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六章驚回萬裏關河夢

  王勳每奔到一處,都狂呼“蒙古兵打過來啦”,但沒有人相信他。連長城都沒發出狼煙,蒙古兵怎麽可能打過來?

  王勳心中著急之極,他們怎麽就不肯相信自己呢?這次,我真的參與了國家大事啊!求求你們相信我吧!

  他顧不上再跟他們費口舌,一路不停,打馬狂奔,直奔入了京師。

  蒙古騎兵,幾乎銜著他的馬尾,攻到了京師城下。這個民族的騎戰之術天下無雙,機動性非常之強,這也使他們遭受到的抵抗減到了最小,大多數的防禦工事根本沒有發揮作用。大明官兵的麻痹大意令他們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幾乎沒有阻擋住蒙古兵的腳步,甚至連時間都未能贏取。

  王勳跪在金鑾殿上,以頭叩地,泣血陳詞的同時,兵部尚書屁滾尿流地衝了進來。他們幾乎同時喊出了同一句話:

  “蒙古兵打過來啦!”

  嘉靖帝大吃一驚,他的第一句話是:“怎麽可能?”

  接下來,他說出了第二句話:“皇弟,你看該怎麽辦?”

  他所說的皇弟,就是指吳越王。

  滿朝朱紫的目光,也集中在吳越王身上。當日互市、和親之事便由他力主,此日釀成大禍,當然要唯他是問

  吳越王卻並不驚慌,出列跪拜道:“俺達假意與本朝修好,提出互市、和親二策。臣念及我泱泱大國,當修道德以服四夷,故力主其成。不料俺達口蜜腹劍,狼子野心,臣一時失察,被他蒙騙,實在愧對宗廟社稷。事已至此,臣願將功贖罪,請皇上授命於我,臣即刻披甲出城,與蒙古兵決一死戰。若不勝,則當血染沙場,以報國恩。”

  他這一番話,說得義正詞嚴,慷慨激昂,讓群臣頓時啞口無言。

  嘉靖帝更是聽得龍顏大悅:

  “皇弟不愧為朕分憂之人,就以皇弟所奏,朕親自與你壓陣。”

  蒙古兵攻到京師城下,先是一陣亂炮,將城四周的防禦工事擊了個土崩瓦解,但他們並沒有繼續攻打京師,而是轉戰懷柔、順義、通州等地。

  蒙古兵狂悍的攻勢震懾住了京師守兵,他們抓緊時間,加固城牆,完備防禦工事,死死扼守著京城,哪敢出城交戰?蒙古兵卻趁此時機,以極小的代價,攻下了守兵極少的順義、通州等城,大肆殺掠。

  戰爭,從一開始,就沒有憐憫。

  然後,他們踏著滿地烽煙,帶著蒼狼般的戰嚎,從四麵八方圍住了京師。

  這座大地上最繁華的都城,終於迎來了戰火的洗禮。

  京師乃是大明首善之都,明成祖遷都京師,最重要的用意就是傾全國之力對抗蒙古,無論駐軍、輜重、補給,都為全國之冠。雖然近十年來,天子好道,宦官專權,京師防禦工事略有弛廢,但百年積累下的根基並未動搖。

  此番京城遭蒙古騎兵突擊,數日之間已到城下,速度之快,迥出意表。好在明朝邊患已久,大量武備物資儲備於京師倉庫中,隻要略加調動,基本的防禦工事已隱然成型。

  防禦工事共劃分為三層。

  最外層是專為對付騎兵的鐵蒺藜陣,足足布了一裏多寬,將城門嚴密地護住。鐵蒺藜是一種精鋼鑄成的戰具,上麵生滿了尖刺,馬踏其上,尖刺刺入馬足,可令戰馬不勝創痛而跌倒。乃是克製騎兵最為有效的方式。京師城邊撒滿的鐵蒺藜,上麵浸滿了劇毒,一入馬蹄,立即就會發揮作用,令戰馬癲狂而死。鐵蒺藜陣布的範圍,恰好是城頭上利箭所能覆蓋的範圍,這使得敵人無法掃除鐵蒺藜,達到最有效的戰爭意圖。

  第二層,是護城河。幾丈寬的護城河上麵的橋已全拆去,河極深,裏麵布滿了淤泥。就算是蒙古戰馬,也無法涉水通過。

  第三層,便是城牆。京師城牆之堅固,不亞於長城。而且有城中補給,易守難攻。城中儲備了大量的土瓶、石灰、滾木、鬆油等物,打起來時從城頭上倒下來,便可將攻城者打個落花流水。

  這三層防禦,讓京師幾乎固若金湯。

  但能夠擋得住蒙古騎兵麽?

