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折

  (張郎上,雲)自家張郎便是。父親的言語,著我收拾下錢鈔,在這開元寺內散錢:大乞兒一貫,小乞兒五百文。那錢鈔都準備下了也,請父親母親散錢去來。(正末同卜旦兒上,雲)張郎,將著那錢鈔,隻等貧難的人來,與我都散到者。錢也,則被你送了老夫也嗬。(唱)

  “正宮”“端正好”則被你引的我來半生忙,十年鬧,無明夜攘攘勞勞。則我這快心兒如意隨身的寶。哎,錢也,我為你嗬,恨不的便蓋一座家這通行廟。

  “滾繡球”我那其間正年小,為本少,我便恨不的問別人強要,拚著個仗劍提刀。(卜兒雲)自人父南子北,拋家失業,也則為這幾文錢。(正末唱)哎,錢也,我為你嗬,也曾痛殺殺將俺父母來離,也曾急煎煎將俺那妻子來拋。(卜兒雲)老的也,你走蘇杭兩廣,都為這錢。恨不的你死我活,也非是容易掙下來的。(正末唱)哎,錢也,我為你嗬,那搭兒裏不到,幾曾憚半點勤勞。遮莫他虎嘯風崒律律的高山直走上三千遍,那龍噴浪翻滾滾的長江也經過有二百遭。我提起來魄散魂消。

  (雲)張郎,收拾下香桌兒者。(張郎雲)理會的。(正末雲)婆婆,隨我一處拈香去來。(卜兒雲)今日老的為沒兒女,不昧神天,回心懺罪。我隨你去,我隨你去。(正末雲)劉從善為人一世,做買賣上多有虧心差錯處。我今日舍散家財,毀燒文契,改過遷善,願神天可表。(唱)

  “倘秀才”那其間我正貧困裏,可便奪的一個富豪,今日個上戶也,可怎麽卻無了下稍?也是我幼年間的虧心,今日才老來報。(帶雲)哎,錢也,我為你嗬。(唱)也曾昧著心說咒誓,今日個睜著眼犯天曹,孜孜的窨約。

  (卜兒雲)可是你那做買賣使心用幸拆乏的,你怎麽則埋怨我那?(正末唱)

  “呆骨朵”則俺這做經商的,一個個非為不道,那些兒善與人交。都是我好賄貪財,今日個折乏的我來,除根也那翦草。我今日個散餞波,把窮民來濟,悔罪波,將神靈來告:則待要問天公贖買—個兒,(卜兒雲)我明日再別替你娶一個罷,有你也不愁無兒。(正末唱)也等我養小來防備老。

  (淨大都子領劉九兒、小都子上,雲)劉九兒,開元寺裏散錢哩,咱去那裏請鈔去來。有這個小孩兒,把他另做一戶,得的這一分兒錢,俺兩個分了,買酒吃。官人也,叫化些兒。(張郎雲)這個小的是一戶也是兩家兒的?(大都子雲)這小的另是一戶。(張郎雲)也與他五百文。(大都子分鈔科,雲)劉九兒,把這鈔分了,咱兩個買酒吃去來。(劉九兒雲)這孩兒是我的,你怎生分我的錢?你學我有兒麽?(大都子雲)窮弟子孩兒,我和你說定的,你怎生都要了?你便是有兒的?(做鬧科)(正末雲)張郎,門首為甚麽鬧?(張郎雲)父親,窮廝每爭錢哩。(正未雲)孩兒也,這錢則不那窮的每爭,便這富的每也爭。待老夫親自問他,您每且休鬧者。(唱)

  “脫布衫”今日今散錢嗬,您不合閑焦,看我麵也,合道是耽饒。他主著意和人硬挺,便睜著眼大呼小叫。

  (劉九兒雲)哎,你個絕戶的窮民,你怎敢放刁也?(張郎雲)這窮弟子孩兒,噤聲!(正末唱)

