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四章 文身

  佳佳回到北京後才得知男男被辭退的消息,她著實沒有想到男男在DT會經曆這樣的大起大落。吃完晚飯,佳佳刻意拉著男男去大都公園走走,幫他散散心。

  “男男,你接下來怎麽打算呢?”佳佳邊走邊問。

  男男歎了口氣說:“咳,接著找工作吧,還能怎麽辦?”

  佳佳想了想對男男說:“我這次回老家,我爸爸也來看我媽媽了。”

  男男點點頭,看了一眼佳佳,小聲問:“你父母關係好點了嗎?”

  佳佳用手扶著橋的欄杆,輕聲地說:“算是吧,畢竟都這麽多年過去了,我媽媽身體又這樣,生死就在眼前了,還有什麽看不開的。”

  男男依靠著欄杆,看著黝黑的河麵說:“是啊,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兩個人沉默了一陣,佳佳突然想起了什麽,扭過臉對男男說:“對了,男男,我這次回家,我爸爸囑咐我回北京後去看望他的一個老同學肖伯伯。”

  “哦,”男男漫不經心地說,“你去吧。”

  “我已經去過了,”佳佳接著說,“我想說的不是這個,是肖伯伯的兒子肖逸雲。”

  “肖逸雲?怎麽了?”男男聽著這個陌生的名字,好奇地問。

  佳佳沿著河邊接著走,男男跟了過來,“那天我們聊天我才知道,他是日本早稻田大學畢業的,在潤通廣告幹了很久,現在是那兒的副總了。”

  “潤通廣告……”男男重複著這個名字,他看著佳佳說,“潤通也是國際十大廣告公司啊。”

  “我就是這個意思,”佳佳來了興致,“你以前在DT也是國際4A,潤通也是,如果你能去那兒上班,肯定輕車熟路,很快就能上手了。”

  男男抱著膀子想了想說:“嗯,這倒也是,不過,”男男看了看佳佳說,“你跟人家又不熟,剛見麵就張這個嘴,好嗎?”

  “沒問題的,”佳佳自信地說,“我們雖然隻見過一麵,但我們聊得特別投機,我們很多觀點都挺像的,肖逸雲看起來挺欣賞我的,還暗示可以在潤通幫我找個工作機會,一起工作呢。”佳佳說得眉飛色舞,沒有注意到男男的臉上掛著一絲醋意。

  “你要是同意,我下周去看肖伯伯的時候順便把你的事跟他提提。”

  “不用了,”男男平靜地說,“我在DT幹膩了,不想剛出來就又去4A。”說完,他伸了伸胳膊,“我想看看其他的機會。”

  男男180度的大轉彎讓佳佳好半天都沒反應過來,她緊迫兩步趕上男男,點了點他的腦袋問:“你腦子進水了吧?做廣告4A是最好的地方,潤通又有熟人,可以罩著你,幹嗎不去啊?”說完,佳佳掏出手機,“我現在就給肖哥打個電話,先探探……”

  佳佳話還沒說完,男男一把將手機奪了過來說:“我說了不用!”男男抓著佳佳的手機,看著佳佳說,“我憑自己的能力能找到工作,不勞您大駕!”說完,把佳佳的手機塞到她手裏,扭頭走了。

  佳佳被搞得摸不著頭腦,氣呼呼地自言自語道:“這人腦子真進水了,不讓管拉倒!”

  SARS雖然過去了,但經濟並沒有立刻好轉,整個社會經濟還處在觀望期,男男在這個節骨眼被辭退很不巧,一連好幾周都沒什麽好的工作機會。這幾天男男接到一個新的麵試邀請,在三元橋鳳凰城。麵試完出來之後已經快中午12點了,他打算在附近隨便吃點東西。因為剛到北京的時候,男男就寄宿在三元橋附近的曙光裏,所以對這一片還是比較熟悉的,他沿著小路邊走邊看。他甚至懷念起範哥,無論如何他在自己最艱難的時候幫過自己,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麽樣了,是否過上了好日子?

