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一章煙生墟落垂垂晚

  巨大的金帳中,隻有一位王者。

  俺達汗習慣在空曠的大帳中沉思,絕不容任何人打攪。

  這樣的沉思,自從他決定建造三連城以來,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而今,這沉思,不是為了家國大事,而隻不過是因為那個女子。

  他有些迷惘,她究竟在堅持什麽呢?

  富足、自由,除了戰爭,還能由什麽獲得?

  他腦海中閃過蒙古人的生活。即使家境比較好的蒙古人,也大多居住在低矮的氈帳中,根本無法抵擋冬季的風雪。他們隻會放牧牛羊,靠馬奶與稀少的青稞維持著生活。厚重的氈布衣裳在冬天或許還能遮蔽風雪,但在夏天卻燠熱之極。他們跟牛羊一起生活,終年身上帶著濃重的腥膻之氣,被人們視為野蠻。

  他們的生活破碎,肮髒,食不裹腹,連願望都那麽狹隘。

  而南方的漢族呢?

  他們居住在磚木的房子裏,無需擔心春夏秋冬的交換。他們有足夠的絲、綿、麻、毛,隻要稍微有點錢,就能夠穿著體麵、溫暖或者涼爽。他們有麥、稻、粟、稷等各種各樣的糧食,鐵、石、木、土等各種工藝都極為發達,為他們製造出無窮無盡的器械,在生活的各個方麵都十分富足。他們在寬廣的房子裏飲酒,享受著歌妓的樂舞,生活奢侈、自由、任意。

  每一位蒙古人都比他們勇敢、辛勞,但其享用卻沒有他們的十分之一。

  俺達汗不禁想到,他率領大軍,第一次衝破明朝的關防,衝入南方土地劫掠後,士兵們的興奮之情。他們擄掠到了糧食、器具、衣物、牲畜。每一件看上去都那麽新鮮、那麽有用,他們足足歡喜了一個月。

  越往南去,便越是富庶,那裏有蒙古軍民所渴望的一切。隻要有足夠強悍的軍隊,就可以一直往南走,劫掠足夠多的財物,讓整個蒙古族都富足、自由。

  這是俺達汗的信念。

  亦是每一個蒙古人的信念。

  他堅信,這是正確的,這是蒙古人想要富足、自由的唯一出路。

  不靠戰爭,如何獲得這一切?

  俺達汗心中升起了強烈的好奇。他渴欲看到,這個柔弱的女子,如何引領著荒城百姓,走向富足、自由。

  這座貧瘠的城市,真的能在三月後,與白銀連城抗衡麽?

  這個曾帶領孱弱之師,抗逆他尊嚴的女子;這個被獻上祭台,卻讓神也禁不住親吻的女子。

  三個月,她能做什麽呢?

