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八章原野暮雲低欲雨

  荒城的百姓並沒有將這一戰當回事,畢竟,鐵騎兵敗得很快,很狼狽。威嚴無比的八白室國師,也並沒有怒發衝冠。這隻是一件小插曲而已,過去也就算了。

  但相思與趙全等人卻並不這樣想,他們愁眉緊鎖。

  顯然,重劫僅僅隻是試探,並沒有出全力。白銀天連城絕不隻有這十幾位鐵騎兵。一旦幾百、幾千位鐵騎兵一齊衝來,絕沒有任何力量能影響他們。

  那時,荒城會在瞬間成為廢墟。

  與其說是試探,不如說是戲弄。荒城本還有些收繳來的兵器,所以能組建一隻軍隊,數次打敗了俺達汗部下的進攻。但自那次被把汗那吉全部擒捉之後,一切兵器全被收走,再也無力形成軍隊。雖然趙全、李自馨等人帶來了很多農具,但顯然無法抵擋鐵騎兵這樣的攻勢。

  但,要應對重劫的進攻,荒城必須要組建起一定的軍事來。現在開始修築防禦工事,不但來不及,還會影響畜牧、農業。最有效的辦法是組建起一隻小規模但威力強大的隊伍來。

  可如何組建呢?

  眾人一齊皺眉苦苦思索,趙全眼睛忽然一亮,道:“有了!”

  他哈哈大笑,道:“多虧我聽了幾年評書,現在還能記起一點。你們等著,我想到法子了。”

  眾人見他滿麵笑容,顯得極有信心,都是滿臉疑惑,不知他想到什麽了。

  趙全道:“這個法子若是說出去,就不值錢了。請李兄弟跟我一起準備,公主就隻等著瞧好吧。”

  他附身對李自馨耳語片刻,李自馨也滿麵笑容,連連點頭。相思知道自己武功未複,幫不上什麽忙,也就任由他們準備。

  但,趙全李自馨仍然每天忙碌著,除草施肥,修築板升,放牧馬群,並不見他們準備什麽。閑下來就見他們割了一垛垛的幹草,曬透了搓成粗繩。

  相思甚是疑惑。

  一天夜裏,月光靜寂著,荒城在沉睡。突然,一聲淒厲的嘯聲驚醒了所有人。

  他們驚慌地衝出板升,就見城北的荒地上,一片黑壓壓的身影,正緩慢地向這邊踱了過來。

  月光之下,看不清形體,隻覺無數點慘綠的眼眸,閃爍著,壓向荒城。淒厲的吼嘯聲不時發出,令人心驚膽寒。

  仿佛是惡夜的餓鬼,成群結隊地衝向這座新生之城。

  幾位見多識廣的老者臉色立即慘變,忍不住驚呼道:

  “巨獒兵!是巨獒兵啊!”

  仿佛在印證著這句話,一點慘光自後升起,越過巨獒兵,猛然炸開。蒼白的光芒照亮了巨獒兵的麵目,荒城中頓時發出了一片慘叫。

  那是多麽獰惡、醜陋的怪獸啊。

  它們有些像狗,但比狗巨大了許多。骨骼豐大,毛發極密。特別是脖間的鬃毛,有一尺多長。發威時炸開,比雄獅還要威猛。四爪著地時,就有三尺多高,若是前爪立起,比人還要高許多!

  那些獒見人注目,立時一陣狂嘯,動作也立即迅捷起來。它們雙眸中閃動著野性的光芒,鮮紅的長舌拖出口來,似是渴望著鮮血的滋潤。一寸多長的尖牙利齒如同天然的武裝,令它們所向披靡。

  這些獒全都是精選良種,凶悍無比,力大無窮。就算是虎豹,遇上了也是一撕兩半,頃刻嚼成碎末。

  傳說當年成吉思汗曾組建一隻巨獒兵團,以敵人血肉為糧,縱橫天下。當然,這僅僅是傳說。但重劫顯然有意將傳說變為事實,三連城已經重建,所有的傳說都將重新出現。在地心之城用秘法馴養出的巨獒凶殘、猛惡,行動迅捷而有效,就算是身經百戰的士兵,也經不起它一撲。

  這隻巨獒兵團將在亡靈旗的指引下,建立傳說中的“軍功首”的功績。而荒城,將是它的第一道功勳。

  慘白之光緩緩升空,化成一道蒼白的眸子,凝注著荒城。巨獒兵已化成無數狂風之影,向城中撲了過來。

  有些人忍不住跪下來,喃喃祈禱著國師的寬恕。

  相思臉色也是驚變,這些惡獒一舉一動都充滿了暴戾之氣,儼然高手,絕非尋常之師所能夠抵擋的。沒有半點防禦之力的荒城,在它們麵前殘破無比。

  該如何辦是好?

