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崔鶯鶯待月西廂記張君瑞鬧道場(第一本)

  楔子

  (外扮老夫人上,開)老身姓鄭,夫主姓崔,官拜前朝相國,不幸因病告殂。隻生得個小姐,小字鶯鶯。年一十九歲,針指女工,詩詞書算,無不能者。老相公在日,曾許下老身之侄——乃鄭尚書之長子鄭恒——為妻。因俺孩兒父喪未滿,未得成合。又有個小妮子,是自幼伏侍孩兒的,喚作紅娘。一個小廝,喚做歡郎。先夫棄世之後,老身與女孩兒扶柩至博陵安葬;因路途有阻,不能得去,來到河中府,將這靈柩寄在普救寺內。這寺是先夫相國修造的,是則天娘娘香火院,況兼法本長老又是俺相公剃度的和尚;因此俺就這西廂下一座宅子安下。一壁寫書附京師去,喚鄭恒來相扶回博陵去。我想先夫在日,食前方丈,從者數百;今日至親則這三四口兒,好生傷感人嗬!

  “仙呂”“賞花時”夫主京師祿命終,子母孤孀途路窮;因此上旅櫬在梵王宮。盼不到博陵舊塚,血淚灑杜鵑紅。

  今日暮春天氣,好生困人,不免喚紅娘出來分付他。紅娘何在?(旦來,扮紅見科)(夫人雲)你看佛殿上沒人燒香嗬,和小姐閑散心耍一回去來。(紅雲)謹依嚴命。(夫人下)(紅雲)小姐有請。(正旦扮鶯鶯上)(紅雲)夫人著俺和姐姐佛殿上閑耍一回去來。(旦唱)

  “麽篇”可正是人值殘春蒲郡東,門掩重關蕭寺中;花落水流紅,閑愁萬種,無語怨東風。(並下)

  第一折

  (正末扮張生騎馬,引俫人上,開)小生姓張,名珙,宇君瑞,本貫西洛人也。先人拜禮部尚書,不幸五旬之上,因病身亡。後一年喪母。小生書劍飄零,功名未遂,遊於四方。即今貞元十七年二月上旬,唐德宗即位,欲往上朝取應,路經河中府過。蒲關上有一故人,姓杜名確,字君實,與小生同郡同學,當初為八拜之交。後棄文就武,遂得武舉狀元,官拜征西大元帥,統領十萬大軍,鎮守著蒲關。小生就望哥哥一遭,卻往京師求進。暗想小生螢窗雪案,刮垢磨光,學成滿腹文章,尚在湖海飄零,何日得遂大誌也嗬!萬金寶劍藏秋水,滿馬春愁壓繡鞍。

  “仙呂”“點絳唇”遊藝中原,腳根無線、如蓬轉。望眼連天,日近長安遠。

  “混江龍”向詩書經傳,蠹魚似不出費鑽研。將棘圍守暖,把鐵硯磨穿。投至得雲路鵬程九萬裏,先受了雪窗螢火二十年。才高難入俗人機,時乖不遂男兒願。空雕蟲篆刻,綴斷簡殘編。

  行路之間,早到蒲津。這黃河有九曲,此正古河內之地,你看好形勢也嗬!

  “油葫蘆”九曲風濤何處顯,則除是此地偏。這河帶齊梁,分秦晉,隘幽燕;雪浪拍長空,天際秋雲卷;竹索纜浮橋,水上蒼龍偃;東西潰九州,南北串百川。歸舟緊不緊如何見?卻便似弩箭乍離弦。

  “天下樂”隻疑是銀河落九天;淵泉、雲外懸,入東洋不離此徑穿。滋洛陽千種花,潤梁園萬頃田,也曾泛浮槎到日月邊。

  話說間早到城中。這裏一座店兒,琴童接下馬者!店小二哥那裏?(小二上,雲)自家是這狀元店裏小二哥。官人要下嗬,俺這裏有幹淨店房。(末雲)頭房裏下,先撒和那馬者!小二哥,你來,我問你:這裏有甚麽閑散心處?名山勝境,福地寶坊皆可。(小二雲)俺這裏有一座寺,名曰普救寺,是則天皇後香火院,蓋造非俗:琉璃殿相近青宵,舍利塔直侵雲漢。南來北往,三教九流,過者無不瞻仰;則除那裏可以君子遊玩。(末雲)琴童料持下晌午飯!俺到那裏走一遭便回來也。(童雲)安排下飯,撒和了馬,等哥哥回家。(下)