  “小梁州”他罵—聲絕戶的窮民怎敢放刁,則一句道的我便肉戰也身搖。(做悲科,雲)兀的不痛殺我也。(唱)我傷心有似熱油澆,他那裏忙陪笑,敢這廝笑裏暗藏刀。

  (大都子雲)老的也,他父親請了一分鈔,他孩兒又要哩。(正末唱)

  “幺篇”元來是父親行請過了孩兒又要,您怎麽不尋思枉物難消。(劉九兒雲)從小裏慣了孩兒也。(正末唱)你從小裏也該把這孩兒教,怎生由他恁撒拗?道不的家富小兒驕。

  (小都子雲)爹爹?你肚裏饑麽?(劉九兒雲)我肚裏可知饑哩。(小都子雲)你吃了飯再來。(劉九兒雲)孩兒說的是,咱們吃飯去來。(同下)

  (劉引孫上,雲)自家劉引孫的便是。自從我那伯娘把我趕將出來,與了我一百兩鈔做盤纏,都使的無了也。如今在這破瓦窯中居住,每日家燒地眠,炙地臥,吃了那早起的,無那晚夕的。聽知我那伯伯、伯娘在這開元寺裏散錢,大乞兒一貫,小乞兒五百文。各白世人,尚然散與他錢,我是他一個親侄兒,我若到那裏,怎麽不與我些錢鈔?我去便去,則怕撞著那姐夫。他見了我嗬,必然要受他一場嘔氣,如今也顧不得了。可早來到寺門首也。(做見張郎科,雲)天那,你看我那命波,肯分的我那姐夫正在門首,可怎麽好?我隻得把這羞臉兒揣在懷裏,沒奈何且叫他一聲:姐夫,姐夫。(張郎雲)那裏這麽一陣窮氣?我道是誰?原來是引孫這個窮弟子孩兒。你來做什麽?(引孫雲)窮便窮,甚麽窮氣?婦夫,我來這裏叫化些兒。(張郎雲)錢都散完了,沒得與你,你快去。(正末雲)是誰在門首?(張郎雲)是引孫。(卜兒雲)他來做甚麽?(張郎雲)他來叫化些錢哩。(卜兒雲)他也要來叫化?偏沒得與他。(正末雲)婆婆,和那叫化的爭甚麽?(卜兒雲)老的也,如今放著這些錢鈔,那窮弟子孩兒看見都要將起來,怎麽得許多散與他?(卜兒做藏鈔科)(正末雲)婆婆,你且著他過來。引孫,你到這裏來怎的?(引孫雲)聽知的伯伯、伯娘在這裏散錢,您孩兒特來借些使用。(正末雲)婆婆,不問多少,借些與他去。(卜兒雲)引孫,你要借錢,我問你要三個人,要一個保人,要一個見人,要一個立文書人。有這三個人,便借與你錢,無這三個人,便不借與你錢。(正末雲)哎,自家孩兒,可要甚麽文書?(卜兒雲)他猛地裏急病死了,可著誰還我這錢?(張郎雲)母親,正是這等說。(正末雲)呸!醜賊生,幹你甚事?(卜兒雲)呸!則怕死了你那長俊的侄兒。(正末指張郎科,雲)婆婆,我問你:這個是誰的?(卜兒雲)是俺的。(正末雲)這個呢?(卜兒雲)這個是你的,山核桃差著一梧槅兒哩。(正末雲)這是我的個親侄兒,有不是嗬,我要打便打,要罵便罵,都不幹你事。(卜兒雲)住、住、住,你也休鬧,請你個太公家教咱。(正末雲)引孫,(引孫雲)您孩兒有。(卜兒雲)哎喲,要打便打,甚麽引孫引孫,拿些土兒來怕驚了他囟子。(正末雲)你看我待打殺他者波。(卜兒雲)誰著你打死人來那?(正末雲)似這般炒鬧,如之奈何?將那十三把鑰匙來。(卜兒雲)老的也,十三把鑰匙都在這裏,則要分付的有下落者。(正末雲)引孫,你見麽?(引孫雲)您孩兒見。(正末雲)女兒女婿近前,您兩口兒收了這鑰匙,掌把了這家私者。(卜兒雲)孩兒謝了你父親者。(正夫雲)你看他可便歡喜也。(張朗雲)多謝了父親。引孫,你打睃著,十三把鑰匙都在我手裏也,與你這把鑰匙,著你吃不了。(引孫雲)是那門上的?(張郎雲)是東廁門上的。(正末做悲科雲)兒也,我前者把與了你些錢鈔,都那裏去了?(引孫雲)您孩兒定害的朋友多了,拿這錢鈔去,都待了相識朋友也。(卜兒雲)你這個窮弟子孩兒,也有相識朋友?(正末雲)孩兒也,還未到你那待朋友處哩。(唱)

