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張君瑞害相思(第三本)

  楔子

  (旦上,雲)自那夜聽琴後,聞說張生有病,我如今著紅娘去書院裏,看他說甚麽。(叫紅科)(紅上,雲)姐姐喚我,不知有甚事,須索走一遭。(旦雲)這般身子不快嗬,你怎麽不來看我?(紅雲)你想張……(旦雲)張甚麽?(紅雲)我張著姐姐哩。(旦雲)我有一件事央及你咱。(紅雲)甚麽事?(旦雲)你與我望張生去走一遭,看他說甚麽,你來回我話者。(紅雲)我不去,夫人知道不是耍。(旦雲)好姐姐,我拜你兩拜,你便與我走一遭!(紅雲)侍長請起,我去則便了。說道:“張生,你好生病重,則俺姐姐也不弱。”隻因午夜調琴手,引起春閨愛月心。

  “仙呂”“賞花時”俺姐姐針線無心不待拈,脂粉香消懶去添。春恨壓眉尖,若得靈犀一點,敢醫可了病懨懨。(下)

  (旦雲)紅娘去了,看他回來說甚話,我自有主意。(下)

  第一折

  (末上,雲)害殺小生也。自那夜聽琴之後,再不能夠見俺那小姐。我著長老說將去,道張生好生病重,卻怎生不見人來看我?卻思量上來,我睡些兒咱。(紅上,雲)奉小姐言語,著我看張生,須索走一遭。我想咱每一家,若非張生,怎存俺一家兒性命也?

  “仙呂”“點絳唇”相國行祠,寄居蕭寺。因喪事,幼女孤兒,欲將從軍死。

  “混江龍”謝張生伸誌,一封書到便興師。顯得文章有用,是見天地無私。若不是剪草除根半萬賊,險些兒滅門絕戶了俺一家兒。鶯鶯君瑞,許配雄雌;夫人失信,推托別詞;將婚姻打滅,以兄妹為之。如今都廢卻成親事,一個價愁糊塗了胸中錦繡,一個價淚揾濕了臉上胭脂。

  “油葫蘆”憔悴潘郎鬢有絲;杜韋娘不似舊時,帶圍寬清減了瘦腰肢。一個睡昏昏不待觀經史,一個意懸懸懶去拈針指;一個絲桐上調弄出離恨譜,一個花箋上刪抹成斷腸詩;一個筆下寫幽情,一個弦上傳心事:兩下裏都一樣害相思。

  “天下樂”方信道才子佳人信有之,紅娘看時,有些乖性兒,則怕有情人不遂心也似此。他害的有些抹媚,我遭著沒三思,一納頭安排著憔悴死。

  卻早來到書院裏,我把唾津兒潤破窗紙,看他在書房裏做甚麽。

  “村裏迓鼓”我將這紙窗兒潤破,悄聲兒窺視。多管是和衣兒睡起,羅衫上前襟褶祬。孤眠況味,淒涼情緒,無人伏侍。覷丁他澀滯氣色,聽了他微弱聲息,看了他黃瘦臉兒。張生嗬,你若不悶死多應是害死。

  “元和令”金議敲門扇兒。(末雲)是誰?(紅唱)我是個散相思的五瘟使,俺小姐想著風清月朗夜深時,使紅娘束探爾。(末雲)既然小娘子來,小姐必有言語。(紅唱)俺小姐至今脂粉未曾施,念到有一千番張殿試。

  (末雲)小姐既有見憐之心,小生有一簡,敢煩小娘子達知肺腑咱。(紅雲)隻恐他翻了麵皮。

  “上馬嬌”他若是見了這詩,看了這詞,他敢顛倒費神思。他拽紮起畫皮來:“查得誰的言語你將來,這妮子怎敢胡行事!”他可敢嗤、嗤的扯做了紙條兒。

  (末雲)小生久後多以金帛拜酬小娘子。(紅唱)

  “騰葫蘆”哎,你個饞窮酸俫沒意兒,賣弄你有家私,莫不圖謀你的東西來到此?先生的錢物,與紅娘做賞賜,是我愛你的金資?

