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4

  命運捉弄起人來有時會顯得異常殘酷。

  當穿著筆挺將軍製服、英姿勃勃的孫立人已經在普拉鎮與知恩圖報的斯利姆中將擁抱重逢,然後在英帕爾的豪華酒店裏品嚐著各種讓中國將軍感到咖喱味稍嫌濃烈的印度美食時,杜聿明將軍率領著他的數萬兵馬還在地獄般險惡的野人山中經受著生死煎熬。

  兩位同樣桀驁不馴,敢於抗命不遵的中國將軍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命運。

  杜聿明抗的是洋老頭史迪威的命令,對蔣介石的密令卻從來是唯命是從,不敢違逆半分。他因為受不了亞曆山大的氣,秉持著所謂的民族氣節,在全軍官兵輕而易舉被他煽起的一種激烈情緒的擁戴和驅使下,不顧後果的來了個“毀車進山”,42000人馬,在雨季裏穿越野人山的代價慘重無比。

  喬木遮天,終年不見天日的山中之行竟成了遠征軍戰士的“死亡之旅”。

  讓人感歎的是,遠征軍行軍的路線離印緬邊境並不遠,向導始終弄不明白為什麽個子不高卻脾氣很大的杜長官非得要舍近求遠,白白看著這麽多人餓死累死病死在野人山中?他兩次向參謀長羅又倫提出他可以很快把部隊帶入印度。可是杜聿明一聽“印度”兩字就恰似有人鼓動他“叛國”一樣,怒目圓睜,居然下令:敢言去印度者殺無赦!

  俗話說“不撞南牆不回頭”,偏偏杜聿明固執得像一頭牯牛,即便在現實麵前撞得頭破血流,也決不回頭!

  結果,杜聿明一念之差,就讓近兩萬名官兵白白送命野人山!無數懷著一腔報國之情的青年就這樣將自己年輕的熱血死不瞑目的灑在了異國他鄉。

  森林浩瀚得如同大海的野人山是猛獸和螞蟥、蚊子的天下。成千上萬棵生長了千百年的大樹巍然聳立,層層疊疊的樹葉遮沒了天空,偶爾會有一點陽光穿透樹葉,映出篩子眼那麽點兒大的天空就足以讓人精神一振。

  軍用地圖在深山老林裏已經完全失去了作用,戰士們經常是走了好幾天又回到原來的地點。在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裏穿行,他們迷失了回國的方向,回家的路出乎意料地艱難而漫長。在這條險象環生的死亡之路上,死神緊緊尾隨著戰士們,隨時都在伺機吞噬掉他們的生命。

  進山半月後,部隊就徹底斷糧了。官兵們數日粒米未進,全靠野果野菜充饑,一到宿營時,遍地哀聲四起。

  杜聿明讓人把參謀長羅又倫叫來,以命令的口吻說道:“無論如何,要弄點吃的,不然要餓死人的。”

  “到哪裏弄吃的喲?這大山裏很難遇得到一個村子。再說,這麽多弟兄……”

  杜聿明滿臉慍色:“難道大家就等著餓死?”

  “唉,俗話說巧媳婦難做無米之炊,我實在是……”羅又倫唉聲歎氣,轉過臉去,過了一會,他又自言自語道,“倒是還有些騾馬。”

  “多少?”杜聿明提高聲調問。

  “每個連隊大概還有六七頭,是馱彈藥和傷員的。”其實羅又倫剛才就已經想到這些騾馬了,他沒馬上說出來,是不忍心。在緬甸作戰中,騾馬前送彈藥,後送傷員,是立了大功的。尤其是飼養兵更是和騾馬建立了生死相依的感情。進入叢林後,騾馬負重而行,比人受的罪更大,怎麽忍心打它們的主意呢?

  “士兵的命更重要,殺!”重病中的杜聿明好像突然增添了一股力量,斬釘截鐵地發出了命令。

  殺馬令一傳達下去,叢林裏立刻瘋狂起來。早已餓昏了頭的戰士們蹭地從地上跳起來,端著槍,舉著刀,全圍到拴馬的樹下。

  轉眼工夫,叢林裏彌漫開烤肉的油香。

  按命令,每個連隊隻準殺一匹馬,可是士兵們餓紅了眼,有的連隊一下子放倒兩匹馬,即使如此,下手晚的戰士仍沒吃上馬肉,隻能抱著馬骨和馬蹄猛啃。

  吃完馬肉之後,戰士們又圍著戰馬遺下皮毛屍骨號啕大哭起來,不是為馬傷心,而是哭自己,連戰馬都殺掉了,人還有什麽指望?

  令杜聿明沒有想到的是,殺馬竟然會弄得軍心浮蕩。在接下來的日子裏,一些預感到隊伍將會被饑餓徹底拖垮的戰士三五成群地悄悄離開了隊伍。

  大敗之際,比任何時候更需要堅強的信念和鐵的手腕。杜聿明扶病料理一切,他立即派出特務營,抓回逃跑的士兵。

  第二天中午,特務營長李公瑜押著被抓回的5名逃兵來見杜聿明。

  杜聿明強撐著虛弱的身體,從擔架上坐起來,看了一眼跪在跟前的士兵,問道:“貪生怕死,臨陣脫逃,知罪嗎?”

