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十六章 落陽

  高陽那一日在告別長荷、文夫人等人,並隨一幹宮人從公主府到了皇宮中後,卻半日不得其父皇召見。

  半晌,才有一太宗的內侍走過來,對高陽宣稱道,陛下因有緊急要事,現已到城外的離宮翠微宮去了。

  這個內侍對高陽說,陛下還有旨,說要讓公主務必要在宮中留住一晚,明日有要事相宣。

  不覺長夜降臨,隻見這森森浩大的太極宮是庭空人寂,雲溟色漠。

  高陽望著暮色中幽冷白雪籠罩的巨大巍峨的宮殿,聽著呼嘯而過的北風,第一次深深地感到這個讓萬人仰慕的地方,今日卻令自己是如此地孤單和恐懼。

  在翠微宮,太宗這位舉朝稱賢的君王,在辯機、高陽公主事件發生後,也深受震驚和打擊。

  數日不及,太宗就蒼老了許多。

  太宗一麵遣派內侍奉他的手諭去嚴厲地申飭高陽公主,一麵在巨大空蕩的翠微宮中,鬱鬱不樂。

  太宗自言自語地說道:“朕空有四海,空有天下,家門卻如此地不幸!太子承乾、魏王泰與齊王佑等人鬧得不成體統,朕廢的廢,殺的殺。朕就等於從沒有這樣一群不孝不賢的子孫!可長孫皇後為何半途拋朕而去?最愛的親生女兒晉陽公主又有讓我這白發人送黑發人。高陽!高陽!你是朕心愛千百倍的女兒,為什麽卻幹出這等讓朕心寒齒冷的事情!也讓天下人恥笑的事情?朕活在這世間上,還有什麽意趣可言?還有什麽意趣可言啊?”

  一內侍在一旁,勸太宗道:“陛下無須過於悲哀。”

  太宗仍然是悲憤無比地說道:“難道上蒼真的要絕朕?人生數大不幸,你便讓朕占二:中年喪妻,晚年喪子又喪女,隻怪朕平時不善之處太多,上天才會如此重罰朕,讓朕成為一個地地道道的孤家寡人!一個真正的孤家寡人!朕活在此世,真還有何意趣可言?”

  說罷,太宗連連以掌擊案,痛不欲生。

  另一內侍見太宗太過悲憤,就也連忙上前來安慰他道:“陛下弘濟蒼生,功高蓋世,何人比擬得了?豈能含愧,而不自安?”

  太宗又高聲說道:“他們都在逼朕殺人!他們都背叛了朕!那麽,朕就要大開殺戒給你們看看,朕要殺盡天下這些不忠不孝、不仁不義與無羞無恥的叛逆之輩。”

  一個內侍忙在太宗的麵前跪下,懇切地說道:“陛下素有好生之德,這個念頭,真是斷斷起不得!”

  另一個內侍也忙替高陽求情道:“陛下怎麽能忍心自己永遠痛失愛女?房大人家失媳?”

  其他幾個內侍聽此人這一說,忙也跪下來。

  太宗聽那內侍說罷,再望著內侍們惶恐的臉,自己突然是涕淚泗流,悲痛得難以自製,半晌,才緩緩說道:“即便就是將天下人趕盡殺絕,終還是有朕不能殺的人嗬。”

  說罷,太宗便猝然倒下。

  一時,內侍驚恐地一擁而上,立即將太宗扶起。

  見太宗的麵色不好,氣息微弱,這些內侍就知道,這是太宗中風這種舊症再度複發。他們忙就緊急傳宮中太醫前來,為太宗診治。

  到了翌日,北風越發淒厲,寒雪越發飄得密集。到了正午,天色也越加晦暗。整座長安城成了一片白色光瑩,悲涼徹骨的冰天雪地的世界。

  這個時候在太極宮後宮的高陽,也然仍未見到太宗回來。

  為什麽自己的父皇到現在還不回來?為什麽他竟會冒雪去離宮?他為什麽要將我單獨留住在宮裏如此之久?

  高陽百思不得其解。

  高陽在後宮那裏徘徊了很久,突然想到長荷與她告別時的悲哀的話語與神態,及自己近來的噩夢頻繁,不覺意識到大事不妙。

  一時間,高陽無論對何種聲響傳來,都覺得聞之驚心。真有鶴唳風聲,草木皆兵之感。

  好不容易熬到日沒西天,月照宮牆,燈點華庭之時,高陽才聽人來對她說道,辯機已於前日被腰斬於郊外荒崗,她身邊十數名的侍從,於今日也業已被全部正法了。

  聽罷此噩耗,高陽頓如聞晴天霹靂,一時,天旋地轉,肝膽俱摧。

  高陽不覺是眼中流血,心內成灰地哀叫一聲:“天啊!”便驀然失神,暈厥在地。

  眾人忙將高陽救起來,將她送回到公主府。

  一到高陽公主府,隻見這裏冷月淒惻,殘雪滿階。偌大的一座公主府,其內真是人聲闃無,淒涼滿目。

  半晌,高陽才蘇醒過來,想想已經發生過的事情,哀極反而無淚,半晌,才淒然一笑道:“噩夢竟成真!”