  “幺篇”你看人似桃李春風牆外枝,賣俏倚門兒。我雖是個婆娘有誌氣。則說道:“可憐見小子,隻身獨自!”恁的嗬,顛倒有個尋思。

  (末雲)依著姐姐,可憐見小子隻身獨自!(紅雲)兀的不是也,你寫來,咱與你將去。(末寫科)(紅雲)寫得好嗬,讀與我聽咱。(末讀雲)珙百拜奉書芳卿可人妝次:自別顏範,鴻稀鱗絕,悲愴不勝。孰料夫人以恩成怨,變易前姻,豈得不為失信乎?使小生目視東牆,恨不得腋翅於妝台左右。患成思渴,垂命有日。因紅娘至,聊奉數字,以表寸心。萬一有見憐之意,書以擲下,庶幾尚可保養。造次不謹,伏乞請恕!後成五言詩一首,就書錄呈:相思恨轉添,謾把瑤琴弄。樂事又逢春,芳心爾亦動。此情不可違,芳譽何須基?莫負月華明,且憐花影重。(紅唱)

  “後庭花”我則道拂花箋打稿兒,元來他染箱毫不構思。先寫了兒句寒溫序,後題著五言八句詩。不移時,把花箋錦字,疊做個同心方勝兒。忒聰明,忒敬思,忒風流,忒浪子。雖然是假意兒,小可的難到此。

  “青歌兒”顛倒寫鴛鴦兩字,方信道“在心為誌”。(末雲)姐姐將去,是必在意者;(紅唱)看喜怒其間覷個意兒。放心波學士!我願為之,並不推辭,自有言詞。則說道:“昨夜彈琴的那人兒,教傳示。”

  這簡帖兒我與你將去,先生當以功名為念,休墮了誌氣者!

  “寄生草”你將那偷香手,準備著折桂枝。休教那淫詞兒汙了龍蛇字,藕絲兒縛定槃鵬翅,黃鶯兒奪了鴻鵠誌,休為這翠幃錦帳一佳人,誤了你“玉堂金馬三學士。”

  (末雲)姐姐在意者!(紅雲)放心,放心!

  “煞尾”沈約病多般,宋玉愁無二,清減了相思樣子。隻你那眉眼傳情未了時,中心日夜藏之。怎敢因而,“有美玉於斯”,我須教有發落歸著這張紙。憑著我舌尖兒上說詞,更和這簡帖兒裏心事,管教那人兒來探你一遭兒。(一下)

  (末雲)小娘子將簡帖兒去了,不是小生說口,則是一道會親的符籙。他明日回話,必有個次第。且放下心,須索好音來也。“且將宋玉風流策,寄與蒲東窈窕娘。”(下)

  第二折

  (旦上,雲)紅娘伏侍老夫人不得空便,偌早晚敢待來也。起得早了些兒,困思上來,我再睡些兒咱。(睡科)(紅上,雲)奉小姐言語去看張生,因伏侍老夫人,未曾回小姐話去。不聽得聲音,敢又睡哩。我入去看一遭。

  “中呂”“粉蝶兒”風靜簾閑,透紗窗麝蘭香散,啟朱扉搖響雙環。絳台高,金荷小,銀釭猶燦。比及將暖帳輕彈,先揭起這梅紅羅軟簾偷看。

  “醉春風”則見他釵嚲玉斜橫,髻偏雲亂挽。日高猶自不明眸,暢好是懶、懶。(旦做起身長歎科)(紅唱)半晌抬身,幾回搔耳,一聲長歎。

  我待便將簡帖兒與他,恐俺小姐有許多假處哩。我則將這簡帖兒放在妝盒兒上,看他見了說甚麽。(旦做照鏡科,見帖看科)(紅唱)

  “普天樂”晚妝殘,烏雲嚲,輕勻了粉臉,亂挽起雲鬟。將簡帖兒拈,把妝盒兒按,開拆封皮孜孜看,顛來倒去不害心煩。(旦怒叫)紅娘!(紅做意雲)呀,決撒了也!厭的早扢皺了黛眉。(旦雲)小賤人,不來怎麽!(紅唱)忽的波低垂了粉頸,氳的嗬改變了朱顏。

  (旦雲)小賤人,這東西那裏將來的?我是相國的小姐,誰敢將這簡帖來戲弄我,我幾曾慣看這等東西?告過夫人,打下你個小賤人下截來。(紅雲)小姐使將我去,他著我將來。我不識字,知他寫著甚麽?

