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折

  (鄭府尹引張千上,雲)自從杏園裏打了孩兒一頓,至今不知下落。早間有人報道,新縣令來見,與我老夫同姓。張千,門首覷者,若縣令來時,報複我知道。(張千雲)理會的。(末扮冠帶引祗從上,詩雲)獨對千言日未晡,為官洛邑見飛鳧。當時不得佳人力,險作窮途一餓夫。小官鄭元和便是。多虧李亞仙留我在家,勸我苦誌攻書,遂得一舉成名。今授洛陽縣令,適間上過任了。如今參見本府府尹去。(張千做報見科)(鄭府尹雲)你不是我孩兒鄭元和麽?(末雲)怎這等要便宜?我那裏是你孩兒!左右,將馬來,我自去也。(下)(鄭府尹雲)分明是鄭元和一般模樣,他倒說不是。這也有甚麽難見處?張千,取他遞的腳色來我看。(張千雲)腳色在此。(做看科)(鄭府尹笑雲)可知是我孩兒鄭元和。(張千雲)我也道這縣官與大相公好生廝像。(鄭府尹雲)他道我在杏園裏打了他一頓,父子恩情都已絕了,故此不肯廝認。我看他腳色上寫道妻李氏,想就是那妓女了。(張千雲)那行道叫做李亞仙,正是李氏。(鄭府尹雲)我想起來,元和孩兒醒轉之後,必定是那李亞仙收留回去,勸他讀書,成其功名,是一個賢惠的了。我如今去見那媳婦兒,著他勸元和認我,又何難哉!張千,將馬來,隨我到新縣官私宅走一遭去。(下)(末同正旦引祗從、梅香上,雲)夫人,小官已為朽木死灰,若非你拯救吹噓,安能到此?(正旦雲)元和,誰想有今日也嗬!(唱)

  “雙調”“新水令”散春風和氣滿鳴珂,燕鶯恰便似耳邊吹過。往常我尊前歌婉轉,席上舞婆娑,這妙舞清歌,都參透,總識破。

  (末雲)夫人,咱今日夫妻完美,須念往昔艱難,咱待舍些鈔周濟貧人,大乞兒一貫,小乞兒五百文。(正旦雲)相公,你主的是。(唱)

  “沉醉東風”俺也曾幾番家心中揣摩,莫不是夢裏南柯。當日要一文錢沒處求,今日享千鍾粟還嫌薄。知他來命福如何?你則待普度慈悲念佛囉,權做個收因種果。

  (淨上,雲)打聽得新任縣令舍錢,我去討些錢使,叫化碗飯吃。(做見科)(正旦雲)我道是誰,元來是趙牛筋。(唱)

  “雁兒落”俺如今有過活,你兀自難存坐。哎,你個卑田院老教頭,(雲)你認的我麽?(淨雲)奶奶你是誰?(正旦唱)我便是鳴珂巷陪錢貨。

  (淨雲)元來是李家姨姨。(正旦唱)

  “得勝令”你可認的那舊家計鄭元和?(末見科,雲)夫人,他是誰那?(正旦唱)他是你同伴的老哥哥。不爭你那地塌下搖鈴子,對著這衙廳上教演他唱挽歌。這般樣村嗬,你道是不快俺風塵過,休波倚仗著門前桃李多。

  (末雲)趙牛筋是我同受貧窮的人,左右,取五千錢來與他去。(淨跪叫雲)兀的不是舍錢的老爺奶奶嗬!(下)(卜兒上,雲)叫化咱,叫化咱。(正旦雲)那門外又是甚麽人鬧炒?我試看咱。(做見科,唱)

  “川撥棹”階垓下鬧鑊鐸,鬧火火,為甚麽?則見他發似絲窩,眼似膠鍋,口似番河。(帶雲)我道是誰?(唱)原來是攪肚蛆腸的老虔婆,將瓦罐都打破。

  (左右打科)(卜兒雲)你打破了我的瓦罐哩。(正旦唱)

