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楔子

  1、

  朝陽,是神明對萬物的眷戀,是天地初辟時就有的目光,所以才那麽溫暖,那麽純粹。

  當朝陽的目光沐浴萬物時,世界靜靜醒來。

  那時,便是新的一天。

  青色的圖瓦小城,沐浴在青色的晨曦中。

  小城整潔、寧靜,由大青石砌成,數丈高的城牆下,是一排排低矮的石屋,屋頂上晾曬著剛剛收獲的青稞,一捆捆高高堆起,寧靜而滿足地炫耀著豐裕的年景。

  青石街道縱橫交布,將整個小城劃為棋盤模樣。酒旗、招幌在晨曦中輕輕抒展,隻待第一縷陽光的召喚,就會從睡夢中蘇醒。於是,那些寧靜的街道就將化為一條條青色的脈搏,為這寧靜而富裕的小城注入躍動的血液。

  這是蒙藏交境處的邊陲小城,位於山坳深處,隸屬圖瓦部落控製,遠離諸大國侵擾,是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最適宜避亂於紅塵。近十年來,這座默默無聞之城卻因出產一種優質的氈毯而名聲大震,行人商旅往來不休。隨著貿易繁榮,小城更加繁榮美麗,圖瓦人的生活也更加富庶豐足。

  寂靜的城市中,一聲“吱”的輕響傳來,宛如晨風拂過大地。

  一扇扇石屋的木門被推開,圖瓦人走出了房門。他們無論男女老少都身著盛裝,口中默默訟念著長生天的名字,懷中還抱著一捆捆紡織精良的氈毯。這些氈毯用附近出產的一種特殊的泥土染過,呈現出喜氣洋洋的紅色來。

