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一章 詭計

  離交錢搬家還剩三天,男男跟佳佳除了每天買報紙看招聘,上前程無憂,確實也沒有其他辦法。下午上網的時候,男男注意到,DT國際掛出的職位開始變少了,證明他們有些職位已經有了人選,關閉招聘了,這讓男男更加焦慮。他想了想,不能這樣被動地等了,他要主動出擊。

  人在走投無路的時候,總會激發出前所未有的勇氣和魄力。男男在網上查到了DT國際的電話和地址,用小本認真地記了下來。從網吧出來,剛下午4點多,時間還早,他跟佳佳沒有回範哥的出租房,找了一個附近的公園,在長椅上坐了下來。

  其實今天是個好天,晴空萬裏,下午的陽光還比較強,曬在身上暖洋洋的,公園裏三五成群的老人有的在遛狗,有的在聊天,有的在下棋。佳佳拉著男男的手,短時間沉浸在舒緩的氣氛中,好像所有的煩惱都不在了一樣。兩個人也就享受了十幾分鍾的陽光,男男突然甩開了佳佳的手,嚇了佳佳一跳,她生氣地問男男:“你幹嗎?”

  “我給DT國際打個電話,毛遂自薦一下,我覺得幹等可能就沒機會了。”說完拿出手機和小本子,認真地撥出了號碼。

  電話隻嘟了一聲就接通了:“歡迎致電DT國際,請撥分機號,查號請撥零。Welcome……”一連串的語音提示後,聽見嘀的一聲。男男想了一下,直接撥了0.

  電話通了,過了幾秒鍾,一個甜美的聲音傳出來:“DT國際,您好?”

  “額……您好,我想找你們人力資源。”

  “您好,請問您找誰?”

  “嗯……我是看到你們公司的招聘信息,我想跟你們人力資源的同事溝通一下。”

  “哦,先生我們在網上有招聘信息,您可以直接通過網上投遞簡曆,如果合適我們會約見您的。”

  “哦,我能直接跟人力資源的同事通話嗎?不會占用很多時間的,謝謝!”

  “對不起先生,人力資源是不直接接待應聘者的,必須經過網絡篩選,先生您看您還有別的事嗎?”電話那頭甜美的聲音開始變得不耐煩了。

  男男覺得再糾纏下去也沒意思了,說了聲“謝謝”就把電話掛了。佳佳在一邊側著耳朵,聽得真真切切。

  男男一掛電話,她就憤憤不平地罵道:“有什麽了不起啊,這麽傲慢,轉個電話能死人啊,真是閻王好見小鬼難纏。”

  男男沒說話,想了想,對佳佳說:“咱猜一下他們的分機號,再打過去試試?”

  “這怎麽猜啊?”

  “我當時在電視台的時候,分機都是801、802什麽的,說不定分機都這樣,我再試試?”佳佳疑惑地點點頭。

  男男再次撥通了電話,在聽完嘀的一聲後,男男趕緊摁了“801”,對方沉默了好一會兒:“對不起,撥號錯誤,請撥分機號。”又是嘀的一聲。男男又趕緊輸入了“603”。過了一會兒,電話裏傳出的依然是撥號錯誤。男男把自己認為有可能的號碼都試了,但是都不對。佳佳歎了一口氣,這個辦法顯然不行。

  “那怎麽辦?”佳佳覺得有點泄氣,“要不算了,我們再看看其他的吧。”

  男男搖搖頭,“不是不想看其他的,我們天天看招聘網,真的沒有什麽好工作,其他的大廣告公司都沒招人。”男男握緊了電話,歎了口氣說,“關鍵我們等不了了,再沒工作,難不成真回老家?回老家一樣要找工作,一樣是從頭開始。”

  兩個人又沉默了一陣,男男忽地站起來,“得了,DT國際離我們也不遠,你先回家吧,我直接殺過去,我直接去他們公司毛遂自薦去。”

  佳佳一聽說:“這行嗎?電話都不讓接,你去人家公司,能進去嗎?”