  “快活三”分明是你過犯,沒來由把我摧殘;使別人顛倒惡心煩,你不慣,誰曾慣?

  姐姐休鬧,比及你對夫人說嗬,我將這簡帖兒去夫人行出首去來。(旦做揪住科)我逗你耍來。(紅雲)放手,看打下下截來。(旦雲)張生近日如何?(紅雲)我則不說。(旦雲)好姐姐,你說與我聽咱!(紅唱)

  “朝天子”張生近間、麵顏,瘦得來實難看。不思量茶飯,怕待動彈;曉夜將佳期盼,廢寢忘餐。黃昏清旦,望東牆淹淚眼。(旦雲)請個好太醫看他症侯咱。(紅雲)他症侯吃藥不濟。病患、要安,則除是出幾點風流汗。

  (旦雲)紅娘,不看你麵時,我將與老夫人看,看他有何麵目見夫人?雖然我家虧他,隻是兄妹之情,焉有外事。紅娘,早是你口穩哩;若別人知嗬,甚麽模祥。(紅雲)你哄著誰哩,你把這個餓鬼弄得七死八活,卻要怎麽?

  “四邊靜”怕人家凋犯,“早共晚夫人見些破綻,你我何安。”問甚麽他遭危難?攛斷得上竿,掇了梯兒看。

  (旦雲)將描筆兒過來,我寫將去回他,著他下次休是這般。(旦做寫科)(起身科,雲)紅娘,你將去說:“小姐看望先生,相待兄妹之禮如此,非有他意。再一遭兒是這般嗬,必告夫人知道。”和你個小賤人都有話說。(旦擲書下)(紅唱)

  “脫布衫”小孩兒家口沒遮攔,一迷的將言語摧殘。把似你使性子,休思量秀才,做多少好人家風範。(紅做拾書科)

  “小梁州”他為你夢裏成雙覺後單,廢寢忘餐。羅衣不奈五更寒,愁無限,寂寞淚闌幹。

  “幺篇”似這等辰勾空把佳期盼,我將這角門兒世不曾牢拴,則願你做夫妻無危難。我向這筵席頭上整扮,做一個逢了口的撮合山。

  (紅雲)我若不去來,道我違拗他,那生又等我回報,我須索走一遭。(下)

  (末上,雲)那書倩紅娘將去,未見回話。我這封書去,必定成事,這早晚敢待來也。(紅上,雲)須索回張生話去。小姐,你性兒忒慣得嬌了;有前日的心,那得今日的心來?

  “石榴花”當日個晚妝樓上杏花殘,猶自怯衣單,那一片聽琴心清露月明間。昨日個向晚,不怕春寒,幾乎險被“先生饌”,那其間豈不胡顏。為一個不酸不醋風魔漢,隔牆兒險化做了望夫山。

  “鬥鵪鶉”你用心兒撥雨撩雲,我好意兒傳書寄簡。不肯搜自己狂為,則待要覓別人破綻。受艾焙權時忍這番,暢好是奸。“張生是兄妹之禮,焉敢如此!”對人前巧語花言:——沒人處便想張生,——背地裏愁眉淚眼。

  (紅見末科)(末雲)小娘子來了。擎天柱,大事如何了也?(紅雲)不濟事了,先生休傻。(末雲)小生簡帖兒是一道會親的符籙,則是小娘子不用心,故意如此。(紅雲)我不用心?有天理,你那簡帖兒好聽!

  “上小樓”這的是先生命慳,須不是紅娘違慢。那簡帖兒倒做了你的招狀,他的勾頭,我的公案。若不是覷麵顏,廝顧盼,扭饒輕慢,先生受罪,禮之當然。賤妾何辜?爭些兒把你娘拖犯。

  “幺篇”從今後相會少,見麵難。月暗西廂,鳳去秦樓,雲斂巫山。你也赸,我也赸;請先生休訕,早尋個酒闌人散。

  (紅雲)隻此再不必申訴是下肺腑,怕夫人尋,我回去也。(末雲)小娘子此一遭去,再著誰與小生分剖;必索做一個道理,方可救得小生一命。(末跪下揪住紅科)(紅雲)張先生是讀書人,豈不知此意,其事可知矣。