  他們略顯疲憊的臉上都帶著欣慰的笑容。

  昨日,他們家家戶戶都忙碌到深夜,挑選出家中最好的氈毯,悉心包裹,隻等著天一亮,就奉獻出來,小心翼翼地鋪在王城正中的街道上。

  今天,是圖瓦城儲君即位的大日子。

  儲君鐵勒王子寬厚愛民,胸無大誌,願意跟他們終老在這片小小的桃源之地。他們很喜歡這樣的君主,也相信他們平靜的生活就像綿延的青色山脈一樣,永遠望不到盡頭。

  男人們互相打著招呼,女人們帶著誇耀的口氣,和鄰居比較著氈毯技術的優劣。他們都為能裝點儲君的榮耀而由衷地高興。

  半個時辰後,大道上便鋪滿了猩紅的氈毯。滿眼青色的襯托下,紅色的氈毯就宛如一道緋紅的血痕,靜靜流過青蒼的大地。

  然後,圖瓦人安靜下來,翹首等待盛典的開始。

  嗚嗚的號角聲自王城深處響起,劃破蒼穹。

  人群聚集在街道兩邊,屏氣凝神,虔誠地注視著儀仗隊伍的到來。

  踢踏輕響,一匹潔白的駿馬踏著紅氈,徐徐走過青石大道。

  白馬上,年輕的鐵勒王子帶著溫煦的微笑,向眾人揮手,在儀仗隊的簇擁下,緩緩走向城最中間的高台。

  那是早在多日前就搭建好的,祭祀長生天的祭台。

  人們終於歡呼起來,他們完全沉浸在喜悅的氛圍中。祭台旁,牛羊已經綁好,幹燥的柴火搭成堆,隻待王子祭祀完畢,他們就會烹羊宰牛,狂歡上一整天。

  鐵勒王子顯然也很滿意臣民們對他的愛戴,在眾人的歡呼中,他翻身下馬,一步步走上祭台。

  祭台上空無一物,圖瓦人祭祀天地,並不用血牲,用的是自己的虔誠。

  王子在祭台上深深跪拜。

  他的身體緊貼在大地上,用最卑微的姿態,宣示自己的虔誠。他一次次輕吻著青蒼的泥土,為長生天庇佑他的一切而感激涕零。

  所有的人都響應著王子,他們深深跪拜,用和王子一樣的虔誠,宣示著自己的卑微與虔誠。

  終於,鐵勒王子微笑著站起身,抬頭遙望被朝陽染紅的雲霞。

  天盡頭,無邊曙色青蒼而燦爛,透出溫暖的色澤。

  從今天起,他就是這座小城的主人。他將帶領著圖瓦族人,在長生天的庇護下,過著悠閑富足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用長生天賜與的神聖泥土,將氈毯染出雲霞般的顏色。這些氈毯將換來蒙古的馬皮、牛羊;漢地茶葉、絲綢;也換來人民的財富和幸福。

  千秋萬代,永遠如此。

  突然,一陣蝕骨的劇痛傳來!

  一瓣蒼白的雪花,從杳不可知的空中飄落,墜落到了他的眸子中。

  那雪花是如此白,並不是瑩潔清涼的白,而是空洞、虛無的白。

  像雪,更像諸天劫滅後的灰燼。

  奇寒徹骨,從眼底蔓延到全身。他忍不住重新跪了下去,緊緊捂住了雙眼。

  所有人的笑容,卻在這一刻戞然凝結。

  遠遠的城門處,一抹白色的影子在虛空中浮動。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盯在這抹影子上,無法挪開。他們眼睜睜地看著那抹白色越走越近。笑容凝結在他們臉上。