  (法聰上)小僧法聰,是這普救寺法本長老座下弟子。今日師父赴齋去了,著我在寺中,但有探長老的,便記著,待師父回來報知。山門下立地,看有甚麽人來。(末上,雲)卻早來到也。(見聰了,聰問雲)客官從何來?(末雲)小生西洛至此,聞上刹幽雅清爽,一來瞻仰佛像,二來拜謁長老。敢問長老在麽?(聰雲)俺師父不在寺中,貧僧弟子法聰的便是,請先生方丈拜茶。(末雲)既然長老不在嗬,不必吃茶;敢煩和尚相引,瞻仰一遭,幸甚!(聰雲)小僧取鑰匙,開了佛殿、鍾樓、塔院、羅漢堂、香積廚,盤桓一會,師父敢待回來。(做看科)(未雲)是蓋造得好也嗬!。

  “村裏迓鼓”隨喜了上方佛殿,早來到下方僧院。行過廚房近西,法堂北,鍾樓前麵。遊了洞房,登了寶塔,將回廊繞遍。數了羅漢,參了菩薩,拜了聖賢。(鶯鶯引紅娘撚花枝上,雲)紅娘,俺去佛殿上耍去來。(末做見科)呀!正撞著五百年前風流業冤。

  “元和令”顛不剌的見了萬千,似這般可喜娘的龐兒罕曾見。則著人眼花撩亂口難言,魂靈兒飛在半天。他那裏盡人調戲嚲著香肩,隻將花笑撚。

  “上馬嬌”這的是兜率宮,休猜做了離恨天。呀,誰想著寺裏遇神仙!我見他宜嗔宜喜春風麵,偏、宜貼翠花鈿。

  “勝葫蘆”則見他宮樣眉兒新月偃,斜侵入鬢雲邊。(旦雲)紅娘,你覷:寂寂僧房人不到,滿階苔襯落花紅。(末雲)我死也!未語人前先靦腆,櫻桃紅綻,玉粳白露,半響恰方言。

  “幺篇”恰便似嚦嚦鶯聲花外囀,行一步可人憐。解舞腰肢嬌又軟,千般嫋娜,萬般旖旎,似垂柳晚風前。

  (紅雲)那壁有人,咱家去來。(旦回顧覷末,下)(末雲)和尚,恰怎麽觀音現來?(聰雲)胡說,這是河中開府崔相國的小姐。(末雲)世間有這等女子,豈非天姿國色乎?休說那模樣兒,則那一對小腳兒,價值百縊之金。(聰雲)偌遠地,他在那壁,你在這壁,係著長裙兒,你便怎知他腳兒小?(末雲)法聰,來、來、來,你問我怎便知,你覷:

  “後庭花”若不是襯殘紅,芳徑軟,怎顯得步香塵底樣兒淺。且休題眼角兒留情處,則這腳蹤兒將心事傳。慢俄延,投至到櫳門兒前麵,剛挪了一步遠。剛剛的打個照麵,風魔了張解元。似神仙歸洞天,空餘下楊柳煙,隻聞得鳥雀喧。

  “柳葉兒”呀,門掩著梨花深院,粉牆兒高似青天。恨天,天不與人行方便,好著我難消遣,端的是怎留連。小姐嗬,則被你兀的不引了人意馬心猿?

  (聰雲)休惹事,河中開府的小姐去遠了也。(末唱)

  “寄生草”蘭麝香仍在,珮環聲漸遠。東風搖曳垂楊線,遊絲牽惹桃花片,珠簾掩映芙蓉麵。你道是河中開府相公家,我道是南海水月觀音現。

  “十年不識君王麵,始信嬋娟解誤人”。小生便不往京師去應舉也罷。(覷聰雲)敢煩和尚對長老說知,有僧房借半間,早晚溫習經史,勝如旅邸內冗雜。房金依例拜納,小生明日自來也。

  “賺煞”餓眼望將穿,饞口涎空咽,空著我透骨髓相思病染,怎當他臨去秋波那一轉!休道是小生,便是鐵石人也意惹情牽。近庭軒,花柳爭妍,日午當庭塔影圓。春光在眼前,爭奈玉人不見,將一座梵王宮疑是武陵源。(並下)

