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八章 花心飛斷紅脂濕

  卓王孫歎息道:"你太得意了!你不應該這麽得意,也不應該說這麽多話的!"

  一句話說完,蘭葩惕然而驚!

  卓王孫沒有什麽動作,隻是略帶譏嘲地看著她,蘭葩卻知道某件事情已經起了徹底的變化——小晏跟楊逸之已經不見了。

  這番話實在說得太長了,蘭葩也太得意於自己的傑作。

  太注重一件事,就一定會為之所惑。

  這道理很多人都明白,但事到臨頭,卻未必能想起。

  蘭葩腦中閃過一絲悔意,一咬牙,刀疾揮而下,斬向帆繩!

  甲板突然格的一響,相思猛然沉了下去!甲板上竟突然多了個洞,從洞中展出無數寒絲,將相思裹住,瞬間已然不見。

  蘭葩手上一緊,已被握住。蘭葩猝然回頭,就見楊逸之靜靜站在她身邊。"你這又是何苦?"

  楊逸之神情淡然,卻忍不住聲音中的一絲顫動。

  蘭葩掙脫出來,短刀向楊逸之刺了過去。

  她嘶聲道:"我何苦?你管我是何苦!"她一麵說著,一麵猛力刺出,刀刃光寒,楊逸之靜靜看著她,似乎沒有閃避,卻沒有一刀能夠及身。

  楊逸之看著她,澄靜的眸子裏也泛起一絲痛楚,歎道:"往日之事,已成夢幻,你何必如此掛心?"

  蘭葩猛然住手,刀尖在新月的寒光下亂顫不止。她搖了搖頭,冷哼一聲道:"你當年可以棄我如敝屣,如今又何須問我為何掛心!"

  楊逸之猝然合眼:"當年之事,我已發誓不再提起,隻是你如今在天朝號上濫殺無辜,卻讓我如何幫你?"

  蘭葩看著他,突然一陣大笑,似乎聽到了天下最好笑的話。

  她猛然止住,轉頭對卓王孫嘶聲道:"你們看到沒有,這位江湖上的君子,武林中的盟主,翩翩濁世佳公子,正義的最高執言者,依然站在這裏滿口的仁義道德,說要幫我。可不知道楊盟主敢不敢對大家說說當年是怎麽幫我的?"

  楊逸之默然片刻,道:"當年你的確對我有恩。"

  蘭葩冷笑道:"當年你被父親趕出家門,四方流落,又寄身軍營,即將被主將遣往邊境送死,是我將你帶走,冒著聖主的責罰將你收留入聖教。但我知道,你心中從未有一天感激過濕婆大神的恩典。"

  楊逸之輕輕歎息:"楊某生在禮儀之邦,信奉的是仁義道德,詩書教化。"

  蘭葩冷笑連連,道:"楊盟主所信奉的隻怕是本教的神功寶典吧?"

  楊逸之神色一慟,不再答話。

  蘭葩冷冷一笑,抬頭仰視著遙遠的夜空,似乎在回憶什麽。她緩緩道:"當年我不過是曼荼羅教主姬雲裳大人座下的一名小徒,武功低微,好在為人伶俐,特許四處遊曆。救了這位楊盟主之後,我看他一心想出人頭地,於是求師父收他為徒。據師父說,楊盟主資質之高為她平生未見,前途當不可限量。然而楊盟主出生官宦之家,過的是走馬牽鷹的富貴生活,體質極弱,又從未修習過任何武功,未免要多受許多磨煉。隻要循序漸進,過了內力這一關,四十歲後便可無敵於天下。我知道師父看重他,比自己受了嘉獎還要開心,從此對他事事照顧,親如兄妹。師父看出我們情愫已重,暗中已默許日後讓我們結成夫婦。然而沒想到我這位師弟、將來的夫君,也就是如今的楊盟主已經等不及了!"

  蘭葩將臉轉向一邊,過了好久才平靜下來,低聲道"他練功心切,簡直到了癡狂的地步,一心隻想速成,但礙於基礎太差,一直收效甚微。我不忍看他日夜消瘦,滿身傷痕,於是在夜裏偷偷爬上百丈懸崖,偷下教中神物萬芒金果,騙他吃下……"蘭葩仰了仰頭,假作整理鬢邊散發,拭去了眼角的淚痕。

  她頓了頓道:"一次又一次,我記不清曾受了多少次罰,吃了多少的苦,但我從來都沒有後悔過。甚至,我根本沒有向他提過這一切。我不要用這些來換取他對我的感激,我要他愛我這個人,而不是我做的事……"

