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九章 雙色

  這一日,是驚世駭俗的一日。

  在通過坎坷得無邊無際的道路與超越了常人幾乎無法跨越的天塹後,在終於與另一個青春的生命以這種猝不及防的方式遭遇,最終又是如此緊密地連接一起。

  事後,辯機才震驚地發現在自己這二十多載生命裏的這特殊的一日,才看到原本素常所見識的世界完全被顛覆了。就是這個世界,此時此刻展現在自己麵前的麵目,它們竟然是這般地豐富翔實。

  辯機更加震驚地發現,素常所知道的那個自我也全部變了,自己原來沉靜如水的性情中,竟然有這樣激越昂揚得令他無法置信的那一麵。它們就像潛伏在地心中的岩漿,一旦釋放出來,它就會像一道熱情爛漫、狂飆奔逸而來的激流與火焰。就是這股來自生命本源中內在的流火,在渴望、壓抑和躲避中,最後悲欣地交融成一片。

  辯機發現,現在所處的這種令人達到幾近絕望與迷醉的至性又至福的境地,使自己完全忘卻了自我,忘記了虛空、道俗及天地萬物中所有那一切有形或是無形的禁錮。

  不久以後,辯機感覺到全身心目前好像並不是在這座巨大安靜的流邸,而是仿佛正乘著波濤洶湧的,根本就無岸大海之中的一艘不係之舟,在巨大的驚濤駭浪衝擊下做無定的飄搖。

  辯機發現此時此刻自己必須急迫地思索今日為何會走到這裏來的因緣和自覺自救的方法,否則,就會被眼前這一陣狂濤所淹沒。

  辯機想起自己的父母辭世之際,他才不過是一個八歲多的單純少年,加上自己的父母在曆經了紅塵中種種慘痛的磨難後,性情也變得很是淡泊沉靜。所以,他們以自己慈祥的身心全力為他們的家和子女遮擋了外界的風雨。隻是他們卻也在無意中,同時也為自己的一雙兒女建造了一個相對閉塞、不受外界點滴煩惱玷染的世界。故此,在既往自己心目裏所見到的人世間,就是那麽的狹小有限,以至於在他這二十多年來的年輕生命裏,就一直以為他所見到的世界就應該是在父母所營造那樣單一。

  辯機又繼續想道,父母的突然病故,與親人的離散,固然讓他很是悲苦孤獨,但畢竟年少不經事,對外部複雜多彩的世界並沒有切膚地體驗與認識。自己後來就隨清心法師到寂靜幽深的終南山中的小寺濟世寺修行。不想濟世寺與清心法師等人,又在一場狂暴的火海中化為一片灰燼,這讓自己的身心在更大的程度上陷在孤絕的境地。再到後來,自己又到長安城中的大總持寺開始追隨名師道嶽法師修行,十五歲就抽簪革服,正式成為佛門的一名弟子。

  辯機發現從自己的這一段看似悲苦,實則簡單的身世看得出,實際上,自己正從一個相對閉鎖寧靜的世界,直接又走到走佛門這樣一個更為純正和冷靜的理智世界。

  辯機發現自己在佛門修行學道這些年來,卻隱約地發現,無論是自身,還是自己的內心世界裏都始終存有一處缺憾。這處缺憾,似乎又被一大段的虛白掩蓋了。

  辯機自問揭示自我身心的欠缺之力究竟在何處?那一處欠缺的實相又是什麽?過去,他一直都在暗中千百遍地自責,也許就因為自己性情原本就是一個善感的人,所以才會被這個世界變幻不定的表象而迷惑。也許自己根本就是七情六欲未淨,才阻礙自身佛性的彰顯。

  令辯機也十分煩惱的是為什麽自己明明是一個進入佛門修行學道的僧侶,一個十分虔誠的佛徒,這些年來,他的內心中卻總感到有種莫名難言的欠缺存在?無論去拚命努力地學習浩瀚如海的佛理,還是一絲不苟地遵循嚴格的佛門戒律,他發現好像那片於無形中包圍自己的、如同一片空白的欠缺之處,正在阻礙自己通向那一條健全的修行之道,以致他始終在原地徘徊,也無法完成如蓮華一般從汙泥中出來那樣的超越。

