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折

  (末扮秦叔寶上了)

  “南呂”“一枝花”箭空攢白鳳翎,弓閑掛烏龍角,土培損金鎖甲,塵昧了錦征袍。空喂得那匹戰馬咆哮,劈欏鐧生疏卻,那些兒俺心越焦。我往常雄糾糾的陣麵上相持,惡喑喑的沙場上戰討。

  “梁州”這些時但做夢早和敵軍對壘,才合眼早不刺剌地戰馬相交。則聽的韻悠悠的耳畔吹寒角,一回價不冬冬的催軍鼓擂,響當當的助戰鑼敲。稀撒撒地朱簾篩日,滴溜溜的繡幕翻風,隻疑是古剌剌雜彩旗搖。那的是急煎煎心癢難揉,往常則許咱遇水疊橋,除了咱逢山開道,嗨,如今央別人跨海征遼。壯懷怎消,近新來病體兒直然較,我自喑約也枉了醫療,被這秋氣重金瘡越發作,好教我痛苦難消。

  “賀新郎”我欠起這病身軀出產急相邀,你知我迭不的相迎,帶雲不沙,賊醜生唱你也合早些兒通報。見齊王元吉都來到,半晌不迭手腳,我強強地曲脊低腰。怪早來喜蛛兒的溜溜在簷外垂,靈鵲兒咋咋地頭直上噪,昨夜個銀台上剝地燈花爆。他兩個是九重天上皇太子,來探俺這半殘不病舊臣僚。

  “牧羊關”這些醃臢病,都是俺業上遭,也是俺殺人多一還一報。折倒的黃甘甘的容顏,白絲絲地鬢腳,展不開猿猱臂,撐不起虎狼腰。好羞見程咬金知心友,尉遲恭老故交。

  “隔尾”我從二十三上早驅軍校,經到四五千場惡戰討。怎想頭直上輪還老來到。我暗約,慢慢的想度,嗨,刮馬似三十年過去了。

  “牧羊關”當日我和胡敬德兩個初相見,正在美良川廝撞著,咱兩個比並一個好弱低高。他滴溜著虎眼鞭飇,我吉丁地著劈欏鐧架卻,我得空便也難相縱,我見破綻也怎擔饒。我不付能卒卒地兩鐧才飇去,他搜搜地三鞭卻還報了。

  “隔尾”那鞭卻似一條玉蟒生鱗角?便是半截烏龍去了牙爪,那鞭著遠望了吸吸地腦門上跳。那鞭休道十分的正著,則若輕輕地抹著,敢教你睡夢裏驚急列地怕到曉。

  “鬥鵪鶉”那將軍剗馬騎,單鞭掿,論英雄半勇躍。他立下功勞,怎肯伏低做小,倚強厭弱。不用呂望《六韜》,黃公《三略》,但征敵處操抱,相持處哐敝懆,那鞭若脊梁上抹著,忽地咽喉中血到。我道來我道來他煩煩惱惱,焦焦燥燥。滴溜拊那鞭著,教你悠悠地魄散魂消。你心自量度,匹頭上把他標寫在淩煙閣。論著雄心力劣牙爪,今日也合消,也合消封妻蔭子,祿重官高。

  “哭皇天”教我忍不住微微地笑,我迭不得把你慢慢地教。來日你若見那鐵襆頭,紅抹額,烏油甲,皂羅袍,敢教你就鞍心裏驚倒。(帶雲)若是來日到禦園中,(唱)忽地門旗開處,脫地戰馬相交。(帶雲)哎,齊王嗬,這一番要把捉,那鞭不比衠銅槍搠,雙眸劍鑿。

  “烏夜啼”雖是沒傷損難貼金瘡藥,敢二十年青腫難消。若不去脊梁上飇敢向鼻凹坦落。唬的怯怯喬喬,難畫難描。我則見的留留的立不住腿脡搖,忔撲撲地把不住心頭跳。不如告休和,伏低弱,留得性命,落得軀殼。

  “尾”可知道金風未動蟬先覺,那寶劍得來你怎消,不出君王行。廝般調,侵著眉楞,擦著眼角。則若是輕輕的虎眼鞭抹著,穩情取你那天靈蓋半截不見了。(下)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