  "他一直對我不冷不熱,可我不在乎。我隻要能在他練功的時候,遠遠地看著他,我就滿足了。雖然我早就知道,他武功越強我就越留不住他,但我毫不在乎。"

  她幽幽歎了口氣,道:"因為我早就知道一個女子能留住男子的,絕對不是武功、才華、容貌,而是她的心。"

  卓王孫歎道:"若是天下的女子都能如蘭葩姑娘這麽聰明就好了。"

  蘭葩全身如被針刺,猛地一顫,似乎在用力把話從蒼白的唇中擠出:"蘭葩當然是聰明絕頂,聰明到可以設計混入本教聖地,默記下聖教法典,回來後再將數萬字的梵文一字不差地默寫給他!他拿到這本秘笈的時候就宛如平時接過我給他洗的衣裳似的,看不出一點喜悅,卻也不問這是從何而來。但我知道,其實他欣喜若狂。他多年等的東西終於拿到了!"

  蘭葩猛然收回目光,死死直視著楊逸之,臉上似乎在哭,又似乎在笑:"其實他在想什麽我都一清二楚,但是我就是甘願受他的騙!"

  楊逸之猝然合眼,似乎想說什麽,卻又終究沒有。

  良久,她幽幽地長歎了一聲,繼續道:"我後來才知道,這是我平生所作的第一件後悔的事。"

  卓王孫道:"這件事情終究還是被教主發現了?"

  蘭葩搖頭道:"那已是很久以後的事了。我後悔的是……以前他對我還可以說是半理不理,自從得到那本秘笈之後他就對我冷如冰霜,就連在遠處看他一會,也會被他趕走……我甚至對他保證無論日後有什麽罪責我都一個人承擔,我不會連累他,可是他根本不聽我說話。我直到如今也不明白我到底做錯了什麽。"

  蘭葩痛苦地搖著頭,周圍的海浪翻滾糾纏者,一如她淩亂的思緒。

  楊逸之靜如止水的眼睛中也閃過一絲隱痛。

  可惜蘭葩沒有看到。

  她靜靜地站了一會,讓夜風吹幹了眼淚,道:"當他武功初成之日,也就是他叛出聖教之時!事情敗露,我本想跟他一起逃走,然而他已不知去向。我被師父捉回,綁在天台上受重重天刑。那時我才十六歲。我一個人在天台上呻吟輾轉了三天三夜。我知道,他當時逃得不遠。我知道,他聽得到我在叫他的名字……"

  "我不想他回來救我,隻要他遠遠地看我一眼我就可以安心去死了,然而他一直沒有出現過……"

  "後來師父可憐我,將我放下來,命我將他捉拿歸案,將功贖罪。然而我直到那時也沒有恨過他,我腦子裏一心隻想設下種種計謀暗中幫助他逃脫。否則以他當時一人之力,要在曼荼羅叢林中逃出聖教追捕根本就是妄想!"

  "我暗中指引他,一直將他送到邊境上,夕陽下,我騎在聖火獸上目送他離去。我知道那是我看他的最後一眼,我癡癡看著他,感覺到自己的心也隨著他一齊離開了,永遠都不會回來。我希望他走得越遠越好,我希望他能夠快樂,我希望他能夠忘掉我,我希望他日後名震天下,就算我終老山林,再不能見他一麵,我也滿足了。"

  她痛苦地閉上眼睛,似乎沉入了那綿綿的回憶中。但她的麵容,卻漸漸獰厲起來。心底泛起的妖暗記憶,讓她的身軀劇烈地顫抖起來:"他當時就在離我一尺之外,卻根本沒有回頭,我就這麽等,流著眼淚等。我以為我會在這裏一直站下去,站到天荒地老……可就在這時,我身後突然有兩支冷箭向他飛來,那是教眾特用的天羽毒箭。我想都沒有想,飛身去幫他擋落毒箭。然而這個時候……"

  蘭葩的聲音突然哽在喉中,雙肩不停抽搐,她猛然抬起頭一字一句地道:"就在我轉身的瞬間,突然一柄長劍,穿透了我的身體。我倒在地上,劇烈的創痛將我釘在地上,我無法回頭,心中卻無比清楚——是他,一定是他,趁我轉頭之時,在我脊背上刺了一劍!刺了一劍!"她雙目睜得極大,大滴大滴的眼淚滾落下來。

  楊逸之目光隱動,握緊的指節不住顫抖,但終於沒有說什麽,轉向大海深處,避開了她眼中的神光。

  蘭葩看著他,冷笑了一會,又啜泣了一會,最後輕聲歎道:"直到我倒地的一瞬間,我還在尋找他的目光。我想,如果他能過來扶我一下,看我一眼,讓我在失去知覺前,再看他一眼。讓我能在他那如神一樣睿智、堅忍的眼睛裏看到一點不忍,一點悔恨,一點傷心……哪怕隻是一點點,我就會原諒他了。可惜,沒有!他就這樣走了,再也沒有回來!"