  “知罪。”逃兵們磕頭如搗蒜。

  “你們叫什麽名字?是哪裏人?家中還有什麽親人,都說出來吧。”

  逃兵們淚流滿麵,一一通報。衛兵筆尖抖索,詳細記錄。

  待逃兵說罷,杜聿明道:“各人家中老少,本官會妥善照顧,你們放心去吧。”

  逃兵放聲大哭,片刻後,叢林裏響起幾聲槍響。聲音低沉、淒婉,長時間在活著的官兵們心中回蕩。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所有的馱馬全都被殺絕了,吃光了,吃光戰馬大家又開始吃皮鞋,吃皮帶,甚至連手槍套也成了充饑之物。吃光了這些東西,最後隻有靠樹皮和草根來維持生命了。

  然而,即便如此,死神也不會放過這群備受戰火磨礪的軍人。連續多日樹皮草根果腹,很多戰士的身體開始浮腫,走起路來步履蹣跚。經常是有的戰士走著走著就“撲通”一聲跌倒,再也沒爬起來了。慢慢地,大家也都習慣了死亡。大多數人的眼中已經看不到鮮活的氣息。

  雨季的叢林是螞蟥的天下,蚊子也大得出奇,翅膀一張開比蜻蜓小不了多少。細皮嫩肉的女兵和護士們是蚊子攻擊的重點目標。一到蚊子聚集的低窪處,看到無數蚊子如同黑雲似的飛過來,嚇得護士、女兵隻有抱頭亂跑。

  在雨淋汗浸的叢林中無法洗澡,大家頭上都生滿了虱子,白色的虱子一串串粘在頭發上,看上去好像撒滿了白芝麻。

  在冰涼的河流中涉水而過,從河邊到對岸足足需要半天多時間,正在生理期間的女人們也隻有長期浸泡在水中,每走一步,就見身後的河水蕩漾開一片胭脂紅……

  7月11日上午,一架正在空中擔任搜尋任務的美軍偵察機終於發現了掙紮在莽蕩叢林中的這支失蹤的中國軍隊。然後投下了一部電台。

  因電池用光而中斷已久的聯係恢複了,杜聿明與蔣介石取得了直接聯係。蔣得知他的艱難處境後,讓他就近轉往印度。有了這道“上諭”,杜聿明才改變主意,也顧不得爭論“愛國”或是“叛國”了,決定把部隊帶往印度。當天,杜聿明開列了一張長長的請求空投物資的清單,發往重慶。

  次日,兩架中型運輸機飛臨野人山,撒下了滿天降落傘。糧袋、藥品,堆成了一座座小山,野人山從來沒有這麽富有過。

  分到大米後,士兵們急急忙忙就地挖灶,生火煮飯。一切能燒的家夥全用上了,鐵鍋、鐵鍬、鋼盔、水壺、茶缸,再不夠,索性砍來竹筒,塞進大米和水,兩頭用黃泥堵住,投進火裏燒。火光給一張張浮腫蒼白的臉抹上了生命的血色。可是,由於長時間饑餓,進食減縮,消化功能減退,突然暴食,令腸胃不勝負擔,這一天,第5軍因暴食致死者超過了50人!

  援救第5軍官兵的工作火速全麵展開。

  蔣介石命人飛赴印度邊境小鎮利多,具體實施救援行動。英軍負責提供糧食和藥品。以印度為基地的美國空軍,每天出動4架飛機向野人山空投補給。

  已在英帕爾休整多日的新38師義不容辭地趕往利多,帶上食品被服,分數路越過印緬邊界,前去接應第5軍官兵。

  高軍武也率領特務大隊參加了這一行動,他們每隔數裏便設置一個收容點,準備有帳篷、蚊帳、飲水、糧食、醫藥。

  英國當局組織了數千印度民夫,趕修從利多通向野人山的應急道路,在峽穀架起溜索,在江麵搭起木橋。民間的大象運輸隊被緊急征用,上百頭大象把各種救援物資馱進野人山。

  一架架救生階梯從空中、從地麵伸向野人山深處,一雙雙充滿摯愛的大手伸向受苦受難的中國兄弟。

  7月底,第5軍官兵陸陸續續地掙紮著走出森林,來到了印度一側的利多。他們在這裏收攏隊伍,整理建製,清點兵員。

  用帳篷和降落傘臨時搭成的收容站裏,劫後餘生的戰士們匯集到一起。他們當中,沒有一個衣冠整齊的人,沒有一個健康的人,沒有一個像人樣的人!多半都拄著棍子,還有不少人不能站立。他們之中,有的被挽扶著走出野人山,有的被抬出了野人山,甚至還有從森林裏爬出來的。

  在利多收容站,沒有不得病的,也沒有不帶傷的,卻沒有一個戰傷。戰傷的官兵早已被野人山吞噬了。能夠活著走出來的,全都是最健壯的士兵!

