你到底去不去?”中年婦人忽然板起臉道。隻可惜,這張慈祥的麵容上,怎麽也無法做出那種長輩該有的威嚴來。



“去,當然去,怎樣也要給漂亮老媽的麵子,對吧?”年輕人淡笑地說了一句,飛快地在衣櫃中拿出一套衣服鑽見了換衣間中。



中年婦人慈愛地笑了笑,看著年輕人如同小孩子一般調皮地進了換衣間裏,神色間驟然地出現了幾分傷感。她知道,自己這個兒子的現在在自己麵前呈現出來的一切,都是刻意裝出來的,如此做,為的便是不讓自己擔心。



幾年前的那一幕又在中年婦人的腦海中回現,仿佛是曆曆在目那般清晰,美眸中,黯然神傷的淚花情不自禁地閃現。



“媽,您怎麽了?”年輕人不知什麽時候從換衣間走了出來,站在美婦人麵前,臉上表情未變,心中卻是不由自主地抽動了一下。



“沒,,沒什麽。看見我兒子長大了,高興!”伸出手,扶正了年輕人的衣領,看著比自己已經高上一個頭的兒子,噙著許些的淚花,欣慰之情縈繞而上。



“走吧!”



出了房門,穿過無比奢華的大廳,走出了別墅大門。這裏附近,居然是十分的安靜,現代化的一切吵鬧在這裏似乎都是隔絕了一般。



別墅門口,一眼望去大片綠油油地草地盡收眼底,一條色彩斑斕的雨花石子鋪成的小路彎曲著延向遠處。沿著小路,母子二人疾步走著,隱約間,已能從遠處聽到一陣陣的熱鬧聲音。彎彎曲曲的小路盡頭,就是那片空地。空地上,已經積聚了許多的人,男女老少盡有。



“上去吧!”



年輕人望著人群中間正在比試的倆條人影,嘴角顯露出清晰的邪笑:“您自己上去吧,我呆在這裏就可以了。”



“不管怎麽樣,今天都不能給你父親丟臉。”中年婦人嚴肅地道,不由分說的拉著年輕人饒開了人群,向著步上高台的樓梯口走出。



無奈,年輕人隻好跟隨著中年婦人步上了高台。



“聶鷹,你小子怎麽現在才來?”中間四人其中一人微有幾分得意地瞧著年輕人。



年輕人也就是聶鷹冷冷笑道:“王家主,你今天挺有精神的,從來沒見過啊?”



那人的臉色頓時不快,將眼神投向了空地方向,片刻後,這才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



人群中間,倆道人影閃電般地移動著,不時地彼此碰撞下,碰撞間蹦出的火花讓得周圍觀看的眾人齊聲叫好,但明顯其中一道影子處於下方。



“聶鷹,還不給各位家主請安?”正中間的中年男子威嚴的說。



劍眉微微地上挑,聶鷹眉宇中閃過一絲不快。身旁的中年婦人瞧見聶鷹的神情,連忙拍了拍他的後背。



輕呼口氣,聶鷹略顯不耐地對著中間的三位男子道:“見過劉王陳三位家主!”



現代都市中,人人沉浸在金錢的節奏,與權勢的欲望之中,所謂的武學高手,隻有在電視或是電影中才能看的到,更別說比之更為神秘的先天之法。



劉王陳聶四大家族,各自傳承上古修煉界,憑著功法的強悍性,一代一代地傳了下來。現如今,劉全,王通,陳明,聶鷹之父聶尚,並稱為現代修煉界中四大宗師。而聶家的功法,更是劍修,威力極大,所以在四大家族中也是超越其他三大家族。



場地中間正在比試的,就是王通之子王乾與聶鷹的大哥聶玄。。王通此刻臉上的那絲笑容也是因為自己的兒子能壓過聶玄一籌。



“聶鷹,最近這些年,怎麽都不見你來我們家玩了?陳曦那丫頭可是一直念叨著你。”陳明淡笑著道,瞧著劉全也對聶鷹有著幾分莫名的態度,似乎三大家族的家主對聶鷹都很有一些忌憚之心。



聶鷹正要答話,卻聽到聶尚身邊一位婦人開口道:“我們家聶鷹啊,現在可是酒鬼了,每天不喝的醉熏熏,便是不肯睡覺,你們三位想要見他,到城中的酒吧去轉一轉,保準能找到他。名琪,你這兒子也要好好地管教一下了。”眼神瞟向聶鷹身邊的中年婦人,充滿著挑釁。