  諸天寂靜。

  白色是那麽顯眼,仿佛天地間的塵埃都無法沾染。無論什麽樣的汙穢,隻要靠近它,就會立即變成與它一樣的蒼白。

  一個飄渺如煙塵的人影,踏著遍地晨曦,踏著猩紅的氈毯,一步步向祭壇走來。

  他身上寬大的白色鬥篷在風中飛揚,仿佛無數條舞動的白蛇,在他身上纏繞廝磨,將他纖長的身體緊緊圍裹起來,隻露出鬥篷下同樣蒼白的麵具。

  妖異、孱弱,卻又高華、聖潔,就像是偶然脫離了輪回的白色幽靈,遊走在黑夜與黎明的邊緣。

  每踏出一步,他的身體都在輕微地顫栗,仿佛不勝這晨曦的清寒,一雙纖瘦見骨的手,也為白色絲袖纏繞,輕輕撫在胸前。

  他身後,是十七八個一行人,都跟他一樣的裝束,被蒼白緊緊圍裹。他們靜默地跟隨在他身後,抬著一隻巨大的轎子。

  轎子,一樣蒼白如雪。

  重重帷幕後,透出一個淡淡的人影。

  祭台邊的人們不由自主地抬起頭,怔怔望向轎中的人影。

  然而,無論他們如何努力,眼前都隻是一片透不開的白色迷霧。

  荒涼、寂寞。一如死亡本身,讓人永遠無法看透。

  驚愕和恐懼瞬間將他們籠罩,寧靜的小城隻剩下死一般的沉寂。

  迷霧彌散,為首的白衣人退了兩步,對轎子謙恭一禮,緩緩抬手,蒼白的手指在迷霧中劃出一個詭異的弧度。

  蒼白的帷幕仿佛受到他的召喚,輕輕撩起,透出轎中人一線側容來。

  那是世人無法想像的高華。

  就仿佛西天諸神,在這一瞬間,具現在帷幕後。世間一切,都將最珍貴而聖潔的一部分供奉、薈萃起來,才如他一般完美、動人。

  他全身也被蒼白縈繞,但在他身上,一切的蒼白都隻是裝飾,絲毫不能遮蔽他絕美的容顏。

  那是巍峨的大青山,在黎明前露出它柔媚的一麵;是初秋的弦月,在迷霧中呈現了一絲妖嬈。

  圖瓦人在這一瞬間,齊齊發出了一聲驚歎。

  那是無法想象的美,他們從未想過,竟有人能夠承載、具現如此之美。

  那隻會是屬於長生天的,不會在凡人身上出現才對。

  那一瞬間,他們忘記了那片白色的詭異,恨不得蜂擁上前,多看一眼,銘記下那容顏是如何的動人。

  突然,一片蒼白的雪花飄過。

  天地間一切顏色都仿佛被剝離,化為最純淨的慘白。

  落雪紛揚,輕輕墜入圖瓦人的眼眸。

  刺骨的痛楚與森寒襲來,他們禁不住紛紛跪了下去,顫抖著捂住雙眼,發出痛苦的呻吟。

  眾人哀吟聲中,雪花無聲墜落,將白轎和眾人隔絕開。

  漫空蒼白化為卷湧的雲霧,籠罩了整個小城,仿佛在提醒所有人,哪怕多看一眼,也是對至高天的褻瀆,是他們的虔誠中最大的汙穢。

  那是不該屬於他們的美麗,連再看一眼都是如此僭越。

  圖瓦人一起低下頭,直到眼底的痛楚漸漸消散,依舊不敢起身。他們心中感到一陣莫名的恍惚。他們仍無比清晰地記著曾見識到一份無上的美麗,但在低頭的瞬間,卻已遺忘。

  他們完全不記得見到了什麽。隻有震撼留下,在他們心底回蕩著,漸變為敬畏。

  這,或許是長生天的降臨吧。

  他們默默跪拜著,低頭,等待著蒼白的一行人,踏著他們鋪好的猩血氈毯,緩緩走向巍峨的祭台。

  一行人無聲無息,走過鐵勒王子身側,將白轎輕輕放在祭台的正中央。

  靜立在彌散的白霧中,久久無語。仿佛亙古以來,他們就是這座神聖祭台的主人。

  也不知過了多久,鐵勒王子終於定了定神,艱難的問道:“你們是什麽人?”

  他的問話在出口的瞬間,猝然扼住。

  因為他赫然發現,組成那座白色的轎子的,不是木,不是石,而是蛇。

  白色的毒蛇。

  就在他的話出口的瞬間,一聲破碎的脆響傳來,萬千毒蛇蜿蜒爬動,轎子頃刻解體,卻又瞬間組成了一隻白色的王座,將那蒼白如玉的人影托了起來。

  他巍然端坐在祭台的正中央,黎明的曙光正照在他臉上,明如美玉的肌膚映出弦月一般的光輝。

  那一刻,晝夜交替的軌跡突然錯亂,一輪明月掩蓋了萬道正要破空而出晨曦,升起在青色的小城之中。

  一如諸神之讚歎。

  那麽威嚴,那麽慈柔。

  沒有任何美麗,能與他相比,他出現的時候,天地一齊靜默。當他的光開始照耀時,他便是世間唯一的存在。其餘芸芸眾生、天地萬物,都變得渺小無比,隻可跪拜。

  蒼白的毒蛇環繞在他身側,他就是被這些饑渴之魔環繞的一束光,在將要劫滅的一刹那,綻放出令人心碎的光芒。

  鐵勒王子的心猛然抖起來,他看著蒼白的王座,不可置信地搖著頭,聲音中充滿苦澀與絕望:“他……他是誰?”

  為首白衣人沒有看他,隻緩緩向王座中的人撫胸一躬,低沉而冰冷的聲音宛如落雪,刺得人心中一痛:

  “他,是天地間唯一的神。”

  白衣人輕輕張開雙臂,仿佛要擁抱整個蒼穹,輕輕吐出兩個如山嶽般沉重的字:

  “梵天。”

  鐵勒王子身子忍不住猛地一顫。

  白衣人掩藏在麵具下的目光,穿透了白霧的阻隔,烙在所有人的靈魂之上,帶來燒灼般的劇痛:“你們必須放棄對邪神的敬仰,隻能信奉他。”

  “信奉他?”鐵勒王子駭然抬頭,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一切。

  白衣人深深看著他,懷著悲憫,也懷著殘刻的譏誚:

  “燒毀一切邪神的祭祀,殺掉所有邪神的信奉者,方可得到梵天之寬恕。”

  鐵勒王子臉色瞬間蒼白。

  燒毀長生天的偶像、祭台、經書?