  俺達汗端坐戰馬之上,他仍穿著那件襤褸的華服,巨大的亡靈旗橫披於他身上,仿佛一隻邪惡的羽翼,在他身上投下血與火的陰霾。

  他目光堅定地望著這座似乎永遠都不會陷落的都城,原本英武的臉上透出驚人的殘忍與猙獰。

  重劫裹在一件白色的長袍中,騎馬立於俺達汗身後。蒼白的長袍在風中鼓起,卻襯得他的身體更加孱弱而纖瘦。袍子迎風張開,上麵描繪的無數隻眼眸也仿佛獲得了生命,一如孔雀尾羽上的諸神之眼,默默垂顧著芸芸眾生,透出悲憫的光芒。

  他知道,非天一族的血翼,已經展開。這場戰爭,一旦開始,就無法休歇,不打到天崩地裂絕不罷休。

  而如今,唯一的障礙就是這座城,隻要攻下這座城,便可長驅直入,讓亡靈之旗飄揚在每個有日光照臨的角落。

  那是三千多年來的夢想啊,是從第一代非天之王就盼望的祝福。

  於今,在他手下,即將實現。

  他雙眸發出一陣火烈的光,幾乎無法壓抑自己的狂喜。

  三連城的力量,緊緊握在他手中,這座都城,又算得了什麽?

  他身子興奮得輕輕發抖,他迫不及待地希望聽到一聲聲慘叫,那將是天地間最華麗的樂章,伴隨著鮮血噴出、骨骼碎裂的聲音奏響,誕生一場末日狂歡。

  俺達汗凝視著這座城。

  他目光中滿是仇恨。

  他曾舍棄了那麽多,隻想成全一個人。

  他曾那麽希望,每一座城池,都能像荒城那樣,富足、自由。為此他舍棄功勳,舍棄王者之威嚴,但,這座城奪走了它,讓他的希望化為灰塵。

  他,亦要將這座城化為劫灰。

  他舉起手。

  身後,蒙古騎兵宛如風雲怒卷般,在河朔平原上狂暴地突蕩。

  他們在這座城池之下駐馬,靜靜等待,等待著俺達汗一個手勢。

  馬背上的輜重被卸下,迅速而有效地組合成一座座戰爭機器。

  箭樓,在鐵蒺藜陣的邊緣,一座座築起。那是鋼鐵組成的箭樓,高三四丈,比京師城牆還要高,一丈多長的支支巨箭運到箭樓上,架在精鋼打造的戰弩上。霎時間,數百座高大的箭樓幾乎將整個京師圍住,宛如無數上古甲龍,向著京城展開獰厲的姿態。

  箭樓後麵,是數百座的投石車。巨大的車身用皮索與鋼鐵組成,通過牯牛與馬匹,用絞盤將車身繃緊,上麵放上巨大的、填塞了火藥的炮石,一旦命中目標,炮石將轟然炸開。所經之處,無論建築還是城牆,都將被炸得四分五裂。這是攻城的最重要的機械,也是密密麻麻地羅列開,將京師圍了個風雨不透。

  投石車後麵,便是數十輛巨大的黑鐵戰車,戰車如重樓疊起,高達數丈,通體被鐵甲掩蓋,裏邊傳來一陣機簧的響動,看不出裏邊到底裝載了什麽。戰車宛如一隻隻黑鐵巨象,伏踞在大地上。車上並沒有裝備特殊的武器,隻是巨大,也看不出到底有什麽用途。

  其餘雲梯、火炮、弓箭等一應俱全,十萬大軍卷起漫天陣雲,伴隨著淒厲沉悶的戰鼓聲,緊緊地壓在每個人的內頭。

  京師的駐軍與居民們仰望著漫天陣雲,陷入了一片死寂。

  他們也在等待著,等待著俺達汗一個手勢。

  蒙古騎兵獰惡的臉清晰地印在他們心頭,帶來鮮血的腥甜。有些膽小的軍民忍不住想哭,更遙遠的天幕上,順義、通州燃起的烽煙高高飄揚,不用想象,就知道那些城池已化為劫灰。

  屍體堆積如山,繁華已成為廢墟。

  京師也會如此麽?