  當相思親手解放了荒城的囚奴時,她才感受到了一絲喜悅。

  那些百姓不敢相信接下來發生的一切。

  他們是戰爭的俘虜,按照慣例,他們將被羈押到荒蕪之地,修築傳說中的三連之城。很快,便會和其他被抓走的人一樣,被折磨致死。

  而現在,他們的蓮花天女帶著滿身戰塵走來,卸下他們的枷鎖,領著他們回到荒城。

  直到走在那頹廢的街道上,仍沒有人相信這是真的。

  蒙古大軍之威嚴,他們全都親眼看到。十萬大軍,不是他們所能夠對抗的。俺達汗的鐵血手腕,也容不得半點仁慈。但他們的天女,卻攜著他們,走回荒城。

  然後,她對他們說,荒城是一座自由之城。

  他們自由了。

  滿城沉默,然後爆發出一陣強烈的歡呼。

  他們瘋狂地在城裏跑著,脫下破舊的衣衫,扔到空中。他們抓起殘存的汙土,塗抹在自己臉上。他們用最簡單的方式,述說著他們的狂喜。

  他們彼此緊緊擁抱,撕心裂肺地歡呼,直到哭泣。而後,再歡呼,再哭泣。

  他們在城中心燃起了一堆篝火,圍繞著火堆不休不止地舞蹈著,似乎要將心中的喜悅全部宣泄。

  他們見證了一個奇跡。

  燈火映在荒城上,照出一片分崩離析的輝煌。

  他們饑腸轆轆,卻那麽歡樂。

  因為,他們是自由的。在蓮花天女的帶領下,他們將建造一座富足、自由之城。

  他們堅信必將如此。

  篝火後,是一塊略為平整的土地。

  無數張碎布一絲不苟地鋪陳著,拚合成一張厚厚的地毯,掩蓋了土地的顏色。

  這些碎布材質、顏色各不相同,卻都那麽陳舊,那麽殘破,有的還沾染著戰火與鮮血的痕跡。

  這是荒城居民的衣衫。每個人都從自己衣衫上撕下的最潔淨的部分,懷著虔誠,將自己心底的敬意與感激一起奉獻出,一張張鋪在這片劫後餘生的大地上。

  這就是他們為她建起的王座。

  那麽簡陋,那麽殘破,卻又那麽輝煌。

  相思抱膝坐在篝火前,望著熊熊篝火和狂歡的百姓,心中升起萬種感慨。

  數月來,她一次次拯救著這座注定要走向滅亡的城池。不是沒有猶豫過,多少次她都差一點放棄。

  這本是一座上天也放棄了的城市。這裏的居民大多都是各族的流民、罪犯,漸漸遷徙聚集在此,在山坳深處過著艱難的生活。而後,他們又被重劫控製,在災難與疫病的逼迫下,信仰邪惡的神祗。

  在接踵而至的災劫中,他們早已放棄了自己,放棄了作為人的一切希望、善良、尊嚴,變得乖戾、凶狠、卑微。多少次,他們撕開亡者的血肉,來維持自己的生存;多少次,他們匍匐在邪神腳下,祈求他的垂憐。

  直到有了她。

  短短幾個月,這些孱弱卑微的人身上,竟然再度綻放出光芒。

  那是讓任何人都不得不正視的光芒。

  他們以羸弱之軀與蒙古數千鐵騎對抗,組成了一隻令世人動容的軍隊。他們原本手無寸鐵,彈盡糧絕,但他們卻奇跡般地守住了城池,與橫掃整個北方的草原之王俺達汗對峙了整整七日。

  鮮血與穢土塗滿整個北方版圖,也不過半月時間。這些日子來,多少富足、堅固的城池陷落,多少高傲、強大的部族屈服。本已是廢墟的荒城,竟成為那張黑色地圖上,鮮血唯一不能沾染的角落。

  這是那些人不敢想象的奇跡。

  他們的戰備、糧草、武器,一切都來自於敵人;信念、虔誠、勇氣卻來自於她。

  不再是上天厭棄的螻蟻,隻因有了她。

  “世間並無不可救之人。”

  如果楊逸之在這裏,一定會認同她的話吧。

  相思蒼白的臉上露出一抹微笑,她第一次覺得自己所有的付出都是那麽值得。她由衷地為這群獲得新生的人高興。

  火光熊熊,照亮她清麗的臉。

  不時有歡慶的居民走過來,三三兩兩,向她躬身致意。她也報以微笑,隻當所有人轉過頭去的瞬間,她忽然感到,自己是那麽寂寞,那麽疲憊。

  夜風中,她緊緊抱住了雙肩。

  蓮花天女的光環下,她是全城人的希望,必須展示出宛如神明一般的強大、堅強,才能不讓他們失望;但在眾人目光轉開的一刹那,她也不過是位孤身離家的少女,她多麽希望能呆在一個人身邊,享受他的恣意嗬護。

  她什麽都不用想,什麽都不用做。她知道無論發生什麽事,他都會為她遮擋,她隻要安靜而柔順地仰望他的威嚴。

  那是多麽、多麽幸福的一件事。

  那幸福,曾是如此近,隻要依偎便可緊緊抱住,而如今,卻是如此遠,無論怎麽呼喚,都無法得到。

  ——你到底在哪裏呢?為什麽還不來找我?