  男男拍了拍P股上的浮土說:“管不了了,我先去,到了再想辦法,晚上你自己吃吧,我可能回來晚,就不跟你吃飯了。”說完,檢查了一下背包,拉著佳佳走出了公園。

  男男按照DT國際的地址,坐公交車來到了複興門金融街。這是北京一個重要的商務區,各種高檔寫字樓鱗次櫛比,門前就是西二環。看著車水馬龍的二環,又看了看密密麻麻的高檔寫字樓,男男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北京的繁華與忙碌。但現在,他根本沒有心情欣賞這風景,下了公交車他徑直奔向DT國際的所在地——中華金融大廈。

  站在大廈門口,男男猶豫了,進去怎麽說啊?要不說個謊,就說談業務?可談什麽業務需要見人力資源啊?自己這樣子也不像談生意的啊!

  他在門口轉了半天,也沒想到什麽好主意,後來一咬牙,得了,就硬闖吧。他跟隨著進進出出的人來到了電梯口。進了電梯,他並沒有著急按樓層,而是讓其他人先按。5層,8層,12層……19層。有人按了19層!男男等的就是這一刻。他已經把DT國際的地址深深地刻在了自己的腦海中,19層、22層、25層,三層都是DT國際的。他裝作漫不經心地瞄了那個按19層的女人,大概四十歲左右,穿著很時尚,很有氣質的樣子。男男腦袋飛快地轉著,他準備跟這個女人聊兩句。

  5層到了,8層到了,12層到了,人陸陸續續地下去了,整個電梯就剩下了男男和那個女的。她正在低頭看短信,似乎根本沒注意到男男。男男心裏怦怦直跳。電梯很快,從12層到19層,他隻有幾秒鍾的時間。當12層的電梯門剛剛關上,男男就笑著對那個女人說:“您好,請問您是DT國際的嗎?”

  這個女人詫異地抬起頭看看男男說:“是啊,怎麽,你認識我啊?”

  男男笑了笑,接著說:“嗬嗬,好像有點印象,我有個同學在DT,我上次來找他玩,好像見過您。”

  “哦,”這個女人顯然沒有懷疑,友好地問,“哦,這樣啊,你同學哪個組的?”

  男男頭一蒙,編謊話的時候他可沒考慮這麽深。

  這個女人看男男愣住,也沒深問,笑著說:“咳,公司大了,幾十個組,再加上行政管理部門,一兩千人,估計你說了我也不知道。”

  男男馬上接著話茬說:“嗯,因為他來沒多久,工作好像跟人力方麵有關。”

  “哦,我知道,最近公司在擴招,來了好多新人。”話音剛落,電梯叮的一聲,到了19層。那個女的回頭看了看男男,“你也這一層?”

  男男愣了一下趕緊說:“人力是19層吧?我有點忘了上次來的是幾層了。”

  “人力是25層,行政人力都在25層。”

  “哦哦,對對,謝謝啊。”

  “不客氣!”

  那個女人跨步出去,就在電梯要關的時候,男男突然想起什麽一把攔住電梯門衝著她喊:“哎,姐姐您怎麽稱呼啊?”

  那個女人回過頭看了看男男,“我叫Morris,嗬嗬。”說完匆匆地走了。

  男男鬆開手,電梯門緩緩地關上,他慌忙摁下了25層。

  電梯門再次打開,男男走了出來,他看到前台兩邊有沙發和茶幾組成的等侯區,於是男男一邊假裝打電話,一邊坐在了等候區。整個樓層人來人往,前台的兩個美女忙得不亦樂乎,根本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剛坐下,一個快遞員走了進來,手裏抱著個包裹,一股腦地把包裹扔到茶幾上,然後拿著手裏的單子走到前台:“你好,有包裹。”

