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六章 雲水

  一日,辯機正在大總持寺中藏經樓閱讀梁時名僧僧祐寫的《弘明集》,忽見他的師兄玄度笑容滿麵上樓來。

  玄度告訴他道:“辯機師弟,現在我要告訴你一道天大的好消息,師父同意我們外出遊學了。”

  辯機聽了這則消息後,也是異常地歡喜。

  原來,佛門在北至洛陽、五台山,南至廬山一帶設有夏秋道場,讓南北兩方派高僧前往說法,交流彼此學佛心得,並為佛門培養後進人材。

  道嶽為讓辯機與玄度他們養德充學,增加見識,便同意他們二人結伴出外遊學半年。

  隨後辯機、玄度二人立即收拾行裝,然後風餐露宿地趕向南北各道場聽法。

  在此後這近四五月的遊學研經的過程中,辯機、玄度他們不僅雲遊四處山河,參拜高僧大德,使得眼界大開,學識增進。更主要是他們也瞻仰了洛陽的白馬寺,達摩法師在嵩山少林寺麵壁處,高僧慧遠、道安等前賢在廬山東林寺講經譯經處。

  見賢思齊,玄度、辯機二人都立下大誌,今後一定也要像這些前賢一樣,為佛門的事一盡心力。

  等到各處道場的法事結束後,玄度、辯機二人便櫛風沐雨,朝長安城趕來。

  玄度、辯機二人風雨兼程地趕回長安,他們從南到北這一路上,不知跨越多少嶇路長橋,高山流水。

  眼見快進秦嶺境界了,忽然遭遇一座大山擋道。為盡快趕回長安城中去,玄度、辯機這二人就決定不繞山旁的一條遠路,而是走一條近捷的,穿山而過的便道。

  他們順一條樵路走上山去,隻見這條道路蜿蜒,人煙渺無,草棘叢生。攀援行走起來,也是十分地艱難。

  達山頂不久,就隻見下麵幽穀中煙霞四湧,二人的衣服也隨天風飄蕩。

  正在行走中,忽聽得一陣悠揚婉轉的鳥聲在空穀中回響,山野也由此更顯得寂靜空幽。

  玄度忽然也聞見身旁的山野花草正散發陣陣的清香之氣,便就回頭對身後的辯機笑道:“辯機師弟,來這空山中走了一遭兒,方知古人所說‘鳥語花香’這四字,並非是無憑而來的虛語。隻可歎我等不是那古時會解鳥語的公冶長,否則,便知道這些山鳥在說些什麽事情了。”

  辯機聽了,不覺微微地一笑道:“欲解鳥語,又何必非公冶長莫屬?隻要用心靜神屏聽,人人都能解的。天賦人五官,固不該受六塵所染,但也不該空置不用,由他人越俎代庖。”

  玄度笑道:“你倒是說說,眼下它們這些山鳥都在言說些什麽事情?”

  辯機聽玄度如此一問,半晌才含笑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譬如這遠山與近山一唱一和的鳥音,便極可能是朋侶們在談天論地;而那一側山上一鳥突然發出淒厲哀鳴之聲,可能是遭遇天敵。此鳥在自救之時,同時尚還不忘讓同伴也逃之夭夭,這等情誼,實在令人可感可佩。”

  玄度見辯機如沉浸在夢中,其神情悠然,仿佛在說一個趣味盎然的故事。

  一時,玄度環顧四周,頓感山河虛空及大地中的林籟、花香、蟲吟、鳥鳴無不有情有靈。不免擊掌一笑道:“師弟所說,極是在理。比如造物主就怕我師兄二人在這清冷無趣的山間裏行走,便讓這花、這鳥、這林來慰我等旅中寂寥與艱難。如此一想,便覺得天底下,其實萬物件件都是妙不可言的,‘鳥語花香’這四字,實在是有深意的。”

  辯機這裏突然聽見玄度的笑聲,一怔,自覺失態,慚愧地說道:“也許,這就是我幼年失怙的緣故。歲月的嬗遞更換,天地萬物的種種,都莫不易引起我心生悲憫與感觸之情。由此而來,玄度師兄該笑我是一個性情中人,實在是不該來做這佛門弟子的。其實,我何嚐又不為之而苦惱?像我這種性情善感的人,也不知是何年何月,才可以修到心無所怖,也無所欣這樣的境界?”

