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六章 龍吟瀛台海神泣

  此言一出,房間中良久沒有聲息,眾人的目光都匯聚到楊逸之臉上!

  楊逸之遙望窗外的大海,緩緩開口道:"我不是凶手,也不會自裁。"

  小晏搖了搖頭,道:"事已如此,也非我本願……"

  他似乎還想說什麽,終又歎息一聲道:"六支天祭本是曼荼羅教向大神濕婆所獻的最高祭祀。是六界天主獻出肉身與靈魂,分別取身體上的不同部位,共同拚成濕婆本生圖,完成對濕婆六大化身以及本神的祭祀。"

  "在這一次的天祭中,莊易缺損左足,祭祀風暴之神化身;蘭葩缺損額頭,祭祀苦行之神化身;敖廣缺損右足,祭祀舞蹈之神化身;謝杉缺損脖頸,祭祀獸主化身;方天隨缺損心髒,祭祀戰神化身;唐岫兒缺損左手,祭祀性力之神化身……若我們再不營救,鬱夫人就將成為第七天祭對象,將缺損右手,祭祀濕婆本尊——毀滅之神。"

  卓王孫臉色陰晴不定,嶽階卻道:"花費這樣的苦心,凶手的目的又何在呢?"

  小晏淡淡道:"贖罪。這種祭祀本來是為了抵贖六界滔天罪惡,後來天祭的時代雖已遙不可考,但天祭之說一直流傳於人間,用於向神抵贖罪過。曼荼羅教教義以為,若能完成六支天祭,無論何等罪孽,都將因鮮血而洗清。這次六支天祭正對應了大威天朝號上的六宗命案,可以推想,設計這六支天祭之人也必定是一位曾犯下滔天大罪之人!"

  嶽階疑道:"滔天大罪?我們中誰犯下過滔天大罪?"

  小晏微微一笑,不去回答他,道:"藏邊曼荼羅教素不與中土來往,然而其中卻藏有許多武功秘笈,傳言可以改天換日,頃刻成就一位高手。但曼荼羅教行跡詭秘,規矩森嚴,從來不納外人,所以江湖中垂涎者雖多,但真正能接近曼荼羅教的,卻是少之又少,更不用說染指秘笈了。但有這麽一位少年,卻因為因緣際會,被雲南曼荼羅分教收留,而且甚得分教教主的賞識,傳了教中大法。那少年本不通武功,卻因為修煉了教中法典,不數日就成為江湖上首屈一指的高手。但那少年不甘心雌伏一隅,終於叛逃曼荼羅教,回歸中原,攜絕世無敵之武功,迅即聲譽鵲起,創下了好大的名頭,雖然不能說是中土第一,但也差不多了。是不是,楊盟主?"

  小晏的目光隨著話音盯在楊逸之的麵上,目光閃爍,竟似有種譏嘲之意。

  楊逸之麵色淡淡的,似乎沒有聽見。

  嶽階卻暴跳起來:"你說這少年就是楊盟主?你……你竟敢血口噴人!"

  小晏淡淡道:"是不是血口噴人楊盟主自然知道。我隻是聽說楊盟主乃大明兵部尚書楊繼盛之子,三歲習於書,十三就求了功名,卻從未修煉過武功……但楊盟主在十四歲時離家出走,浪跡江湖,數年後就神功絕倫,冠於一時,終於成就了盟主之位。試問中土武功中,可有如此速成的麽?而且盟主武功根本不修氣練息,而以風月光華為劍,中原心法,可有如此詭異者麽?"

  嶽階怔了一怔,喃喃道:"也許楊盟主有什麽奇遇也未可知。"

  小晏微笑道:"奇遇是有的,但不是在中原,而是在雲南苗疆。也就是曼荼羅教的分教所在!"

  嶽階道:"縱然如此,你又如何得知?我看你多半是瞎編亂造!"

  小晏道:"楊盟主如此有名之人,我雖身在小國,卻也慕名已久,忍不住就查了查他的生平。嘉靖二十五年十月十三日,楊盟主和一個女子曾在雲南神木峰下的小店中住過兩天,交給店主四兩銀子,讓店主喂養馬匹,然後入山去了,卻從此再沒有回來,可有此事?"

