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晉楚城濮之戰

  周襄王十九年(前633年),楚成王準備圍攻宋國,派前令尹子文在睽地演習練兵,派令尹子玉在蔫地作戰前演習。子文一早就完事,沒有懲罰一個人;子玉整整一天才結束,鞭打七人,箭穿三個人的耳朵。子文設宴,元老們都表示祝賀,年輕大夫為賈卻不祝賀,認為子文把楚國政權讓給子玉,而子玉剛愎自用,內不能治理百姓,對外率領兵車超過三百乘,恐怕就要吃敗仗。子玉如果失敗,那是由於子文的推薦,等到子玉勝利歸來再祝賀,也不算遲。不久,楚成王便會同陳侯、蔡侯、鄭伯,許男圍宋。

  宋國的公孫固急忙到晉國報急求救。晉國名將先軫認為,報答宋襄公在晉君流亡時的施舍,救援宋國被圍之難,成就晉國的霸業,都在這一次了。晉文公之舅狐偃認為,楚國剛剛得到曹國,又新近同衛國結成婚姻,如果攻打曹、衛,楚國一定會救援,那麽宋國和齊國就可以免遭楚軍的進攻了。於是,晉國就在被廬舉行大規模的閱兵式,組建上、中、下三軍,晉文公委派卻穀統率中軍,卻溱輔佐他;委派狐偃率領上軍,狐偃把上軍之帥讓給狐毛,自己做副帥;又派欒枝率領下軍,先軫輔佐他。荀林父為晉文公駕禦戎車,魏犨為車右。

  周襄王二十年(前632年)春,晉文公打算攻伐曹國,向衛國借路,衛國不答應。晉軍回師,從南河渡過黃河,襲擊曹國,攻打衛國。正月,晉軍占領了衛國的五鹿;二月,晉中軍元帥卻縠去世,先軫繼任中軍之帥,胥臣補先軫的空缺輔佐下軍。晉侯與齊侯在衛國的斂盂結盟,衛成公向晉請求訂立和約,晉國不答應。於是衛成公想投靠楚國,衛國的貴族不同意,就趕走他們的國君,以此來向晉國討好。衛成公隻好離開國都居住在襄牛。魯國大夫公子買率魯軍助衛防守,楚軍救援衛國,不能取勝。魯僖公害怕晉國伐魯,就殺了公子買來討好晉國,對楚國人卻說,公子買沒有完成戍守的任務,所以殺了他。

  晉軍在打敗衛國後,又包圍了曹國國都,攻打城門,戰死許多人。曹國的士卒把晉軍的屍體陳列在城牆上,以此打擊晉軍士氣。晉侯很為此事擔憂,士卒們獻策說:讓軍隊在曹人的墓地紮營,示意掘他們祖先的墳。文公采納了士卒們的意見,曹人果然非常恐懼,就把晉軍的屍體用棺材裝好送出城來,晉軍乘機發起進攻,攻破曹都,俘獲曹共公。晉文公當年流亡在曹,曹共公無禮地觀看他洗澡,文公一直耿耿於懷,現在俘獲了他,於是文公列舉曹共公罪狀,責備他不用賢臣僖負羈,卻大封親戚故舊,使曹這樣一個小小的國家,大夫就多達三百餘人。為了報答僖負羈當年贈飧置璧的恩惠,文公下令不許晉軍進入僖負羈的住宅,同時赦免了他的族人。當年跟他流亡的魏犨、顛頡很生氣,認為文公不考慮有功之臣,卻去報答那些小恩小惠。於是兩人帶兵就放火燒了僖負羈的住宅,魏犫放火時傷了前胸。文公很惱怒,打算殺死他,但又愛惜他的勇武,就派人去察看傷情,如果傷勢嚴重,就準備殺他。魏犨傷得不重,文公於是饒恕了他,殺顛頡在軍中示眾,又命舟之僑為兵車右衛。