  殺掉他們的僧侶、祭司……以及所有不肯改變信仰的子民?

  這是多麽瘋狂!

  鐵勒王子握緊了雙拳,幾乎無法遏製自己的怒意,他忍不住要下令所有臣民,將這些侵擾了他們慶典、褻瀆了他們神明的惡魔亂棍趕出這座城市。

  隻是,那蒼白的目光冰冷如雪,將鐵勒王子的憤怒漸漸冷卻,化為深深的惶恐。

  他心底深處,竟莫名升起一種幾乎要跪拜的恐懼。

  然而,他不能。

  身後就是臣民們無助的目光,而這是他登基的第一天。他許諾給他們沒有驚擾的生活,便無法退縮。他咬著牙,心底一次次默念長生天的名字,試圖從中汲取力量與勇氣。

  終於,他擠出一陣幹澀的笑聲:“你讓我們放棄敬仰偉大的長生天?”

  他緊緊咬牙,決然道:“不可能!”

  白衣人透過美玉雕成的麵具,凝望著他。

  一動不動。

  鐵勒王子心房一陣沒來由地劇烈顫動,他感到,自己就像是一隻孱弱的螞蟻,暴露在蝰蛇的注視下。他甚至能夠看到,一陣猛烈的暴風,即將橫掃整個小城,帶來鮮血與毀滅之痛。

  白衣人突然微笑,輕輕地吐出了一串字語。

  “你們,將用鮮血與穢土來承載虔誠。”

  然後,他輕輕撩起白色鬥篷,向蛇座中的人影跪了下去,姿態優雅而謙恭。

  他的一行人,全都跪拜下去,圍繞著那光輝而聖潔的人影,組成一隻巨大的眸子的形象。

  蛇座中的人影,便是眸子的瞳仁。

  群蛇一齊無聲嘶嘯,向著蒼天用力昂頭。它們的雙眸全都空洞無物,如黑暗的地獄之光,籠罩著圖瓦城。

  隻因它們不虔之罪孽,它們將隻有一雙眸子,因神明而視。

  圖瓦城,立時陷入了一片死寂。

  隻剩下一隻巨大的眸子,向著蒼天,訴說他們對千萬年前所犯罪孽的懺悔。

  幾個蒼老的人影匆匆衝上台來,向著鐵勒王子一陣耳語。

  鐵勒王子的臉色猝然改變。

  麵如死灰。

  他的生命,仿佛在這一瞬間完全幹涸,他掙紮著,好不容易才湊近那個蒼白的纖弱之體,跪地問道:

  “您就是蒙古的國師、執掌八白室的偉大祭司、重劫大人麽?”

  祭台之上,他的話語剛落,便陷入一片死寂。沒有人回答他。那隻巨大的眼眸,也一動不動。

  鐵勒王子麵容更加驚恐。

  “請您到王宮去安坐,無論您有什麽吩咐,我們必將遵從。”