  趙全哈哈一笑,道:“該看我們的了!”

  惡獒之陣比鐵騎兵恐怖了許多,數目又多了十倍有餘,但趙全卻毫不畏懼,與李自馨一齊飛身而下。

  一陣牛吼聲響起,就見趙全等人押著兩百多頭牯牛走了出來。那些牯牛全都是精選出來的,粗壯凶悍之極,不住打著響鼻,雙眼發紅,一副要找人角鬥的模樣。

  趙全笑道:“讓這幫惡獒見識一下咱們中原的火牛陣!”

  相思這才注意到,每頭牛的尾巴上都綁了一條粗大的幹草繩。趙全一聲令下,眾人齊齊將火把舉起,將幹草繩點燃。動物性多畏火,草繩燃起,火光熊熊,本已可怕,牛尾再被燒著,一陣焦痛。那些牯牛紛紛一陣哞叫,頭一低,奮力向前衝了過去。

  這些牛蠻力十足,狂性發作,一股勁衝出去,就連山也撞得粉碎。霎時隻見火光漫天,二百頭牯牛化成一片火海,向惡獒之陣怒衝而去。

  那些惡獒尚在逡巡前行,嗅到荒城中的人味,都想破城之後大嚼一頓。沒料到荒城中突然衝出一片火光,夾雜著哞哞怒嘯聲。它們雖然凶殘,但極為蠢笨,還未想明白發生了什麽事,火海已然衝到了麵前。動物天性畏火,氣勢已然餒了三分。那些牯牛尾巴上著著火,性子更是凶烈無比,別說是巨獒,就算是魔王也要撞上去。就聽嘁哩喀喳一陣響,火牛陣已跟惡獒撞在了一塊。那些惡獒雖然強壯,但哪裏及得上成年的牯牛?立時擋在最前麵的幾隻惡獒被牛蹄一陣踏成了肉泥,慘嚎之聲不斷。後邊的惡獒聽到同類的慘叫,氣勢又餒了兩分。這些惡獸得勢時凶殘無比,一旦氣餒,卻氣焰頓消,哪裏顧得上再鬥,紛紛夾著尾巴向後逃去。牯牛們一股衝勁仍未消失,一直追出去三裏多地,凶猛無比的惡獒死傷了一大半。

  當年田單鎮守即墨城,用火牛陣大破燕昭王十萬大軍。這個故事在中原膾炙人口,被編成評書、歌謠傳唱。趙全四處流竄之時,閑極無聊,就聽些評書解悶,田單火牛陣的故事深入其心,此時照著演了一出,果然將巨獒兵打了個潰不成軍。

  月眸之旌下,重劫淡淡立著,眸子中一片冰冷。

  他絕沒有料想到,巨獒兵竟會慘敗。而且敗得這麽快、這麽輕易。

  如果說鐵騎兵是試探,那麽巨獒兵就是決戰。

  荒城本應該在巨獒兵進攻下陷落的,至少也該將城外的稻田全都毀掉。

  卻敗在了什麽奇怪的火牛陣下。尤其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些牛還是他借給她的。

  這難道就是天意麽?

  ——天意該讓荒城百姓以最淒慘的方式死去麽?

  他嘴角挑起一絲冰冷的笑意。

  手翻開,最後一張唐卡。

  一具骷髏端坐,雙手合十,寶相莊嚴。他咬破手指,將一滴血印在它的眉心處。濃豔欲滴。

  骷髏佛。

  重劫輕輕將這張唐卡放在地上,回身,慢慢走去。

  趙全等人將牛追回,跑失了二十多頭,被惡獒反撲咬死了三十多頭,還剩下一百四十多頭。比較起滿地獒屍,仍算是一個大勝仗。眼見那些巨獒雖然死去仍然凶惡無比,牙齒暴出唇間一寸多長,尖銳之極。屍體兩三個人都拖不動。眾人不由得都是心有餘悸。