  “誰的?”前台女孩眼睛都沒離開自己的電腦屏幕。快遞員拿著單子看了半天說:“這是個……P什麽玩意兒……”

  前台女孩困惑地抬起頭看看快遞員,伸手把單子拽了過來,看了一眼,撲哧笑出來了,“Patricia,什麽PP的。”

  快遞員也尷尬地笑了笑。

  前台熟練地拿起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Patricia,有個包裹……嗯,好的。”

  掛了電話,前台對快遞員說:“麻煩你到那邊坐一下,她現在有點忙,過幾分鍾來拿。”

  快遞員點點頭,徑直走到了男男身邊坐下。

  男男看了看快遞員,笑著問:“這是送的什麽?”

  快遞拿過包裹,看了看說:“好像是什麽堅果吧,不大清楚。”

  男男假裝好奇,把頭湊過去,認真地看了看包裹單。他的目光並不在內容上,而是迅速地搜索著地址欄的有效內容:Patricia,人力資源部。他推了一下包裹,假模假樣地說:“嗯,是堅果,嗬嗬。”

  快遞員根本沒注意男男的意圖,看有人跟自己聊天,挺開心的。

  男男接著問:“你老來這兒送貨?”

  “嗯,這個片區是我負責的,我老來。”說完,用手指了指周邊說,“這一圈廣告公司可多了,看起來光鮮亮麗的白領,其實很辛苦,天天加班,有幾次送貨,他們讓我晚上來,聽說他們經常通宵熬夜呢。”

  男男聽著,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這時候,一個戴著黑框眼鏡的女孩走了出來,跟前台說了幾句,前台一指這邊,她順著手指方向走了過來。快遞員馬上站起來,把包裹遞過去,女孩看了看,快速地簽了字,說了聲謝謝扭頭走了。

  男男偷偷地打量了一下這個女孩,把Patricia這個名字記在了心裏。男男突然靈機一動,他現在不著急去遞簡曆了,因為他有了新的計劃。他站起身,跟著快遞員一起下了樓,走出了中華金融大廈。

  走出大樓,他坐在金融街的路邊,點燃了一根煙。男男發現,當壓力很大、心情煩躁又無處宣泄的時候,抽根煙也許是唯一能舒緩壓力的方式了。

  看著路上人來人往的白領,一個個拎著皮包,衣著光鮮,男男特別希望自己可以盡快地融入到他們中間。現在的男男感覺自己是個置身職場之外的閑人,這種感覺太差了。他坐了一會兒,起身圍著金融街邊走邊看,把一棟一棟的樓看了個遍,就等天黑。走了不知道多少圈,天終於漸漸暗了下來。走累了,男男在路邊的一個包子店買了四個包子,喝了一碗小米粥,磨蹭了好久,終於熬到了晚上9點多。他再次來到了中華金融大廈,上了25樓。

  電梯門一開,男男走了出來。因為已經是下班時間了,走廊的燈已經關了,隻留了一盞值班燈。雖然門口比較暗,但裏麵依然燈火通明。他走到前台一看,坐在裏麵的已經不是年輕貌美的小姑娘了,而是換成了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

  老大爺看有人進來,忙站起來招呼:“你找誰?”

  男男趕緊笑著說:“大爺你好,我想看看Morris姐還在嗎?”

  老大爺一看找熟人,警惕心頓時消失了,他坐回到座位上,拿出一副老花鏡戴上,邊念叨著Morris這個名字,邊拿出一本花名冊開始查。男男也假裝幫忙找,把頭湊了過去。大爺翻得很慢,男男快速地搜尋著上麵的名字。第一頁是領導、行政、財務、人事部門,大爺迅速地翻了過去;第二頁是客戶一部,後麵有個括弧,寫著GE組,男男在一閃而過問記住了第一個名字——VC。大爺又翻了一頁,上麵寫著客戶二部,括弧後麵寫著聯合利華組,大爺開始用指頭捋著名字一個個找。很快,他便把手停在了Morris的名字上。男男快速地看了一眼,Morris的名字在第一個,整個客戶二組大約有二十人的樣子。

  大爺緩緩地拿起了電話,剛要打,男男趕忙攔住他:“大爺,您不用打了,我想起來了,她已經下班了,她說讓我找Patricia就行。”

  大爺看了看男男,放下了電話說:“哦,這樣啊,Patricia是哪個部門的啊?”