  “滿庭芳”你休要呆裏撒奸,你待要恩情美滿,卻教我骨肉摧殘。老夫人手執著棍兒摩挲看,粗麻線怎透得針關。直待我拄著拐幫閑鑽懶,縫合唇送暖偷寒。待去嗬,小姐性兒撮監入火,消息兒踏著泛;待不去嗬,(末跪哭雲)小生這一個性命,都在小娘子身上。(紅唱)禁不得你甜話兒熱趲:好著我兩下裏做人難。

  我沒來由分說;小姐回與你的書,你自看者。(末接科,開讀科)呀,有這場喜事,撮土焚香,三拜禮畢。早知小姐簡至,理合遠接,接待不及,勿令見罪!小娘子,和你也歡喜。(紅雲)怎麽?(末雲)小姐罵我都是假,書中之意,著我今夜花園裏來,和他“哩也波,哩也囉”哩。(紅雲)你讀書我聽。(末雲)“待月西廂下,迎風戶半開,隔牆花影動,疑是玉人來。”(紅雲)怎見得他著你來?你解與我聽咱。(末雲)“待月西廂下,”著我月上來;“迎風戶半開”,他開門待我;“隔牆花影動,疑是玉人來”,著我跳過牆來。(紅笑雲)他著你跳過牆來,你做下來。端的有此說麽?(末雲)俺是個猜詩謎的社家,風流隋何,浪子陸賈,我那裏有差的勾當。(紅雲)你看我姐姐,在我行也使這般道兒。

  “耍孩兒”幾曾見寄書的顛倒瞞著魚雁,小則小心腸兒轉關。寫著道西廂待月等得更闌,著你跳東牆“女”字邊“幹”。元來那詩句兒裏包籠著三更棗,簡帖兒裏埋伏著九裏山。他著緊處將人慢,您會雲雨鬧中取靜,我寄音書忙裏偷閑。

  “四煞”紙光明玉板,字香噴麝闌,行兒邊湮透非春汗?一緘情淚紅猶濕,滿紙春愁墨未幹。從今後休疑難,放心波玉堂學士,穩情取金雀鴉鬟。

  “三煞”他人行別樣的親,俺跟前取次看,更做道孟光接了梁鴻案。別人行甜言美語三冬暖,我跟前惡語傷人六月寒。我為頭兒看:看你個離魂倩女,怎發付擲果潘安。

  (末雲)小生讀書人,怎跳得那花園過也?(紅唱)

  “二煞”隔牆花又低,迎風戶半拴,偷香手段今番按。怕牆高怎把龍門跳,嫌花密難將仙桂攀。放心去,休辭憚;你若不去嗬,望穿他盈盈秋水,蹙損他淡淡春山。

  (末雲)小生曾到那花園裏,已經兩遭,不見那好處;這一遭知他又怎麽?(紅雲)如今不比往常。

  “煞尾”你雖是去了兩遭,我敢道不如這番。你那隔牆酬和都胡侃,證果的是今番這一簡。(紅下)

  (末雲)萬事自有分定,誰想小姐有此一場好處。小生是猜詩謎的社家,風流隋何,浪子陸賈,到那裏扢紮幫便倒地。今日頹天百般的難得晚。天,你有萬物於人,何故爭此一日?疾下去波!讀書繼晷怕黃昏。不覺西沉強掩門;欲赴海棠花下約,太陽何苦又生根?(看天雲)呀,才晌午也,再等一等。(又看科)今日萬般的難得下去也嗬。碧天萬裏無雲,空勞倦客身心;恨殺魯陽貪戰,不教紅日西沉!呀,卻早倒西也,再等一等咱。無端三足烏,團團光爍爍,安得後羿弓,射此一輪落?謝天地!卻早日下去也!呀,卻早發擂也!呀,卻早撞鍾也!拽上書房門,到得那裏,手挽著垂楊滴流撲跳過牆去。(下)

  第三折

  (紅上,雲)今日小姐著我寄書與張生,當麵偌多般假意兒,元來詩內暗約著他來。小姐也不對我說,我也不瞧破他,則請他燒香、今夜晚妝處比每日較別,我看他到其間怎的瞞我?(紅喚科)姐姐,咱燒香去來。(旦上,雲)花陰重疊香風細,庭院深沉淡月明。(紅雲)今夜月明風清,好一派景致也嗬!