  亦沒有任何回答。

  鐵勒王子的目光再抬起的時候,已充滿了絕望。

  他沉思片刻,悄悄退下來,跟周圍幾位最蒼老的大臣輕聲商量了片刻。那些大臣匆忙地退了下去。

  不時,兵丁們紛紛趕了過來,絡繹不絕地運輸著各樣珍寶,羅列在祭台之旁。那是圖瓦城所有的積蓄,將祭台幾乎填滿。

  鐵勒王子慢慢地走上台來,跪在眼眸一邊。

  他的身前擺著兩樣東西。

  王冠,圖瓦部落的版圖。

  國師降臨,褻瀆之罪,他願意一人承受,他隻希望不要牽連到他的族人。

  巨大的眼眸一動不動,仰望著蒼穹。

  眼眸正中,王座深處,那個宛如明月般的人,臉上盡是悲憫。

  他看著世人,有著萬般關懷。

  時間靜靜地過去,日之光芒,漸漸隕落,圖瓦城淪入了蒼茫的夜色。

  鐵勒王子已被抬了下去,他經不住長跪和恐懼的折磨,已昏了過去。

  組成巨大之蒼白眼眸的人,卻仍然一動不動,浸沐在黑夜之中。

  一齊仰望著天空。

  他們沒有眸子,隻能用對神明的虔誠,才能獲得明視。為此,他們的虔誠是如此堅定,不惜化身惡魔。

  夜,靜靜地過去,靜謐的宛如圖瓦城中過去的一千個歲月一樣。

  次日。

  黎明,再度降臨,卻帶著鮮血與焦土的顏色,

  圖瓦城的居民們,匍匐在自家的門口,默念著對長生天的虔誠。

  他們忽然全都驚恐起來,因為祭台之上,那隻巨大的眼眸已解散。所有蒼白的人,全都站了起來,靜默地望向北方。

  蒼白之蛇座上,那個明月般的人影,手緩緩抬起,指向,北方。

  他們忍不住向北方望去。

  咚。

  一陣沉悶的戰鼓響起,北方的地平線,被撕裂。

  那是一柄鋒利的刀,將蒼青色的天與混黃色的地割開,天地間,隻剩下初生般的陣痛。

  無數旌旗,迎著曙色中凝血一般的日光,獵獵展開。

  起初是混茫的一線,接著,便具現成一片聳動的海洋,密密麻麻地向圖瓦城淹沒過來。

  咚!

  戰鼓宛如低沉的吼嘯,貫穿數丈高的城牆。

  青石壘就的城牆,在這一刻,脆弱如紙。

  萬千馬蹄聲重濁地踏在黎明粘濕的大地上,大地是每個軟弱無力者的心,被踐踏、撕裂。

  戰馬寂靜無聲,馬上的騎士全身都被堅實的鎧甲覆滿,看不到一絲表情。

  他們的手,緊緊握著一支支尖銳的鋒芒。

  那鋒芒映著凍血一般的日光,戰馬前行,就如流動的血。

  咚!

  戰鼓催逼著大地上一切肅殺,咆哮,嗚咽。

  蜂擁而至的甲兵如漆黑的夜色,從地平線的裂口處奔湧而出,瞬間漫過青蒼色的草原,向圖瓦城頭壓了下來。

  這一刻,圖瓦城再也沒有黎明。

  驚恐,瞬間籠罩了整個圖瓦城。

  所有人都瑟縮在一起,恐慌地看著那鐵與血組成的陣雲,向城頭慢慢迫來。

  戰火將撕碎他們的家園與血肉,他們卻無力抵抗,隻有一遍遍乞求著長生天的保佑。

  陣雲,在接近城牆的瞬間,戛然停止。

  大地上一片寂靜。死一般的寂靜。

  慢慢地,兵陣如墨色海浪湧動,向兩旁分開一線距離,一匹赤色的汗血良駒緩緩走出。

  馬背上,一人甲胄煌然,正執鞭南指。

  漫空陣雲中,他滿頭棕色散發逆空飛揚,戰甲在陣雲下發出奪目的光芒,襯著他威武偉岸的身姿,愈發莊嚴如神。

  三軍將士齊齊注目,目光中滿是敬畏與遵從,仿佛在此人的帶領下,他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化身為傳說中的不敗戰神,征服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

