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6章,一箭之仇

第16章,一箭之仇

“二黑子,我這裏有兩千塊,雖然不多,但也夠你在省城半個月了,希望你不要辜負的期望,好自為之吧。”拿起桌上的小紙條,易永恒看了起來,語氣還是那麽戲虐,紙條旁邊是一個信封。怪老頭顯然知道易永恒會不辭而別,所以早有準備。

“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易永恒心裏道,隨後收拾好行禮,向縣城走去。

易永恒剛走沒多久,大黑和怪老頭就走了出來,看著易永恒離去的方向,怪老頭不知道在想什麽。

半餉,怪老頭才道:“隻有經曆磨難你才會真正的成長起來,加油吧,臭小子。”

“回去了,大黑。”說完招呼著大黑回去了。

行走在大山中,易永恒心裏極其平靜,依舊的歌聲,忘卻了所有的煩惱,現在他就要離開他生活十九年的大山了,去追尋,追尋他的理想,他的夢,正如怪老頭所說,沒有經曆磨難,怎麽會成長,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裏路。

山路崎嶇,對於山裏人來說卻不怎麽樣,熟悉的路,熟悉的感覺,易永恒卻是有些失落,可就在此時,灌木從中突然傳來一陣“沙沙”的響動。聽覺比山中的野獸還要靈敏的易永恒又怎麽會聽不到呢。

“這聲音好熟悉。”易永恒仔細的觀察著,這顯然是什麽野獸在逃命,對於他來說,現在就是雲豹來了,以他的手段也不在話下。

“這聲音,是那雲豹,老天有眼啊,上次追的我那麽慘,這次也該拿點利息回來了。”易永恒冷笑,從這聲音判斷,易永恒很清楚,這正是上次追他的雲豹。

小心的鑽入灌木叢,易永恒如同山中的精靈一般,穿行無阻,獸類在山裏穿行那都是有一套獨特的方式,荊棘灌木都傷不到這些野獸,而五禽戲就是模仿這些野獸的舉動,而且還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呼哧,呼哧。”

呼吸的聲音傳到易永恒的耳朵裏,他知道雲豹離他不願了,上次雲豹是狩獵者,而這次位置完全調換了過來。易永恒是狩獵者,雲豹是獵物。

“好。”易永恒趴在草叢內,如同猛虎狩獵,一般遠遠的觀望著雲豹,連呼吸都降到了最低。

而此時,那雲豹卻是反常,居然沒有在樹上,也是躲在灌木叢中,不時打量著四周,好似有什麽在追它一樣,這就讓易永恒奇怪了。

“難道是有獵人不成?還是偷獵者?”易永恒知道雲豹是國家保護動物,山中的獵戶是絕對不會傷害雲豹的,屬於或不幹涉的那種,而在湘西這片大山中,即使老虎也不一定能夠勝得了雲豹,山中的人之所以給給它取名雲豹,不僅僅是因為他身上的花紋如雲如霧,而是因為他的能力,如雲一般飄渺無蹤,捕獵的時候速度更是快如鬼魅,一擊必中。

“十有**偷獵者,不過現在我的速度就是子彈也不一定能夠打到我,這頭雲豹是我的。”一瞬間,易永恒作出了決定,偷獵者要對付現在的他,那簡直就是以卵擊石。

“呼。”一聲,雲豹好似感覺到了什麽危險的氣息,居然向易永恒這邊而來,顯然是沒發現易永恒了。

“好,來吧,今日我可得好好教訓教訓你。”易永恒數著自己的心跳,不斷的降低著自己的暴露率。

“十米,八米,五米,就是現在。”易永恒不斷的細數著,到了五米的時候,易永恒突然如同猛虎捕獵一般,跳起直接撲了過去,速度快如鬼魅。

前麵暴起的身影讓這雲豹騰在空中的身子一驚,當看清楚易永恒的臉之後,它顯然想不到會是這個老熟人。

“哇嗷。”

雲豹一聲咆哮,雙爪落地,可是易永恒直接撲了過來,就要壓在他的身上,可就在此時,一雙稅利的眼睛盯緊了這裏的變動,這雙眼睛看著易永恒正要撲向雲豹,顯然是有絕對的實力。

“哼,敢搶我的獵物,找死。”彎弓拉成滿月。

“嗡”“梭梭”

一箭射出,強烈的破空之聲同時傳到了易永恒和雲豹的耳中,而那雲豹直接前爪一個翻身,好似知道有箭要來一般,而易永恒聽到這聲音,空中的身影一頓,就這樣雲豹一翻身,本來是要撲倒雲豹的,現在卻沒有得到獵物還占據了雲豹的位置。

“好快的箭。”易永恒知道躲避是來不及了,運氣全身的功力雙手擋在前麵。

“噗哧。”

一箭直接穿透易永恒的肌肉,強烈的疼痛感,讓易永恒雙眉緊皺,可是眼睛卻是緊緊的盯著遠處的樹叢中,而此時那雲豹早就逃之夭夭了。

三道人影從那個樹叢中走了出來,一女兩男,兩個男的是西裝革履。一人帶著一副墨鏡,但是他們身體內爆發出的強烈氣息,讓易永恒心裏有些忐忑,他知道他不是這兩人的對手,而那女的則是一身素裝,手中拿著一把奇怪的弓箭,至少易永恒是沒見過,不過那弓箭的威力易永恒算是嚐試到了。