  第二折

  (夫人上,白)前日長老將錢去與老相公做好事,不見來回話。道與紅娘,傳著我的言語去問長老:幾時好與老相公做好事?就著他辦下東西的當了,來回我話者。(下)(淨扮潔上)老僧法本,在這普救寺內做長老。此寺是則天皇後蓋造的,後呆崩損,又是崔相國重修的,觀今崔第夫人領著家眷扶柩回博陵,因路阻暫寓本寺西廂之下,待路通回博陵遷葬。夫人處事溫儉,治家有方,是是非非,人莫敢犯。夜來老僧赴齋,不知曾有人來望老僧否?(喚聰問科)(聰雲)夜來有一秀才自西洛而來,特謁我師,不遇而返。(潔雲)山門外覷著,若再來時,報我知道。(末上)昨日見了那小姐,倒有顧盼小生之意。今日去問長老借一間僧房,早晚溫習經史;倘遇那小姐出來,必當飽看一會。

  “中呂”“粉蝶兒”不做周方,埋怨殺你個法聰和尚!借與我半間兒客舍僧房,與我那可憎才居止處門兒相向。雖不能夠竊玉偷香,且將這盼行雲眼睛兒打當。

  “醉春風”往常時見傅粉的委實羞,畫眉的敢是謊;今日多情人一見了有情娘,著小生心兒裏早癢、癢。迤逗得腸慌,斷送得眼亂,引惹得心忙。

  (末見聰科)(聰雲)師父正望先生來哩,隻此少待,小僧通報去。(潔出見末科)(末雲)是好一個和尚嗬!

  “迎仙客”我則見他頭似雪,鬢如霜,麵如童,少年得內養;貌堂堂,聲朗朗,頭直上隻少個圓光。恰便似捏塑來的僧伽像。

  (潔雲)請先生方丈內相見。夜來老僧不在,有失迎迓,望先生恕罪!(末雲)小生久聞老和尚清譽,欲來座下聽講,何期昨日不得相遇。今能一見,是小生三生有幸矣。(潔雲)先生世家何郡?敢問上姓大名,因甚至此?(末雲)小生姓張,名珙,字君瑞。

  “石榴花”大師一一問行藏,小生仔細訴衷腸,自來西洛是吾鄉,宦遊在四方,寄居鹹陽。先人拜禮部尚書多名望,五旬上因病身亡。(潔雲)老相公棄世,必有所遺。(末唱)平生正直無偏向,止留下四海一空囊。

  “鬥鶴鶉”俺先人甚的是渾俗和光,衠一味風清月朗。(潔雲)先生此一行,必上朝取應去。(末唱)小生無意求官,有心待聽講。小生特謁長老,奈路途奔馳,無以相饋。量著窮秀才人情則是紙半張,又沒甚七青八黃,盡著你說短論長,一任待掂斤播兩。

  徑稟:有白銀一兩,與常住公用,略表寸心,望笑留是幸!(潔雲)先生客中,何故如此?(末雲)物鮮不是辭,但充講下一茶耳。

  “上小樓”小生特來見訪,大師何須謙讓。(潔雲)老僧決不敢受,(末唱)這錢也難買柴薪,不夠齋糧,且備茶湯。(覷聰雲)這一兩銀末為厚禮。你若有主張,對豔妝,將言詞說上,我將你眾和尚死生難忘。

  (潔雲)先生必有所請。(末雲)小生不揣有懇,因惡旅邸冗雜,早晚難以溫習經史;欲假一室,晨昏聽講。房金按月任意多少。(潔雲)敝寺頗有數問,任先生揀選。(末唱)

  “幺篇”也不要香積廚,枯木堂。遠著南軒,離著東牆,靠著西廂。近主廊,過耳房,都皆停當。(潔雲)便不嗬,就與老僧同處何如?(末笑雲)要恁怎麽。你是必休提著長老方丈。

  (紅上,雲)老夫人著俺問長老:幾時好與老相公做好事?看得停當回話。須索走一遭去來。(見潔科)長老萬福!夫人使侍妾來問:幾時好與老相公做好事?著看的停當了回話。(末背雲)好個女子也嗬!