  “她是人力資源的經理。”

  “哦。”大爺說著,又拿出花名冊,翻到了第一頁,開始找。

  男男體貼地說:“大爺,我幫您吧,這燈也暗,我看您眼神也不太好。”

  大爺嗬嗬笑了笑說:“我眼睛有點花了,看這小字還真的看不準了。”

  男男看著花名冊,找到了Patricia的名字,果然是個招聘經理,是二部的,在整個招聘二部十人左右的名單裏排在第三的位置。男男快速地記住了她的分機號:8697.

  大爺拿起座機打了一個電話,對麵長期傳來了嘟嘟聲,沒人接。男男預料到了,因為招聘部門應該很少頻繁加夜班。大爺掛了電話,問:“小夥子,你找她有什麽急事?”

  男男搖搖頭說:“倒也不著急,因為Morris和我說,DT最近業務量增加了,急需用人,就把我推薦給了Patricia,讓我先跟她談談。”

  老大爺聽完,頗為神秘地和男男說:“這樣啊,那你來這兒的機會很大。”

  男男接著問:“為什麽啊?”

  “你不知道,我在DT看門快一年了,他們這個公司特別認關係,有人推薦的,大差不差的好像都能進來,沒關係的就非常難,考核要求很高。”

  “哦。”男男點點頭,他想了一下,又問,“VC還在DT嗎?”

  老大爺一聽,眼睛一亮,“你還認識VC啊?”

  男男意味深長地笑了笑,不置可否。

  老大爺對男男的熱情度又增加了一成,“VC上個月剛升職,可是副總裁級別了,這一個月一直在美國呢。”

  男男沒說話,靜靜地聽著。

  大爺看男男這麽認真,來了精神,也許是寂寞無聊,就跟男男嘮上了:“我發現啊,這種美國公司,香港人、台灣人、新加坡人升職快,大陸的人慢,VC來的時候是組群總監,這才一年多,就升職副總裁了,你認識的Morris,在公司快四年了,還一直是總監,上頭有個台灣人,她就升不上去……”

  男男跟大爺又聊了很久,偷偷地看了一下牆上的鍾已經快10點了,才謝過大爺,走出了中華金融大廈。一出大門,男男小跑著奔向公交車站,因為末班車就要趕不上了。

  回到曙光裏,已經晚上11點了。男男躡手躡腳地開門進去,燈也不敢開,進了屋子。借著窗外的路燈,他看到大個子躺在門板上,依然是除了性感的小紅內褲一絲不掛。範哥跟女朋友也已經睡著了。佳佳獨自半躺在床上的一角,雖然看不清臉,但男男能感覺到佳佳並沒有睡著。他匆匆地脫了外套,爬上床,拉了一下佳佳。

  佳佳瞪著男男壓低了聲音說:“你幹嗎去了?這都幾點了,你說我擔心不擔心?”

  男男比了個噓的手勢說:“我今天收獲很大,明天跟你說,快睡吧。”

  佳佳哼了一聲,本來還要問,聽見範哥女朋友咳嗽了幾聲,想必是被吵醒了,佳佳不敢再吭聲,扭過臉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男男和佳佳就出去買早點,最近為了討好大家,一直都是男男和佳佳出去買五個人的早點。走在路上,男男對佳佳講了昨天的經曆。佳佳驚訝地張著嘴,“你這是騙人啊,到處說謊可不好。”

  男男摟住佳佳說:“你別傻了,我又沒有害人,我隻是想辦法知道點信息而已。”

  佳佳說:“那你套這些信息準備幹嗎用?”