  他便是雄霸北方草原的蒙古可汗,俺達。

  他是黃金氏族的王裔,浩瀚草原的王者,旗下旌麾數十萬,鐵騎無數,吟鞭指處,瞬間便足以摧城拔寨,屠城滅國。

  萬眾仰望中,俺達汗緩緩策馬,走向圖瓦城頭。

  他手中托著一隻巨大的卷軸,卷軸通體毫無裝飾,隻是漆黑。

  黑如永夜。

  那是比魔鬼的雙眸還要濃密的顏色,哪怕夢魘中最沉濁的夜晚,也不會黑得如此純粹。仿佛傳說中宇宙盡頭的淵藪,任何光芒都不能照入;又仿佛死亡的冥河,一旦沉淪其中,便永不會醒來。

  青色的城門下,俺達汗策馬轉身,無比虔誠地托著那隻卷軸,高高舉起。

  他一手握住軸心,一手扯著軸尾,猛然一拉。

  一張巨大的漆黑之旗,立即逆風揚起,在圖瓦城前飛舞。

  戰鼓聲轟隆隆地響起,殺戮便在這一刻展開。

  戰馬,旌旗,鋒芒,鎧甲,奔湧成燃燒一般的烈火,滾湧進圖瓦城中。

  慘號,悲呼,呻吟,狂喊,也在一瞬間震響整個大地。

  夾雜著長刀切進血肉裏的碎響,骨骼撞進石牆的悶響,馬蹄踏裂大地的裂響,以及咽喉被生生扼斷的脆響。

  這是一場瘋狂的舞蹈,按著最精妙的編排慘烈擰動著,戰鼓是唯一的節奏。

  烈火,在殺戮開始的一瞬間燃起,迅速吞沒了整座城池。它所擁有的寧謐,富饒,全都化為火焰豐富的養分,侵吞著每一個被劃定了命運的人。

  瘋狂的舞蹈,一直持續了一個時辰,然後戛然而止。

  兵將們幹淨利落地收起刀劍,齊刷刷地從城中退出,依舊在地平線上組成整齊的方陣。除了身上的鮮血,他們沒有絲毫改變。

  圖瓦城,卻已變成一座空城。

  唯一剩餘的,隻有頹敗的房屋,烽煙,以及殘缺的屍體。

  戰火燒到了盡頭,剩下嫋嫋顫動的煙,滿城焦土,連屍體都已燒殘。

  這座城池,宛如被劫灰覆蓋了一般,隻剩下漆黑的顏色。

  以及刺鼻的血腥。

  漆黑之旗逆風飛揚,滿空陣雲中,俺達汗輕輕揮鞭。

  一步,一步,馬蹄踏過滿地汙血、焦土、骸骨,向城中走去。

  城的最中央,那座高大的祭台,卻沒受到戰火絲毫的沾染。

  祭台上,毒蛇組成的王座已然消失。“神明”在祭台頂端長身而立,白衣如雪,清明如月。

  任身後的世界灰飛煙滅,唯有這身潔白依舊那麽奪目,不受任何汙穢的侵蝕。

  “神明”伸出手,指向正一步步向他走來的俺達汗。

  如果他是神,那麽,向他走來的,就是他在芸芸眾生中選中的世俗王者。

  正如上古史詩中記載的那樣,王者以神明為信仰,神明賜予王者以祝福。而後,他們將一起統禦整個凡塵,絕沒人能抗衡。

  俺達汗在祭台前勒住韁繩,向神明躬身致意,而後翻身下馬,第一次,踏足在圖瓦城的土地上。

  他腳下,是圖瓦人精心編織的氈毯,此刻已被鮮血與焦黑沾汙,仿佛一道汙濁的血河,悲傷地流過滿目瘡痍的城市。

  俺達汗高大的身形便佇立在這道血河中,棕色散發臨風狂舞,顯出宛如神魔般的偉岸。他手中捧起巨大的黑色戰旗,一步一步,走向祭台。

  鐵勒王子,瑟縮跪倒在他們兩者之間,已經驚恐得說不出一句話。

  俺達汗在他麵前停住。

  漆黑的旗幟,托在他雙手之間,宛如惡魔死寂的羽翼,瞬間籠罩在鐵勒王子栗栗發抖的身軀上。

  “你,將用鮮血與穢土來承載虔誠。”