  就在男男回憶過去的時候,他隱約感覺到身邊有輛車一直跟著自己,他往路邊靠了靠,那輛車沒有開過去,而是繼續低速跟著他。男男下意識地回頭看了看,是一輛紅色淩誌,透過前擋風玻璃,隱約看到一個戴墨鏡的美女在衝自己微笑。男男定睛一看,這不是艾吉瑪嗎?

  男男站住了,艾吉瑪把車停在路邊,搖下了車窗說:“帥哥,要不要搭順風車?”

  男男驚訝地打量了一下車說:“哇塞,你有車了啊?”

  艾吉瑪笑了笑說:“朋友的,我偶爾開開。你去幹嗎呢?”

  “我剛麵試完,準備吃刀削麵,你吃了嗎?我請你吧?”

  艾吉瑪擺了擺手說:“算了土老帽,我請你吧,吃點你沒吃過的。”說完,不等男男答應,就趕緊招呼,“快上車啊,後麵車都按喇叭了。”

  艾吉瑪拉著男男,一路開到了虎坊橋,過了路口一拐,車停在了一個古香古色的院子前。男男下車一看,這是個中式建築,精致而不張揚,門口掛著一塊牌匾:湖廣會館。艾吉瑪輕車熟路地帶著男男走進了小院。

  “這個地方叫湖廣會館,已經有兩百年的曆史了,曆史上是湖北、湖南同鄉在北京的落腳點,北京這樣保存完好的古建築可不多了。”

  沿著回廊,二人走到一塊匾前,艾吉瑪指了指對男男說:“知道嗎?國民黨建黨就是在這兒呢。”

  男男驚訝地哦了一聲,好像想起了什麽說:“你對這兒怎麽這麽熟?”

  艾吉瑪想都沒想說:“老鄉會的時候老來這兒啊。”

  男男詫異地看著艾吉瑪問:“湖廣會館?老鄉會?你不是內蒙古的嗎?”

  艾吉瑪怔了一下,支吾了一聲,瞪著男男說:“我們內蒙古老鄉聚會就不能來這兒吃飯啊?”

  男男其實也是無意一嘴,看艾吉瑪有點生氣,趕緊撓了撓頭,打岔道:“嗬嗬,我不是這個意思……這兒吃的貴嗎?”

  艾吉瑪順勢換了話題說:“其實還好,走,我帶你嚐嚐去。”

  進到二進院落,右手邊是一條長長的回廊,左手邊是綠植和假山,與右手邊的屏風、木門交相呼應,讓人仿佛回到了那個久遠的年代。兩個人沿著木梯上到二樓,在服務員的引導下進入了荷花廳。這是一個四人台的小包間,靠牆是一個木榻,擺著四方的木桌子,桌子上放著茶具。

  艾吉瑪直接跑到木榻邊,一P股坐下,拍了拍P股下的墊子道:“來,坐,先喝茶,等菜上好了我們再坐過去。”男男答應著,坐在了艾吉瑪旁邊。

  艾吉瑪招呼服務員點菜,男男在一旁小聲提醒:“夠了,夠了,吃不完,別浪費。”

  艾吉瑪俏皮地看了男男一眼說:“吃不完我打包,晚上吃。”

  坐在木榻上,兩個人一邊喝茶,一邊聊天。

  閑聊了一陣子,男男沉默了一下問:“艾吉瑪,我其實一直挺佩服你的,你總說你的小公司不好做,但看你忙忙碌碌的樣子,生意應該一直還不錯吧?”

  艾吉瑪咯咯地笑起來。

  男男扭過頭,“笑什麽啊?我說得不對?”

  艾吉瑪喝了口茶,輕歎了一口氣說:“男男,你是個單純的好孩子,我真心喜歡你這樣的人,我拿你當知心朋友,所以我不瞞你。”

  男男感覺到接下來會聽到讓自己意想不到的故事,他放下手裏的茶杯,聚精會神地聽著。

  “我之前告訴你我的情況,一半是真的,我隱瞞了後麵的一半。”艾吉瑪放低了聲音,緩緩地說,“我大學確實一直兼職,很辛苦,掙錢並不多,做禮儀一天八十塊,模特一天一百五十塊,這點錢也就夠補貼生活費的。”艾吉瑪從包裏拿出一盒女士香煙,點了一根,深深地吸了一口,接著說,“直到大四下半學期,有一次做車展,我認識了一個汽車廠商的老總。他說覺得我很聰明,又勤奮,想把他們以後車展的模特、禮儀和演出部分都交給我做,而且還會介紹他的朋友給我,幫我攬生意,我當時聽後特別開心。”艾吉瑪熟練地彈了彈煙灰,接著說,“就是那個時候,我開始躊躇滿誌地準備創業開文化公司。”

