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九章 廈門

  佳佳在父親的安排下,跟潘潘去了廈門大學進修。肖逸雲的建議是對的,換個環境對改變人的情緒和心情都非常有效,再加上廈門氣候宜人,廈門大學舒緩放鬆的校園氣氛,佳佳的心情很快就好起來了。

  潘潘是個盡職盡責的好閨蜜,除了日夜守候,變著花樣地陪著佳佳散心,還時不時地找來帥哥一起吃飯,儼然一副要給佳佳介紹男朋友的架勢。

  中午吃完飯,兩個人走在廈門大學的林蔭小路上,潘潘一邊舔著冰激淩,一邊說:“佳佳,昨天一起吃飯的師哥,馬上就要去鴻海集團工作了。”

  “哦。”佳佳應了一聲。

  潘潘斜了她一眼說:“青年才俊哦,人也帥,工作也不錯,誰要是能嫁給他,這輩子肯定幸福。”佳佳自顧自地往前走,沒搭話。

  潘潘追上佳佳繼續說:“哎,你別裝糊塗,人家可是單身,昨天一起吃飯,你們聊得也不錯,我從他眼神中能看出來,他挺喜歡你的。”

  佳佳停下腳步,無奈地笑著對潘潘說:“親愛的,你能不瞎操心嗎?我沒心情,也不喜歡他。你現在也是單身,這麽好的資源你還是自己留著吧。”

  潘潘俏皮地說:“我倒是喜歡人家,人家也得喜歡我啊,我這個子,腿短,也沒可能啊。”說完摸了一把佳佳的長腿,“你看你這腿,天生就比我有優勢,我都嫉妒死了,是個男的都喜歡你這樣的。”

  佳佳笑著說:“要不你再回回爐,重新長一雙?”潘潘剛準備回嘴,佳佳的電話響了。

  “喂,肖哥。”佳佳笑著接了起來。

  “哎喲,聽聲音心情不錯啊,嗬嗬,真讓人開心,我終於不用擔心你得憂鬱症了。”

  “怎麽會,我自己的心理調節能力還是很強的,再說,”佳佳走到旁邊的長椅上坐下,“我本性還是充滿正能量的,什麽事都會往積極健康的方麵想的。”

  潘潘順勢坐在佳佳旁邊,豎著耳朵聽。

  “嗯,佳佳,我這幾天正好要去廈門出差,你如果學習不忙,我請你吃個飯,見一麵吧。”

  “真的?那太好了!你什麽時候到,我請你吃飯。”

  “大概後天下午,我先處理下工作,晚上約你吧。”

  “好的,我等你肖哥。”

  剛掛了電話,潘潘就迫不及待地問:“肖逸雲要來?”

  “是啊。”

  “專門來看你吧?”

  佳佳歪了一下腦袋說:“人家那麽忙,怎麽可能,是出差順便吃個飯而已。”

  “嘁,”潘潘一臉不屑,“我之前就看出來了,他對你可關心了,搞不好是要追你。”

  佳佳佯裝生氣地說:“你能不能別胡說啊,”佳佳用指頭點著潘潘的腦袋,“你這腦袋瓜裏除了男歡女愛就沒別的了,我跟誰多說兩句話,你就說我們有意思,搞笑不搞笑啊。”

  潘潘用狐疑的眼神看著佳佳問:“你敢說你不喜歡肖逸雲?”

  佳佳斜著眼睛瞪著潘潘,一字一頓地說:“沒感覺!我告訴你吧,他是我父親的老同學的兒子,我們跟親兄妹一樣,我就把他當哥哥看,你能別瞎說嗎?”

  “那不對,他對你可不是兄妹的感覺,他特別在乎你。”

  “那是他性格的關係,他對誰都好,我們又有這層關係,他自然對我更關心一點。”

  潘潘從長椅上蹦起來,指著佳佳說:“你發誓你們肯定沒有愛情?”