  士兵的武器全丟光了,沒有任何理由責怪他們不稱職。重武器進山之前就奉命銷毀了,而輕武器即便帶出野人山也成了廢物,泥水裏泡了兩個月,鐵的構件全都鏽跡斑斑,木料部位嚴重朽損,子彈和手榴彈全潮了、臭了,打不響了。

  各個收容站裏哭聲隨處可聞,見不著一絲慶幸的表情,更難聞一點笑聲。死裏逃生的人們在收容站裏到處打聽自己的長官、自己的部下、自己的戰友或同鄉。找到了的彼此抱頭大哭,找不到但打聽到對方的死訊的更是捶胸頓足號啕大哭。有喜極欲狂的哭,有悲痛欲絕的哭,哭聲動地驚天,淚水恰似江河。

  有一位湖南籍的排長拄著一根竹竿,舉著一塊寫有全排戰士姓名的木牌,到處尋找自己的士兵。他走遍了利多的所有收容站,查遍了所有的收容登記冊,一個也沒找到。他對著邊境線那一邊的黑黝黝群峰放聲大哭:“狗日的!老子的幾十個兄弟一個也沒能出來,就剩老子一個?野人山,你這個魔鬼,硬是吃人不吐骨頭,吃人不吐骨頭啊!”

  一位17歲的電話兵,在山裏快餓死時,班長把最後半個包穀給了他,救了他的命。現在,他提著一瓶酒,拎著一隻燒雞,到處尋找自己的救命恩人,找了3天,找遍了所有的收容站也沒找到。最後別人告訴他,那位班長已經在野人山裏餓死了。小電話兵“啪”把酒瓶砸了,把燒雞扔了,衝到邊境線上雙膝跪下,邊磕頭邊哭得死去活來。

  最後撤出野人山的113團受到了早已望眼欲穿的孫立人的隆重歡迎。

  劉放吾是躺在擔架上被抬出來的,一見師長眼淚奪眶而出,半天才哽咽出一句:“師長,我把隊伍……總算都帶出來了!”

  高軍武上前握住劉團長的手,麵對幾乎以為就是死別的戰友,他流著淚半天說不出一句話。接下來,他又帶著古良、龍鳴劍、鄒喜子跑遍了所有的收容站,打聽徐小曼、白益、程嘉陵的消息,卻沒有半點收獲。沒能活著走出野人山意味著什麽,他們誰都清楚。

  杜聿明的臨時指揮部設在利多城東的一幢大木頭屋子裏。他的身體正在康複,但內心卻陷入了更大的痛苦之中。

  出國時,他的第5軍編製為3個師加軍部5個團,每師9000人到10000人,軍部25000人,共54000人。隨杜聿明“毀車進山”的部隊中,戴安瀾的第200師戰鬥死亡1800人,死於野人山中3200人,餘部4000人後經騰衝回國;餘韶的第96師戰鬥死亡2200人,死於野人山中3800人,餘部3000人後經葡萄回國;廖耀湘的新編22師,戰鬥死亡2000餘人,死於野人山中4000餘人,餘部2000餘人後折頭進入印度才獲救;此外,還有軍直部隊餓死病死累死4000餘人。

  中國遠征軍3個軍共10萬精兵強將,如今逃回國內與逃到印度的,加起來才39000人。

  聽完羅又倫參謀長的報告,杜聿明神情呆怔,半天說不出話來。

  廖耀湘是個硬漢子,輕易不說一句軟話,更不掉一滴眼淚,可此時此刻,淚水卻了模糊了眼睛。他痛哭失聲:“我新22師在緬甸轉戰兩個月,才傷亡2000人,而在野人山,沒放一槍一彈,就損失了4000兄弟,我這個師長,怎麽當的喲?”

  杜聿明到達利多的第8天,一名美國聯絡官從天而降,給杜聿明送來了一道由史迪威簽發的命令,命令第5軍所屬新38師與新22師留駐印度,擴編整訓,準備反攻;杜聿明則率第5軍軍部機關殘存人員返回中國,送他們的飛機,兩天後即到利多。這就是美國職業老軍人史迪威辦事的風格,愛恨情仇,溢於言表,直來直往,從不玩陰招。今生今世,他再也不願意多看一眼這位所謂他手下最精銳的主力部隊的將軍——哪怕是一眼!

  §§第九章

  
更多

編輯推薦

1博弈春秋人物正...
2春秋戰國時期社...
3俄羅斯曆史與文...
4正說明朝十八臣...
5中國式的發明家...
6西安事變實錄
7漢武大帝
8詠歎中國曆代帝...
9大唐空華記
10紅牆檔案(二)...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紅牆檔案(三)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紅牆檔案(四)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紅牆檔案(一)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菊花與刀:日本文化諸模式

    作者:美 魯斯·本尼迪克特  

    紀實傳記 【已完結】

    作者運用文化人類學研究方法對日本民族精神、文化基礎、社會製度和日本人性格特征等進行分析,並剖析以上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