  男男回憶了一下,應該是他們剛認識的時候,艾吉瑪說過她準備創業。

  艾吉瑪苦笑了一聲說:“我開始單純地以為,真的是自己的勤奮和努力打動了人家。”

  “實際呢?”男男好奇地問。

  “實際?還不是要我做他女朋友。”

  男男哦了一聲,他不是傻子,也預料到了這個結果了,“哦,那其實……也還好吧,你也單身,如果你也喜歡他,可以試著交往一下的。”

  “喜歡?”艾吉瑪提高了嗓門說,“誰會真心喜歡一個五十歲的老頭?”

  “啊,這麽大了?”男男一臉驚訝。

  “他是離婚的單身,他兒子比我小不了幾歲,聽說馬上就上大學了,在澳大利亞。”

  男男不說話了。

  艾吉瑪把手裏的煙死死地摁滅在煙灰艇裏,接著說:“其實幹了幾年模特和禮儀,我見了太多這種情況,並不覺得新奇,但真發生在自己身上,還是不太好接受。”艾吉瑪又抽出一根煙,男男趕忙幫她點上,艾吉瑪深深地抽了一口,緩緩地吐了一個圓圓的煙圈,“後來他不斷地約我,送我禮物,還給我租了一個豪華的公寓住。”

  男男想起早前佳佳說她在國際村看到過艾吉瑪跟一個老頭的事情,看來是真的,“那你答應他了?”男男追問。

  “算是吧。”艾吉瑪用一種耐人尋味的眼神看著地麵,“我也說不上什麽感覺,有感動,也有生活的需要,反正,”艾吉瑪無奈地看了男男一眼,揚了一下手說,“就在一起了。”

  男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所以從大四快畢業起,我就自己開了個小活動公司,”本來艾吉瑪也不是個能藏得住秘密的人,今天終於有個可以傾訴的人,她索性敞開了心扉把秘密都倒了出來,“我的老男朋友隻要有活動都會找我做,他也會介紹朋友給我,所以剛畢業那段時間,我確實攢了不少錢。”

  這時候服務員進來上菜,艾吉瑪停了一下,等服務員出去,男男忙不迭地問:“那你有那麽好的公寓住,為什麽還跟我們合租啊?”

  艾吉瑪笑了笑說:“還不是為了掩人耳目。”

  “掩誰的耳目?”男男一時沒反應過來。

  “我不在寢室住,跟同學們怎麽說,跟家裏人怎麽說?”

  男男恍然大悟,他這才明白艾吉瑪為什麽很少回他們合租的房子住,而且東西也不多。這時涼菜已經上齊了,艾吉瑪伸手拉了男男一把說:“走,我們邊吃邊聊吧。”

  男男心裏暖洋洋的,心想被人信任的感覺真好。

  坐在餐桌前,兩個人麵對麵,邊吃邊聊。男男吃了口醬香鴨翅,嗯,真不錯,肉質軟爛,醬香撲鼻,不由得稱讚:“嗯,真好吃。”

  艾吉瑪夾了一塊蜜汁糯藕給男男說:“你嚐嚐這個,我最喜歡的。”

  男男連聲道謝,然後接著問艾吉瑪:“那你以前告訴我說生意難做,其實也是騙我的吧?”

  艾吉瑪搖了搖筷子說:“不是,生意是真的難做。”

  “你不是有穩定的客戶源嗎?”

  艾吉瑪把嘴裏的藕咽下去說:“就那一年客戶多,老頭子前期對我百般嗬護,經常往我住的地方跑,半年後開始他就很少來了,再後來連電話都沒有了,生意自然也逐漸減少,直到去年,他各種借口,說公司審核製度變了,現在他說了不算了,反正各種借口,我也懶得糾纏他,最後他給我付了半年房租,我就跟他分手了。”男男邊吃邊聽,他似乎也在回憶艾吉瑪什麽時候回合租房的時間比較多。

  “那你的小公司關了嗎?”