  佳佳無奈地舉起手說:“我發誓沒有,以後也不可能有。”

  潘潘興奮地使勁拍了佳佳的手掌一下,疼得佳佳趕緊往回縮。潘潘接著說:“那太好了,我老實告訴你吧,我第一次見到肖逸雲就對他有感覺,他這款就是我的菜。”說完,她似乎沉浸在回憶裏,傷感地說,“我分手這麽久了,確實變了很多,以前我就喜歡小鮮肉、大帥哥,其他的都不考慮,結果被傷得鮮血淋漓。”說著,潘潘站了起來,衝著花壇堅定地說,“現在我明白了,找男人,成熟穩重、有責任心才是最好的,”說完,轉過身伏在佳佳耳邊小聲說,“比如說肖哥。”

  佳佳撲哧一聲笑了,說:“你這愛情觀變化夠快的,昨天還喜歡高山險峰,今天就喜歡遼闊草原了。”潘潘沒有接佳佳的話,自顧自地接著說:“佳佳,那你明天晚上吃飯帶我去,行不行?”

  佳佳想了想說:“可以啊,你們也見過麵,大家就一起吧。”

  “太好了!”潘潘高興地轉了個圈,又彎下腰對佳佳說,“那你要幫我哦,明白嗎?”

  佳佳哈哈哈地笑著說:“明白了,大色妞!”

  佳佳本來要請客,肖逸雲執意不同意,一來窮學生也吃不起什麽像樣的東西,二來也不願意給她們增加負擔,所以肖逸雲直接就在酒店附近預訂了一個高檔西餐廳,高昂的價格,佳佳跟潘潘也就不再爭著埋單了。

  肖逸雲臨時有點急事需要處理,打電話告訴佳佳先去點餐,自己晚幾分鍾到。佳佳和潘潘坐在餐廳裏,四處張望。這個餐廳是會所製的,門頭沒有什麽明顯標誌,開在一個豪華寫字樓的負一層,鬆散地擺著幾張餐桌,靠牆的一側全是紅酒。

  “這麽多紅酒啊。”潘潘禁不住小聲說。

  佳佳也覺得新鮮,說:“好像品牌都不一樣,也不知道哪個貴。”

  “你看你看,上麵的瓶子大,估計貴。”

  “不一定,酒好不好跟瓶子大小沒關係吧。”

  “誰說的,就是……”

  “討論什麽呢?這麽熱鬧?”兩個人一回頭,肖逸雲悄無聲息地已經來到了餐桌邊,一邊脫去西裝外套,一邊笑嗬嗬地問。

  佳佳跟潘潘趕忙站起來說:“您來啦,我們正在猜哪瓶紅酒最貴呢。”

  “哦?對紅酒有興趣啊?哪瓶最貴?”

  “那個!”潘潘用手指著最大的那瓶。

  肖逸雲看了看,哈哈地笑著說:“那是香檳,不是紅酒。”

  “啊?”潘潘吐了下舌頭,露怯了。

  佳佳掐了潘潘一把說:“這下你服了吧。”

  肖逸雲招呼兩人坐下,點完菜,點了瓶紅酒,同時也把潘潘好奇的那瓶香檳要了。服務員把香檳給大家倒上,肖逸雲笑著端起杯來說:“來,我們嚐嚐潘潘的好紅酒。”

  “哎呀,”潘潘有點不好意思,捂著臉說,“別老拿人家開玩笑啦。”說完,偷偷看了一眼肖逸雲,臉上閃過一絲緋紅。

  佳佳看在眼裏,馬上接話說:“你呀,什麽都不懂,以後多向肖哥請教,肖哥懂得可多了,聽人家一席話,你多活好多年呢。”

  潘潘咧開嘴,把酒杯又湊到肖逸雲的酒杯前說:“那以後就多跟肖哥學習啦。”

  “不敢當,有什麽事我們多溝通。來,幹杯!”