緊緊的捂著傷口,箭雖然穿過了手臂,卻沒有傷到骨頭,隻是劃破了肌肉而已。

“不是偷獵者。”易永恒瞬間就判斷出來了,從這三人的打扮來看,易永恒就知道他們的身份不一般,一定是什麽富家子弟,來山中尋戲的。

當三人走進易永恒的時候,易永恒也是警惕的盯著三人,尤其是那女的,看起來二十幾歲的模樣,但是隨著她走進的每一步,她的容貌,她身上的氣質,配合在一起好似和這環境格格相合,她的眼睛偶爾會閃爍出一縷智慧的光芒,那看易永恒的眼神充滿了嘲弄和高傲,好似易永恒就該的低他一等,易永恒就是她的手下,配合著整個氣質,易永恒都有一種臣服的感覺。

“嗬….”一拳打在自己的手中,強烈的疼痛,終於將這個陌生女人的誘惑給拋出腦子外,在他眼裏,這女人就是在漂亮,在有氣質,但是射了一箭,什麽好感都沒了。

“你們是誰。”緊皺這眉頭易永恒怒道。

“找死。”

那兩個西裝男中的一個,說著就要打過來。

“住手。”那個女人發話了,不是因為憐憫易永恒,而是因為她很好奇。而那西裝男頓時停了下來。顯然是不敢有絲毫違背這女人的命令。

“你會五禽戲,而且境界還不錯,告訴我是誰教你的?”這個女人對易永恒也甚是好奇,想不到易永恒居然能夠抵擋住她的誘惑,她的這一招可是在各種場合中百試不爽,沒有人能夠抵擋的了的。

“我會什麽關你屁事,這一箭是你射的?”易永恒絲毫不買這女人的賬冷冷道。

聞言,那女人一驚,就連那兩個黑衣人都是臉色一變,在他們眼裏,很少有人敢這麽和他們小姐說話。可是這山中的一個土包子,居然還真有勇氣。不過小姐不下令他們自然不敢多話。

“有意思。”那女人臉上浮現出一縷微笑,饒是易永恒易永恒被她射了一箭,心還是被這女人的微笑給勾動了。易永恒暗罵自己的心不爭氣,不過這女人和古墓的那女屍一比,卻是不相上下,各有特色,一個是冰冷柔弱,貌若天仙,一個是高傲強勢,如像紅酒一樣晶瑩美麗,在透明或者綠色的杯子裏散發著誘人的色彩和芳香,讓人著迷,讓人心動,充滿著誘惑和魅力,入口甜,心裏醉,亂人眼,動人情。



“嗯,是我射的?現在回答我的問題,你的五禽戲是何人教的。”女人絲毫不理會易永恒的傷勢,雖然對易永恒有些好奇,不過那也隻是好奇而已,就是易永恒死在這山中她也絲毫不在乎。

“哼。”冷哼一聲,易永恒的眼中充滿了憤怒,他見過高傲的人,沒見過這麽高傲的人,從她的眼神中,易永恒可以體會道,他就好似一條下賤的狗一般,恐怕這一箭要是真把易永恒給結果了,那也是易永恒自找的,和她沒有絲毫關係,她的這種高傲是與生俱來的。在她眼裏,死一個山裏人和死一條狗沒多大區別。此時易永恒才明白什麽叫形勢比人強。

“呀…..”說著易永恒右手一顫,在三人驚訝的眼光下,直接將左手中的箭給拔了出來,鮮血拋灑,他卻從始至終都沒有吭過一聲。

看著易永恒默默的包紮好傷口,那女人臉色變了數遍:“好強的毅力,想不到在山中還會遇到這麽一個人。”

觀察易永恒的一舉一動,這女人就有了初步的判斷,易永恒在這女人的眼裏很奇怪,平常人受了這樣的傷痛的都已經哭天喊地了更別說拔出來了,可是他卻一聲不吭,而易永恒臉上的表情雖然有些痛苦,但是卻沒有那種痛入心扉的感覺流露出來。

冷冷的看了這三人一眼,易永恒運起五禽戲,瞬間離去,他知道他不是這三人的對手,尤其是那個女人,易永恒可不想任人宰割。

看到易永恒離去,那女人搖了搖頭,隨後從口袋掏出兩張卡片,漫不經心的甩向易永恒離去的方向。

“想要報仇的話,可以來找我,這張卡片裏麵的錢足夠你治傷了。”而此時易永恒正飛奔而走,突然聽到後麵的聲音,隨後而來的就是兩道破空之聲。

“噗哧。”

易永恒一轉身將兩張卡片抓到了手裏停了下來,一張是名片,而第二張則是那女人所說的銀行卡。

“楚香君,楚氏藥業集團總裁…….”打量了下那個名片,易永恒臉色一變。

對於那張銀行卡,易永恒是嗤之以鼻,射了人一箭給點錢就像算了?世界上有這麽好的事情麽,易永恒想也沒想直接將那張銀行卡給甩了回去:“我不接受別人的施舍,女人,你給我記住這一箭。”

而此時那黑衣人卻是接住了這張卡片道:“小姐,要不要…..”

顯然是想要殺掉易永恒,而那女人卻搖了搖頭:“曾經有很多人對我說過這樣的話,但是現在他們都已經躺在棺材裏了,你覺得有必要麽?”

“是小姐。”

看著易永恒離去的方向,這個女人越發奇怪了,不過也隻是奇怪而已,沒有哪個陌生的男人可以在她的心裏停留一分鍾,至於那些停留一分鍾的人,都是敵人,而且現在都已經死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