  每個人都在等待,等待俺達汗的手勢。

  俺達汗抬起的手猛然揮下。

  那個手勢簡潔有力。

  屠城。

  城中百姓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蒙古騎兵卻在同一時刻翻身上馬,發出一陣狂烈的嗥叫。馬匹在原地激烈地刨動著,卷起的煙塵遍地而來。那是一場血戰將要激發的前奏,在這場戰爭中,隻有毀滅與屠殺。

  轟!轟!轟!

  一連串的暴響聲撕裂沾滿日光的天空,三百七十六座投石車,同時開炮!

  漆黑的炮彈幾乎布滿天空,夾雜著城中軍民淒厲的慘呼,轟然砸了下來!

  但那目標,並不是京師,而是鐵蒺藜陣。炮火猛烈,在地上震響,那些巨大的炮石卻不是石頭,而是用氈布裹緊的泥土。泥土重重落在地上,混合著氈布的碎片,頓時將鐵蒺藜掩蓋了起來。蒙古騎兵急如星火般,已掠過了這片騎兵的天敵之區,直衝向護城河!

  滿城守兵不可思議地看著他們,無法相信如此強大的鐵蒺藜陣,竟被這麽輕易地攻破了,他們甚至忘了射箭,直到蒙古騎兵衝到了護城河邊上,才匆忙地拿起弓箭,漫天頓時響起了一陣弓弦聲,箭雨如怒雲般轟落。

  蒙古騎兵一麵向前疾衝,一麵熟練地扯起馬身上的盾牌,全身縮在馬背上,用盾牌護住馬跟自己。大明守城之兵此時已慌亂到了極點,恨不得將所有箭全都射下。

  箭雨漫天,蒙古騎兵陣中響起一陣慘嚎之爭,馬匹被射中後,激烈的奔跑之勢無法阻止,一頭栽倒在地。後麵的騎兵亂蹄踏上,立即踩成亂泥。

  無論發生了什麽事,衝鋒之勢都絕不能停下!他們堅信,背後的投石車一定會在他們麵前鋪下一道平坦之途,他們隻管前衝,就能掃平這座城市,替大汗洗刷恥辱。這是他們最崇敬的國師定下的戰爭之策,他們就隻管向前,絕不回頭!

  投石車果然不負他們之望,漫天漆黑的炮石轟下,眨眼之間,整座鐵蒺藜陣化為坦途,炮石直指,是那條既深又寬的護城河。他們有信心,就算再深再寬的護城河,也必將會被炮石填成坦途!

  猛然,背後傳來一陣殺伐之聲。

  蒙古騎兵不由得一陣慌亂,一隻巨大的旌旗突然出現在投石車隊的背後。

  黃色的旌旗,極為精致,上麵繡著一個巨大的“吳”字。

  吳越王狂笑聲中,率領著十萬精兵,從蒙古軍背後殺上!

  城內搭起高台,嘉靖皇帝禦駕親臨,滿身甲胄,在上百大內高手的保護下,持尚方寶劍,遙遙督戰。京師守軍見天子親臨,頓時士氣大振。

  這便是吳越王與皇帝商量好的謀略。一半軍隊留在城中,準備守城,而另一半軍隊卻由他率領,埋伏在西山腳下,等蒙古兵以為已經掌控全局時,這隻伏兵突然殺出,攻蒙古兵個措手不及。這隻計策極為有效,奇兵突襲,一經殺出,立時令蒙古兵大亂!