  肖逸雲放下酒杯,看了一眼佳佳。經過這段時間的休養和調整,佳佳的氣色恢複了許多,雖然還是比較瘦。

  “佳佳,你的氣色現在好多了,但還是比以前瘦,要多注意飲食啊。”

  佳佳還沒說話,潘潘就搶著開口說:“佳佳這種人讓女孩子都嫉妒,怎麽吃都不胖,”說完誇張地看了看佳佳的胸部,“吃點肉都長到該長的地方了,身上一點贅肉都沒有,”說完又捏了捏自己的小肚子,“哪跟我一樣,吃點東西就長肚子。”

  佳佳點著潘潘的鼻子說:“這就是人品問題。”肖逸雲在旁邊聽得嗬嗬笑了起來。

  潘潘扭過頭看著肖逸雲,轉了轉眼珠子,小聲問:“肖哥,你喜歡什麽樣子的女孩子呀?”

  肖逸雲用手轉著自己的酒杯說:“嗬嗬,這個嘛,還是要看感覺和緣分,外貌對我來講不起決定作用。”

  “那我這一款你喜歡不?”潘潘說話不過大腦,想到哪兒直接就抖了出來。

  肖逸雲之前跟潘潘並不熟悉,被她這麽一問感到有點意外,但很快就放鬆下來,笑著說:“當然了,你這顆開心果,誰不喜歡啊。”

  佳佳也覺得潘潘有點唐突了,趕緊打圓場說:“看你這沒心沒肺的,遠看都挺喜歡的,近看就沒興趣了,你呀,還是喝酒吧!”

  說話間,飯菜上齊了,幾個人邊吃邊聊。肖逸雲問了問佳佳的學習情況,佳佳又問了問肖逸雲公司裏的變化和業務進展,得知好幾個她以前的同事都離職了。肖逸雲用餐布擦了擦嘴說:“說實話,傳統的廣告業務越來越難做了,網絡和其他新媒體的興起對傳統廣告業衝擊很大。”

  佳佳默認地點了點頭。

  肖逸雲接著說:“好多以前的老同事都離開廣告公司了,有去網站的,有去傳媒公司的。”

  “他們去了做什麽呢?”對於沒有正經上過班的潘潘來說,覺得有些不解。

  肖逸雲對潘潘說:“這個沒什麽,無論是業務還是管理,整個文化產業是比較相似的,熟悉一下都能很快適應。”

  “哦!”潘潘點點頭。

  佳佳想了想,問:“肖哥,你也有這個打算嗎?”

  “暫時還沒有,我畢竟是潤通的老員工,不能輕易離開。一來,如果離開對自己個人的發展未必好;二來,對公司、對企業也不負責。”

  “嗯,”潘潘豎起了大拇指,“肖哥一看就是個負責任的好男人,我就喜歡這樣的。”

  肖逸雲哈哈大笑起來,說:“我也喜歡你這樣的,來,我們幹一杯!”

  三個人有說有笑,一頓飯很快就接近了尾聲。佳佳擦了擦嘴,問:“肖哥,那你什麽時候走?”

  “我待兩天,忙完就回去了。”

  “哦。”佳佳點點頭。

  肖逸雲若有所思地說:“這次來可能也就今天晚上能騰出點時間陪陪你。”說完,飽含深情地看了佳佳一眼。佳佳沒有抬頭,不知道是否捕捉到了肖逸雲這意猶未盡的眼神。

  肖逸雲喝了口水,沉思了一下說:“佳佳,你要是晚上不著急……”

  “不著急,不著急。”潘潘搶著說,“我們回去了也沒事,要不我們再待會兒吧。”

  肖逸雲看了一眼潘潘說:“你看,潘潘都說了,要不我們找個地方喝喝茶、聊聊天吧。”