  “脫布衫”大人家舉止端詳,全沒那半點兒輕狂。大師行深深拜了,啟朱唇語言得當。

  “小梁州”可喜娘的龐兒淺淡妝,穿一套縞素衣裳;胡伶淥老不尋常,偷睛望,眼挫裏抹張郎。

  “幺篇”若共他多情的小姐同鴛帳。怎舍得他疊被鋪床。我將小姐央,夫人央,他不令許放,我親門寫與從良。

  (潔雲)二月十五日,可與老相公做好事。(紅雲)妾與長老同去佛殿看了,卻回夫人話。(潔雲)先生請少坐,老僧同小娘子看一遭便來(末雲)何故卻小生?便同行一遭,又且何如?(潔雲)便同行。(末雲)著小娘子先行,俺近後些。(潔雲)一個有道理的秀才。(末雲)小生有一句話敢道麽?(潔雲)便道不妨。(末唱)

  “快活三”崔家女豔汝,莫不是演撒你個老潔郎?(潔雲)俺出家人那有此事?(末唱)既不沙,卻怎睃趁著你頭上放毫光,打扮的特來晃。

  (潔雲)先生是何言語!早是那小娘子不聽得哩,若知嗬,是甚意思!(紅上撈殿科)(末唱)

  “朝天子”過得主廊,引入洞房,好事從天降。我與你看著門兒,你進去。(潔怒雲)先生,此非先王之法言。豈不得罪於聖人之門乎?老僧偌大年紀,焉肯作此等之態?(末唱)好模好樣忒莽撞,沒則羅便罷,煩惱怎麽那唐三藏?怪不得小生疑你,偌大一個宅堂,可怎生別沒個兒郎,使得梅香來說勾當。(潔雲)老夫人治家嚴肅,內外並無一個男子出入。(末背雲)這禿廝巧說。你在我行、口強,硬抵著頭皮撞。

  (潔對紅雲)這齋供道場都完備了,十五日請夫人小姐拈香。(末問雲)何故?(潔雲)這是崔相國小姐至孝,為報父母之恩。又是老相公禫日,就脫孝服,所以做好事。(末哭科,雲)“哀哀父母,生我劬勞,欲報深恩,吳天罔極。”小姐是一女子,尚然有報父母之心;小生湖海飄零數年,自父母下世之後,並不曾有一陌紙錢相報。望和尚慈悲為本,小生亦備錢五千,怎生帶得一分兒齋,追薦俺父母咱!便夫人知也不妨,以盡人子之心。(潔雲)法聰與這先生帶一分者。(末背問聰雲)那小姐明日來麽?(聰雲)他父母的勾當,如何不來。(末背雲)這五千錢使得有些下落者。

  “四邊靜”人間天上,看鶯鶯強如做道場。軟玉溫香,休道是相親傍;若能夠蕩他一蕩,倒與人消災障。

  (潔雲)都到方丈吃茶。(做到科)(末雲)小生更衣咱。(末出科,雲)那小娘子已定出來也,我隻在這裏等待問他咱。(紅辭潔雲)我不吃茶了,恐夫人怪來遲,去回話也。(紅出科)(末迎紅娘祗揖科)小娘子拜揖!(紅雲)先生萬福!(末雲)小娘子莫非鶯鶯小姐的侍妾麽?(紅雲)我便是,何勞先生動問?(末雲)小生姓張,名珙,字君瑞,本貫西洛人也,年方二十三歲,正月十七日子時建生,並不曾娶妻……(紅雲)誰問你來?(末雲)敢問小姐常出來麽?(紅怒雲)先生是讀書君子,孟子曰:“男女授受不親,禮也。”君子“瓜田不納履,李下不整冠。”道不得個“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俺夫人治家嚴肅,有冰霜之操。內無應門五尺之童,年至十二三者,非呼召不敢輒入中堂。向日鶯鶯潛出閨房,夫人窺之,召立鶯鶯於庭下,責之日:“汝為女子,不告而出閨門,倘遇遊客小僧私視,豈不自恥。”鶯立謝而言曰:“今當改過從新,毋敢再犯。”是他親女,尚然如此,何況以下侍妾乎?先生習先王之道,尊周公之禮,不幹己事,何故用心?早是妾身,可以容恕,若夫人知其事嗬,決無幹休。今後得問的問,不得問的休胡說!(下)(末雲)這相思索是害也!

