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五章 群英

  辯機送罷那位狂癲的法師後,自己就乘著茫茫的暮色返回會昌寺。

  辯機才一踏入寺院的大門,就見寺主高慧法師的小童行忙迎上來,道:“辯機師兄,你怎麽這般晚才回來?老師父們都叫我來找了師兄你好幾遍了,說有很要緊的事,要忙著告訴你呢。”

  辯機忙應道:“我即去。”說罷,他來不及歇息片刻,就去方丈室去了。

  辯機剛入方丈室門,隻見裏麵燈火熒然,高慧與行輝二法師神色歡欣,似乎正在裏麵談論什麽事情。

  高慧見辯機進來,便笑對他道:“我現在才明白,那狂癲法師叫你去幹正經事話的來由了。”

  行輝也對辯機笑道:“你才去了一天,今兒這寺裏,也就有一道天大的喜訊傳來。你道是什麽好消息?且猜猜來看。”

  辯機想了一想,才道:“弟子一早便去送那位法師去了。細想起來,除遇見他與玄度師兄二人外,更無其他什麽事的。”

  高慧見辯機是一臉的惑然,就笑道:“弘福寺玄奘法師奉命招天下賢材助其譯經。今兒他派人到我寺選人材,我們第一個便舉薦了你。”

  行輝笑道:“第二個我們看要不要考慮推薦從大總持寺過來的你師兄玄度。聽人說,他的學問也是極其紮實的。前人有句話是:‘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眼前之事,竟被他說是絲毫不差了。”

  一時,辯機竟然感動得是難以置信。半晌,才問高慧與行輝道:“二位師父,這竟然會是真的麽?”

  高慧笑對辯機道:“如何不當真?大後日你就去弘福寺參加各方來的人材初選會,如果優良者一旦被選中,便可參與玄奘法師他們在弘福寺的譯經盛會了。”

  行輝笑道:“他們那裏現在正可謂是思賢若渴,故而恨不能篩遍全國的各家寺院,深怕遺掉一個可用之材。”

  辯機忙道:“弟子才學貧瘠,如何擔當得起如此重任?”

  行輝望著辯機,笑吟吟地說道:“高慧法師與老僧自信不會看差人的。你既諳熟經典文史,又通曉梵文,最難得是人年紀輕輕,文筆又快捷達雅。”

  高慧也對辯機歡喜地說道:“這才真是我們佛門千載也難逢的一次嘉會嗬。你等定要更加努力精進,莫負了我們會昌寺眾人的期望。”

  辯機聽了高慧與行輝二法師這番激勵之言,激動的長久無一語。

  在三月下旬,果然如高慧與行輝二位法師所言,辯機因文采出眾,諳熟大小乘經論、通曉梵文而被選拔至弘福寺的翻經院去襄助玄奘法師譯經。

  辯機同時也是這些從全國所選來這裏譯經的二十餘名大德之中年紀最輕的一位成員,故而備受眾人注目。

  辯機這裏深懷誠惶誠恐及異常珍惜佛門這樣極其難得一遇機緣的複雜心境來到弘福寺。

  弘福寺地處長安城的修德坊,為敕造的皇家寺院,該寺院的規模與占地雖然並不是長安城最大的,但卻以塔院林立,殿宇精美,清靜莊嚴著名。其內西北一側的禪院更是嘉木蒼鬱,寂靜空幽。

  辯機今天一進入弘福寺,就發現這時的弘福寺處卻正處在一片繁忙興旺景象之中。一方麵是朝廷配給翻經院譯經的必備之物如筆墨紙張,經櫃書案等物都被相繼運進寺中來,另外一方麵是二十多位襄助玄奘譯經的主要大德也陸續匯集到弘福寺。

  眾人剛入弘福寺不久,就放下行裝,不顧老幼尊卑及旅途勞累,立即就加入到譯場中各種事物籌備的事宜中去了。大家莫不希望,這個譯場能早日開始運作。

  辯機自思自己年輕,而且又不比許多大德從外地長途跋涉而來,加上他素來勤奮肯勞,便也一馬當先,跑前跑後地忙開了。

  翌日一早,玄奘法師便在弘福寺寺主慧斌等人陪同下,微笑地走到每位前來弘福寺譯經的大德麵前致意問候。

  剛至長廊,慧斌便指著一個生得明目清眉,神采清華的,正在幫雜役清點物品的青年人,對玄奘笑道:“他就是從會昌寺來的辯機。老僧看他的形容,倒如奘師年輕之時,要知道,他可是這些來譯經大德中最年輕的一位,人雖如此年輕,卻難得才華是如此地出眾。聽人說,他的文墨極佳,寫得一手的好文章。”