  “雙調”“新水令”晚風寒峭透窗紗,控金鉤繡簾不掛。門闌凝暮靄,樓角斂殘霞。恰對菱花,樓上晚妝罷。

  “駐馬聽”不近喧嘩,嫩綠池塘藏睡鴨;自然幽雅,淡黃楊柳帶棲鴉,金蓮蹴損牡丹芽,玉簪抓住荼蘼架。夜涼苔徑滑,露珠兒濕透了淩波襪。

  我看那生和俺小姐巴不得到晚。

  “喬牌兒”自從那日初時想月華,捱一刻似一夏,見柳梢斜日遲遲下,早道“好教賢聖打”。

  “攪箏琶”打扮的身子兒詐,準備著雲雨會巫峽。隻為這燕侶鶯儔,鎖不住心猿意馬。不則俺那姐姐害。那生嗬,二三日來水米不粘牙。因姐姐閉月羞花,真假、這其間性兒難按納,一地裏胡拿。

  姐姐這湖山下立地,我開了寺裏角門兒。怕有人聽俺說話,我且看一看。(做意了)偌早晚傻角卻不來,赫赫赤赤,來。(末雲)這其間正好去也,赫赫赤赤。(紅雲)那鳥來了。

  “沉醉東風”我則道槐影風搖暮鴉,原來是玉人帽側烏紗。一個潛峰在曲檻邊,一個背立在湖山下;那裏敘寒溫,並不曾打話。(紅雲)赫赫赤赤,那鳥來了。(末雲)小姐,你來也。(摟住紅科)(紅雲)禽獸,是我,你看得好仔細著,若是夫人怎了。(末雲)小生害得眼花,摟得慌了些兒,不知是誰,望乞恕罪!(紅唱)便做道摟得慌嗬,你也索覷咱,多管是餓得你個窮神眼花。

  (末雲)小姐在那裏?(紅雲)在湖山下,我問你咱,真個著你來哩?(末雲)小生猜詩謎社家,風流隋何,浪子陸賈,誰定扢紮幫便倒地。(紅雲)你休從門裏去,則道我使你來。你跳過這牆去,今夜這一弄兒助你兩個成親。我說與你,依著我者。

  “喬牌兒”你看那淡雲籠月華,似紅紙護銀蠟,柳絲花朵垂簾下,綠莎茵鋪著繡榻。

  “甜水令”良夜迢迢,閑庭寂靜,花枝低亞。他是個女孩兒家,你索將性兒溫存,話兒摩弄,意兒謙洽;休猜做敗柳殘花。

  “折桂令”他是個嬌滴滴美玉無瑕,粉臉生春,雲鬢堆鴉。恁的般受怕擔驚,又不圖甚浪酒閑茶。則你那夾被兒時當奮發,指頭兒告了消乏;打疊起嗟呀,畢罷了牽掛,收拾了憂愁,準備著撐達。

  (末作跳牆摟旦科)(旦雲)是誰?(末去)是小生。(旦怒雲)張生,你是何等之人!我在這裏燒香,你無故至此;若夫人聞知,有何理說!(末雲)呀,變了卦也!(紅唱)

  “錦上花”為甚媒人,心無驚怕,赤緊的夫妻每,意不爭差。我這裏躡足潛蹤,悄地聽咱:一個羞慚,一個怒發。

  “幺篇”張生無一言,呀,鶯鶯變了卦。一個悄悄冥冥,一個絮絮答答。卻早禁住隋何,迸住陸賈,叉手躬身,裝聾作啞。

  張生背地裏嘴那裏去了?向前摟住丟番,告到官司,怕羞了你!

  “清江引”沒人處則會閑嗑牙,就裏空奸詐。怎想湖山邊,不配“西廂下”?香美娘處分破花木瓜。

  (旦)紅娘,有賊。(紅雲)是誰?(末雲)是小生。(紅雲)張生,你來這裏有甚麽勾當?(旦雲)扯到夫人那裏去!(紅雲)到夫人那裏,怕壞了他行止。我與姐姐處分他一聲。張生,你過來跪著!你既讀孔聖之書,必達周公之禮,夤夜來此何幹?

  “雁兒落”不是俺一家兒喬作衙,說幾句衷腸話。我則道你文學海樣深,誰知你負膽有天來大?