  高陽又念道:“生當複歸來,死當長相思。”才不禁淚流滿麵,悲泣難止。

  正當高陽為辯機、長荷、文夫人等人之死椎心泣血般哀痛之時,宮裏忽來二內待。

  恍恍惚惚中,忽聽人高叫一聲道:“高陽公主聽旨。”

  高陽一動也不動,呆如泥塑,後來,眾從人又將她勉強攙扶起來聽旨。

  隻聽那內侍念太宗手諭道:

  合浦公主,朕之愛女。少小聰慧,甚稱朕意,素有靈性,實為鍾愛。賜名高陽,恩寵逾於群姊,婚禮重於他婿,原期其承歡膝下,如暖陽溫冬心,誰承其負寵而驕逸,不修婦德,胡作非為,無視婦禮,紊人孝睦。遂使皇家顏麵掃地,朕之暮年蒙羞,實為心寒發指。故合浦過失深重,實難寬恕。此後無事不可隨意入宮,且須恪守婦道,抱慚自明,勿生釁絆,以求自保。另有法門蠹蟲,行徑無恥,玷汙聖域,死且餘辜。合浦媼婢,脯心欠乏,督導失周,鹹宜重懲。

  二內侍宣罷太宗手喻,就揚長而去。

  高陽聽罷此手諭,麵無人色,半晌,淚如雨下,連道:“父皇!這些千錯萬錯,難道都要算是陽兒的錯麽?父皇你也是有大錯的啊!為什麽你隻顧及你的君臣之道?為籠絡自己的忠臣,竟拿我們這些子女來與人聯姻?你何曾顧及我們的性情及喜好絲毫?父皇,是你親手斷送了自己兒女的幸福啊。”

  說畢,高陽又對天淒然道:“文夫人、長荷她們何罪之有?父皇你為什麽竟要她們全部去死?父皇,我恨你!我好生恨你啊!”

  不久,高陽又凝望著那一幅《雪跡夕陽圖》,想自己的深愛的人就這樣音容俱渺,無處可尋,自己不禁神情哀絕,歎息流淚,喃喃地說道:“成華!成華!先後無覺,從爾有期!我的這一生能與你相逢相識,我無怨無悔。我是因為你而存在這個世間。你既然已經化煙成灰了,我豈能獨活?”

  從此,高陽覺得這座巨大長安城的天空上無光、無日,也無月。她也猶如孤魂幽靈,徘徊在巨大空蕩的公主府中,心如死灰,度日如年。

  隨後不久,宮中有內侍來向大病中的太宗稟報,自從辯機被腰斬之後不久,高陽公主愈發獨行特立、無畏無懼。還與長安那些自稱能視鬼神、占祥的僧道與高人往來。目前她仿佛正日夜在自府裏替什麽人舉行招魂儀式。

  太宗聽了,默然良久,然後慘然地說道:“難道真的是朕對她做的太絕了麽?大概她這是盼望在冥冥中仍能和她的那個人和自己的那一夥人相見罷了。朕恐怕將也不久於人世,且任由她去鬧這一陣子兒罷,朕已經是顧不得了。”

  在辯機、文夫人、長荷等慘亡的二三個月後,太宗也病逝於翠微宮。

  這一噩耗,傳入高陽公主府中。

  高陽聽罷,頓然哀慟不已,道:“蒼天啊!你何其過酷!為什麽在這不足三個月間,竟讓我喪失了這世上全部至親至愛的人?”

  一時,高陽淚如泉湧,氣噎神絕。她哭父、哭辯機、哭文夫人、長荷等人、哭自己,更哭命。

  高陽知道自己餘命所剩無多,她不久也將尾隨他們而去。

  不久,在舉朝上下為太宗逝世舉行的盛大而又隆重的葬禮上,高陽身穿一襲外黑內白的喪服,神情木然。一任漫雪白的挽幛、挽聯與無數紙銅錢,在眼前無情的招搖和飄落。

  最後,高陽已是痛極無聲,欲哭無淚,隻有萬念俱灰地聽著一聲聲在長安城遍空奏響的悲哀的挽樂和法號,然後目送裝載有自己愛恨交集人的棺槨的車馬與送葬的眾人,在殘光如血的落日下,一程又一程地向長安城外遠山的塵土中飄去。

  正是:秋墳鬼唱鮑家詩,恨血千年土中碧。

  
更多

編輯推薦

1博弈春秋人物正...
2春秋戰國時期社...
3俄羅斯曆史與文...
4正說明朝十八臣...
5中國式的發明家...
6西安事變實錄
7漢武大帝
8詠歎中國曆代帝...
9紅牆檔案(二)...
10紅牆檔案(三)...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紅牆檔案(四)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紅牆檔案(一)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菊花與刀:日本文化諸模式

    作者:美 魯斯·本尼迪克特  

    紀實傳記 【已完結】

    作者運用文化人類學研究方法對日本民族精神、文化基礎、社會製度和日本人性格特征等進行分析,並剖析以上因...

  • 目擊天安門-(二)

    作者:韓泰倫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選擇了中國政治變遷的聚焦點--天安門這一獨特的視角,完整係統地記述了天安門曆經的滄桑巨變,挖掘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