  “沒有,我當時心氣很高,我覺得我做活動的經驗已經很豐富了,無論是演出、模特、活動執行還是客戶圈,我都有朋友,我不靠他,憑自己和朋友的努力,一樣可以做下去。”

  男男讚許地點點頭說:“我也覺得你行。”

  “行?行個屁。”艾吉瑪又咯咯地笑了起來說,“真自己幹,才發現,如果跟客戶沒點特殊關係,根本接不到活,我們這個行當其實沒技術含量,有客戶資源才是王道,什麽演出啊,模特禮儀啊,是個人都能找到,根本沒用。”

  這時候門響了,服務員端上來一盤魚,“鬆子桂魚,您的菜上齊了,請慢用。”

  男男跟艾吉瑪異口同聲地說了聲“謝謝”。

  “嚐嚐這個,桂魚肉很嫩的。”艾吉瑪夾起一大塊魚肉放到男男盤子裏。

  男男忙接著道:“咳,我好像很少吃這種魚呢。”

  艾吉瑪咯咯地笑了幾聲說:“跟著姐,以後每次請你吃好吃的。”

  男男嘿嘿笑了笑,有點不好意思。

  話說到這個份兒上,男男其實也不再顧慮什麽,有什麽就直問了,“艾吉瑪,我們看你有時候晚上經常化完妝出去,是去幹嗎了?”

  艾吉瑪夾了一片蓮藕放進嘴裏,停了幾秒鍾才幽幽地接著說:“當時,沒了穩定的業務來源,我非常著急,就四處參加朋友聚會,拚命想多認識幾個客戶。”艾吉瑪放下筷子,又點了一根煙,“有一次,也是一個做模特的朋友打電話過來,說晚上有幾個老板來北京聚會,讓我也去認識下,我沒多想就去了,在東三環的9號公館。”艾吉瑪看了一眼男男,“知道那兒嗎?”

  男男搖搖頭,那些地方離他太遙遠了。

  “算是北京最高檔的會所之一了,”艾吉瑪接著講,“去了一看,確實有幾個大老板,好多模特朋友都在,陪著喝酒唱歌,玩得也很愉快,淩晨l點的時候,準備散了,他們去消夜,我覺得有點累就跟幾個姐們準備先走。剛到樓下,約我來的姐們追過來,給我們三個一人塞了兩千塊錢,說是打車費。”

  “兩幹塊打車費啊?”男男張大了嘴巴。

  艾吉瑪翻了男男一眼說:“我當時也很驚訝,跟我一起出來的另外兩個模特好像早就知道一樣,告訴我這是她們的行價。”

  男男雖然離這樣的生活很遠,但他似乎聽說有一種生意叫“坐台”。

  艾吉瑪看著男男,發現男男並沒有表現出特別驚訝,就鬆弛了身體,靠在椅子上,懶懶地說:“男男,你知道人都有惰性嗎?”

  男男點點頭。

  “圈子裏好多姐妹發現,隻要陪老板吃吃喝喝、唱歌跳舞,就能輕鬆掙錢,而且還有機會認識大老板和富二代,很多人都樂此不疲地專門參加聚會。”艾吉瑪目光放空,看著天花板懶懶地說,“再加上今年該死的SARS,哪兒還有什麽展會活動演出啊?真的要逼死人了。”

  男男長長地哦了一聲,忍不住接著問:“那你的公司現在做這個呢?”

  艾吉瑪眼睛一瞪,淩空假裝抽了男男一個嘴巴說:“胡說什麽呢,你以為我是幹嗎的啊?”

