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7章,心境的變化

山中溪流邊,易永恒洗滌著自己的傷口。越想心裏就越氣,那個女人的話語響徹在易永恒的腦海中。她的眼神,她的氣質,乃至她那施舍與憐憫,深深的印在了易永恒的心靈深處。

看著傷口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易永恒知道這是殘餘在體內的紫血人參的藥力和那冰涼氣息的作用,他所修煉的五禽戲就好似一個中和者一樣,讓兩股氣息和諧相處,分工合作。

“楚香君!楚氏集團?”手拿著那張精致的名片,易永恒眼中露出一絲危險的氣息,如果是被人誤傷的話,那也就算了,可是那女人的表情告訴易永恒,那是故意的,那個女人故意射向了易永恒。

“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後悔的。”易永恒心裏冷冷道

魯迅曾經說過一句話,“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亡”

從小到大,易永恒沉默了這麽久,已經是一個隨時都可能爆發的炸藥,而楚香君就是一個導火索,以易永恒現在有這個潛力要找她報複,那已經不是幻想了,所以他不可能忍了。

此刻他的心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就像一個複仇者,他要讓將從小到達的屈辱與怨恨都發泄出去,而楚香君算是真正的挑起了易永恒的怒火,她的高傲,她的不屑,傷到了他那本來就已經脆弱的不堪一擊的自尊。

“記住了楚香君,我會來找你的,到時候我要讓你的高傲變成屈服。”冷冷的說完,易永恒離開小溪,向縣城走去,從那一箭射出,也是易永恒發生蛻變的開始,他的心,比以前更冷了。



小縣城內車水馬龍,車是一些小巴士或者三輪摩托,俗稱“慢慢遊”,小轎車雖然很少見,但不是沒有。這就是黔東縣城,易永恒讀了三年高中的地方,這裏的治安很不好,和公安幹架的事情都很多見,更別說敲詐勒索,打架鬥毆了。

以前在這裏讀書的時候易永恒從來不招惹別人,而現在在次來到這裏的時候易永恒的心態變了許多。

小小的汽車站,人倒是挺多的,買了一張票,易永恒隨後上了那看起來已經很不錯了的中巴車。當然是比起其他爛貨來說。

“快點,快點,上車了”司機吆喝著,好似乘客們都沒買票似的。

上了車易永恒找了個靠窗戶的位子坐了下來。很快車就開始啟動前往市裏。

縣城裏的人對山裏人都有一種天生的優越感,讀書的時候易永恒也見了不少,對於山裏人他們是能坑就坑,看著不順眼還會揍上一頓,耀武揚威,山裏人雖然彪悍,可是好漢架不住人多不是。

而縣城的人見到市裏人,縣城的人就都慫了,再也耀武揚威不起來了。隻因為在市裏人眼裏,他們就是一群山裏人。等級觀念嚴重的是一塌糊塗。

小中巴,走走停停。路上不停的上來一些人,俗稱司機撈外塊。

“讓讓,讓讓。”車上已經坐滿了人,兩個染著一頭黃毛,小青年走了上來,隨後對著車裏的讓你吆喝著,那手臂上還紋著一條龍的紋身,看著張牙舞爪的樣子,站著的人不得不給他們讓出一條道來,本來已經很擠的車,因為這兩個青年的上來,更加擁擠了。

“哎喲,小心點,踩到我腳了….”

車裏不斷傳來這樣的聲音,而易永恒卻懶得去理會,他旁邊坐著個大叔,看來也是山裏人,上車的時候扛著一蛇皮袋的東西,顯然是什麽山貨了。

“老不死的站起來。”一道聲音傳到易永恒的耳朵裏,易永恒眉頭一皺,微微的睜開了眼睛。

“還有你,看什麽看,土包子叫你呢,沒聽到麽?”易永恒更睜開眼睛,就見那兩個一頭黃毛的家夥其中一個對著自己吆喝。

“你是叫我?”易永恒不冷不熱道。

兩個黃毛青年想不到易永恒居然還敢回嘴,簡直就是吃了豹子膽了。

“你他媽給我滾出來,老不死的擋著我幹什麽給我讓開。”說著前麵的一個黃毛拉著那大叔的肩膀,可是拉了半天也拉不動。

而此時司機聽到後麵的響動,隨後將車緩緩的停了下來。

隨車的售票員擠了過來看了看易永恒和這大叔,又看了看這兩個黃毛隨後道:“你,你,起來,給人家讓座”

說著還一臉討好的向那兩個黃毛使眼色。

聽到如此,車裏人都看起了熱鬧,那大叔一臉無奈的站了起來,在這裏就是強勢的厲害,沒有什麽尊老愛幼。現在的小青年那是什麽都幹的出來,拿刀砍人那是家常便飯,去年還聽到一件奇怪的事情呢,某家死了個十七八歲的女孩,長得還不錯,剛入土,到第二天的時候,就發現墳被人給翹了。