這句話一出,這位婦人與她身邊的另一位婦人都是咯咯地笑了起來,與此同時,聶尚一絲不苟的臉龐上頓時出現了幾分冷淡不悅的神色。



“是,大姐。。。”



“媽,這種人除了會爭風吃醋之外,別的什麽也不會了,何必對她們唯唯諾諾呢?管好你自己的兒子就好,我的事,用不著你操心!”後麵的這句話,語氣極為的凜冽。



“你?”那位婦人柳眉倒豎眼看著正要發怒,卻是被聶鷹那冷冷的眼神給硬生生地逼了回來,坐在位置上的身軀,感覺十分的不自在。她身邊的那位婦人立馬閉上了笑容,如焉了茄子一樣。



“聶鷹,不得無禮?”聶尚沉聲喝道。



聶鷹冷冷一哼,目光直接掠過這幾人,饒有興趣的看向空地上的比試。聶尚麵色頓時陰沉無比,劉全等人連忙是威襟正坐,假裝關注著場中間的比試,心中,各人均是有著不同的心思打量。



一道人影舉起手中之劍,手腕輕微的一陣抖動,力量凝聚一點,整個劍身上的寒光頓時劃破長空一般,閃電般地射向對麵的那道人影,淩厲而快速。



“怎麽把劍給扔了,這小子搞什麽鬼?”



看台上的幾人,連同著周圍眾多的人均是好奇著此人的做為,王通更是從椅子上站起來,看那樣子,像是要衝到場中間裏去。方才的那一絲笑容,也是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王乾這小子,又在耍帥了?”聶鷹麵露一絲少見的微笑,不可置否地對上了對方射來的目光。



聶家本來就是劍修,攻擊力比同等級修煉之人已經要高上了一些,而今王乾居然是扔掉了手中的兵刃,豈不是找輸嗎?



這一劍來勢凶猛,聶玄也是微有些不解,王乾已經是占據了上風,為什麽還要棄劍呢?長劍快速地射到聶玄的身前,來不及多想,連忙地往一旁閃去。但是眼神中,隻見王乾的身影幾乎是追隨著長劍緊跟其後,這麽短的距離,快不過一眨眼,已被王乾衝到了聶玄的身前。



聶玄大驚,不明白對方的速度怎麽會是快了這麽多?身軀快速地後退,手中長劍卻是如毒蛇一樣,迅疾地刺出。



“聶家果然有一套!”王乾暗歎一聲,如若是平常,聶玄在穩住身軀的情況下,這一劍,勢必王乾要閃避。但眼下嘛。。腳下用力,身子似鬼魅一樣饒開了長劍,同時雙手微微地彎曲,強悍的勁氣凶猛而出,破開對方身體周圍的氣流,閃電般地擊在聶玄的胸前。



“噔噔”連續幾聲的踏地聲音響起,聶玄的身軀飛快地後退。這一掌雖然不能令聶玄重傷,但是在比試中已經輸了,穩定身軀後,聶玄已是處在一條黃線之外。



“好小子,有一套。”王通裂開嘴笑著,臉上萬分的開心,還不時地瞄向其他三人得意非常。四大家族,聶家實力最強,後輩弟子也是領先其他三大家族,今天他兒子漂亮地贏了聶玄,臉龐上自然極有光彩。而且,四家族現在的實力也是代表著整個修煉界的實力,王乾此時戰勝了聶玄,實際上也是在修煉界中後輩弟子第一,這份殊榮,王家已經很多年沒有獲得了。



“王乾勝!”場中一位似裁判的人物多餘的說了一句話。



“二十餘歲的年紀,就已到了聚氣的修為,王兄後繼有人了。”聶尚瞧了王通一眼,沉聲道:“今天五年一度的四大家族比試結束,各位都散了吧。”聶玄狠狠地瞪了王乾一眼,隨著人群即將要散去。