  晉軍襲擊衛國進攻曹國,原是為解宋國之圍。但楚國見此二國已失,並不前來相救,反而率陳國、蔡國的軍隊加緊圍攻宋國。於是宋國派大夫門尹般向晉君告急求救。晉文公十分為難,舍棄不管,宋國就會與晉絕交;請楚國退兵,楚國肯定不會答應;如果與楚國作戰,齊國和秦國不會支持。進退兩難之際,中軍元帥先軫獻上一計:讓宋國用財物去賄賂齊、秦兩國,請他們出麵求楚國退兵,晉國扣留曹共公,然後分曹國、衛國的土地給宋國。楚國同曹、衛兩國友好,其國土被分,必定不會答應齊、秦的調解,而齊、秦二國接受了宋國的賄賂、又惱恨楚國不給麵子,就必然出兵伐楚。晉文公同意了先軫的離間計。果然,齊、秦與晉聯合了起來。

  楚成王見形勢不利,退回申地(今河南南陽)駐紮,防備秦國的襲擊,又命令戍守齊國穀邑的申公叔時和圍攻宋國的子玉率部撤退,避免與晉軍交戰。他認為晉文公在外流亡了十九年,險阻艱難,全都經曆了:民情真假,他都知道了,上天使他享有高年,同時除掉他的禍患。天所予,不可敗。但是子玉卻驕傲自負,堅持要與晉軍作戰,他說:雖不敢保證一定能建立什麽了不起的戰功,但希望用勝利堵住奸邪小人(指楚大夫為賈)進讒言的嘴。於是,子玉派大夫宛春到晉軍中談判,條件是恢複衛侯的君位,同時退還曹國的土地,楚軍解除對宋國的包圍。狐偃認為子玉太無禮,晉君(文公)隻得到釋宋之圍一項好處,而楚臣(子玉)卻得到恢複曹、衛兩項好處。不能失掉這個戰機。先軫不同意,他認為楚國一句話就使曹、衛複國、宋解圍,三個國家都安全,晉國如果不同意,這三國就均被滅亡,這就是晉國無禮。不如暗中答應恢複曹、衛兩國,使他們叛離楚國;再用扣留楚軍使者宛春的辦法來激怒子玉,等打完仗再考慮曹、衛的問題。晉文公很高興,就采納了先軫的意見。曹、衛兩國果然派人到子玉營中同楚斷交。子玉十分氣憤,立即率軍北上與晉軍作戰。文公見楚軍逼近,下令退避三舍(古時一日行軍30裏為一舍)。將士們對後退很不理解,認為晉君躲避楚臣是極大的恥辱,何況楚軍攻宋不下,在外轉戰多時,已經疲憊不振。狐偃向他們解釋這樣做是為了報答文公當年逃亡時楚君給予的恩惠,兌現文公當年所許的“兩國若交兵,退避三舍相報”的諾言。於是晉文公、宋成公、齊國大夫國歸父、崔夭、秦穆公之子小子愁率軍退後九十裏,在衛國的城濮(今山東濮縣南)駐紮下來。楚軍隨即逼了上來,在城濮附近的險要地帶紮營。

  晉文公既害怕別人議論自己忘恩,又擔心士卒不願盡力作戰,所以在與楚交戰的問題上猶豫不決。三軍將領都勸他下決心打。狐偃認為,這一仗若打勝,就可以得到諸侯國的擁戴,取得霸主的地位;即便打不勝,晉國外有黃河之阻,內有太行之險,沒什麽可擔憂的。欒枝也說,漢水北麵的姬姓國都被楚國吞並,思念小恩小惠而忘記大恥大辱,於國不利,應當與楚國交戰!文公這才堅定了決心。

  子玉誤把晉軍禮讓性的後撤誤認為是害怕楚軍,於是剛紮下營盤便派大夫鬥勃向晉文公挑戰道:“請和您的部下遊戲一番,您可以扶著車前橫木觀賞,我也陪您來開開眼界。”文公讓欒枝回答說:我們國君領教命令了。楚王的恩惠不敢忘記。既然得不到諒解,那就煩請大夫告訴你們的將帥:準備好你們的戰車,敬奉你們的君命,明天早晨戰場上相見!