  (紅雲)你知罪麽?(末雲)小生不知罪。(紅唱)

  “得勝令”誰著你夤夜入人家,非奸做賊拿。你本是個折桂客,做了偷花漢;不想去跳龍門,學騙馬。姐姐,且看紅娘麵饒過這生者!(旦雲)若不看紅娘麵,扯你到夫人那裏去,看你有何麵目見江東父老?起來!(紅唱)謝小姐賢達,看我麵遂情罷。若到官司詳察,“你既是秀才,隻合苦誌於寒窗之下,誰教你夤夜輒入人家花園,做得個非奸即盜。”先生嗬,準備著精皮膚吃頓打。

  (旦雲)先生雖有活人之恩,恩則當報。既為兄妹,何生此心?萬一夫人知之,先生何以自安?今後再勿如此,若更為之,與足下決無幹休。(下)(末朝鬼門道雲)你著我來,卻怎麽有偌多說話!(紅板過末,雲)羞也,羞也,卻不“風流隋何,浪子陸賈”?(末雲)得罪波“社家”,今日便早則死心塌地。(紅唱)

  “離亭宴帶歇指煞”再休題“春宵一刻千金價”,準備著“寒窗更守十年寡”。猜詩謎的社家,□拍了“迎風戶半開”,山障了“隔牆花影動”,綠慘了“待月西廂下”。你將何郎粉麵搽,他自把張敞眉兒畫。強風情措大,晴幹了尤雲殢雨心,悔過了竊玉偷香膽,刪抹了倚翠偎紅話。(末雲)小生再寫一簡,煩小娘子將去,以盡衷情如何?(紅唱)淫詞兒早則休,簡帖兒從今罷。猶古自參不透風流調法。從今後悔罪也卓文君,你與我遊學去波漢司馬。(下)

  (末雲)你這小姐送了人也!此一念小生再不敢舉,奈有病體日篤,將如之奈何?夜來得簡方喜,今日強扶至此,又值這一場怨氣,眼見休也。則索回書房中納悶去。桂子閑中落,槐花病裏看。(下)

  第四折

  (夫人上,雲)早間長老使人來,說張生病重。我著長老使人請個太醫去看了。一壁道與紅娘,看哥哥行問湯藥去者,問太醫下甚麽藥?症侯如何?便來回話。(下)(紅上,雲)老夫人才說張生病沉重,昨夜吃我那一場氣,越重了。鶯鶯嗬,你送了他人。(下)(旦上,雲)我寫一簡,則說道藥方,著紅娘將去與他,症侯便可。(旦喚紅科)(紅雲)姐姐喚紅娘怎麽?(旦雲)張生病重,我有一個好藥方兒,與我將去咱!(紅雲)又來也!娘嗬,休送了他人!(旦雲)好姐姐,救人一命,將去咱!(紅雲)不是你,一世也救他不得。如今老夫人使我去哩,我就與你將去走一遭。(下)(旦雲)紅娘去了,我繡房裏等他回話。(下)(末上,雲)自從昨夜花園中吃了這一場氣,投著舊症侯,眼見得休了也。老夫人說著長老喚太醫來看我;我這頹症侯,非是太醫所治的;則除是那小姐美甘甘、香噴噴、涼滲滲、嬌滴滴一點唾津兒咽下去,這屌病便可。(潔引太醫上,“雙門醫”科範了)(下)(潔雲)下了藥了,我回夫人話去,少刻再來相望。(下)(紅上,雲)俺小姐送得人如此,又著我去動問,送藥方兒去,越著他病沉了也。我索走一遭。異鄉易得離愁病,妙藥難醫腸斷人。

  “越調”“鬥鵪鶉”則為你彩筆題詩,回文織錦,送得人臥枕著床,忘餐廢寢,折倒得鬢似愁潘,腰如病沈。恨已深,病已沉,昨夜個熱臉兒對麵搶白,今日個冷句兒將人廝侵。

  昨夜這般搶白他嗬!