  “哨遍”聽說罷心懷悒怏,把一天愁都撮在眉尖上。說“夫人節操凜冰霜,不召呼,誰敢輒入中堂?”自思想,比及你心兒裏畏懼老母親威嚴,小姐嗬,你不合臨去也叫頭兒望。待颺下教人怎颺?赤緊的情沾了肺腑,意惹了肝腸。若今生難得有情人,是前世燒了斷頭香。我得時節手掌裏奇擎,心坎兒裏溫存,眼皮兒上供養。

  “耍孩兒”當初那巫山遠隔如天樣,聽說罷又在巫山那廂。業身軀雖是立在回廊,魂靈兒巴在他行。本待要安排心事傳幽客,我隻怕漏泄春光與乃堂。夫人怕女孩兒春心蕩,怪黃鶯兒作對,怨粉蝶兒成雙。

  “五煞”小姐年紀小,性氣剛。張郎倘得相親榜,乍相逢厭見何郎粉,看邂逅偷將韓壽香。才到得風流況,成就了會溫存的嬌婿,怕甚麽能拘束的親娘。

  “四煞”夫人忒慮過,小生空妄想,郎才女貌合相仿。休直待眉兒淺淡思張敞,春色飄零憶阮郎,非是咱自誇獎:他有德言工貌,小生有恭儉溫良。

  “三煞”想著他眉兒淺淺描,臉兒淡淡妝,粉香膩玉搓咽項。翠裙鴛繡金蓮小,紅袖鸞銷玉筍長。不想嗬其實強:你撇下半天風韻,我拾得萬種思量。

  卻忘了辭長老。(見潔科)小生敢問長老,房舍如何?(潔雲)塔院側過西廂一間房,甚是瀟灑,正可先生安下。現收拾下了,隨先生早晚來。(末雲)小生便回店中搬去。(潔雲)吃齋了去。(末雲)老僧收拾下齋,小生取行李便來。(潔雲)既然如此,老僧準備下齋,先生是必便來。(下)(末雲)若在店中人鬧,倒好消遣;搬在寺中靜處,怎麽捱這淒涼也嗬。

  “二煞”院宇深,枕簟涼,一燈孤影搖書幌。縱然酬得今生誌,著甚支吾此夜長。睡不著如翻掌,少可有一萬聲長籲短歎,五千遍搗枕槌床。

  “尾”嬌羞花解語,溫柔玉有香,我和他乍相逢記不真嬌模樣,我則索手低著牙兒慢慢的想。(下)

  第三折

  (正旦上,雲)老夫人著紅娘問長老去了,這小賤人不來我行回話。(紅上,雲)回夫人話了,去回小姐話去。(旦雲)使你問長老:幾時做好事?(紅雲)恰回夫人話也。正待回姐姐話:二月十五日,請夫人姐姐拈香。(紅笑雲)姐姐,你不知,我對你說一件好笑的勾當。咱前日寺裏見的那秀才,今日也在方丈裏。他先出門兒外等著紅娘,深深唱個喏道:“小生姓張,名珙,字君瑞,本貫西洛人也,年二十三歲,正月十七日子時建生,並不曾娶妻。”姐姐,卻是誰問他來?他又問:“那壁小娘子莫非鶯鶯小姐的侍妾乎?小姐常出來麽?”被紅娘搶白了一頓嗬回來了。姐姐,我不知他想甚麽哩,世上有這等傻角!(旦笑雲)紅娘,休對夫人說。天色晚也,安排香案,咱花園內燒香去來。(下)(末上,雲)搬至寺中,正近西廂居址。我問和尚每來,小姐每夜花園內燒香。這個花園和俺寺中合著。比及小姐出來,我先在太湖石畔牆角兒邊等待,飽看一會。兩廊僧眾都睡著了。夜深人靜,月朗風清,是好天氣也嗬!正是“閑尋方丈高僧語,悶對西廂皓月吟。”

  “越調”“鬥鵪鶉”玉宇無塵,銀河瀉影;月色橫空,花陰滿庭;羅袂生寒,芳心自警。側著耳朵兒聽,躡著腳步兒行,悄悄冥冥,潛潛等等。

  “紫花兒序”等待那齊齊整整,嫋嫋婷婷,姐姐鶯鶯。一更之後,萬籟無聲,直至鶯庭。若是回廊下沒揣的見俺可憎,將他來緊緊的摟定;隻問你那會少離多,有影無形。

  (旦引紅娘上,雲)開了角門兒,將香桌出來者。(末唱)

  “金蕉葉”猛聽得角門呀的一聲,風過處花香細生。踮著腳兒仔細定睛,比我那初見時龐兒越整。

  (旦雲)紅娘,移香桌兒近太湖石畔放者!(末做看科,雲)料想著嬌厭拘束,等閑飛出廣寒宮。看他容分一撚,體露半襟,辨香袖以無言,垂羅裙而不語。似湘陵妃子,斜倚舜廟朱扉;如玉殿嫦娥,微觀蟾宮素影。是好女子也嗬!