  辯機悲哀地想道,究竟是什麽欠缺妨礙了自己在佛道上更加精進?自己的身心中真的是有那一片無形的缺陷存在?自己是否有能力夠揭開掩蓋在那片欠缺上神秘的東西是什麽?為什麽自己的恩師,一代高僧道嶽法師在臨終前還感歎地說“入佛門修行五十餘年,從來都自認要穩步佛道是一件不易之事。尚且塵緣未了,便會生出種種煩惱”這句話出來?為什麽道嶽法師臨終前曾嚴肅地囑咐自己要自覺根塵,最後方能覺行圓滿?

  辯機很是煩惱,難道在自己的身上竟真是有某種塵世的根緣尚未了斷?所以才不能自在無礙,從而牽絆他無法穩步佛道?

  就正當在辯機苦苦地思索自己內心世界這種缺陷究竟是什麽,揭示它的道力又何在之時。也就在某一天,他遭遇眼前這樣一個美麗的女子,一位高貴的皇家公主,卻以她那罕見無比的大無畏和真摯,藐視世間一切約定俗成的束縛,通過某種幽秘而又令人無法抗拒的力量向他傳遞了啟示,讓他看見自己內心那個欠缺的真實之處,它們是如此地絢爛多彩!

  辯機猛然發現自己內心中那些深潛的困惑疑團被打破之時,簡直就是石破天驚與驚世駭俗之日!因為他驚惶地發現自己這種缺陷及欠缺揭示這種缺憾的這種道力,就是他,一個正在佛門潛心修行的、冰心而又熱血的年輕僧侶,一直不得不,或者是必須要苦苦刻意去躲避、壓抑、甚至要去掩飾的東西。辯機看見這個道力與欠缺,它們實際就是真與愛!也許,就是這些被自己去拚命地刻意擯棄與掩蓋的東西,其實就更大的妨礙自己通向健全的修行之道。

  辯機身為一個佛門的僧侶,現在駭然地發現自己現在卻擁有這樣的想法,這真是令他感到是何等地震驚、羞愧、甚至是戰栗。因為這與他素來信仰的教義是有著最強烈而又根本的矛盾。佛說:愛欲是染因,是煩惱的本源。佛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但是,由於懂得不疑不悟、小疑小悟、大疑,則是大悟這個道理,辯機就發現,現在幾乎沒有什麽能夠阻擋自己的思想猶如是一匹奔放的天馬,要作進一步漫天的馳騁。

  辯機戰栗地發現,也正是那一片欠缺,實際上首先就妨礙了他通向一條成為健全的為人之道。既然,自己還沒有成長為一個健全的人。那麽,要想通達如佛祖釋迦牟尼這般大覺者所擁有的大智大慧的境界就會有更大的障礙!因為,佛祖釋迦就是一個真正的、人間的大覺悟者的楷模。佛祖釋迦自己就通過親身看見了生、老、病、死這四大人生的實相,認清了自己和這個世界本來的麵目,並毅然決然地斬斷使自己苦惱和沉淪的種種愛欲攀緣後,才達到了一種無上智慧的境界,由此而來,不但拯救了自己,也普度了無數的芸芸眾生。

  辯機知道,作為一個佛門修行人,就連自己本來的麵目都看不清,並且自我迷失了,又有什麽樣的資格或基石,向更高的境界出發?