  玄奘聽慧斌說罷,便走到辯機身旁。

  辯機這時一抬頭,看見站在麵前的正是自己仰慕已久的玄奘法師。

  隻見玄奘氣質綽然,器宇雋朗。觀之,頓覺可親可敬,辯機忙上前執弟子禮。

  玄奘仔細地將辯機上下端詳了一番,微笑地說道:“乍一看,年輕人的形容,倒也還真有幾分如我年輕時。”

  說罷,玄奘回頭對弘福寺寺主慧斌等人笑道:“後生可畏,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

  一同隨同玄奘前來的眾大德聽罷,不覺都點頭讚同。

  玄奘又問辯機道:“聽說你十來歲便師從道嶽法師,今年幾何了?”

  辯機素來寡言,見玄奘問,也簡言答道:“是,弟子今年二十有六。”

  玄奘默然良久,才對辯機道:“說來很巧,貧僧我出關那年,正好與你現在的年齡相仿。出關前,我也曾向道嶽、法常、僧辯與僧會等諸法師學法。道嶽法師真是德業非凡,他為弘傳《俱舍論》,可謂不惜餘力,你能從他修行,甚是幸運。隻是歲流如梭,近二十年來的歲月,就這樣轉眼即過。道嶽法師為人精勤,絕對不肯任一寸光陰虛度,對學問鉤深致遠的情景,至今都令我難以忘懷。今見你,憶及這些往事,真令我感慨叢生。”

  想起自己的故先師道嶽法師,辯機的心中更是感念不已。

  令辯機十分吃驚的是,玄奘法師態度不僅謙和如春,且記性十分強博,他雖然還沒有與這些前來翻譯佛經的大德謀過麵,但是,隻要弘福寺寺主慧斌向他介紹某人的姓名一遍,他便能立即說出這些人的師承及各種狀況,令人備覺玄奘法師可親可近。

  玄奘將來弘福寺參加譯經的眾大德一一問候遍後,又對眾人道:“我們這一代的修行人何其有幸,一是正值天下太平,眾人可安心修行問學。二是能得到朝裏如此規模的資助,而可在翻經院一心譯經。其實,將梵經譯成漢文,實際是一種異常繁重又細致的勞作。貧僧甚感欣喜你們能到這裏來襄助我譯經,更願眾人不畏盡日窮年,齊心協力,早日譯出令佛門眾人滿意可讀的經文出來。另外,從這個月至五月起,因貧僧考慮這弘福寺翻經院譯經的人員、物資配製均尚未完全安置妥當,加之現在你們這些來翻經院的二十多位大德,又多來自天南海北,彼此之間的言語、見識及作息習慣都不盡相同。為盡快協調眾人之間的種種不同,貧僧擬定除組織建製譯場以外,還準備在黃昏之時,在寺內設一講壇,任人自在談論,以便增進默契,多出慧見。不知眾位法師,是否也讚同貧僧的意見?”

  這裏的眾人聽罷玄奘之言,無不點頭讚同如此而行。

  一日傍晚,辯機來到寺西北禪院的譯場,隻見一群人已在其內所設的講壇上開講了。

  長安羅漢寺的慧貴法師,一見辯機過來,就近他而坐,便對他笑道:“今日的演講,與佛門的事一概無關,現在從四川與河南兩省來的這兩位法師正在講他們兩地的風土人情呢。”

  辯機聽了,微笑地說道:“這倒是別開生麵。”