  孤城無語,隻有淚眼盈盈地,看著眼前歡騰的篝火。

  她倦了,目光逐漸迷蒙,終於沉沉睡去。睡著的時候,她憂愁的臉上有一絲笑容。

  不管怎樣,她總算救了他們。

  盡管,她隻能給他們三個月的許諾。

  翌日,天色陰沉。

  相思站在城牆下,輕輕地歎息著。

  城中的篝火黯了下來,被分成無數隻火把,擎在百姓手中,慢慢向相思這邊靠攏。

  相思急忙收斂愁容,看著這些荒城的人們。

  最前麵,是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幾十位同樣年長的老人跟在他身後,率領著城中全部百姓,恭謹而肅穆地向相思走過來。他們像是在進行一項莊嚴的儀式,每一步踏出,都承載著天、承載著地。

  老者手中托著一物。

  相思身子猛然一震。

  那是一襲黃金的戰甲,在火把與曙色的映照下,是那麽璀璨奪目。精細的花枝鏤刻在盔甲表麵,金絲織成的天女在鎧甲的每個角落中飛翔著,祥雲構成了甲身那精致的線條,看上去是那麽華麗、飄逸。一隻黃金麵具安放在戰甲正中。

  相思認識這具黃金盔甲。

  當日天授村中,甘泉井底,她為了引開蒙古兵,與大明公主交換衣衫,就是穿著這襲金甲,開始了這段刻骨刺心的塞上之旅。這身金甲,伴隨著她來到荒城,卻在她為重劫收集荒穢之血時,被解了下來,棄置在荒城中。

  她不由得想起了楊逸之。那個曾陪伴她行走在荒落小巷中、點滴搜集荒穢之血的白色身影。多少次,她偶然回頭的瞬間,總能感到那雙眸子在看著她,目光是那麽的溫柔。

  他不像他,永遠不會告訴她應該怎樣做。而隻是默默陪伴她,無論她的決定有多麽荒謬。而後,他將盡一切的力量,幫她完成所有的心願。

  卻不讓她知道。

  他要讓一切的奇跡,永遠隻銘刻上她的名字。

  他總是默默守護她的一切。

  不僅僅是她本身,也守護她的善良、她的心願,她的信仰。

  相思心中不禁一痛。

  為什麽要讓他遇到她呢?上蒼開了怎樣的一個玩笑?

  金色的光芒照耀在她的臉上,帶淚的雙眸感到一絲刺痛。相思倏然止住回想,卻見那位老者跪倒在她麵前,瘦骨嶙峋的雙臂將盔甲高高舉起。

  她將金甲接過。

  荒城的百姓用目光催促著她,她猶豫了一下,解開包裹,一件件將鎧甲穿起。

  繡滿七色彩雲的青綢襯裙。

  用金線鏤刻、襯了最柔軟的小羊皮的戰靴。

  書著上古符籙及道教諸神名諱的黃金鎖甲。

  打造成一整隻展翅鳳凰的明盔。

  以及精致婉轉,柔媚而莊嚴的黃金麵具,輕輕合在相思那清麗的容顏上。

  在火把暗弱的光下,在滿天廢棄與荒蕪中,她是那麽奪目,那麽輝煌,宛如諸天降臨的女神,一塵不染,妖媚莊嚴。

  她是荒城的蓮花天女,亦是大明的永樂公主。

  荒城的百姓低低讚歎著。他們願意看到他們的救命恩人無比美麗、威嚴。

  沒有人看到,麵具下的相思的眼淚。

  時間、空間,仿佛因這麵具的輕輕一合,重疊在了一起。數月的艱辛,卻仿佛又回到了命運的原點。

  荒城,仍是一座等待救贖之城,但她卻已經精疲力竭,無法再引領他們了。

  她隻能期盼著,打馬奔向中原的孟天成,能夠帶著那個人歸來。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那,才會是荒城唯一的救贖。