  辯機這時才發現,雖然現在自己明顯地感到似乎被一種紅塵的羅網緊緊地擭住了,但是,意識卻往前行了一大步,因為,自己終於已經開始學會正視自己了。他發現這才是一個佛門修行人通達最後覺悟的必經之途!不敢麵對自己,沒有徹底地自覺,就想大踏步地通向覺他的智慧之境,這隻能算是癡心妄想。

  辯機發現他現在終於理解了“佛法在世間”這句話的意義。自己既往一直就是刻意地遠離人世間,執迷地站立在被人割裂世界一端的絕對邊緣上去悟道、學道與求道,最後這種以偏帶全的我執,反而妨礙自己從根本上無法達到最徹底的覺悟。

  就在辯機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更想看清自己本來麵目究竟是什麽的時刻,他驀然發現,就在自己寺院中那片藍色的蓮花盛放之時,就在他第一次在會昌寺看見她的時刻,看見他歸之為一種他以為是柔和淡靜的明月、蓮花、或是玉佛這種幻象的那一刹那,他才開始真正懂得什麽是畏懼,這種畏懼就是仿佛是看見了一麵真正能洞照自己的內心真實世界的鏡子。

  辯機到了今日才能理解為什麽看見她的時候,一瞬間會從心底裏感到痛苦、戰栗或是慌亂。因為就在今日的此刻,他的內心才能更加準確地知道,他遇見的並不是什麽一幅淡靜空靈的幻象,而那是一輪帶有宿命氣息的、又真正光明的太陽!就是這一輪太陽挾帶一種既屬於它自身的巨大光亮,又屬於他的陽光射進來。它散發出一道猶如烈焰般的光芒,照在他那自己那幽暗的、如同終南山那些絕無人煙的深穀下,看似靜寂,實則卻蘊藏了無數寶藏和生命力的心靈。

  辯機發現就在那一天,自己原本那憂鬱單純的心地被撬開了一個真正的縫隙。就在一刹那,自己那個純粹單色,甚至是完全空白的世界,就被塗染上了斑斕的顏色。他被這些顏色之豐富深深地迷惑,他被從自己心地裏快速生長起來的各種情愫而震撼和苦惱。

  辯機一直就拚命地想去抗拒和消除那道陽光的照耀,可那畢竟不是一道普通的陽光,它攜帶而來的是生命本源中最強大的力量,它能讓一切沉睡的生命、青春和本性都統統地複蘇過來。

  辯機在經過自己內心無數的沉思和掙紮後,最後才頹然無力地發現,這就像自己曾親眼看見終南山中那些在經曆了漫長嚴冬後的雪地下的花草一樣,它們最終注定會在駘蕩的春風的溫暖撫慰下蘇醒過來,並且明媚地開放,這是任何一種力量都無法阻擋的。隻是因為這一道陽光來得太強烈,才令他完全猝不及防。他素來所信仰的教義與所受戒律的規範,才會被這一道陽光衝擊得七零八落,潰不成軍。

  辯機這才知道,當全身心被這道暖色春陽沐浴後,在原來自己沉靜外表下,其實還潛伏著一個幾乎連自己都無法相信與認識的,充滿了激情洋溢、活力四射真正的血肉生命。

  辯機發現就在這個令人驚愕的連續的複蘇中,讓他從最根本之處,領略了一個真正世界的本相和它的雙重性。它們是虛與實、動與靜、暗與明、悲與欣、冷與熱、苦與樂;是天堂與地獄、黎明與黑夜、巔峰與底穀;是陰與陽、男與女、靈與肉。

  就在辯機和高陽這兩個在當今世界有著身份異樣特殊的人,為生命中這個最不同尋常,又驚世駭俗一日的終於降臨,而思緒萬千之時,忽聽流邸窗外有風聲振響。

  當他們推開麵前的一扇窗戶,就看見夕陽西下,燦霞滿天。

  一道巨大而又輝煌的鮮豔奪目的落陽,正懸掛在天上。此時,天地萬物連同前方那一座雄渾無比的長安城,頓然沉浸在一片璀然的金色落照之中,顯得無比的綺麗華美。

  不一時,天間斑斕縹緲的流雲,不停地快速飄動翻湧,那一輪落日也隨之相伴,正以驚人的速度向西邊的山間裏墜落,然後,遠山又與落日融合一起。

  一時,天間的雲霞絢爛,落陽的顏色也從鮮紅轉為殷紅、酡色、暗紅、墨紅,黑紅,最後完全消隱,萬物即呈淒絕暗淡之色。仿佛就在這一瞬間,蒼穹周遭隨這一輪太陽的沒落與沉淪,而變得萬分沉寂,天荒地老。