  玄度聽辯機說罷這一番話後,搖頭笑道:“師弟你看,前人何宴算是一位何等聰明靈透之人,但他竟然說了‘聖人無情’這樣一句大錯特錯的話。試問在這個天地間,又有哪一位大聖人不是這人間最最至情至性之人?孔孟?老莊?我佛祖?其中,我佛祖便是天下一個最有真情之人,否則,怎肯舍富貴、王位、乃至舍己欲,來普救眾生?絕情寡義的人,如何當得起一個‘聖’字?”

  辯機聽罷,默然無語。

  玄度又笑道:“古人有一句‘夜行以燭,無燭則止’的智言,它是指萬物要順其自然,人的性情也是如此。我常想,我們佛家的大乘、小乘及後來的淨土借他力,禪宗賴自力及佛門中的那些無數的修行法門,倒多不是為了門戶宗派之爭,而是順應每個修行者不同性情及情況而得來的修行學道的法則。隻可惜後來的人一抱門戶之見,反而不能兼受並蓄各法之長了。”

  辯機聽了玄度此說,連連點頭讚道:“師兄言之有理。”

  玄度笑道:“所以說,換了我這種性情枯淡之人,便無論如何也寫不出來你那些才情洋溢的文章了。”

  辯機聽了玄度的安慰,笑歎道:“如果論及寬宏大量,我則不及玄度師兄。”

  辯機、玄度二人在這講談之間,不知不覺已走了幾十裏的山路。當他們從大山間穿出,二人已是走得力倦神乏了。

  待他們一抬頭,忽見一條清河又橫在眼前。隻見這裏河聲幽咽錚錚,沙汀蓼搖,清渚鳧飛,河麵上也是水煙彌漫,人舟稀少。

  辯機望著此河,笑吟道:“誰雲江水廣?一葦可以航。”

  玄度則歎道:“不是不可以渡此關河而去,而是我現在多一步也行不得了。我們要找一個地方,去歇息一時片刻才好。”

  辯機想,他與玄度今日早起後就一直在趕路行腳,幾乎沒有顧及歇息片刻。

  想罷,辯機就朝四周一望,然後,就對玄度說道:“我領師兄去一絕佳處歇息,且隨我這裏來。”

  玄度半信半疑地隨辯機去了。

  一時,這二人越過一道流水,到了一處潔淨的素沙與卵石的密布的河灘上。

  辯機便將身上的鬥笠、包裹一放,說道:“就是這裏了。”

  玄度看罷周遭的情景後,大笑道:“我以為是什麽好地方!原來這裏不是雜草、就是亂石的荒河灘,加上這一旁的流水聲又是如此地喘急嘈雜,這裏如何能歇息得了?師弟又發書呆子氣了。”

  辯機聽玄度說罷,不免微笑道:“泉溪聲、風雨聲與蟲蛙之鳴等均為天然悅耳之聲,似這般天籟之響,最有益睡眠休息。隻有人心不清靜時,才視它為嘈雜之音。”

  玄度聽了,不言語,隻顧搖頭笑。

  辯機看著玄度道:“師兄隻管信我,靜而自生。”說罷,他便坐下來,以臂為枕,就躺了下去。

  玄度笑道:“你且先睡罷,讓我替你看著洪水猛獸。”

  不過片刻,玄度見辯機已安詳入睡。他便也躺了下去,望著遼闊的天際出怔。

  玄度開始還聽得見身旁灘裏潺潺的流水聲入耳,望得見眼前得天庭上的白雲悠閑,漸漸地就隻覺得自己眼簾沉重,雙眼朦朧。

  繼之,玄度便在辯機身旁,也深沉地大睡起來。

  待玄度從一場酣夢中醒來,隻見辯機端坐在他身旁,正在看一卷經書。

  辯機見玄度醒來,便回頭微笑看著他,問道:“醒來了?”