那家人也是縣裏的,還有點能耐,於是報了警,最後才查到了線索,那女屍被扒光了,丟棄在某處山洞裏,顯然是被人奸屍了,後來公安抓到了人,就是幾個不務正業的小青年幹的,可是關了幾天花了點錢又不了了之了,聽說那幾個青年家裏更有能耐。

“還不起來。”售票員咧著一張醜惡的嘴道。

“我起來。”易永恒微笑一聲站了起來,眾人都是大失所望的樣子。

可是就在車又要繼續開的時候,易永恒雙手,直接拽住了那兩個青年的黃毛,大吼一聲:“都他媽給老子讓開。”

五禽戲的虎嘯山林運用出來車裏人都是耳膜發痛的,五虎之力直接將兩個青年輕鬆的提了起來。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那售票員都嚇得是不敢說話。

那兩個青年“哎呦”的不斷叫通,其中一個青年直接從口袋裏掏出一把水果刀,向易永恒捅去。

一臉的不屑,易永恒直接將那個青年一甩,從窗戶丟出了車裏,走到車門處,一腳將那車門踹開,隨後又是一甩,將另外一個黃毛給丟了出去。

走到駕駛座上,在司機愣神的目光下,把車鑰匙一拔,隨後走出了車,而此時車裏人都恍如做夢,半餉才伸出頭去窗戶外麵看。

“叫你們染黃毛,叫你們紋身”隻見窗外除了一段段的慘叫聲之外,就是這一句教訓人的話,等到易永恒打夠了之後,哪兩個青年已經不在是人樣了。

將那青年的水果刀一收,易永恒看著滿臉是血的兩個黃毛道:“知道為什麽打你們嗎?”

兩個黃毛此時都快哭了,掙紮的蹲著起來道:“知道,我們知道錯了,我們不該搶你的座位。”

“拍,拍”易永恒的雙手速度快的驚人,兩個黃毛的臉上頓時又多了一道五指印記。

“看來打的還不夠啊。”易永恒微笑道,心裏的怒氣也泄了不少,不過卻沒有半點憐憫之心。

“您大人有大量就饒了我們吧,我們真不知道哪裏得罪你老人家了。”

兩個青年看著易永恒又要繼續,趕忙告饒。

“不知道?”易永恒拿著那水果刀,直接在兩個青年的腦袋上一陣悉悉索索,黃毛都掉落了下來,本來獅子頭沒了,成鳥窩了。

“我看到染黃毛的家夥就不爽。”說完,易永恒還不忘一人踹他們一腳,隨後上車了。事實上易永恒把對張大牛的憤怒都發到了這兩個青年的身上了,誰叫你倆染黃毛呢。

而此時那售票員看到易永恒上來了,卻鼓起勇氣卻又實在找不到什麽來反駁易永恒的,隨即道:“搶人家座位,還把人打成這樣,我告訴你,我已經報警了,至少叛你個幾年,你就等著蹲大牢吧。”

“拍”

在眾人驚訝的眼光下,易永一巴掌扇了過去,那售票員感覺著自己臉上那火辣辣的痛,簡直不敢相信。醜惡的嘴臉沒了,隻剩下畏懼與怨毒。

“你說我搶人家座位是吧?”

“嗚嗚….”售票員哭著捂著臉不吱聲,顯然是怕易永恒在扇她。

“你們兩個滾過來,給這位解釋解釋,不然我還真怕蹲大牢呢”易永恒戲虐道。

“沒,沒,您沒搶,沒搶。”兩個雞窩頭剛緩下心來,聽到易永恒這句話,嚇得是差點沒叫爺爺。

“聽到了沒,你怎麽冤枉我呢?”

“嗚嗚嗚….你打人….”售票員無奈道。

“我打她了嗎?”易永恒轉過頭一聲大吼,掃視了下車裏所有人,最後眼睛直瞪著那司機。

“沒。沒,她自己神經病了,您回去歇著吧。”

“是啊,是啊,她自己打自己還願望您”

“對啊,這樣的三八,直接丟出去算了,留在車上礙眼”

司機首先發言,隨後就是一陣附和,這就是縣裏人,誰強勢,就幫誰,你落了下風,沒人會可憐你,不來踹你一腳已經很不錯了,於是售票員被司機沒有絲毫猶豫的吆喝下了車。當車剛啟動的時候,卻聽到車後傳來一聲聲慘烈的嚎叫聲,原來那兩個黃毛青年又把怒氣發到了那女售票員的身上。

在眾人諂媚的眼光中,易永恒回到了座位上,依稀可以聽到一些小聲的議論聲。

“他肯定是市裏的。”

“是啊,是啊,扮豬吃老虎呢”

這趟車在議論聲中緩緩的駛向了市裏,而且中間再也沒有停過車,非常準時的到達了市汽車南站,非常奇怪的是,下車的時候,都像沒事人,好似前麵那一段事情沒發生過一樣………….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