  “調笑令”我這裏甫能,見娉婷,比著那月殿嫦娥也不恁般撐。遮遮掩掩穿芳徑,料應來小腳兒難行。可喜娘的臉兒百媚生,兀的不引子人魂靈。

  (旦雲)取香來!(末雲)聽小姐祝告甚麽?(旦雲)此一炷香,願化去先人,早生天界!此一柱香,願中堂老母,身安無事!此一炷香,……(做不語科)(紅雲)姐姐不祝這一炷香,我替姐姐祝告:願俺姐姐早尋一個姐夫,拖帶紅娘咱!(旦再拜雲)心中無限傷心事,盡在深深兩拜中。(長籲科)(末雲)小姐倚欄長歎,似有動情之意。

  “小桃紅”夜深香靄散空庭。簾幕東風靜。拜罷也斜將曲欄憑,長籲了兩三聲。剔團圝明月如懸鏡。又不見輕雲薄霧,都隻是香煙人氣,兩般兒氤氳得不分明。

  我雖不及司馬相如,我則看小姐頗有文君之意,我且高吟一絕,看他說甚的:“月色溶溶夜,花陰寂寂春;如何臨皓魄,不見月中人?”(旦雲)有人牆角吟詩。(紅雲)這聲音便是那二十三歲不曾娶妻的那傻角。(旦雲)好清新之詩,我依韻做一首。(紅雲)你兩個是好做一首。(旦念詩雲)“蘭閨久寂寞,無事度芳春;料得行吟者,應憐長歎人。”(末雲)好應酬得快也嗬!

  “禿廝兒”早是那臉兒上撲堆著可憎,那堪那心兒裏埋沒著聰明。他把那新詩和得忒應聲,一字字,訴衷情,堪聽。

  “聖藥王”那語句清,抒律輕,小名兒不枉了喚做鶯鶯。他若是共小生、廝覷定,隔牆兒酬和到天明。方信道“惺惺的自古惜惺惺。”

  我撞出去,看他說甚麽。

  “麻郎兒”我拽起羅衫欲行,(旦做見科)他陪著笑臉兒相迎。(紅雲)姐姐,有人,咱家去來,怕夫人嗔著。(鶯回顧下)(末唱)不做美的紅娘太淺情,便做道“謹依來命”。

  “幺篇”我忽聽、一聲、猛驚。原來是撲剌刺宿鳥飛騰,顫巍巍花梢弄影,亂紛紛落紅滿徑。

  小姐,你去了嗬,那裏發付小生!

  “絡絲娘”空撇下碧澄澄蒼苔露冷,明皎皎花篩月影。白日淒涼枉耽病,今夜把相思再整。

  “東原樂”簾垂下,戶已扃,卻才個悄悄相問,他那裏低低應。月朗風清恰二更。廝傒爭:他無緣,小生薄命。

  “綿搭絮”恰尋歸路,佇立空庭,竹梢風擺,鬥柄雲橫。呀!今夜淒涼有四星,他不瞅人待怎生!雖然是眼角兒傳情,咱兩個口不言心自省。

  今夜甚睡到我眼裏嗬!