  玄度忙坐起來,笑道:“你什麽時候醒來的?竟也不喚醒我,我這一場好睡,讓你久等!”

  辯機笑道:“我已醒來多時了。還指望師兄看護洪水猛獸,誰承想師兄睡得好沉。”

  玄度一笑摩頭頂道:“這一陣流水聲,真是好生厲害!不想倒借它‘鬧中取靜’地酣睡了一場,今日方信師弟的話使然。隻怕有一隻猛虎趁你我熟睡之時已來過了,幸得是隻飽蟲,不妨事的。”

  辯機笑道:“這豈不是天助我也!我們且快些趕路罷。”

  說罷,二人忙起身收拾,又朝前趕路去了。

  誰知才往前走了幾裏,辯機、玄度二人剛從一道山梁下來,忽見二人正在山路一旁劇烈爭吵理論。

  辯機剛欲上前勸解。

  玄度忙搖頭示意辯機,道:“這種事,我們出家人恐怕是理會不得的。”

  玄度話音未落,那爭論推推嚷嚷的二人,已有一人墜下山去。

  辯機、玄度二人忙跑到山下去救護。

  不想到此人卻是頭顱率先墜地,當場就氣息均無,瞬間身亡。

  另一人忙從山下跑下來,一見此狀,他撫屍痛哭道:“兄弟!我該死!你如果死了,我如何又活得成?”

  玄度他們忙上前問明那人原委。原來這二人是親生骨肉兄弟,今日因家事一言不合,二人便紛爭起來,鄰裏勸止不住,二人便鬧到外麵,不想於紛爭中,不留意又出這場生死意外來。

  後來玄度他們發現這裏麵還更有可駭人之處,原來這家兄弟倆堂上還有年過六旬的老母,死去的兄長家中還有臨盆的妻子。這樣一來,這家人從此以後就是弟失去了兄,兄之妻失去了夫,腹中之子,失去了父,老母喪失了一個兒子,推一反三,瞬間這家人便就已經生死離散,家破人亡。怎不叫人自覺世情之險惡,生死之無常?

  玄度、辯機在這裏都覺得是因為是他們勸阻不及,而致傷亡如此慘重。一時,二人心中的哀痛與遺憾,自也是難以言說。

  特別是玄度自覺負疚不堪,他每說也許我要及時伸手救護,便救了許多人。現在落得如此結果,何其慘重,無法彌補。

  這村的裏長趕了來,見到此景,便對那家人的眾鄉鄰說道:“既然有現成出家師父在此,應該懇請他們行超度亡魂之儀,然後讓死者入土為安。難道你們還指望他們孤兒寡母,能操辦得起這些喪事嗎?”

  玄度、辯機就盡心幫這家人辦完喪事,安撫了他們親人的心靈,親眼看見死者歸葬黃土,便告別這家人繼續趕路了。

  玄度、辯機他二人在旅途中無意遭遇到這一意外的事件,倒傷了他們許久,以致一日以來,二人都反複自責,寢食難安。

  這一路行來,二人隻管默默埋頭走路。在山間中,除了他們的足音外,惟有令行人傷心的鷓鴣聲聲傳來。

  正是:世諦之法,皆如幻華。

  
更多

編輯推薦

1博弈春秋人物正...
2春秋戰國時期社...
3俄羅斯曆史與文...
4正說明朝十八臣...
5中國式的發明家...
6西安事變實錄
7漢武大帝
8詠歎中國曆代帝...
9紅牆檔案(二)...
10紅牆檔案(三)...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紅牆檔案(四)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紅牆檔案(一)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菊花與刀:日本文化諸模式

    作者:美 魯斯·本尼迪克特  

    紀實傳記 【已完結】

    作者運用文化人類學研究方法對日本民族精神、文化基礎、社會製度和日本人性格特征等進行分析,並剖析以上因...

  • 目擊天安門-(二)

    作者:韓泰倫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選擇了中國政治變遷的聚焦點--天安門這一獨特的視角,完整係統地記述了天安門曆經的滄桑巨變,挖掘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