  “紫花兒序”把似你休倚著櫳門兒待月,依著韻腳兒聯詩,側著耳朵兒聽琴。見了他撇假偌多話:“張生,我與你兄妹之禮,甚麽勾當!”怒時節把一個書生來迭噷,歡時節——“紅娘,好姐姐,去望他一遭!”——將一個侍妾來逼臨。難禁,好著我似線腳兒般殷勤不離了針。從今後教他一任,這的是俺老夫人的不是:將人的義海恩山,都做了遠水遙岑。

  (紅見末,問雲)哥哥病體若何?(末雲)害殺小生也!我若是死嗬,小娘子,閻王殿前,少不得你做個幹連人。(紅歎雲)普天下害相思的不似你這個傻角。

  “天淨沙”心不存學海文林,夢不離柳影花陰,則去那竊玉偷香上用心。又不曾得甚,自從海棠開想到如今。

  因甚的便病得這般了?(末雲)都因你行——怕說的謊——因小侍長上來,當夜書房一氣一個死。小生救了人,反被害了。自古人雲:“癡心女子負心漢。”今日反其事了。(紅唱)

  “調笑令”我這裏自審,這病為邪淫;屍骨岩岩鬼病侵。更做道秀才們從來恁,似這般幹相思的好撒口吞!功名上早則不遂心,婚姻上更返吟複吟。

  (紅雲)老夫人著我來,看哥哥要甚麽湯藥。小姐再三伸敬,有一藥方送來與先生。(末做慌科)在那裏?(紅雲)用著幾般兒生藥,各有製度,我說與你;

  “小桃紅”“桂花”搖影夜深沉,酸醋當歸浸。(末雲)桂花性溫,當歸活血,怎生製度?(紅唱)麵靠著湖山背陰裏窨,這方兒最難尋。一服兩服令人恁。(末雲)忌甚麽物?(紅唱)忌的是“知母”未寢,怕的是“紅娘”撒沁。吃了嗬,穩情取“使君子”一星兒“參”。

  這藥方兒小姐親筆寫的。(末看藥方大笑科)(末雲)早知姐姐書來,隻合遠接。小娘子——(紅雲)又怎麽?卻早兩遭兒也。(末雲)——不知這首詩意,小姐待和小生“哩也波”哩。(紅雲)不少了一些兒?

  “鬼三台”是下其實啉,休裝口吞。笑你個風魔的翰林,無處問佳音,向簡帖兒上計稟。得了個紙條兒恁般綿裏針,若見玉天仙怎生軟廝禁?俺那小姐忘恩,亦緊的僂人負心。

  書上如何說?你讀與我聽咱。(末念雲)“休將閑事苦縈懷,取次摧殘天賦才。不意當時完妾命,豈防今日作君災?仰圖厚德難從禮,謹奉新詩可當媒。寄語高唐休詠賦,今宵端的雨雲來。”此韻非前日之比,小姐必來。(紅雲)他來嗬怎生?

  “禿廝兒”身臥著一條布衾,頭枕著三尺瑤琴;他來時怎生和你一處寢?凍得來戰兢兢,說甚知音?

  “聖藥王”果若你有心,他有心,昨日秋千院宇夜深沉;花有陰,月有陰,“春宵一刻抵千金”,何須“詩對會家吟”?

  (末雲)小生有花銀十兩,有鋪蓋賃與小生一付。(紅唱)

  “東原樂”俺那鴛鴦枕,翡翠衾,便遂殺了人心,如何自賃?至如你不脫解和衣兒更怕甚?不強如於執定指尖兒恁。倘或成親,到大宋福蔭。

  (末雲)小生為小姐如此容色,莫不小姐為小生也減動豐韻麽?(紅唱)

  “綿搭絮”他眉彎遠山鋪翠,眼橫秋水無塵;體若凝酥,腰如嫩柳,俊的是龐兒俏的是心,體態溫柔性格兒沉。雖不會法灸神針,更勝似救苦難觀世音。

  (末雲)今夜成了事,小生不敢有忘。(紅唱)

  “幺篇”你口兒裏漫沉吟,夢兒裏苦追尋。往事已沉,隻言目今,今夜相逢管教恁。不圖你甚白壁黃金,則要你滿頭花,拖地錦。

  (末雲)怕夫人拘係,不能夠出來。(紅雲)則怕小姐不肯,果有意嗬,

  “煞尾”雖然是老夫人曉夜將門禁,好共歹須教你稱心。(末雲)休似昨夜不肯。(紅雲)你掙揣咱,來時節肯不肯盡由他,見時節親不親在於您。(並下)

  “絡絲娘煞尾”因今宵傳言送語,看明日攜雲握雨。

  題目 老夫人命醫士

  崔鶯鶯寄情詩

  正名 小紅娘問湯藥

  張君瑞害相思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