  他們共同讚頌著蓮花天女的功德,在他們看來,一定是蓮花天女的佑護,讓他們躲過這一劫。他們一點都不擔心骷髏佛唐卡會帶來什麽災難,因為,隻要有蓮花天女在,他們就一定能平安渡過。

  但相思卻眉頭深蹙。

  她清楚地看到,重劫將自己的血印在唐卡上。

  那必然有極深的意義,充滿了恐怖的意味。可惜她無法參透。

  她隻能靜靜地,等著恐懼來臨。

  黑鐵連城深處,恢弘的地宮矗立在昏黃的天幕下。

  滿空劫火飛舞,這裏幾如地獄一般。

  重劫跪在神明麵前。

  黑鐵之城在地底,白銀之城在地麵,黃金之城在空中。三連城重建,非天之族才會重興。

  而今,梵天之祝福再度降臨,這三座城,必將重建於大地。就在賭約開始的那天,三座城,都在重劫的指引下,以非天之族傳下來的秘法修建。

  地與火之黑鐵城,水與風之白銀城,空之黃金城。

  黃金城代表著榮耀與信仰,白銀城代表著功勳與戰爭,黑鐵城卻是非天之族的命脈。

  黃金可以墜落,白銀可以崩塌,黑鐵城卻不能失去。當他們被神明之祝福遺棄時,他們縮在地心之黑鐵城中,仰望著神明的光輝,期待著有一天,能重建三連城之輝煌。

  這裏,是三連城之核心。

  這裏,是地與火之交界。

  地為劫灰,火為劫火。紅蓮怒燒在罪孽與欲望中。

  重劫跪拜。

  神明端坐在巨大的王座上,那是黑鐵城中唯一的潔白,矗立在漫天劫火的紅與劫灰的黑中。

  重劫再跪拜。

  五百個緊緊裹在蒼白鬥篷中的人,隨之一齊跪拜。

  重劫緩緩起身。他走近神明,重新跪下,乞求著神明的祝福。

  神明蒼白的眸子凝望著無盡的虛空。

  劫火,劫灰,都無法讓他有絲毫的動容。他執掌著世界上一切的善與惡,他愛著它們,毫無差別。他創造了它們的一切,又眼睜睜地看著它們淪入毀滅。

  神明伸出手指,一滴血滴入重劫的掌心。

  重劫捧著這滴血,無限恭謹地起身。他麵對著五百蒼白人影。緩緩地,有一條人影走了出來,跪伏在重劫身前。他仰麵而起,將他的虔誠具現在重劫麵前。

  重劫輕輕合十,虔誠而肅穆地俯身。血,從他掌心滴落,滴在跪拜者的眉心。

  那個人一動不動,當血接觸到他肌膚的一瞬間,那人眸子中忽然露出了一絲蒼涼之色。

  似乎,在與這個世間訣別。

  然後,他的肌膚、血肉漸漸收縮,化成一層薄薄的皮,緊貼在他的骨頭上。他的生命在這瞬間被蝕盡,隻剩下緊緊包裹住的骷髏。

  他雙手合十,額頭上印著的那滴血卻如此鮮紅,宛如無法磨滅的創傷。

  他已坐化,化成一尊淒豔的骷髏佛。

  重劫握著他的手,領著他走出地宮。

  劫灰劫火飛舞著,纏繞著他的身子,仿佛片片冥界之蝶,追逐著他。他所到臨之處,將播下災難、瘟疫。

  他將帶領著新生的非天一族,恭迎天地化為劫灰。

  他,才是神明對這座城池的真正祝福。

  重劫慢慢地走著,從地宮走向荒城。

  骷髏佛全身包裹在潔白的鬥篷中,緩慢地跟隨在他身後。

  天地空寂,仿佛一切生命全都丟失,隻有這一人、一佛。

  當他們到臨時,荒城將成為一座死城。

  重劫腳步戛然而止。

  卓王孫青衫磊落,蕭然站立在荒原上。

  淒清月色仿佛受到驚嚇,惶然戰栗,將所有的光芒垂照在他身上,無盡夜幕,也不過是他的影子。

  他正擋住了重劫的去路。

  重劫驚愕地道:“你怎麽會在這裏?”