  男男尷尬地笑了笑說:“哦哦,不是,不是,就是……”

  艾吉瑪沒理男男,咳了一聲,搖了搖頭說:“我很認真地考慮過,我要不要接受那樣的生活,”艾吉瑪坐直了身子,堅定地搖了搖頭,“我真的不行,那樣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那你想要什麽樣的生活呢?”男男問道。

  艾吉瑪壞笑了一下,突然抓住了男男的手說:“我想要你這樣的生活,在一個大公司裏打工,靠真本領掙錢生活,不過,我要做一名優秀的設計師,完成我兒時的夢想。”

  男男把手抽出來,苦笑著擺擺手說:“你別了,還過我這樣的生活,我都下崗了,有上頓沒下頓的,你可別學我了。”

  艾吉瑪咯咯地笑了說:“你這是暫時的,隻要有真本領,總會放光的,來,”艾吉瑪端起了茶杯,“我們以茶代酒,祝福我們事業成功!”

  男男也端起茶杯說:“嗯,祝你早日找到方向,做個職場達人!”

  邊聊天邊吃飯,不知不覺已經快下午2點了,艾吉瑪埋完單,衝男男說:“你下午幹嗎?”

  男男支吾了一下,本想編個事,一時竟然沒編出來,他確實沒事啊。

  艾吉瑪自己把話又接了過來,“得了閑人,去我住的地方看看吧,將來你也有個奮鬥目標,給你的佳佳置辦一套幸福的婚房。”說完,拉著男男朝樓下走去。

  艾吉瑪熟練地把車停在國際村樓下,男男環顧四周,小區內亭台樓閣,綠翠環繞,小橋流水,環境宜人,在三環的喧鬧中,進入這樣的小區簡直像進入了世外桃源,讓人感到放鬆。

  “傻愣什麽,走了。”艾吉瑪自顧自地在前麵大步地走著,男男忙不迭地跟上。

  他們來到了一棟塔樓前,到了2單元,艾吉瑪從包裏拿出門禁卡,嘀的一聲打開,進入電梯按下了33層。電梯穩穩地停住,艾吉瑪來到3301室,拿出鑰匙開門,對男男做了個請的姿勢。男男剛要進去,艾吉瑪又攔住了他,“換鞋啊,你看你鞋髒的。”

  男男嘿嘿笑了笑,把鞋脫在了外邊,光著腳進到屋子裏。

  這是一套70平左右的大一居,進門是個廊廳,放著鞋櫃;往裏走左手邊是一間開放式的小廚房,鍋碗瓢盆一應俱全;右手邊是廁所,安裝了一整套按摩淋浴房;再往裏走是客廳,環繞式的大沙發,壁掛的大屏幕電視,兩個大大的音響立在電視櫃兩邊;最裏麵是一張超大的榻榻米,與客廳用珠簾隔開;榻榻米邊上是全景落地窗,可以一覽無遺三環的車水馬龍。男男正看得出神,沒發現艾吉瑪已經換了衣服,寬鬆的白色大T恤剛剛好蓋住P股,隱隱約約露出淺黃色短褲,男男本能地悸動了一下,趕緊把眼睛挪開。艾吉瑪好像沒有覺察到,大大咧咧地一P股蜷坐在男男身邊說:“土老帽,覺得我住的地方怎麽樣?”

  男男抬頭看了看客廳的吊燈說:“太舒服了,我這輩子什麽時候能住上這樣的房子啊?”

  “努力啊,你這麽優秀,年紀輕輕就能連升兩級,你知道我多崇拜你嗎?”

  男男微笑著歎了口氣說:“咳,別提了,人都滾蛋了,還說那老皇曆幹嗎?”

  艾吉瑪在沙發上換了個姿勢說:“男男,我看人很準,你肯定行的,走著瞧吧。”

  男男點點頭說:“謝謝鼓勵啊。”

  說著話,艾吉瑪打開了電視,用DVD播放起了音樂,優質的音響傳出優美的歌曲聲,男男頓時覺得像走進了電影院一樣。

  “對了,土老帽,”艾吉瑪好像想起了什麽,“喝紅酒嗎?”

  “我不大會喝酒,你知道的啊。”

  “柏翠的,不嚐嚐?”