  男男想了想說:“其實,最開始我也不知道我要什麽信息,也不知道怎麽用,但現在我已經很清楚了,這些信息足夠幫我獲得DT的麵試機會了。”說完,拉著佳佳加快了腳步。

  吃完早餐,男男和佳佳跟範哥他們說有事就出門了。為了避免在狹小的空間裏引發摩擦,他們兩個這一段時間一直都是吃完早飯就出門。有麵試就去,沒有就上網發簡曆,上網時間長了怕花錢,就逛公園、壓馬路,一直熬到天黑才敢回家。今天,兩個人並沒有麵試,他們就再次來到了公園。男男一遍一遍演練著如何給DT國際打電話,還跟佳佳探討有可能的質疑。一直到了中午11點,男男才撥通了DT國際的電話,電話一通,他就撥了分機號碼:8697.也就響了兩聲,電話接通了。一個幹練的聲音傳來:“您好,請問找哪位?”

  “我想找Patricia,謝謝。”

  “我是,您哪位?”

  “您好Patricia,我是原來北方電視台的杜男男,剛來北京,前幾天VC告訴我DT國際業務拓展需要用人,覺得我有電視台背景,可能您這邊用得到,就讓我跟您聯係下。”

  “哦——”對方吃驚地說,“您是VC推薦的啊?可她為什麽沒有跟我們領導打招呼呢?”

  男男笑了笑說:“其實她本來是要打個招呼的,但我覺得,我還是希望自己憑本事進DT,而不是靠關係進來,我覺得那樣是對你們HR的不尊重,也是對我自己能力的不自信。”

  Patricia聽了男男的話不住的“嗯嗯”稱是。

  男男接著說:“而且VC最近忙,剛去美國,沒必要讓人家為這點小事打個越洋電話吧,嗬嗬。”

  聽了這話,Patricia對男男的語氣從質疑一下子變成了友好的商量,“這樣啊,那您看您什麽時候方便,我們可以見麵聊一下。”

  “我最近都可以,因為DT是我重點考慮的企業,我可以配合您的時間。”

  “嗯……其實我們上周二已經進行了一輪麵試,今天是第一批筆試,您看您時間如果可以,要不一起來複試?”

  “好的,下午嗎?”

  “哦,不是,是晚上?點開始,我們這邊麵試是白天,筆試都放在晚上,因為白天都太忙了。”

  “哦,沒問題,那幾點結束?”

  “筆試不限時間,三小時內完成都可以。”

  “好的,那謝謝您,我晚上準時去。”

  “好的,謝謝,那我就把你的名字加進去了,您全名是?”

  “杜男男,男就是男女的男。”

  “嗯,好的。”

  聊完正事,男男突然問了一句:“哦,對了,Morris還在吧?”

  “哦,當然在啊,她也是元老了,嗬嗬。”Patricia笑著說,“你也認識Morris啊,我們關係挺好的,中午老一起吃飯呢。”

  男男聽了,立刻補充說:“哦,嗬嗬,我跟Morris不是很熟悉,見過一兩次而已,感覺人很能幹,早就應該升職了。”

  聽男男這麽說,Patricia感覺跟男男又近了一步,壓低聲音說:“咳,這你也知道的,美國公司人分三六九等的,大陸人幹活最多,最辛苦,升得最慢。”

  男男也歎了口氣說:“咳,沒辦法。”又閑扯了兩句,男男愉快地跟Patricia道別,掛了電話。

  剛掛電話,佳佳就指著男男的鼻子說:“我的天啊,我這幾年居然跟一個騙子在一起啊,你太能裝了吧。”

  男男哈哈大笑著說:“這叫技巧,我什麽也沒說吧,我沒說我認識VC,我也沒說我跟Morris熟吧,我一句謊話都沒說。”笑完,男男仰著頭,鬆了口氣,看著天,若有所思地說,“沒辦法啊,也是被逼的。”