  “拙魯速”對著盞碧螢螢短檠燈,倚著扇冷清清舊幃屏。燈兒又不明,夢兒又不成;窗兒外淅零零的風兒透疏欞,忒楞楞的紙條兒鳴;枕頭兒上孤另,被窩兒坐寂靜。你便是鐵石人,鐵石人也動情。

  “幺篇”怨不能,恨不成,坐不安,睡不寧。有一日柳遮花映,霧帳雲屏,夜闌人靜,海誓山盟。恁時節風流嘉慶,錦片也似前程,美滿恩情,咱兩個畫堂春自生。

  “尾”一天好事從今定,一首詩分明照證;再不向青瑣闥夢兒中尋,則去那碧桃花樹兒下等。(下)

  第四折

  (潔引聰上,雲)今日二月十五日開啟,眾僧動法器者。請夫人小姐拈香。比及夫人未來,先請張生拈香。怕夫人問嗬,則說道貧僧親者。(末上,雲)今日二月十五日,和尚請拈香,須索走一遭。

  “雙調”“新水令”梵王宮殿月輪高,碧琉璃瑞煙籠罩。香煙雲蓋結,諷咒海波潮。幡影飄遙,諸檀越盡來到。

  “駐馬聽”法鼓金鐸,二月春雷響殿角;鍾聲佛號,半天風雨灑鬆梢。侯門不許老僧敲,紗窗外定有紅娘報。害相思的饞眼腦,見他時須看個十分飽。

  (末見潔科)(潔雲)先生先拈香,恐夫人問嗬,則說是老僧的親,(末拈香科)

  “沈醉東風”惟願存在的人間壽高,亡化的天上逍遙。為曾、祖、父先靈,禮佛、法、僧三寶。焚名香暗中禱告:則願得紅娘休劣,夫人休焦,犬兒休惡!佛囉,早成就了幽期密約!

  (夫人引旦上,雲)長老請拈香,小姐,咱走一遭。(末做見科)(覷聰雲)為你誌誠嗬,神仙下降也。(聰雲)這生卻早兩遭兒也。(末唱)

  “雁兒落”我則道這玉天仙離了碧霄,原來是可意種來清醮。小子多愁多病身,怎當他傾國傾城貌。

  “得勝令”恰便似檀口點櫻桃,粉鼻兒倚瓊瑤,淡白梨花麵,輕盈楊柳腰。妖嬈,滿麵兒撲堆著俏;苗條,一團兒是嬌。

  (潔雲)貧僧一句話,夫人行敢道麽?老僧有個敝親,是個飽學的秀才,父母亡後,無可相報。對我說“央及帶一分齋,追薦父母。”貧僧一時應允了,恐夫人見責。(夫人雲)長老的親便是我的親,請來廝見咱。(末拜夫人科)(眾僧見旦發科)(末唱)

  “喬牌兒”大師年紀老,法座上也凝眺;舉名的班首真呆僗,覷著法聰頭做金磬敲。

  “甜水令”老的小的,村的俏的,沒顛沒倒,勝似鬧元宵。稔色人兒,可意冤家,怕人知道,看時節淚眼偷瞧。

  “折桂令”著小生迷留沒亂,心癢難撓。哭聲兒似鶯囀喬林,淚珠兒似露滴花梢。大師也難學,把一個發慈悲的臉兒來朦著,擊磬的頭陀懊惱,添香的行者心焦。燭影風搖,香靄雲飄;貪著鶯鶯,燭滅香消。

  (潔雲)風滅燈也。(末雲)小生點燈燒香。(旦與紅雲)那生忙了一夜。

  “錦上花”外像兒風流,青春年少;內性兒聰明,冠世才學。扭捏著身子兒百般做作,米往向人前賣弄俊俏。

  (紅雲)我猜那生。

  “幺篇”黃昏這一回,白日那一覺,窗兒外那會鑊鐸。到晚來向書幃裏比及睡著,千萬聲長籲怎捱到曉。

  (末雲)那小姐好生顧盼小子。

  “碧玉簫”情引眉梢,心緒你知道;愁種心苗,情思我猜著。暢懊惱!響鐺鐺雲板敲。行者又嚎,沙彌又哨,您須不奪人之好。

  (潔與眾僧發科了)(動法器了,潔搖鈴杵宣疏了,燒紙科)(潔雲)天明了也,請夫人小姐回宅。(末雲)再做一會也好,那裏發付小生也嗬!

  “鴛鴦煞”有心爭似無心好,多情卻被無情惱。勞攘了一宵,月兒沈,鍾兒響,雞兒叫。暢道是玉人歸去得疾,好事收拾得早,道場畢諸人散了。酩子裏各歸家,葫蘆提鬧到曉。(並下)

  “絡絲娘煞尾”則為你閉月羞花相貌,少不得剪草除根大小。

  題目 老夫人閑春院

  崔鶯鶯燒夜香

  正名 小紅娘傳好事

  張君瑞鬧道場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