  卓王孫衣袖輕拂,看著他,淡淡道:“看來,無人能踏足的黑鐵連城,並不難找。”

  他的目光抬起,望向重劫身後濃黑的陰影。

  ——那正是黑鐵之城的入口。

  重劫死死盯著他。淒迷的月光下,他的眸子就像是一團燃燒的野火,淒豔中帶著風霧的迷蒙。

  漸漸地,他輕輕地笑了。

  “你留在這裏,是為了破壞黑鐵之城,還是……”

  他的聲音變得低沉而溫柔,宛如風笛在夜空中悅耳的奏響,但語調中卻充滿了挑釁:“僅僅為了幫她?”

  卓王孫傲然不答。他從不向別人解釋。他說的話便是準則,別人隻需遵守,不容置疑。

  但重劫卻是個異數。

  他抬起蒼白的眸子,盯著卓王孫,似乎想從他堅韌的心靈中尋找出一絲縫隙。隻要有絲毫縫隙,他就可以將毒種進去,將這個人俘獲。

  他柔聲道:“你要搶奪梵天的神妃麽?”

  卓王孫目光驟然銳利!

  殺氣宛如烽火,遽然在荒原上燃起。

  重劫隻覺自己的一顆心宛如海上的孤舟一般,承受著狂風暴雨的衝刷,似乎下一瞬間,他就會萬劫不複。

  但他絕不在乎,他享受著這一切。無論狂怒還是痛恨,都是執杯歡暢飲的甘美酒液。越是強大、完美的心,他就越喜歡鑽入其中,看著它顯露出破裂的罅隙:

  他攤開手,聲音中透出無盡的遺憾:“可惜,她的身體已經被獻祭過了呢。”

  卓王孫目光冷冽無比,一字字道:“你在求死?”

  重劫淡淡笑了笑:“你真以為你能殺死我?”

  他緩緩退開一步,骷髏佛幹枯的身子慢慢踏上。

  一襲白衣將它的身體完全遮蔽,瞧不見他的形體。白色的鬥篷形成暗洞,將它的容貌遮住。月影飄舞,他就像是地獄中浮現的妖魔,在荒原上靜寂遊蕩。

  卓王孫淡淡道:“就憑它?”

  重劫沒有答話,他麵容變得肅穆無比,緩緩跪拜了下去。

  他向著骷髏佛,虔誠跪拜。

  這一刻,骷髏佛像是突然獲得了生命。

  月光淒迷無盡,卻變得越來越暗。自鬥篷的虛無中,緩緩透出兩點光。

  雪白的鬥篷蛻落,顯出骷髏佛那白骨闌珊的軀體來。

  除了臉上還保持著幹枯的血肉外,他周身都隻剩下骸骨,寂寂站在月光中,每一根骨頭都玲瓏晶亮,宛如白玉。沒有肉、沒有血的軀體,本不該有任何生命的痕跡,但,兩點幽寂的光芒在他眼眶深處閃耀著,他緩緩抬起雙手,在胸前合十,向著卓王孫恭謹一禮。

  卓王孫身形陡然飄退三丈!

  他眸中閃過一絲訝然,有些驚駭地看著這具白骨。

  就算闖吳越王之秘室,對戰俺達汗十萬精兵,他都未曾這麽鄭重過。

  骷髏明如玉,白衣緩緩隕落,每一絲褶皺的蕩漾,每一縷袍線的飄舞,都那麽清晰,宛如春風拂過澄潭,一圈圈漣漪呈獻在骷髏佛的禮拜中。

  白衣觸地,骷髏佛拜舞停止。一個漆黑的圓,倏然出現。

  以骷髏佛為中心,方圓三丈內,草木全都枯萎,呈現出一片妖異的漆黑。

  微風淡淡吹來,漆黑飄舞,簇擁著皎潔的白骨。

  三丈之內,一切草木,盡數化為飛灰。

  卓王孫就站在劫灰之圓的邊緣,若是他後退時少退了一寸,也會變為劫灰。

  重劫輕輕鼓掌:

  “果然不愧為天下無敵的華音閣主,竟然在瞬息之間就正確估計出了骷髏佛的威力。”

  他的掌聲稀稀落落,更像是譏嘲:

  “可是,你如何抵擋呢?”