  辯機坐下後,一抬頭,隻見河南開封演寬寺玄忠法師與四川成都多寶寺道因法師各坐在講台一側開始演講。

  玄忠、道因這二位法師皆具口才,說到詼諧處,引得下麵的眾人,不時心領神會而笑。

  這裏就隻聽見玄忠法師講道:“一進蜀地,周遭的風物令我好不驚歎。該地山青水潤、物產豐饒自是不必說,蜀人實在是好生的勤勞,田地耕種得妥當合理。遠望之,土地齊整,美哉若畫圖。另外,他們竟不肯任絲毫土地閑置,連田間壟旁,都能收拾得頗為齊整。用之,不是栽種幾束閑草花木,便是瓜果菜蔬的。可見那裏的民眾對土地用心殷勤及嗬護之深,令人感歎。”

  說罷,玄忠又對四川成都多寶寺道因法師笑道:“道因法師,我這樣說,並不是說我們中原人懶散了。我們北邊的土地雖還整齊,就是太有些兒‘大而劃之’了。正經的土地還過於廣大,讓人無暇顧及呢,便也多無閑心在一旁栽花種竹了。”

  道因忙笑道:“南北雙美。南邊的人,性情多是空靈委婉型居多。中原人多純樸豪放,慷慨大度。南人耐勞吃苦,勤儉持家之風,又非它處可比的。同一天地下,為什麽每一處的差異卻如此大?山川氣候迥異自是不必說,就是細看人的性情、作息習慣也皆盡不同。”

  玄忠法師笑對端坐在下麵,從廣西聚福寺來的靜邁法師說道:“記得一次,靜邁法師雲遊到了我寺,那時正值冬時。一日,突然天飄瑞雪。他竟然是震驚激動不已,以為這是天降鹹鹽了,立即歡呼地跑入寺庭中,捧雪一嚐。”

  靜邁法師在下麵也大笑地說道:“平生第一次遇見下雪,而且見它又是這般鋪天蓋地而來,雪中山河的麵貌,也頓然而異,這讓人如何不匪夷所思?自己不免立即如頑童一般,跑到外麵去嬉戲玩耍,後來直至積雪過膝方歸。不想回來,手足也都凍得紅腫起來。”

  眾人聽罷,想從四季炎熱西域來北方的外番僧,在初次見下雪這一景色後,也多有此舉動之時,不免會意而笑。

  玄忠法師道:“以我看來,不同的山川地理,也多半能定了在那裏出生人們的性情。比如說南邊山地多,雖然處處山清水秀,但是道路多蜿蜒不平,故而其人心情也幽微細膩,而北邊土地也多是平敞廣揚的,故北人性情多率直豪邁的。”

  道因笑道:“細細算去,眾位法師你們看,南人、北人豈止是性情兒不同?相貌、脾性也是不同的,連他們所想、所為也不盡相同的。譬如從前人所作一詩、一文與一字畫中,便可窺見南北兩地的不同。看來物之不同,乃天經地義。”

  辯機也微笑地在下麵說道:“道因法師言之在理。這裏有古賢孟夫子的一句語為證:物之不齊,物之性也,或相倍蓰,或相十萬或千萬。”

  玄忠聽辯機說罷,點頭笑道:“不說遠的,且看眼前我與你們南人四川振音寺的敬明兄弟的皮囊,他如南邊的一簇鬱鬱蔥蔥的長青竹,而我就如那北邊粗糲斑駁的磚石塔了。”

  眾人聽了玄忠法師的風趣幽默的比喻,不禁都笑了。

  身材生得很是細高清秀的敬明法師在下麵笑指身旁的辯機道:“如果我算得上是一株秀竹,你們長安會昌寺來的這位青年辯機法師兄弟,就真正該算是得上是一株臨風的玉樹了呢。”

  眾人聽見敬明此一說,看見辯機那一表雋逸清秀的人才,也忙笑著點首讚同。

  這個敬明法師雖為南人,但性情豪俊卻不輸與北人。他這裏又順勢說道:“因此,不是我要說出一番驚俗駭世的妄語來。自古許多聖人、帝王想強求平民百姓所思、所為與他一樣的,這不止是徒勞可笑,且自不量力的。豈不知這非人可為之?人之所思、所為乃大半是由天地山川定之。雖然我是篤信釋教的佛門弟子,但我從不勸人從佛向善,佛隻渡有緣之人。我怎知他人之心,如我心;我更不想強求他人之思,如我之思了。”