  老者們輕輕交換了個眼神,他們跪下,向相思拜別。

  淚眼朦朧的相思,陷入迷惘的想象中,沒有注意到他們的臉色是那麽悲苦而決絕。

  他們跪拜著他們的蓮花天女,仿佛跪拜著諸天神靈。然後,他們的頭再也不抬起,慢慢地,退了出去。

  篝火,隨之化成火把,消失在陰霾而濕沉的空氣裏。整座城池,仿佛全部空了下來。

  相思靜靜地坐在城牆之下。高大、頹廢的城牆,仿佛隨時都會倒塌下來,將她埋葬。她迫使自己思考著,卻什麽都無法想起、什麽都無法想下去。

  她渾身裹在華美壯麗的黃金鎧甲中,她是荒城中唯一的美麗。

  萬籟俱寂,荒城仿佛已死去。

  人們像是終於疲倦了,從狂歡中解脫,消失在每個街頭。

  仿佛,隻相思是清醒的。

  不知為何,她心頭忽然泛起那些老者的麵容。她心底感到了一陣驚恐,忍不住站了起來。

  荒城的死寂,立即包圍住了她,令她感到一陣呼吸的艱難。她無助地掃視著周圍,卻隻能聽到自己空洞的心跳。

  一陣銳利而悠遠的哨音傳了過來,相思麵色猛然一變!

  這哨音是那麽熟悉,她仿佛在何時曾聽過。

  哨音淒厲,加劇了她心底的不安,她忍不住循著哨音傳來的方向,狂奔而去。

  她的腳步猝然停住。

  她用力壓住自己的胸口,仿佛下一秒,她就會死去。黃金的盔甲倏然變得那麽冰冷,像一柄嵌在胸口的刀。

  那是荒城之東,一座小小的山穀。

  連綿的大青山在此處化為重重山巒,隱在粘濘而潮濕的霧氣中,隻將這座小山穀拱托在荒城之側。北地山川,多生大樹,這座小山被各種各樣的樹木覆蓋著,亙古以來便幽寂無匹,無人踏足。

  而今,全被打破。

  一隻隻碧色的火把,聚攏在山穀最深處,四隻巨大的青銅鼎羅列在山穀正中,古拙的巨大鼎身上鑄刻著獰厲的怪獸,每三隻繚繞在一隻鼎上麵,將沉重的鼎身高高支起。

  相思的身軀不由得顫抖起來。

  因為,那些昂首望天的巨大怪獸,全都沒有眼睛。

  它們空洞的眼眶幽深無比,死死盯著陰霾的天空,仿佛在期待著上天的垂憫。它們的期待又充滿著怨恨,尖銳的牙齒死死咬住鼎身。

  一隻隻火把慢慢扔進了鼎中,幾丈長的碧綠火芒自鼎中狂湧而出,宛如末世青蓮,直灼碧空。尖銳的哨音隨之而出,悠長而寂靜。

  荒城的百姓,幾乎全都集中在這裏,一枝枝地,將火把投出去。

  鼎,被一座座點燃,碧沉沉的光越來越濃,將山穀中映襯得一片妖異。

  相思緊緊咬住嘴唇,她赫然想起,她初臨荒城時,就曾遭遇到這一幕淒厲的景象!

  而今,重演。

  四隻巨鼎中間,跪拜著十幾人。他們全身都被雪白的長袍圍裹著,隨著淒厲的哨音,緩慢而單調地跪拜著。

  他們跪拜的,是一柄漆黑的匕首,匕首上雕刻著獰厲的蛇。

  那隻蛇,同樣沒有眸子。

  沉悶的祈禱聲響了起來,就像是五月發黴的雨。

  當先的一人忽然將身上白袍撕下,恭謹地放在地麵上。他麵朝荒城跪了下去,雙手將那柄漆黑蛇匕托了起來。

  相思赫然發現,他就是早晨將黃金盔甲送給她的老人!