  男男哦了一聲,想必是好酒吧,否則艾吉瑪不會強調這個牌子。

  艾吉瑪說話間已經起身走到電視牆旁邊的書櫃前,拿出一瓶滿是外文的葡萄酒說:“去幫我拿杯子,在廚房的櫃子裏。”

  男男忙去廚房找到櫃子,拿出了兩個高腳杯,放在了茶幾上。

  艾吉瑪往每個杯子中倒了五分之一的酒,遞給男男說:“給你,這可是我珍藏的世界級好酒。”

  男男端起來就準備喝,艾吉瑪忙攔住他說:“暈死,你著急回家啊?”

  男男停下來,茫然地看著艾吉瑪。

  艾吉瑪端起自己的杯子,輕微地搖晃著,“先醒醒酒,讓酒跟氧氣充分結合氧化,口感才好。”

  男男也跟著學,猛地一晃酒差點灑出來,嚇了艾吉瑪一跳,繼而哈哈地笑了起來。

  兩個人喝了幾杯,男男本身酒力就不行,葡萄酒又不常喝,很快就有點上頭了。艾吉瑪除了臉頰有些緋紅,並沒什麽反應,而是更加興奮了,嘰嘰喳喳地跟男男說著模特圈的八卦,男男也好奇地追問,兩個人越聊越興奮。

  艾吉瑪把自己杯子裏的酒一飲而盡,又給男男和自己都添上酒,轉身按了一下DVD的切換鍵,電視屏幕上出現了時尚動感的舞蹈,音響中傳出了有節奏的背景音樂。艾吉瑪又把音響的聲音調大了幾格,頓時整個房間都充滿了躁動的氣氛。

  艾吉瑪把遙控器隨手一扔,自己蹦到沙發上跳著,沙發的反彈力差點把男男顛個趔趄,艾吉瑪一把拉住了男男,哈哈地笑個不停,男男也隨著大笑了起來。等男男坐直身體,艾吉瑪跟他的距離已經不超過1厘米了。

  艾吉瑪用迷離的眼神看著男男,男男沒敢直視她,他當然知道艾吉瑪的意圖,但他的大腦仿佛木了一樣,不知道怎麽擺脫,靈魂裏的那兩個小人打得你死我活,還沒分出勝負。艾吉瑪緩緩地用手摩挲著男男的後背,用頭抵著他的額頭,兩個人的鼻息已經互相聞得到了。幹鈞一發的時刻,男男腦海中理智的小人終於占了上風,男男慢慢地推開了艾吉瑪,呆呆地站了起來。

  艾吉瑪抬頭看著男男,悄悄地問:“怎麽了?”

  男男咬了一下嘴唇,支吾著說:“哦,廁所在哪兒?我想方便一下。”

  艾吉瑪甩了一下頭發,笑了。

  男男紅著臉看著艾吉瑪問:“你笑什麽?”

  艾吉瑪強忍住笑說:“帥哥,我這是一室一廳,不是寫字樓,廁所用得著打聽嗎?”

  男男這才緩過神,哦哦了兩聲。尷尬地走進廁所,關上門。

  上完廁所出來,剛才的暖昧氣氛揮散得差不多了。

  艾吉瑪落落大方,像什麽都沒發生一樣蜷縮在沙發的一角,她看著男男,壞壞地問道:“男男,你能告訴我你第一次的時候多大嗎?”

  男男看了一眼艾吉瑪,想都沒想就說:“就大四畢業。”

  “跟誰?”

  “佳佳啊,還能是誰?”

  “哦,那你到現在有過幾個?”

  男男歪著頭看了看艾吉瑪說:“我就談過一個女朋友,就跟佳佳。”

  男男反問道:“那你呢?”

  “我們差不多,我第一次大三,跟我的一個學長,他跟你長得挺像的,高高瘦瘦,白白淨淨,不知道為什麽,我就對你這樣的沒有抵抗力。”

  “哦,那你……到現在有幾個了?”

  艾吉瑪低下頭,仿佛在回憶,過了幾秒鍾突然嗔怒地衝男男嚷:“你管呢,你怎麽能問這些問題呢?”

  男男顯得很委屈說:“你先問我的啊。”

  “那也不行,”艾吉瑪一邊說,一邊用手掐著男男的脖子,“男女不同,你得明白。”

  男男紅著臉不說話了。

  艾吉瑪鬆開男男的脖子,站起來準備去拿紅酒,一轉身,男男發現艾吉瑪的腰窩有一個羅馬字符。他好奇地坐起來,盯著艾吉瑪的腰想看個仔細,艾吉瑪害羞地一閃問:“你幹嗎,耍流氓啊?”