  長安寶昌寺法祥法師笑道:“敬明師兄這幾句話好生厲害,你這樣說,豈不是將古今天下僅有的幾個‘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的聖人一網打盡了?生生褻瀆了人家欲教化眾生之心了。”

  敬明忙笑道:“凡事也不可一概而論。‘天下天上,唯我獨尊’這一句氣勢豪邁的話語,也隻有佛祖釋迦這樣一個有著大智大慧境界的人想得出、說得出。雖說這句話也最受外道旁教攻訐,認為它目空一切。豈不知這句話乃是我釋教的精華。又有誰知我佛祖有‘天下天上,惟我獨尊,三界之苦,我當安之;天下天上,唯我獨尊,要度眾生生老病死’這樣大無畏的氣魄?故此,我佛祖才有了為普度眾生,做到完全舍王位、舍國、舍家,乃至舍己欲,這樣千古惟一一人的惟一壯舉。此處之‘我’,有為救眾生的大苦大難的‘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無私無懼之意,有這樣‘舍我其誰?’的大雄風範。另外,此處之‘我’,乃是天地之唯一的‘我’,故‘此我’非‘彼我’所能替代的。一切眾生皆具智慧德相,人人平等,事事如一,無尊、無卑,人人都可以借持修之路,最後通達智慧之境。由此,便會生慈悲寬宥之心,不作‘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之事,譬如殺生及強人所思必如我了。”

  聽罷敬明的長篇大論,法祥大笑道:“敬明師兄這一席話,竟使我如灌醍醐一般痛快!道因法師所言極是,南北雙美。世間萬物,也莫不因其性獨特而美。但是,世間也有那種集南北精華於一身的傑出人物,奘師便是這樣的人。”

  眾人聽罷,忙點頭。

  辯機聽見眾位法師的議論,雖沒有多插言,但很喜歡這個平等受持,彼此尊敬的論壇。

  後來,這個論壇果然在弘福寺翻經院今後的譯經中,眾人在商量漢梵用辭的確切定義等方麵發揮了異常重要的作用。

  聽罷寺中那一論壇的演講,辯機剛回僧房中,便碰見弘福寺的靈潤法師,他正外出歸來。

  靈潤一見辯機,就對他說道:“不久後,還有一個學問了不起的師父,奉召要加入到寺裏翻經院助奘師譯經。從此,我們弘幅寺又多了一位可以請益問業的良師。辯機法師,你且猜猜他是誰?我現在就給你一些提示,他就常住在終南山裏弘法,而且他還是我門一位律學兼文史大師哩。”

  辯機沉思半天,才道:“居無常師,追千裏如咫尺;唯法是務,跨關河如一葦。莫非是那位著作等身的道宣師父,他要到這裏來?”

  聽辯機說罷,靈潤法師大笑,道:“你猜得竟是絲毫不錯了。聽說宣師因要事在身,五六月以後才能進得譯場來。”

  辯機聽罷,也很是歡喜,對靈潤說道:“在會昌寺時,我寺裏的藏經樓中就有道宣法師所著《四分律刪補隨機羯磨》與《四分律比丘含注戒本》等書的抄本。能在弘福寺親眼見到宣師本人,何其有幸。”

  辯機、靈潤二人正在這裏說著,突然又從外麵進來一個身材高大、麵帶微笑的中年人。

  這人邊笑、邊對辯機、靈潤二人說道:“既然二位在這裏,我現在倒要你們猜猜看,這弘福寺裏,不久以後,還要進來一個特殊的人材。”

  辯機、靈潤他們一看,隻見這說話之人,原來是弘福寺的文備法師。

  辯機就問文備道:“莫非還有哪一位大師要加入譯場來?”