  他們的目標是蒙古兵的攻城機械。隻要將這些機械全都破壞掉,單靠騎兵,是無法攻城的。京師隻要守個十天半月,各地勤王的部隊就可以趕到,那時會戰京師城下,不難將蒙古兵一網打盡。

  這個計策幾乎已成功,特別是選在蒙古騎兵傾巢而出攻打京城的瞬間。隻要逼近,這些遠程的戰爭機械甚至沒有還手之力!

  吳越王的狂笑聲率領著十萬大軍,滾滾而至!

  俺達汗與重劫嘴角噙著的冷笑甚至沒有絲毫被驚動,他們凝視著京城的目光,也沒有絲毫波動。

  一直沉靜矗立著的箭樓,此時猛然動了起來!

  仿佛數百頭上古巨獸,從蟄伏中醒來。

  長達一丈多的巨大箭身,如狂龍般射出,支支怒發,鋪天蓋地般向吳越王的軍隊射去。這麽巨大的箭身幾乎無物可擋,箭身撞上疾衝而來的部隊,輕易地就將挨到的士兵身體撕開,箭勢絲毫不受影響,狂疾前衝,在整齊的部隊隊列裏拉出一道幾十丈長的觸目驚心的血口。

  巨箭轟然奔發,一波就是一百多支,朝著大明部隊怒射。眨眼之間,便有數千人死在這巨大無比的箭身之下。大明部隊立即大亂,騎兵拚命約束著戰馬,不敢前行;步兵掉頭就跑。前頭翻過身來的士兵撞在後麵還未煞住來勢的士兵身上,頓時攪成了一鍋粥。

  而在此時,攻城的蒙古騎兵已然在戰旗指揮下,整齊地調轉了馬頭,朝著大明部隊衝殺了過來。

  這是一場完美的殺戮。

  蒙古騎兵憑借著極強的機動性,化身為一道淩厲的鋒芒,將大明部隊裹在中間,圍著他們不住衝殺。

  陣雲卷起一片黑壓壓的風暴,每一次衝殺,都化成遮天蔽地的腥風血雨。大片的屍體倒下,流出的鮮血頃刻間便被玷汙,跟泥土混雜在一起,成為血汙。蒙古騎兵的鐵蹄踐踏在這些屍首上,卻絲毫不能減緩他們風暴一般的衝殺之勢。

  大明部隊的數目在銳減,盡管在吳越王的指揮下,他們組織起一次又一次的反擊,但在蒙古騎兵精良的戰術狙擊下,每次都無功而返,反而被壓製得越來越厲害。

  戰鼓沉悶轟響,鮮血染紅了大地。

  戰場的另一端,一輛輛巨大的黑鐵戰車從陣列中緩緩開出,如巨獸般緩緩推進。機簧響動,戰車仿佛有無盡的力量,將一切障礙掃盡。穢土、武器殘骸,以及還帶著餘溫的屍體,被一堆堆聚起,盡數傾倒進了護城河。

  京師城裏的守軍、百姓都陷入巨大的恐懼中,鴉雀無聲地凝視著這場廝殺。那一刀刀、一劍劍,就仿佛刺在自己身上一般。他們不由自主地驚恐想到,若是京師陷落,迎接他們的,將是同樣的殺戮!

  而就在此時,他們驚駭地發現,一隊連人帶馬全身籠罩在銀甲下的蒙古騎兵已從殺戮中脫身而出,邁著緩慢而詭異的步伐,向城牆衝了過來!

  而那條護城河,此時已被滿地死屍淹沒,再也不可能成為他們的庇護!

  守城明軍大驚,拚命地將準備好的泥灰、土瓶、滾木、礌石、熱水、熱油倒下。霎時整個京師成為一座巨大的戰場,泥灰、土瓶在城頭炸開,煙塵四漫,嗆鼻之極。石灰落在眼睛裏,刺痛難擋,混合了辣椒、毒藥等物,頃刻便可將敵人戰力瓦解。而巨大的滾木、礌石當頭砸下來,再健壯的士兵也無法抵擋。輕一點皮開肉綻、跌落城底,重一點立時就被砸得頭碎骨折、死於非命。最可怕的是燒得滾燙的熱水、熱油,當頭淋下,就算裹在盔甲中也是無法抵禦,皮肉立即焦爛。熱水中也混雜了藥物、鐵屑,不亞毒水,恐怖之極。

  方才那一番殺戮徹底嚇破了守軍之膽,他們瘋狂地將這些守城利器傾倒下來,熱水混攪著泥灰,狂舞成漫天灰雲,受了滾木、礌石猛砸,在城頭城下炸開。隻見衝過來的那隊蒙古騎兵如摧枯拉朽般被砸得支離破碎,頃刻間死傷大半。

  守城明軍與城中百姓爆發出一聲激烈的歡呼,互相擊掌慶祝。他們被壓抑許久的情緒,這時才舒緩下來。

  他們能守住!