  晉楚城濮大戰前,晉軍方麵,有戰車700乘,兵員37000人,另有齊、秦、宋的支援。中軍元帥是先軫,卻溱為副;上軍主將是狐毛,狐偃為副;下軍主將是欒枝,胥臣為副。楚軍方麵,子玉為中軍主帥,指揮警衛王室的西廣、東宮及若教六卒,共有戰車180乘;子上為右軍主將,指揮陳、蔡兩國的軍隊;子西為左軍主將,指揮申、息兩地的地方部隊。晉軍的上軍對楚軍的左軍,下軍對右軍,臨戰,子玉誇下海口說:“今天晉軍必定覆沒!”

  戰鬥開始,晉下軍副將胥臣命令士卒把駕車的馬蒙上虎皮,首先向楚右軍發起攻擊,陳、蔡的軍隊跟從楚軍本是不得已,遭到這一突然進攻,立即潰不成軍,蔡國公子印也被殺死,晉上軍主將狐毛另設前軍兩隊,出擊楚軍的逃兵,楚軍右翼被徹底打垮;晉下軍主將欒枝讓士卒砍伐木柴拖在車後,揚起塵土,偽裝敗逃,楚中軍立即發起追擊,左軍主將子西求勝心切,以為晉軍主力潰逃,帶部率先追趕,造成楚軍側翼空虛。晉見楚中計,元帥先軫率領中軍精銳攔腰截擊,狐毛、狐偃反轉回頭殺來,前後夾擊,楚國的左軍也被打垮。子玉見左右兩軍全垮,急忙收兵,這才不至於全軍覆滅。

  城濮之戰以晉勝楚敗而告結束。晉軍在楚營內歇兵三天,班師而歸。向周天子獻上俘獲的戰車100輛和俘虜的步兵1000人。周天子設宴款待晉文公,命令大臣尹氏、王子虎和內史叔興父用策書頒命晉文公為諸侯之長,並賞賜了文公許多財物。

  楚成王本不願與晉交戰,聽說子玉大敗而回,就派人對子玉說:“你失敗回來,有何麵目見申、息兩地的父老呢?”逼子玉自殺謝罪。但在打發走使者後,成王又後悔起來,忙派人收回成命,這時子玉在連穀(今河南西華縣南一帶)已自殺了。

  城濮之戰使晉國國威大振,以前與楚國結盟的國家紛紛投靠晉國。文公在踐土(今河南原陽縣西南)建造王宮,與諸侯會盟,占據了霸主的地位。而楚國北上的戰略在這一戰中受到沉重的打擊,此後一段時間隻好轉向南方經營。

  
更多

編輯推薦

1中國股民、基民...
2拿起來就放不下...
3青少年不可不知...
4章澤
5周秦漢唐文明簡...
6從日記到作文
7西安古鎮
8共產國際和中國...
9曆史上最具影響...
10西安文物考古研...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西安文物考古研究上)

    作者:西安文物保護考古所  

    科普教育 【已完結】

    本書共收入論文41篇,分7個欄目,即考古學探索、文物研究、古史探微、遺址調查報告、地方史研究、文物保護修...

  • 浙江抗戰損失初步研究

    作者:袁成毅  

    科普教育 【已完結】

    Preface Scholars could wish that American students and the public at large were more familiar with ...

  • 中國古代皇家禮儀

    作者:孫福喜  

    科普教育 【已完結】

    本書內容包括尊君肅臣話朝儀;演軍用兵禮儀;尊長敬老禮儀;尊崇備至的皇親國戚禮儀;任官禮儀;交聘禮儀等...

  • 中國古代喪葬習俗

    作者:周蘇平  

    科普教育 【已完結】

    該書勾勒了古代喪葬習俗的主要內容,包括繁縟的喪儀、喪服與守孝、追悼亡靈的祭祀、等級鮮明的墓葬製度、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