  見狀,高陽不禁淚濕麵頰,喃喃地自語道:“成華,這一道落陽,也許就是我的命,清晨升起來的時刻,壯烈無比,仿佛可以溶化世間萬物。晚間,它一瞬就沉隱地無蹤可尋,令人感到的是徹骨的悲涼。”

  辯機聽了,則默默地答道:“不!合浦,大慈大悲,如日如月。太陽,就是太陽!今日的沉沒,正是為了蓄積更多的力道,讓來日的東升更加光華萬丈。就因為它有了這般的朝夕升沉與從不間歇的循環,才能亙古地覆被大地,使世間的萬物都能得以生生不息。此外,世間又有何等樣的景致,可與朝陽夕暉相形一二?它將靜謐與璀璨這兩種情形完美無瑕地交融為一體,讓我們人世間就為眼前即能觀看得到的,這深闊奇妙的宇宙沉醉。”

  一時,高陽在聽了辯機之言,頓然釋懷,歎息地將頭靠在他的肩頭上,感動和安慰不已。

  高陽在此刻才深深地發現以前這個世界,甚至就是這個被億萬萬人稱頌的長安城,在她的眼的裏從來都是空虛無邊,大而失當的。現在,它卻變得是真正的富麗堂皇,舉世唯一。

  高陽更驚異的是就在此時此刻她也重新認識了自己與周遭的一切。在自己既往的眼裏,原本那些令人哀怨的萬物,都充滿了神奇。過去,隻要她一聽見長安那些鍾聲在長空中響起,就感到它們是何等地蕭然落寞,現在又變得如此地蒼勁有力。現在,還有這座壯闊城池內外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石都充滿了神奇和美麗。哺育她的這座世間最宏大的城池,又具有何等豐饒的內涵。她為自己勇敢地抗拒了強大的命運及所有的一切禁忌,終究做到了有一為而鼓舞。這一切的力量與改變,都拜眼前這個有著最出色的一切的青年人所賜。

  高陽發現過去就因為自己有著是一個天子之女這種與生俱來的特殊宿命,她就注定必將站在這個世間最高的巔峰上,最孤獨地看見的是一個隻有空虛闊大,冷酷虛偽,卻沒有溫情坦誠的殘缺不全的世界,這就造成了她以前就算擁有萬物,卻不懂得如何感恩與珍惜。但是,自從在那一日,就是她生命之中那最特殊的一日,在一處最不該寄托這種感恩和珍惜之情的地方,一個佛門的寺院裏,卻看見了一個最應該寄托這種感情的人。因為她看見了世間唯一、而又最為奇異的青蓮花。從那一日起,她知道了什麽叫珍貴無比。

  高陽想,今後她定要加倍地敬天與感恩,因為定是上蒼聽見她的悲願,才讓她見識到了世間一個才華最為出眾的人;也定是上蒼聽見她虔誠的祈禱,才讓這個世間上,她最最眷戀和夢縈魂繞的人,終於敞開他的胸懷朝自己走來。也就是這個世間上最溫柔敦厚的人,就在一瞬間裏完全消融自己心中的堅冰,化解成一道淙淙而來的柔和清泉。

  高陽此刻感慨萬千地又想道,這些時日又是何等地不可思議。在這大千世界裏,茫茫的人海之中,造物竟還是讓他們這樣身心都是孤絕萬分的,而且還有著完全截然不同身份與世界的人二人遭遇。而且最為罕奇的還是:在一見之下就竟能彼此默默地心靈相契,無論是有等級和禮教這樣的巨大無比的溝渠當道,還是有道俗這種不可跨越的天塹阻隔,都無法阻止他們雙雙跨過這千萬重根本就無法跨越的關礙,最終地走到一起。這絕對隻能歸結於是天作之合。