  蘭葩淚眼裏突然透出淩厲的冷光,她嘶聲道:"我罪上加罪,本應受萬蟻挖心而死。然而總教聖主垂恩,不僅赦免了我,還將我重加栽培,在授聖痕刺青之時,我咬著牙發誓,如果我再見到這個天下第一寡情薄恩之人,就讓他飽受聖教最高的血祭六支天祭的折磨,痛苦而死。我活著就是為了等待這一刻。好幾年了,我每日每夜都無法入睡,我望著房頂一遍遍設計這份獻給濕婆大神的六支天祭……"

  她的聲音突然變得很輕:"你們知道麽,就算這次的天朝號上有一萬種變化,最後的結局還是和如今一樣,因為這些變化,我都想盡了!"

  楊逸之轉過頭,注視了她片刻,目光有些黯淡,他緩緩道:"你設計六支天祭本不是為了折磨我。"

  蘭葩厲聲道:"那是為了什麽?折磨我自己?"她又是一陣狂笑,眼淚卻淌滿了整個臉頰。

  眾人都默然無語,蘭葩把絕世的智慧用在複仇之上,她想盡了所有的可能,卻在麵對仇人的時候不能自已,功虧一簣。

  毫無疑問,這六支天祭在折磨楊逸之的同時,也深深地折磨著她的靈魂。

  她愛得太深。

  她永遠都無法忘記那個孱弱而溫和的少年,無法忘記他堅韌的目光,無法忘記他落落白衣。

  楊逸之等她笑夠了,緩緩闔上雙眼,突然長歎道:"我已與你毫無關係,你不必為我贖罪。"

  蘭葩的身體宛如被電猛擊了一下,似乎瞬間就被抽空。她雙唇微微張開著,雙手僵硬地停留在夜空中,身體緩緩向地麵滑去。

  楊逸之袍袖似乎動了動,或許是想去扶住她。

  然而,她卻猛地跳了起來,厲聲道:"不錯,我和你毫無關係!我根本不是為你贖罪,我隻是要你死!"

  楊逸之看著她,一字一句的道:"我發過誓,永不提起當年的事情,所以我永生不能向你做一句辯解,隻有死在你手上,才能讓你不再恨我。但現在還不能。三個月後,如果我還沒有死在這位鬱公子的劍下,我必定會回來做你最後一支天祭的祭品。"

  蘭葩退了兩步,看著他一陣格格狂笑:"你?你不配!最後一支主神之祭祭品必不能為戴罪之人,而隻有最純潔、最善良、最美麗的人才能得到濕婆大神的歡心。"

  她瞥了相思一眼,冷冷道:"就算她,也不是上上之選。本來從一開始起,我就將最後一支天祭的祭品安放在那間特殊的房間之中了!"

  卓王孫臉色陡然一沉。

  蘭葩看著他,笑了笑:"天朝公子,看來世上也並非沒有你關心之人。如果剛才躺在這裏的是鬱小鸞,不知公子又會怎樣?"

  卓王孫眼中冷光閃爍:"如果剛才是她,你就要擔心你自己現在會怎樣了!"

  蘭葩臉上毫無懼色,突然往他身後看了一眼,笑道:"小鸞小姐看來睡醒了,也來湊這份熱鬧。"

  卓王孫一回頭,隻見步小鸞擁著披風,怯生生地站在他身後。卓王孫立刻上前將她抱在懷裏。

  蘭葩冷笑道:"鬱公子如此疼愛令妹,卻不知有沒有興趣聽聽在下是為什麽要放過這最純潔善良的祭品的?"

  卓王孫沉下臉,一字字道:"閉嘴。"

  蘭葩爆出一連串尖銳的狂笑,道:"隻因為,六支天祭不殺必死之人!"

  卓王孫剛想要將步小鸞抱開,已經來不及了。

  蘭葩瘋狂的笑聲宛如尖刀一般刮刺著每一個人的耳膜:"你騙了她一輩子,為什麽還不肯告訴她,她根本活不過明年的春天?"