  鐵勒王子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他忽然感到一陣清涼。他的頭顱脫離了身體,飛到半空中,滾落在戰火淩亂的焦土上。

  俺達汗俯身,用那麵黑色的旌旗,將頭顱連同燒穢了的泥土一齊包了起來,高舉過頭頂,向祭台走去。

  熱血,溫暖了飛揚的灰燼,沿著他的手臂點滴墜下,濺落在他剛毅、英武、如刀斧鏤刻的臉上。

  他昂頭,一直走到蒼白之神明麵前。

  單膝跪倒。

  那麵漆黑旌旗被顫悠悠地打開,奉獻於“神明”之前。

  “我,黃金氏族之俺達汗,將用鮮血與穢土敬奉梵天大神。”

  “戰神之族的亡靈旗,必將飄揚於天之盡頭!”

  “神明”淡淡笑了。

  日光穿透飄揚的烽煙,垂照在他臉上,依舊是那麽高潔清遠,世間無盡的汙穢,都無法予他半點沾染。

  他笑的時候,諸神隨之一齊歎息。他仿佛是一抹弦月,在孤寂清幽的天上,散發著隻屬於他自己的光。

  雖遍地苦難,他無比悲憫。

  他伸出手,蒼白的手指撫上那麵漆黑的旗幟。這麵旗幟便是用黑色馬鬃編織的亡靈之旗,在成吉思汗時代就已存在,旗幟上用極細的白色馬尾毛編織成世界地圖的形狀。

  他握住鮮血、焦土與世界,淡淡道:

  “我,祝福你。”

  他,不再是那個叫楊逸之的男子,他是神,必將指引著蒙古之王,用功勳覆蓋整個大地。

  他不是楊逸之。

  2

  卓王孫站在白馬寺前。

  清風吹起他微敞的衣襟。他的目光,淡淡望向遠處。

  那裏,有黎明,有黃昏,有深沉的月色,也有清明的日光。

  他的目光,沒有絲毫的改變,隻望月升月落,曙色漸漸取代昏黃的一切,垂照在他身上。

  直到一襲青衣,淡淡籠了些晨露。

  他的身形一動不動,隻是,眉峰微微蹙了起來。

  他沒有等到她。

  但,她應該來的,就算天崩地裂,她也必將會來到這裏,與他相會。

  三月前,那個溫婉的女子,在他麵前動情哭泣,希望能去吉娜的家鄉看上一眼。

  於是,他允她離開。

  三月後,她會在月之十五,到這裏與他相見。

  既然跟他約好了,她就必然會來到這裏。絕不會讓他等上整整一夜。

  卓王孫悠悠歎息一聲。

  天際的白雲變幻,像是一朵潔白的蓮花,剛剛露出脈脈愁容,卻忽然被風吹散。

  ——相思究竟在何方?為什麽跟他約好了卻不來見他?

  該重入江湖了麽?

  他的目光,落在寺中的白馬雕像上。

  曾幾何時,她也是如此,佇立在晨風中,久久等待著他。

  他亦來遲了一夜。

  細雨迷茫,隔著彌散的水氣,他遠遠看到,她單薄的衣衫已被雨水打濕,卻不肯走到屋簷下,隻含著淡淡愁容,倚在石馬旁,遙遙眺望。

  就仿佛一朵在細雨中飄搖的蓮花。

  晨風料峭,她纖細的手指有些顫抖,輕輕撫過冰冷的馬背,幽幽道:“他會來麽?”