  高陽知道他們現在就做了一件全天下人都無法理解,甚至必遭詆毀的事情;也許自古以來,甚至全世間都從不曾有過如他們這般驚世駭俗的奇戀,他們麵前肯定是布滿了荊棘和萬丈深淵。高陽深信此刻自己是無所畏懼的。他們兩心彼此的契合,並不單是兩情相悅與在沉溺中的墮落,而是和諧與平等。他們這一路辛苦走來,無視當今世間一切所謂的道德與綱常。也許,他們未來的下場都會很是慘烈,但在他們短暫的人生裏的所得卻是這般的富麗。他們拋棄使人生低落萎靡的一麵,而收獲了種種人生至上的喜悅。

  高陽發現這種無上的喜悅就是他們發現了一個以前彼此都從來不曾看見和認識的絢爛世界,發掘了兩顆能完全能相互吸引、洞照與溫慰的心。這一切,足以讓一個人努力拋棄那些無謂悲情的糾纏,從沉淪在鬱憤淒苦的境界中升華出來。最後,讓他們的精神為生之力,為愛之美而變得高昂起來。這,隻有靠兩棵完全相通相愛的心才能做得到。

  高陽欣慰地想道,上蒼讓我在經曆了很多的磨難後,最後又好生幸運地做到了這一點。那麽,要上天堂、下地獄,要奔赴黃泉,就讓我與他結伴而行。

  不久,天就大黑了。

  遠方那一座巨大無比的長安城與眼前的一切都沉隱在莽莽無際的黑暗中,寂然無聲,若亡而實在。

  這一夜,高陽做了一個綺麗的夢,她與辯機二人去遊覽了一座流泉四布的奇妙之山,在那深山無人之處,他們發現其中有一片盛滿無數薔薇花的山穀。

  隻見那一片漫無邊際的燦爛緋雲中,藤若天棚,花如燦錦,香似烈酒。在那裏,再沒有任何禁忌、煩惱與哀愁,隻有完全的忘我和無邊的喜悅。

  辯機就在這個靜寂的漫漫黑夜裏,一直就清醒地睜開雙眼凝視著幽邃的遠方。

  不久,辯機的思緒終於從躍升到空中的俯瞰,又回到地麵上來。他的心也終於在狂濤駭浪中找到了一塊可以停歇的土地。

  此刻,辯機自己這才淚流滿麵地驀然發現和認清了一個殘酷而又鐵定的事實,此即是:在這個世間上,也許每個人都有愛的能力。也如眼前這位公主所說的那樣:真,不一種錯;愛,也不是一種罪過;但對於他這個身為一個戒律森嚴佛門僧侶的人而言,卻早已是沒有了這般的資格和權利!如今自己明知故犯,觸犯本門的大戒律,就必將是大錯特錯,罪不容赦。

  這一夜漫長無明,辯機靜坐無語,為自己的罪孽和未來苦思懺悔不已。

  正是: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更多

編輯推薦

1博弈春秋人物正...
2春秋戰國時期社...
3俄羅斯曆史與文...
4正說明朝十八臣...
5中國式的發明家...
6西安事變實錄
7漢武大帝
8詠歎中國曆代帝...
9紅牆檔案(二)...
10紅牆檔案(三)...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紅牆檔案(四)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紅牆檔案(一)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菊花與刀:日本文化諸模式

    作者:美 魯斯·本尼迪克特  

    紀實傳記 【已完結】

    作者運用文化人類學研究方法對日本民族精神、文化基礎、社會製度和日本人性格特征等進行分析,並剖析以上因...

  • 目擊天安門-(二)

    作者:韓泰倫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選擇了中國政治變遷的聚焦點--天安門這一獨特的視角,完整係統地記述了天安門曆經的滄桑巨變,挖掘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