  骷髏佛緩慢地踏出一步,靜立。

  那個濃烈深黑色的圓,也隨之前移一步。空中飛舞的劫灰更加濃厚,恍若地獄中逃出的妖夜精靈,環舞在骷髏佛之周圍。

  卓王孫身影飄飄,再退一步。

  重劫柔聲道:“萬惡之源,瘟疫之身……它乃梵天之使者,身上攜帶著非天之妖毒,身周三丈之內,妖毒將腐蝕一切,將一切都種上蝕骨瘟疫。絕無物能抗拒,一切生靈都將俯首任他審判。”

  “那,便是神怒。”

  “卓先生,你,敗了。”

  卓王孫冷冷一笑:“是麽?”

  他雙袖揮舞,內力衝天而起,隱約之間,形成萬千柄透明的銀色小劍,轟然砸入了黑沉沉的瘟疫之圈中。

  卓王孫內力炸開,大片的土石被他的力量裹住,宛如毒龍般轟入空中。大地怒震,仿佛一隻巨大的怪獸正自地心醒來,它那狂悍的力量橫掃著一切,形成一次小規模的地震。

  卓王孫目光冷峭中帶著一絲譏嘲,雙袖飛舞,十指如劍,一招招施展而出。

  冰河解凍,寒鴨戲水。

  潛虯媚淵,飛鴻遠音。

  夢花照影,見月流芳。

  曲渡舟橫,小浦漁唱。

  綠黛煙羅,紅霓雲妝。

  飲虹天外,懷珠滄浪。

  十二式春水劍法,十二種風流,十二闕悠長吟哦。

  卓王孫廣袖飄飄,宛如閑庭信步,指點山河,春水劍法在他手下施展出來,每一招每一式,都溫文儒雅,如君子謙謙。

  但那被內力掀起的莽然毒龍,卻越來越猛惡。厲嘯聲瘋狂地震蕩著寂靜的草原,真氣鼓蕩,帶動著每一縷草葉、每一片泥土都成為最尖銳的武器,在骷髏佛的身周淩厲地攪動著。

  毒龍焚化成龍卷,托著卓王孫飄飄升起。整個天地仿佛都被覆壓在毒龍之下,隻有那輪淒迷的月影,寂寂地照在卓王孫的眼上。

  卓王孫雙目猛然閃過一道淩厲的光芒:“殺!”

  泥土凝成的毒龍淒厲狂嘯,驟然收縮,化成一柄焚天滅地的漆黑之劍,轟然貫穿骷髏佛!

  那尊骷髏佛仍維持著禮拜的姿態,毒龍飛舞,他的骨骼片片碎裂,落在地上,仿佛一朵凋謝的白骨之花。

  卓王孫雙袖猛然一頓,毒龍“啪”的一聲炸開,化成一道漆黑的旋風,將骷髏佛遺落的骨殖密密包圍起來。

  卓王孫雙手一合,草原已沒有骷髏佛的存在,隻剩下了一座由泥土聚合成的巨大墓碑。

  骷髏佛的妖毒淩厲至極,連卓王孫亦不敢沾染,但他自有辦法在不沾其身的情況下,將骷髏佛埋葬。

  墓碑緊緊裹住每一寸白骨,在浩瀚內力擠壓下,幾乎如石般堅韌,不讓一絲妖毒泄出。

  卓王孫衣袖飄落,手指虛虛按在墓碑上:

  “該刻上誰的名字?”

  他冷笑看著重劫。

  重劫愴然後退,這一刻他的身影顯得那麽單薄,仿佛隻是一張白紙折成的人偶:

  “你……你殺死了骷髏佛?”

  卓王孫淡淡道:“是超度。”

  “它們不該存在於這個世上。”

  “你也是。”

  他的目光仿佛牢籠,困住這蒼白的王子。

  重劫發出一聲淒厲的抽泣:

  “不可能的!他們是梵天的使者!他們是不死的!”

  他不顧卓王孫冷冽的殺氣,踉踉蹌蹌衝上來,抱住黑色的墓碑。他像是個絕望的孩子,抱住自己最珍愛的玩具。

  卻已破碎不堪。

  如果連梵天之祝福都背棄他,他還有什麽?

  卓王孫轉身,青衣落落,消失在夜色中。

  “告訴你的神,我即將殺死他。”

  重劫如受雷擊,雙目中驟然充滿了驚懼。他不能失去那尊神明,絕不能!任何人都不能從他手中奪走它,它隻屬於他,隻是他一個人的寶貝。

  但卓王孫卻如統治一切的王者,踏烽火而來,帶著不可抗拒的劫滅,將摧毀一切。

  重劫望著漆黑的夜色,發出一聲淒厲的哀鳴。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