  她久久注視著石馬,似乎要等待著它的回答。

  石馬無語。

  她微微苦笑,雙手環抱住馬頸,發出一聲輕輕的歎息:“若他不來,你會帶著我,去找他麽?”

  萬籟無聲,倏然風起。

  飛雨,劃破清晨的曙色,墜入了她抬起的眸子,她猝然合眼,不知是淚珠還是雨滴,從她的清麗絕塵的臉上寂寂滑落。

  那一刻,天地仿佛感受到了她的悲傷,滿川風雨簌簌,分外淒涼。

  唯有那佇立千年的石馬,依舊垂首望著泥濘的草地,不想給她任何回答。

  她卻微笑了,溫柔而堅決地道:

  “是的,天涯海角。”

  天涯海角,輪到他了麽?

  卓王孫淡淡一笑,向寺外走去。

  寺外,便是江湖。

  3

  長城以北,戰火紛飛。

  一行蒼白的人影,簇擁著一頂巨大的白轎,無聲無息地行走在茫茫原野上。

  濃濃迷霧自他們身上散出,籠罩了天地,將萬物的顏色一起剝奪,化為燒滅後的白色灰燼。

  一切都顯得那麽荒蕪、蒼涼。

  唯有那麵漆黑的亡靈之旗,在灰堊的天空中獵獵飛揚,仿佛張開了一隻巨大的羽翼。這便是蒼白世界中唯一的顏色。

  這行人身後,跟隨著整飭、莊嚴的蒙古大軍。

  萬千鐵騎沐浴在漆黑羽翼的陰霾下,踏著鐵與血的步伐,在茫茫草原、沙漠、戈壁上緩緩推進。

  天空破曉,遼闊原野一望無際。

  青蒼曙色中,俺達汗突然勒馬,抬頭。

  他眼前,是無盡廣袤的土地。

  與數百年前的先祖成吉思汗一樣,他將帶領這個好戰的民族,征服一座座城池,將一片片或繁華或荒蠻的土地,悉數納入自己的版圖。

  而他自己,卻不在任何一座城中稍作停息。

  因為,黃金之族的先祖曾對神明立下誓言,在重建偉大的三連城之前,絕不停佇在任何城市。

  永恒的都城建立之前,世間一切繁華、富裕、文明,在他心中不過過眼雲煙,黃金之族的後裔們隻是屠城而去,留給世界一堆堆燃燒的廢墟。

  這,便是這個好戰之族的本性。

  在天,為逆亂諸天的阿修羅;在地,為征服眾生的黃金之族。

  俺達汗不禁抬頭,望向重重迷霧深處,那蒼白的神明。

  是的,梵天的祝福已然降臨,在梵天的庇護下,他們將用鐵與火,再度踏遍每一處錦繡河山,黃金氏族建造永恒都城的願望,也將再度化為現實。

  為什麽,他的心底會有一絲迷茫?

  十日。

  長城以北的土地上,一座座城池陷落,一個個小國崩滅。

  死寂之白色,宛如來自另一個世界的迷霧,偶然撕開了幽冥的間隙,瞬間便已席卷天地,無情地打破一切寧靜、安詳,將萬物蒼生歸化為和自己一樣的空洞、虛無。

  一些部落臣服了,他們在蒼白的神明腳下戰栗拜倒。在沾滿鮮血的弓斧的威逼下,他們哭泣著,燒毀曾經的信仰,屠殺所有僧侶,以及不肯歸順的臣民。

  而另一些部落,卻誓死抵抗,於是,他們和圖瓦城一樣,一夜之間,便在鮮血與烈火中灰飛煙滅。

  而後,他們君主頸中的鮮血,便會混雜著被戰火燒焦的泥土,作為對梵天的供奉。

  一滴滴,滴落到他們國家對應的版圖上;一寸寸,染紅那張由馬尾編織的巨大地圖。

  十日。

  漆黑旗幟的一角,已然顯出一片暗紅的色澤。

  這是鮮血與穢土的供奉。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