  “七弟兄”你敢是恨我、怨我,甚存活。想你來迎新送舊多胡做,到今日窮身潑命怎收科?舒著那手掌兒道乞化錢一個。

  (雲)前日我算過二十年用度與你,怎生便這般窮了來?(卜兒雲)則被一把天火燒了我家緣家計,因此上折倒的窮了。(正旦唱)

  “梅花酒”元來是那場火,使不著你僂儸,顯不著你悲合,早則了了也那婆婆。那火倏的來,忽的著,燒地眠,炙地臥,眼睜睜,怎奈何?為巴錢毒計多。被天公生折磨。

  (末雲)想起他趕我出門的時節,本等不該認了,但是許夫人贖身一件,也還有母子情分。如今另置一所小宅,每季給他衣食之費,養贍終身便了。(卜兒雲)前日與了我二十年用度,被一場火燒的光光蕩蕩,倘或又是火發,也不可保。女兒,我想來,你也尚青春年少,隻是仍舊與我覓錢才好。(左右喝科,下)(鄭府尹上,雲)早來到私宅門首。張千,你入去報與夫人知道,說老夫來了也。(張千報科,雲)稟夫人得知,有老相公在於門首。(正旦慌接跪科,雲)早知老相公到來,隻合遠接,接待不及,勿令見罪。(唱)

  “收江南”呀,草堂中忽地貴人過,急的我忙接待敢蹉跎?(鄭府尹雲)媳婦兒,我當初在杏園裏打上孩兒一頓,也隻要他成人。今日孩兒得了官,就不肯認我。媳婦兒,你與我問他這個是何道理?(正旦唱)你父子們有甚不相和,倒著俺定奪?管教你一家完美笑嗬嗬。

  (雲)相公,你為何不肯認老相公那?(末雲)吾聞父子之親,出自天性。子雖不孝,為父者未嚐失其顧複之恩;父雖不慈,為子者豈敢廢其晨昏之禮?是以虎狼至惡,不食其子,亦性然也。我元和當挽歌送殯之時,被父親打死,這本自取其辱,有何仇恨?但已失手,豈無悔心?也該著人照覷,希圖再活;縱然死了,也該備些衣棺,埋葬骸骨,豈可委之荒野,任憑暴露,全無一點休戚相關之意?(歎科)嗨,何其忍也!我想元和此身,豈不是父親生的?然父親殺之矣。從今以後,皆托天地之蔽佑,仗夫人之餘生,與父親有何幹屬?而欲相認乎?恩已斷矣!義已絕矣,請夫人勿複再言。(正旦雲)相公,你當初在杏園吃打時節,妾本欲以死為謝,然而偷生至今者,為相公功名未就耳。今幸得一舉登科,榮宗耀祖,妾亦叨享花誥為夫人縣君,而使天下皆稱鄭元和有背父之名,犯逆天之罪,無不歸咎於妾,使妾更何顏麵可立人間?不若就厭衣的裙刀,尋個自盡處罷!(唱)

  “鴛鴦煞”從今後把並頭花蕊甘生銼,同心摟帶拚教割。這的是萬古綱常,眾口評跋。暢道罪逆滔天,何時解脫?(做對末拜科,雲)相公,妾今日怎麽愛惜得一死?人都道鄭元和死為辱子,也隻由的李亞仙;生為逆子,也隻由的李亞仙。(唱)都為我潑賤煙花,把你個名兒汙。不由不奔井投河,便封我到一品夫人,也榮耀不的我。

  (末慌奪刀科,雲)夫人,怎麽這等性急?我看夫人麵上,認我父親罷。(鄭府尹雲)你看這廝波。(末同正旦拜科)(鄭府尹雲)且喜孩兒認了我也,又得了一個賢惠的媳婦兒,便當殺羊置酒,做個慶賀的筵席。(詞雲)親莫親父子周全,愛莫愛夫婦團圓。鄭元和風流學士,李亞仙絕代嬋娟。曲池前偶逢情賞,杏園後益顯心堅。早遂了跳龍門桂枝高折,空餘下蓮花落樂府流傳。

  題目 鄭元和風雪卑田院

  正名 李亞仙花酒曲江池

  §§諸宮調風月紫雲庭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