  沉悶的戰鼓轟轟怒發,震散了他們的喜悅。

  為什麽蒙古兵仍然那麽多,黑壓壓地擠滿了城外?他們仍然被包圍著,裏三層外三層,圍了個水泄不通?

  為什麽?

  他們不是砸死了那麽多敵軍麽?

  他們驚惶地向下看,卻赫然發現,堆積在城下是,隻是鐵、木的碎屑,並沒有真正的屍體。他們砸碎的,隻不過是些機關人!它們乘著機關馬衝過來的時候,驚惶的守軍們根本來不及看清楚,就將準備好的守城之物全部倒了下去。

  古代的機關術並沒有那麽發達,機關人行動極為遲緩,並不能真正用為戰爭。諸葛武侯當年發明木牛流馬,也不過是用作運輸而已。但蒙古兵利用守城明軍的恐懼之心,在陣雲的掩護下,憑借這些機關人馬,幾乎將守城器械完全瓦解掉,收到了奇效!

  戰鼓沉悶轟鳴,俺達汗陰沉的麵容上充滿了肅殺,親自指揮著大批軍隊,逼近京師。

  城中隻剩下極少的滾木礌石,驚惶的守軍甚至不等到蒙古人到達,便推了下去,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蒙古騎兵越逼越近,他們那猙獰的麵容是那麽清晰,城中之人有些禁不住號哭起來。

  那是窒息般的逼迫,臨死前的壓抑,幾乎讓人瘋狂。他們甚至連抵抗的念頭都無法興起,隻有一個想法:

  這座城一定會破,他們一定會被屠殺殆盡!

  距城門十丈,俺達汗猛然立住,他的雙目中迸發出慘烈的光芒,發出一聲厲嘯:

  “殺!”

  蒙古騎兵震天怒吼,狂猛地向城牆衝去。

  巨大的雲梯帶著怒響敲在了城牆上,騎兵從馬背上彈射起,抓住雲梯飛身而上,瞬息之間就到達了城頭。他們掣出雪亮的馬刀,如修羅厲鬼般卷進了守城的人群中,展開屠殺。他們如一道道黑色的閃電,瞬間就在城牆上撕開條條巨大的裂口。

  守城士兵在瞬息間就發現自己陷入了絕境。絕望的他們隻有一個選擇:殺人或者被殺。他們舉起刀劍,瘋狂地想狙殺攻上來的蒙古兵,但恐懼的內心一瞬間就出賣了他們,他們隻看到淩厲的刀光,便感覺身體一下子就空了。

  鮮紅的血噴在天幕上,紅的就像是朝霞。

  四麵城頭上,密密麻麻地湧入了無數蒙古士兵。

  他們貫徹著俺達汗的命令:

  屠城。

  明軍這才發現他們已無路可退,他們若不想死,隻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殺死眼前的敵人!他們的怯懦逐漸被恐懼擠壓出身體,也在這生死的關頭化為獰厲的惡魔,向攻上來的蒙古兵展開了殺戮。

  慘烈的戰局,在每一處城頭展開。大蓬的鮮血在空中炸開,碎石碎肉灑得滿地都是。整座京師城化成一座巨大的絞肉機,瘋狂地吞噬著每一位生者的血肉。怒號聲、慘嘯聲夾雜著沉悶的戰鼓,在每個人的心中震響。他們心中無法興起任何念頭,隻有一個字:

  殺!

  瘋狂的殺戮整整持續了一個時辰,堆積起來的屍體幾乎觸到了城頭。那些屍體,有蒙古人的,也有漢人的,於今,都無差別地互相依靠著,構築起這座腥血的地獄。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