  晚上,因為怕遲到,不到4點男男就打算出發了。佳佳死活要跟著,男男不讓,說那麽長時間,她也沒地方去,佳佳說自己找地方待著,她不願意自己在範哥的屋子裏,太別扭了。於是兩個人4點多就坐上了公交車。其實坐公交從曙光裏到複興門也就一個小時的車程,5點多就到了。兩個人在對麵的月壇南街逛了逛,6點多吃了點東西,算著時間,兩個人走到了中華金融大廈。

  男男回頭看看佳佳問:“這幾個小時你幹嗎?”

  佳佳環顧了一下四周說:“這邊這麽繁華,我去四處逛逛啊,這邊還有個百盛,我去看看去。”說完她就準備走了,突然又想起什麽,回身給了男男一個大大的擁抱說,“親愛的加油啊,我們的新生活什麽時候開始,就在今晚啦。”

  男男也緊緊地抱了佳佳一下說:“嗯,我會的,你還不知道我,任何單位隻要讓我進門檻,我就一定能拿下。”

  佳佳鬆開男男,吻了他一下,一蹦一跳地走開了。

  男男深深地吸了口氣,走進了中華金融大廈。到了25層,正好是6點55分。25層的臨時休息區以及會議室裏已經坐滿了人。男男看見Patricia正在跟幾個同事商量事情,便走上前打了個招呼。其實Patricia並不認識杜男男,上次收快遞的時候,她根本沒意識到這個人。

  但當男男過來招呼的時候,Patricia的表現像是跟男男已經非常熟悉了,拉著男男說:“你來了,我給你介紹下,這是Eric和Gavin,都是我部門的同事。”

  男男一一跟他們握了握手,儼然老熟人的樣子。

  男男偷偷地問:“我們複試是分組嗎?應該是不同專業方向,考不同的題目吧?”

  Patricia搖搖頭說:“不是的,DT初級的和應屆畢業生,考題都一樣,其實主要就是考英文,英語好的,思維活躍的,基本就可以入職了,然後再內部輪崗,看適合什麽崗位,半年後定崗定薪。”

  男男這才恍然大悟。

  幾個人又聊了幾句,Patricia招呼門外和會議室等候的複試人員一起,開始複試。每個人發了三張卷子,純英文的,有選擇,有論述,還有看圖說話,男男恍然間好像回到了大學考場。畢竟是考試,大家的氣氛還是蠻緊張的,拿到卷子的同學迅速地開始答題,男男也不敢倦怠,認認真真地寫了起來……

  男男上學的時候學習刻苦,英文基本功紮實。還有一點加分的是,男男上學的時候自己苦練了英文花體,此次麵試功力畢現,流暢的英文,配著如花一般的字體,整個卷子像一幅畫。男男時而思索,時而奮筆疾書,忘卻了時間的流逝。複試的同學開始陸續交卷走人,男男絲毫不敢鬆懈,每一道題都斟酌再三,寫得確實慢了一點,當他心滿意足地寫完最後一個題抬頭一看,整個會議室就剩下他一個人了。他把卷子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前麵的桌子上,Patricia不在,他跟Eric打了個招呼,匆匆地下樓了。

  到了門口,男男四處張望,金融街行人不多,刺骨的寒風吹得男男打了個寒戰。佳佳沒有手機,男男站在街角,也不知道去哪兒找。大約過了幾分鍾。他看見一個蜷縮的身影,抱著肩膀從百盛方向走了過來,男男快速跑過去一看,佳佳已經凍得一把鼻涕一把?目了。佳佳嘟著嘴埋怨起男男:“怎麽這麽久啊?我眼看著人家一個一個都出來了,你比人家晚了至少一個多小時。”

  男男拉過佳佳的手,用力搓著說:“我寫得很小心,擔心出錯,所以用的時間長了點。你也不用這麽傻吧,不會找個地方待著啊。”

  “我能去哪兒啊,百盛10點就關門了,我去你們樓裏,保安一會過來看我一眼,我都不好意思了。出來站街邊看街景,居然來輛車停我麵前,問我跟他們去玩不,我都氣瘋了。”

  男男開起了玩笑問:“你沒問多少錢就拒絕啊?”