  楊逸之舉目遠眺,不予回答。

  小晏微笑道:"楊盟主不回答也無妨……後來盟主得入曼荼羅分教,盜學法典,成就武功,然後叛出教中,是些什麽經曆,我就不知道了,相信也沒有幾個人能知道。但盟主再履中原時,卻是身懷絕世武功,這卻是事實。可能盟主離開之時還曾多布疑陣,讓曼荼羅教以為盟主已死,曼荼羅教素不至中土,盟主雖然如日中天,卻也不虞其知。但世間之事當真難料,卻在這大威天朝號上遇到了一位曼荼羅教眾!"

  嶽階脫口問道:"誰?"

  小晏慢慢道:"蘭葩!"

  他轉身對楊逸之道:"盟主不會否認認識蘭葩吧?"

  聽到這兩個字,楊逸之冰霜之色也不由為之動容。

  小晏微笑道:"我就知道以盟主之正直聰明,必然不會否認。盟主見到蘭葩後,知道事已敗露,又不知蘭葩有沒有通知其餘教眾,所以不能僅僅殺之滅口。於是隻好設計這六支天祭,來為自己洗脫罪責。生死所關,這本是人之常情,但盟主為一己求存,而屢殺無辜,卻也殘忍太甚,枉楊盟主聲譽武功冠絕一世,卻和那些殺人越貨的盜賊毫無分別。"

  小晏長長歎息,眼中似有不忍之色。

  嶽階怒道:"你這還不隻是一麵之詞?"

  小晏道:"敖廣之死,甲板上隻有我們四人,我是看到楊盟主欲向敖廣下手才出招阻擋,而楊盟主卻立刻假作受傷,令鬱夫人不明真相,處處阻撓於我。後來我為盟主療傷,盟主卻瞬時恢複功力,將我擊傷後離去,這些行止是否也太可疑了一些?"

  嶽階怔道:"這……這……"

  小晏續道:"這船本是楊盟主所雇,盟主有足夠的時間來布置曼荼羅圖。莊易之死,乃為大物擊殺,方大人之死,凶手自窗而入,但窗外直臨大海,凶手勢必要以絕頂輕功,自船頂翩然而下。這兩次皆需絕世之武功,不一定非是盟主所為,隻是盟主亦可以為而已。謝杉之死,雖為風冥蝶所殺,但在下冥蝶上船之時就已失竊,這點在下曾向鬱夫人提過。如嶽大人所說,旁人要從在下手中拿走風冥蝶自然是萬難,但若楊盟主暗做手腳,卻自當別論。而最後兩具命案,我、鬱公子、嶽大人都互相耳目可屬,但楊盟主卻恰好不在。試問此時盟主又在做什麽呢?為什麽兩具命案發生後,盟主又出現了呢?"

  他這幾點一提出來,當真是咄咄逼人,連嶽階一時都啞口無言。

  小晏目光盯在楊逸之身上,沉聲道:"盟主所居地一房在屏風右第一,蘭葩所居玄一在屏風左第一,蘭葩命案時,鬱夫人第一次推門看到的景象跟後來大家一起來的時候並不一樣,這本來很難解釋,但若是考慮到一點小小的手法,就不難解釋了!"

  嶽階忍不住問道:"什麽手法?"

  小晏道:"屏風!"

  嶽階:"屏風?"

  小晏緩緩點頭,道:"屏風!我們忽略了一個很簡單的事,艙中光線黯淡,艙身本就是圓的,我們本來就習慣於用這扇屏風來確定方位,屏風下邊第一房是玄一,上邊第一房是地一,屏風對著的是天三、黃一。但若是有人有意地將屏風挪了個位子,將屏風放在地一跟地二之間,那麽若是不太注意,就很容易將地一當作是玄一,而將地二當作是地一!"

  嶽階皺眉思索了片刻,道:"的確是這樣,但這又有什麽用處呢?"