無比犀利的眼神驟然射向聶鷹,王乾朗聲道:“聶鷹,五年前你的修為便是到了聚氣的修為,不知這五年來可有所進步?”犀利的眼神滿是挑釁的意味。



“五年前就是聚氣境界?”高台上,十數人齊齊地動容。台上那眾多的人紛紛將羨慕的目光投向了聶鷹。



散氣,入氣,聚氣,凝氣,斂氣為後天之境,先天境界為煉氣,玄氣,融氣,化氣。共是九大境界,化氣境界之後,便是傳聞中散仙之流。當今修煉界,因為水藍星上的靈氣匱乏,無數人恰在某一境界中,數年,甚至是數十年都不一定能成功突破。高台上的四大宗師,最高的聶尚也不過是剛剛步入先天之境的煉氣境界。。



五年的時間,雖然不一定能讓聶鷹突破到凝氣境界,但是比之剛剛達到聚氣的王乾無疑是要強上了許多。開心的神色瞬間在王通的臉上消失,聶尚身邊的那倆個婦人眼神中頓時充滿了失落之色。



“聶鷹,敢不敢與我比上一場?”挾著勝利之威,王乾大聲喝道。



聶鷹淡然一笑:“我比不上你,比試也就不用了。”



推卻了王乾的挑戰,可是場中的這麽多人也不會認為聶鷹是怯戰。二人雖然是同一個境界,不過,每一個境界中,也有著高下之分。甚至是在王通的心裏也認為,王乾剛剛達到的境界會是聶鷹的對手,剛剛戰勝了聶玄,他可不想轉眼間,王乾又敗在聶鷹的手上,連忙地對著王乾使眼色。



“好了,今天便到此為止吧。”聶尚微笑著,明顯情緒比方才好了許多:“名琪,帶著幾個位家主先到客廳中休息一下。鷹兒,跟我去書房。”



沒戲可看了,眾人麵帶憾色逐漸散去。王乾凶狠地瞪了聶鷹數眼,後者仿佛沒有看到似的,隨著聶尚快步地走下高台,向著別墅的另一處走去。



古色古香的書房,散發著一股清幽的香味。書房倆旁的書架上,擺滿了各色的書籍,靠近窗戶邊,橫放著一張巨大的桌子。



“為什麽到了聚氣境界也不告訴我?”書房門輕輕地打開,走進了聶尚父子。



“這個很重要嗎?”聶鷹應道:“還是你認為這樣的實力讓你覺的我又有了一些價值呢?”



“我們父子就不能好好地說話嗎?”看了聶鷹一眼,並沒有因為聶鷹的而動怒,“坐!”聶尚道了一句,自己坐在了桌子裏側的那張椅子上。



“站著就好,有什麽話快點說,我還有事。”淡淡地聲音在書房中響起。



“聶鷹?”聶尚的聲音陡然高了一個分貝,但旋即又是低沉了許多:“你還在因為五年前的事情怪我?”



聶鷹漠然道:“既然知道,何必明知故問?”



“鷹兒,你是我最器重的兒子,自幼聰明,天資不凡,聶家下代的家主也非你莫屬。你這麽聰明的人,怎麽會鑽進死胡同裏出不來呢?”瞧著聶尚的神情,頗有幾分痛心的意味。



聶鷹嘴角邊自然而然地露出一絲邪笑,說道:“下代家主的人選,想必你和大哥二哥都說過了吧?這個位置我不感興趣。而且,你如果繼續用這樣的激將法放在我們身上的話,我敢保證,他日你百年之後,聶家必將興起一場腥風血雨。”



輕輕地拍打了一下桌子,聶鷹轉身就向門口處走去。



“聶鷹,難道你就不能站在家族的立場上想一下嗎?當年如果我不這麽做,聶家說不定已經瓦解,還能讓你現在過著如此悠閑的生活?”



深深地呼了口氣,搭在門拴上的手緩緩地放下,聶鷹沉聲道:“五年前的事情已經過去了,我不想在提起。那個死胡同是你逼我進去的,如今又要我走出來,我很難辦到?”



轉過身子,繼續道:“家族有事,我自然不會袖手旁觀。但是,我絕對不會用你的辦法。聶家傳承無數年,我就不相信那麽一次的扼難,就會讓家族整個瓦解。父親,您的理由未免也太牽強了吧,當我真的什麽都不知道嗎?”



書房大門自動打開,聶鷹冷峻的麵容迅速地消失在房中人的視線中,而後房門又重重地關上。



片刻鍾之後,書房中,砰’地一道巨響,旋即‘卡擦’震響聲不斷,充斥著整個書房,巨大的噪聲快速地傳出門外。數分鍾後,聲響才緩慢地消散,直至恢複成與往常一樣的那種平靜。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