  “喝什麽茶呀,我們去唱歌吧,”潘潘說完,拉了一下佳佳說,“我們來廈門這麽久,好像一次歌都沒唱過呢。”

  佳佳把潘潘拉坐在椅子上說:“你能別鬧騰嗎?肖哥來出差這麽累,唱什麽歌啊。”

  肖逸雲趕緊擺了擺手說:“我沒事啊,不用考慮我,想唱歌就一起去,我也很久沒去了。”

  佳佳聽肖逸雲這麽說,就不好再阻攔了,於是三個人離開飯店,又轉戰去了KTV。

  到了KTV,潘潘展現出了麥霸的氣勢,一首歌接著一首歌地唱。幸好今天就三個人,而肖哥本身就不愛唱歌,佳佳也並不熱衷,也樂得潘潘活躍氣氛。他們兩個人坐在沙發上,遠遠地看著潘潘忘情的表演。

  肖逸雲坐在佳佳旁邊,兩個人默默地看著大屏幕,聽潘潘深情地唱著梁靜茹的歌:“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後……”佳佳腦海中一瞬間回憶起了和男男在一起的日子,她故意低下頭,猛喝了一大口綠茶,想控製一下心情,可不爭氣的眼淚還是湧了出來。她趕緊捋了一下頭發,順勢把眼淚擦了一下。肖逸雲沒有扭頭,但還是用餘光覺察到了。他慢慢地轉過頭,輕輕地問:“佳佳,怎麽了?”

  佳佳搖搖頭說:“沒事啊,嗬嗬。”

  肖逸雲盯著佳佳,小聲說:“還是放不下嗎?”

  佳佳深出了一口氣說:“你指什麽?”

  肖逸雲看著佳佳的眼睛,沒說話。佳佳把自己的眼神移開,說:“如果你說的是我媽媽,是,我可能還是需要更多時間去適應,如果是他,”佳佳把眼神移回來,“我早就把他從我心裏挪出去了。”

  肖逸雲點點頭。他喝了口水,突然輕輕地問:“那……你有沒有想過,什麽時候開始一段新的感情?”

  佳佳握緊綠茶,抿著嘴說:“嗯……我還不想,最近兩年都不想考慮,我想……”

  “你們兩個聊什麽呢?”潘潘唱完了《可惜不是你》,回來一P股坐在了兩個人中間,差點坐到了佳佳身上。

  “說什麽,就說怎麽趕緊把你嫁出去,別鬧騰我了。”佳佳氣呼呼地說。

  潘潘哈哈笑了,她扭過頭看著肖逸雲間:“肖哥,你這麽優秀怎麽沒談女朋友啊?”

  “我啊,工作太忙了。”

  “不會啊,你們潤通美女如雲,機會不是大把大把的嗎?”

  肖逸雲擺了擺手說:“同事之間不能談戀愛,尤其是上下屬,一旦有感情成分就沒法管理了,公司也就亂了。”

  “哦……”潘潘恍然大悟,突然開心地大笑起來,笑得佳佳莫名其妙地問:“你瘋了嗎?笑什麽?”

  潘潘止住笑聲說:“我不是肖哥的同事啊!”說完趴在佳佳耳邊,“所以我可以哦。”佳佳無奈地看了看肖逸雲。

  幾個人玩到午夜12點,都有些乏了,於是起身準備離開,多事的潘潘又喊著要去洗手間,肖逸雲和佳佳隻好站在門口等。

  “肖哥,你覺得潘潘人怎麽樣?”借這個時間,佳佳試探著問。

  “挺好啊。”肖逸雲回頭張望了一下說,“你有這麽個活寶閨蜜,日子肯定不寂寞。”

  佳佳緊迫著問:“那你會喜歡她這樣的女孩子嗎?”

  肖逸雲沒說話,點了支煙,深深地吸了一口,眼神中多了些許傷感,輕輕地說道:“我喜歡什麽樣的,你不會不知道吧。”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