  “你滾吧你!”佳佳捶了男男一拳。

  男男趕緊擋著,揉了揉肩膀,突然緊張地對佳佳說:“壞了,別鬧了,還有車嗎?”

  佳佳也突然反應過來,兩個人手拉手拚命地往公交車站跑去。

  還沒跑到,他們就遠遠的看見末班車緩緩地停在了公交車站。兩個人拚命地往天橋上跑,剛跑上天橋,車已經轟的一聲離開了車站,留下兩個喘著粗氣的身影不知所措地站在天橋上。

  “怎麽辦?”佳佳問。

  男男想了想說:“能有什麽辦法,打車吧。”

  “別了吧,那麽貴。”

  “那也不能不回家吧。”

  佳佳想了想說:“這樣,我們往前走一站,看看站牌,也許還有車,我們可以往家的方向坐一程,然後再打車,這麽可以省一點對吧。”

  男男覺得佳佳說的也對,就摟住佳佳的肩膀說:“好吧,我們就邊走邊逛,被迫欣賞北京的夜景吧。”

  兩個人沿著二環邊走邊看車站牌。過了11點,北京的公交基本上都沒有了,兩個人看一個站牌,沒車了,就說再走一站看看,就這樣一直走到了東直門都沒發現有公交車可坐。男男看著佳佳累得幾乎走不動了,就拉著她在路邊坐下來休息。四月的北京,夜晚氣溫還是很低的,男男擦了擦自己的清鼻涕,轉頭看了看佳佳,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閉著眼睛快要睡著了一樣。男男心裏酸酸的,他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除了佳佳還有哪個女孩能陪自己在寒夜裏走這麽遠。

  “佳佳,走吧,打車吧,都走到這兒了,不會花太多錢的。”男男心疼地摸著佳佳的頭。

  佳佳沒說話,過了一會,有氣沒力地說:“沒事,讓我緩緩,我還能走一會兒,實在走不動了咱再打車吧。”

  男男攙著佳佳的胳膊說:“算了,不差這幾塊錢,走吧,打車走。”

  佳佳站起來,揉了揉腿,扭了一下腰,好像恢複了一些體力,她拉起男男的手說:“走吧,從現在開始,我們開始講笑話,你給我講一個,我給你講一個,什麽時候我們的笑話講完,我們就打車,行不?”

  男男還在猶豫,佳佳已經拉起男男的手,不由分說地沿著東直門走了下去。

  “我問你,男生給女生每天發一百多條短信,但是電話很少,說明什麽?”佳佳問道。

  男男想了想,搖了搖頭。

  “你豬啊,說明他訂了個短信包月套餐唄,哈哈哈。”

  男男撲哧一聲笑出來了,“你這什麽破玩意啊,那我問你,為什麽這個世界上有東京、北京、南京,卻沒有西京啊?”

  佳佳甩著男男的手,邊走邊想,一時沒有頭緒。

  “你豬啊,西經被唐三藏取走了啊,哈哈。”

  佳佳聽完,也跟著笑了起來。

  二環路上疾馳而過的車流,拉出一道道光影,偶爾走過的行人也行色匆匆,沒有人注意到這兩個暗夜下的快樂精靈。他們的笑聲撕破了冰冷的冬夜,也溫暖著彼此的心,支撐著他們一步一步地走下去……

  等走到了三元橋曙光裏,已經將近夜裏2點了。兩個人連開門的力氣都沒了,像木頭人一樣僵硬地走進房間,倒頭便睡。範哥看看兩個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剛張嘴想問幾句,再一看,兩個人已經入夢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