  小晏微笑道:"極有用處!鬱夫人第一次進入的,其實是地一,也就是楊盟主的房間。盟主早就在房中布置好了,也就是蘭葩臉色鐵青趴在曼荼羅中的場景。等鬱夫人驚叫跑出之後,盟主再將屏風迅速移回原位。以盟主之能,當然可以在瞬間就可做好。等鬱夫人率眾人回來時,自然就進入正確的玄一房中,那時看到的,也就是腦顱洞穿的蘭葩的屍首。但此時又有誰會想到去楊盟主的房中查看呢?"

  小晏道:"不知諸位是否留意,鬱夫人第一次看到蘭葩的屍首時,蘭葩的頭顱還沒有洞穿,如何能有鳥掌一般多的鮮血流出?"

  嶽階一怔,恍然悟到:"蘭葩皮膚剝取極其仔細,並未傷及主要血脈,那時的確不應該流那麽多血的!"

  小晏道:"唯一的解釋,就隻能是此時鬱夫人看到的雖然是蘭葩的頭,但身體卻並不是蘭葩的。這些血就是拚湊中流出的。"

  嶽階突道:"難道……難道有兩具屍體?!"他的聲音中都帶上了止不住的顫抖。

  小晏點頭道:"不僅是兩具屍體,也是兩份布置,兩個房間!"

  嶽階顫聲道:"多的那個房間是地一,但多的那具屍體呢?"

  小晏道:"嶽先生還記不記得本來船上還有位小姑娘,傳說牙齒利的很,但後來卻再未出現過……在下方才所謂楊盟主殘忍,也正是指這種手無縛雞之力的無辜者。"

  他又歎息了一聲,將目光轉開,再不看楊逸之一眼。

  嶽階再要爭執,卻發覺小晏的推斷實在很有道理,幾乎就是不可置辯的!他張了幾張嘴,終於還是沒有說出話來。

  小晏道:"本來我也不會如此猜想,嶽先生有沒有記得那位日本少年?有次他跑進唐大小姐的房中,被狠揍了一次,記不記得?"

  嶽階道:"自然記得。但不知他與此事有何牽連?"

  小晏道:"那少年本是來投靠我的,卻不想艙中房間看上去都大同小異,所以才錯入了唐姑娘房中。當時我腦中靈光一閃,似乎想起了什麽重要的事情,卻就是回想不起來,後來我多方印證,終於想明白了其中的關節,隻是這六具性命,卻再也救不回來了。"

  小晏輕歎一聲,雙手做了個合十的動作,不再說話。

  至此,他這一番推論完完整整,無論動機、手法、時間、方位,都已鎖定楊逸之,嶽階心中亦升起一陣疑惑,不由轉頭望向楊逸之!

  楊逸之臉上神色絲毫不變,似乎沒有聽見兩人在說些什麽,又似乎這一切與他根本不相幹,他隻是個看客而已!

  嶽階忍不住輕聲問道:"楊盟主……您看您有什麽辯解的麽?"

  楊逸之負手一笑,昂首傲然不言,嶽階很是尷尬,摸了摸頭,張了幾張嘴,似乎突然下定了主意,大聲道:"楊盟主!雖然老朽在你眼中不值什麽,老朽的武功也根本不能與你相提並論,但你若是犯了罪,這些人真是你殺的,老朽就算是拚了性命,也要將你繩之於法!但你要明白一件事,老朽捉拿的是凶手,不是盟主或者殿下。你若是有什麽要辯解的,不妨就說出來,老朽一概洗耳恭聽。"

  他雖然說的大聲,楊逸之卻如充耳不聞,反而將眼睛閉上。

  嶽階還要再說什麽,小晏輕輕攔住他,道:"楊盟主若是不肯說,你怎麽求他都沒用的……幸好,不說話也可以證明很多事。"

  他話一說完,就動了。

  一動,就如在九天之上!

  當今聳動天下的兩大高手,終於交手!