  他身後的人也一齊將白袍撕下,鋪在地麵上,跪下。

  他們盯著那柄蛇匕,跪拜七次,蒼老的臉上露出了歡喜之容。

  他們,都是向相思敬獻金甲,而後跪拜告別的老人。

  突然,一聲淒厲的嘶號響起,正中的老者倏然將蛇匕高高舉起,用力插入了自己的心髒!

  大蓬的鮮血濺出,宛如火烈之蓮花,在蒼白之袍上盛開。老者臉上的歡喜之容達到最盛,他猛然用力,將蛇匕拔了出來,雙手直直舉著,將匕首遞給下一個人。

  然後頹然倒下。

  接過匕首的人,同他一樣,捧著匕首,莊嚴跪拜。

  然後,將匕首向自己的胸膛深深刺下。

  相思大叫道:“不!”她向人群中衝了過去。

  那些圍繞著的民眾立即驚慌起來。深邃而幽寂的山穀變得喧鬧而暴躁。相思使勁掙脫了民眾的擁擠,撲到獸鼎前。她剛好來得及奪去老者手中的匕首。

  粘稠的新血順著刀刃流下,相思心慌意亂地握著匕首,驚呼道:

  “你們——你們在做什麽?”

  老者們因相思的出現而驚惶著,來不及做任何招架。良久,他們方才醒悟過來,一齊圍著相思跪倒,慌亂地低喊道:“敬愛的天女,請將匕首還給我們!”

  相思緊緊握著匕首,嘶聲道:“你們在做什麽?”

  老者們的慌亂使他們自己變得越來越驚恐,他們捶著地麵,哀啞著嗓子哭吼道:“讓我們死吧!讓我們的死為荒城帶來食物!”

  他們的臉緊緊貼在泥土上,臉上一片汙濁。

  相思短暫地困惑了一下。

  死,帶來食物?是乞求神明的賜予麽?

  老者哭喊著:“上天響應了我們的乞求,將您賜予給我們,我們不敢再要求什麽了,我們隻想要食物、食物啊!”

  他舉起嶙峋的手骨,向著相思張開。

  那一刻,相思倏然明白。

  那就是食物啊!他們的血,他們的肉。

  一陣刺骨的嚴寒穿透了她的心房,她幾乎跪坐在地上,不能支撐自己的身體。

  食物。

  最殘刻的方式得到的食物,亦是上古邪惡的血祭。

  將自己的身體化為食物,哺育饑渴的後代。

  相思緊緊咬著牙,鮮血從她的齒間流下。她忽然感到,自己是那麽軟弱、無力。

  她被稱為蓮花天女,但她無法拯救這座城池。

  他們曾追隨著她,像信仰神明一樣信仰著她,他們跟她一樣,拿起鋤頭、竹竿,勇敢地抵抗著蒙古鐵騎。沒有訓練,沒有裝備,隻有對蓮花天女的信仰,滋生出無窮的勇氣。他們打敗了戰無不勝的蒙古騎兵。

  他們獲取了一座自由之城。

  但這座城池中什麽都沒有,隻剩下廢墟。空落,殘破,需要一場血祭,才能延續。

  所有的子民,全都跪了下來,跪著他們的蓮花天女。

  這一刻,眾生絕望,萬物寂滅,唯有死亡存在。

  相思的目光,沉在那黃金的衣甲上。那是唯一的、僅存的輝煌。

  一個瘋狂的想法猛然灌入她的腦海中,她倏然站了起來,沉聲道:“等著我,我一定會為你們帶來糧食!”

  她向穀外奔了出去。她的牙齒緊緊咬著一縷秀發,麵容堅毅無比。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