  “倘秀才”你有錢時待朋友每日家花花草草,你今日無錢也,(帶雲)索央親眷每嗬,爹爹,奶奶,有盤纏與些兒波。(唱)便這般煩煩也那惱惱。(帶雲)哎,兒也,(唱)也是你貧不憂愁富不驕,則待經商尋些資本,則不如依本分教些村學,那的也便了。

  (引孫雲)您孩兒一徑的來問伯伯、伯娘,借些本錢做些買賣。(正末雲)引孫孩兒也,則不如讀書好。(引孫雲)伯伯,則不如做買賣。(正末雲)引孫孩兒也,則不如讀書好。(引孫雲)伯伯,則不如做買賣好。(正末唱)

  “滾繡球”我道那讀書的誌氣豪,為商的度量小,則這是各人的所好。你便苦誌爭似那勤學,為商的小錢番做大錢,讀書的把白衣換做紫袍。則這的將來量較,可個做官的比那做客的妝幺。有一日功名成就人爭羨,(雲)頭上打一輪皂蓋,馬前列兩行朱衣。(唱)抵多少買賣歸來汗未消,便見的個低高。

  (雲)張郎,輛起車兒,著婆婆和姐姐先回去,我隨後便到也。(張郎雲)我將這車兒輛起者。(正末雲)婆婆,你和引張先行,引孫這廝不學好,老夫還要處分他哩。(卜兒雲)老的,你慢來。我先回家去也。(卜兒做虛下科)(正末雲)兒也,我則覷著你哩。(引孫雲)伯伯,您孩兒知道。(正末做哭科,雲)哎喲,苦痛殺我也。(卜兒上,雲)老的也,你做甚麽哩?兀的不啼哭那。(正末雲)我幾曾啼哭來?(卜兒雲)你眼裏不有淚來那。(正末雲)婆婆,我偌大年紀,怎沒些兒冷淚?(卜兒雲)你這證候好來的疾也。(正末雲)引孫,靴靿裏有兩錠鈔,你自家取了去。引孫,勤勤的到墳頭上看去,多無一二年,我著你做一個大大的財主。(引孫雲)您孩兒知道。(正末唱)

  “煞尾”在生嗬奉養父母何須道,死後嗬祭奠那先靈你索去學。缺少兒孫我無靠,拜掃墳塋是你的孝。他處求人沽酒澆,鄉內尋錢買紙燒,一日墳頭與我走一遭。一句良言說與你聽著:你若是執性愚頑不從我教,引孫也,我著你淡飯黃齏,一直餓到你老。(下)

  (卜兒雲)窮短命,窮醜生,窮弟子孩兒,你在這裏做甚麽?早早的死了,現報了我的眼裏。再上我門來,拷下你那下半截來。兀的不被你氣死我也。老的,你也等我一等麽?(同下)(引孫雲)伯娘去了,你看我那伯伯,推打我與了我兩錠鈔?將到我那破瓦窯裏,也好做幾日盤纏。天也,兀的不窮殺引孫也。(下)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