  男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是,我剛看見你這兒有個文身,寫的什麽?”

  艾吉瑪鬆開了手,男男彎腰看了看,沒看懂。艾吉瑪撲哧笑了說:“看明白沒?”

  “這是羅馬文啊,這誰看得瞳。”

  艾吉瑪側著身子,指著羅馬文說:“這是我們家的護身符。”

  男男傻傻地看著,看了半天也沒明白什麽意思。

  艾吉瑪坐了起來,順手拿過一條毯子披在身上,然後摩挲著腰窩說:“這個護身符,我姥姥有,我媽媽也有,我剛到十八歲,我媽媽就帶我去文了這個。”

  男男好奇地彎腰看著這個文身說:“還真的是第一次聽說,傳家寶有傳文身的。”

  艾吉瑪把短褲又往下扯了扯,俏皮地說:“要不要過來看清楚點?”

  “不不不,”男男的臉騰地紅了說,“我知道是什麽意思就行了。”

  艾吉瑪看著男男手足無措的樣子忍不住哈哈笑出聲來。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兒,男男看看時間不早了,就起身準備離開。

  艾吉瑪默默地送男男到門口,輕輕地拉著男男的手問:“你什麽時候還來看我?”

  男男假裝低頭整理鞋子,沒敢看艾吉瑪的眼睛,小聲地說:“應該……不會了。”

  艾吉瑪怔怔地看著男男問:“為什麽?”

  男男整理好鞋子,又對著鏡子理了理頭發說:“我們家那位心眼小,我不想讓她誤會。”說完,男男雙手握住艾吉瑪的胳膊,輕輕搖了搖,“我很喜歡你這個朋友,但是,僅限於朋友,所以,”男男放開艾吉瑪的胳膊,“如果聚會聊天,去吃飯喝咖啡就好了。你家,我不會再來了。”

  聽男男說完,艾吉瑪把臉埋在雙手中,半天沒說話。

  男男看到有?目珠從她的指縫中流下,男男突然有點後悔,自己是不是說話太直了?

  艾吉瑪有氣無力地搖了搖頭說:“男男,我真的好羨慕你跟佳佳的愛情,特別特別羨慕……我如果有你這樣的男朋友,無論吃多少苦,我都會永遠跟著你,不離不棄。”說完,艾吉瑪悲傷地啜泣起來。

  男男呆呆地看著艾吉瑪,他似乎看到了一個孤單的靈魂,在虛榮繁華的世界中跳舞,最深處那純淨的心依然撲通撲通地跳著。他情不自禁地走上前,給了艾吉瑪一個深深的擁抱。

  回到家,男男抓緊時間開始做飯,因為按往常時間,這個點佳佳快回來了。男男剛把雞蛋麵做好,佳佳就回來了。

  一進屋子,佳佳往床上一躺說:“累死我了,今天公司好多紀錄片要翻譯,我們都忙不過來了。”

  男男忙上前附身,摩挲著佳佳的頭發說:“好啦小寶貝,辛苦你了,趕緊吃飯。”

  佳佳抬起眼睛看了看男男說:“你今天幹嗎這麽肉麻?”

  男男這才意識到自己有點刻意了,趕緊恢複了平常的德行說:“嘿,關心你還挑理了,毛病,趕緊洗手去。”

  佳佳嗬嗬地笑著從床上起來,準備出去洗手,突然扭過頭,一把抓住男男問:“今天去麵試怎麽樣?”

  男男措手不及,手裏的筷子撒了一地,慌忙低頭撿筷子,他假裝嗔怒,借機轉移話題說:“你看看你,鬧什麽,把筷子都弄撒了。”

  佳佳盯著男男的背影看了幾秒鍾,沒好氣地打了男男撅起的P股說:“德行吧,自己沒拿住還怪我。”說完去洗手了。

  男男撿完筷子,直起身,揉了揉自己的腰,輕輕地舒了口氣。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