  她的聲音劃破雲天,夜色猛然沉重下來,一切都仿佛失去了生命一般,靜靜地在寒風中瑟縮。無邊無際的淩厲殺氣宛如已經成形,沉沉壓在眾人頭頂,讓人幾欲窒息!

  步小鸞怔怔地看著她,蒼白的臉上緩緩滴下一粒清淚。

  突然,卓王孫長發飛揚而起,袍袖疾風流雲一般,一揮而出。

  甲板上一聲巨響,宛如鈞天雷裂!

  兩麵幾十米高的巨帆轟然折斷,直壓下來。獵獵風聲讓眾人幾乎立不定腳步,齊齊向後退去。

  狂風中,蘭葩笑聲不斷。她猛然抱住楊逸之,臉上盡是瘋狂之色:"我要你陪我一起死!"

  楊逸之默默注視著她的雙眼,卻沒有推開她。

  巨帆滑落,宛如神明合十的手掌,向兩人覆落。

  蘭葩癡癡地看著楊逸之。看著她最熾的愛,最傷的痛。看著她終生愛憐,如花般的年華中唯一的執著。

  她為他成魔,親手收獲一具具生命。

  然而她唯一不想傷害的,終還是他。

  而今滿擁入懷,他仍然一如當年的白衣少年,那麽溫和,那麽單薄。宛如一縷潔淨的月光,不會拒絕,也不曾回應她熾烈的愛火,隻小心地回避著不去傷害她。

  宛如荊棘折斷,隻刺進自己的身體裏。

  擁抱滿懷,便是愛憐。便是一生不曾放手的歡喜。

  就這樣一起沉沒罷。不管他曾離開多久,不管他已是如何風華絕世,天下無敵。

  深擁懷裏,不必放開。緊得像是靈魂纏繞在一起。

  蘭葩蒼白的臉上突然浮現出一絲嫣紅的笑意,她伸手將他推出去。巨帆轟然落地,隆隆巨響將她最後的歎息掩蓋得無影無蹤。

  隻有楊逸之一個人聽得到:"我還是不能殺你。"

  "天祭已竟,你無罪了。"

  無邊無盡的塵埃在夜風中漸漸散去,她的身體平躺在甲板上,被切開了一個巨大的十字。雪白的巨帆輕輕覆蓋著她殘缺的身體。

  帆上油彩繪製的曼荼羅本已黯淡,如今有了鮮血的浸染,重新鮮亮起來。在甲板上徐徐鋪開,仿如一麵緋紅的喜幛。

  楊逸之忍不住跪了下去。

  曼荼羅靜謐地在他的身旁盛開,一如多年前綻開在那位少女光潔的背上,在淡淡的曙色中結實出光明與黑暗,痛苦與歡樂,記憶與遺忘,存在與消逝,毀滅與新生。

  並且,漸漸滋生蔓延。

  但楊逸之知道,這一切都與他無關。他如時空的旅者,已永遠被它們遺棄。

  他本無罪。隻是不能提起。

  他亦有罪。這個癡情的少女,是他注定不能愛的,卻無法讓她不愛他。

  因緣錯亂,一如滿地曼荼羅。

  鷗鳥歡鳴,一彎淡藍色自海麵上升起。

  "地平線!"小晏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眾人卻已歡呼起來。這最最常見的物事竟然有種令人無比慰藉之感。

  海上兩個月詭異而恐怖的旅程,畢竟還是結束了!

  而曼荼羅教領地,青綠陰森,宛如張開了一幅遠古的巨圖,已遙遙在望。

  對岸叢林的陰翳裏,一位全身唐裝的紅衣女子,正懸坐在一株古樹上。她懷抱斷弦的箜篌,正低頭彈奏著一首不成調的曲子。

  巨大的樹蔭發出一陣輕響,她輕輕抬起頭,遙望海天之際。一個小小的黑影越來越近,正是劫後餘生的大威天朝號。

  她輪指一撥,箜篌發出一聲淒厲高亢的哀吟,剩下十二弦一齊斷裂,永遠沉寂了下來。那張永遠如女童一般天真秀麗的麵孔上,透出了一抹陰森的笑意。

  天陰欲死,輪回不休。

  曼荼羅教複仇的輪盤,已傳到了她的手中。

  她將箜篌掛上樹枝,輕輕躍下,向莽蒼叢林中走去。

  林中大叢曼陀羅花,正開到荼靡。

  這是一片充滿死亡與殺戮的遠古莽林,也是由八瓣之花構成的秘魔法陣。

  千百年來,這裏由神、魔共同守衛,擅入者死。

  在這裏,六支天祭也不過僅是一個開始。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