  文備聽了,也大笑地對辯機說道:“辯機法師,哪怕你這個天下最聰慧的人,都絕對是難以猜得到這個人是誰的。”

  靈潤與文備法師同住在弘福寺幾十年,又是他的大師兄,見狀,就笑對文備說道:“平常這般一個實在的人,也開始學會弄起虛玄來了,你就索性全部告訴我們他是誰好了。”

  文備這時才笑說道:“他是一個聰明異常,而且年紀隻有一十五歲的小小少年。”

  一個少年?辯機、靈潤二人這裏聽了,也不覺有些吃驚。

  文備就把這個少年的來曆講了一遍。

  原來,文備前些天陪玄奘法師應約外出為長安城中的王公貴族講了一次佛法。在路上,他們就碰見一個人攜帶了一個約有十五歲的少年從一駕車馬上下來。這個少年人生得是舉措疏略、眉清目朗。不想這個少年人的聰慧儀表,當時即給玄奘法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後來,玄奘法師他們才知道,這個少年俗姓尉遲,名道洪,長安京兆人,出身名門之後。其父尉遲敬宗,現任左金吾將軍,鬆州都督,爵封開國公。他的伯父就是赫赫有名,幫助唐定國的開國元勳鄂國公尉遲敬德將軍。

  文備說完上麵的事情後,將話一頓,又繼續說道:“奘師講完佛法後,當即就趕到尉遲道洪的府第中,並對其父尉遲敬宗將軍誠心地說道:‘以貧僧看來,將軍的這個後代是極有慧根的。如果將來機緣得巧,能舍貧僧為弟子,則我法不愁無人傳承了。’在聽了奘師的請求後,尉遲敬宗將軍本人覺得,自己的兒子能成為像奘師這樣高僧的弟子,是一種何等大的造化!他倒是立即欣然地答應奘師的請求了。隻是奇怪的是,那個小小的少年道洪本人,卻反而堅決不答應自己現在就來追隨奘師成為我門中人。”

  辯機聽了,不解地問文備道:“這又是為何?”

  文備道:“這個少年人竟說,他眼前的塵緣還沒有全部了斷,不便作奘師的弟子。”

  辯機聽罷文備的話後,一時默然無語。

  靈潤聽了,則大聲地歎讚道:“從這少年人的這一回答中倒也還真也看得出,這是一個秉性絕對聰明的人,我們佛門是不能放過這樣的人材的。”

  文備聽了,笑說道:“那是自然!奘師從來都是一個何等有遠見卓識的人。他說,翻譯佛經是一件龐大的事業,絕非能由我們佛門一二代人所能完成的,要不斷為佛門網羅和培養後繼的人材,這樣,方能使我們佛門譯經事業得以持續進行。”

  靈潤聽了點頭,又問文備道:“說到底了,這個叫尉遲道洪的小少年,最後同意入我佛門修行了沒有?”

  文備笑道:“不想這件事情,竟然將上麵也驚動了。據說,陛下已立即直接下詔書到尉遲將軍的府第中去了,要這少年尉遲道洪在年滿十七八歲之時,必須正式成為奘師的弟子。我估計從今明年起,他就會作為一個俗家弟子,開始到我們弘福寺來修行了。”

  靈潤聽了,對文備連聲歎息道:“我原來看見辯機法師這般聰睿,一個年紀僅二十來歲的人就躋身於我們中老年人雲集的弘福翻經院,已是歎為觀止了。何曾想到,還有更聰明的人能跟上。好!後生可畏,我佛門不乏後繼有人了!”

  說罷,靈潤又叮囑辯機道:“辯機法師,如果到時這個道洪到我們弘福寺來修行時,你定要多多加以關照,畢竟這裏隻有你年長他十歲多,與我們這些年長一些的人相比,隻有你們二人還算得上是一個同齡人。”

  辯機聽了靈潤的叮囑後,立即點頭。

  正是:天花落不盡,處處鳥銜飛。

  
更多

編輯推薦

1博弈春秋人物正...
2春秋戰國時期社...
3俄羅斯曆史與文...
4正說明朝十八臣...
5中國式的發明家...
6西安事變實錄
7漢武大帝
8詠歎中國曆代帝...
9紅牆檔案(二)...
10紅牆檔案(三)...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紅牆檔案(四)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紅牆檔案(一)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菊花與刀:日本文化諸模式

    作者:美 魯斯·本尼迪克特  

    紀實傳記 【已完結】

    作者運用文化人類學研究方法對日本民族精神、文化基礎、社會製度和日本人性格特征等進行分析,並剖析以上因...

  • 目擊天安門-(二)

    作者:韓泰倫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選擇了中國政治變遷的聚焦點--天安門這一獨特的視角,完整係統地記述了天安門曆經的滄桑巨變,挖掘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