  小晏手一抬一放,大片帶著森寒冷氣的紫光從他的手中溢出,宛如天河一般閃爍縱橫,向楊逸之卷去。刹那間船艙中一片晶瑩閃亮,所有的器物仿佛都鍍上了一層寶藍色的輝光,看去明麗鮮豔無比。

  小晏的眸子在這輝光中就如月光一樣幽麗深廣,似乎在為無辜受苦的死者垂憐,又似在為眼前的作惡者歎息。

  所有的光芒都黯淡下去,仿佛被一種無名的力量突然收聚起來,壓縮至楊逸之的身前。

  楊逸之左手握起,突然張目,船艙中就如劃過一道極其灼亮的閃電,刺得嶽階眼睛都睜不開。楊逸之手漾起一團暈光,似前似後,如在如不在,他的身形仿佛突然迷蒙起來,影子般懸立於空中,小晏的冥蝶真氣卻絲毫不能粘其身。

  小晏臉色微沉,手一提,光芒仿佛應手而起,化作實物一般向楊逸之包裹而去。

  風冥蝶絲。

  傳說中來自幽冥之都的詭秘武器,化自諸神眼淚的上古神兵。大片閃光的蝶絲組成極大的網狀,向楊逸之圍裹過去。楊逸之並沒有閃躲,他隻是豎起食指,當胸一劃。

  驟然間仿佛極強的太陽光般,他的手指竟仿佛黑暗中的明燈,將所有的光芒都集中在一起,天地眾生都為之黯淡無光。

  風月劍氣!

  這無痕之劍與風冥蝶絲一起出現,刹時空中仿佛起了種震動,就如水脈般席卷整個船艙,猶如包含了露珠的花蕊,將整個世界反照於其中。

  楊逸之劍氣尚未發出,全身衣袂已被鼓湧而起,整個人仿佛交錯的光影,時顯時隱,出世之姿,一如神仙中人。

  他人雖未動,勁氣卻如龍卷般盤旋,似乎隨時都要擊出。

  小晏的紫衣宛如蝶翼一般飄拂起來,在耀眼的強光中穿來插去。身形飄忽,身上點點藍輝不住散開,宛如諸天降下的無盡花雨。他袍袖展開,如舞寶輪,萬千蝶絲就如道道祥光,奉持著他淡紫色的華裳。頃刻間,整個船艙已被完全封閉住,勁氣如渦旋隨著他垂地的紫袖不住凝結,然後片片斜卷著飛出,跟楊逸之的劍氣交錯在一起。

  兩人一動一靜,小晏從容試探,楊逸之卻在靜心等候著最好的殺機。兩人尚未正麵交手,但滿天的殺意已讓人不得喘息,看得眾人心神俱失、驚心動魄,勁氣澹蕩而來,忍不住步步後退。

  就聽小晏歎息道:"盟主有這樣的身手卻不肯造福天下,真是可惜!"

  嶽階就覺身上的壓力倏然一重,小晏如天外飛仙般騰身而起,夭矯盤旋,化作一道雲光,向楊逸之電射而下。

  楊逸之倏然完全靜止,所有的光芒急速向他身體中匯聚,不動穩如磐石。

  嶽階雖然修為與兩人相差天地玄遠,但也知道已到了決生死的關鍵時候!

  船艙中壓力奇重,嶽階一瞬間連呼吸都停了。這一瞬仿佛永恒一般,在嶽階的腦海中固定住,又如宇宙初開時兩位神衹的會麵,帶著空住之劫橫空而來。

  光芒一閃而滅!

  楊逸之跟小晏猝然住手,他們的招式瞬間相接,卻又同時收手!

  時光仿佛被撕開了一條裂縫,倏然靜止。

  兩人中間站著一個人——赫然竟是卓王孫!

  至於卓王孫怎麽出的手,三人此戰到底是個什麽結果,卻不是嶽階所能看得出來的了!

  卓王孫袍袖輕拂,船艙中充斥的真氣點點消散,他的聲音堅定而明澈:"殿下雖然推論得不錯,但我曾勘察屍體,屍身脖頸上,並未有拚接的痕跡,而移動屏風的,也不是楊盟主。"

  楊逸之和小晏都沒有出言。

  嶽階突道:"那是誰?"

  卓王孫道:"卻是死人從血泊中爬起,自己移動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