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便宜行事虎頭牌

  第一折

  (旦扮茶茶引六兒上)([西江月]詞雲)自小便能騎馬,何曾肯上妝台?雖然指粉不施來,別有天然嬌態。若問兒家夫婿。腰懸大將金牌。茶茶非比別裙釵,說起風流無賽。自家完顏女直人氏,名茶茶者是也。嫁的個夫主乃是山壽馬,現為金牌上千戶。今日千戶打圍獵射去了。下次孩兒每!安排下茶阪。則怕千戶天也。(衝末扮老千戶同老旦土,雲)老夫銀住馬的便的。從離渤海寨,行了數日,來到這夾山口子。這裏便是山壽馬的住宅,左右接了馬者。六兒,報複去,道叔叔嬸子來了也。(六兒報科)(旦雲)道有清。(見科,雲)叔叔嬸子前廳上坐,茶茶穿了大衣服來相見。(旦換衣、拜科,雲)叔叔嬸子,遠路風塵。(老千戶雲)茶茶,小千戶那裏去了?(旦雲)千戶打圍射獵去了。(老千戶雲)便著六兒請小千戶來,說道:有叔權嬸子,特來看他哩。(旦雲)六兒,快去請千戶家來!叔權嬸子,且請後堂飲酒去,等千戶家來也。(同下)(正末扮千戶。引屬官踏馬上,詩雲)腰橫轆轤劍,身被鷫鸘裘。華夷圖上看。惟俺最風流。自家完顏女直人氏,姓王,小字山壽馬,現做著金牌上千戶,鎮守著夾山口子。今日天晴日暖無甚事,引著幾個家將打圍射獵去咱。(唱)

  “仙呂”“點絳唇”一來是祖父的家門,二來是自家的福分,懸牌印。掃蕩征塵,將勇力拖逞盡。

  “昆江龍”幾回家開旗臨陣。戰番兵累次建功勳。怕不的資財足備,孳畜成群。長養著百槽衝鋒的慣戰馬,掌管著一千戶屯田的鎮番軍。我如今欲待去清愁悶,則隊得飛鷹走犬,逐逝追奔。

  (六兒上,雲)來到這圍場山。兀的不是?爺,家裏有親眷來看你哩。(正末雲)六兒,你做甚來?(六兒雲)有親眷來了也。(正末唱)

  “油葫蘆”疑怪這靈鵲兒中在枝上穩。暢好是有定準,(雲)六兒,來的是甚麽親眷?(六兒雲)則說是親眷。不知是誰。(正末唱)則見他左來右去再說不出甚親人。為甚麽叨叨絮絮占著是迷丟沒鄧的混?為甚麽獐獐狂狂便待要急張拒遂的褪?眼腦又剔抽禿揣的慌,品角又劈丟撲搭的噴,隻見他蹅蹅忽忽身子兒無些分寸,覷不的那奸奸詐詐沒精神。

  (六兒雲)待我想來。(正末唱)

  “天下樂”隻見他越尋思越著昏,敢三魂失了二魂。(帶雲)我試猜波。(唱)莫不是鐵哥鎮撫家遠探親?(六兒雲)不是。(正末唱)莫不是達魯家老太君?(六兒雲)也不是。(正末唱)莫不足普察家小舍人?(六兒雲)也不是。(正末唱)莫不是叔叔嬸子兩口兒來訪問?

  (六兒雲)是了,是權叔嬸子哩!(正末雲)是叔叔嬸子?且收了斷場快家去來。(下)(老千戶同老旦上,雲)怎麽這時候千戶還不見來?(旦雲)小的門首覷者,千戶敢待來也。(正末上,雲)接了馬者!茶茶,叔叔嬸子在那裏?(做拜見科)(老千戶雲)孩兒,相別了數載,俺兩口兒好生的思想你哩!今日一徑的米望你也。(正末雲)叔叔嬸子請坐。(唱)

  “醉中天”叔叔你鞍馬上多勞困,嬸子你程途上受艱早,一自別來五六春,數載家無音信。則這個山壽馬別無甚痛親,我一言難盡,來探你這歹孩兒索是遠路風塵。

  (老千戶雲)孩兒,想從小間俺兩口兒怎生抬舉你來?你如今峰嶸發達嗬,你可休忘了俺兩口的恩念,(正末雲)叔叔嬸子,你孩兒有甚麽不知處?(唱)

  “金盞兒”我自小裏化了雙親,忒孤貧,謝叔叔嬸子把我來似親兒般訓。演習的武和文,我如今鎮邊關為元帥,把隘口統三軍。我當初成人不自在,我若是自在不成人。

  (雲)小的一壁刲羊宰豬,安排筵席者!(外扮使命上,雲)小官完顏女直人氏,是天朝一個使臣。為因山壽馬千戶,把守夾山口子,征伐賊兵。累著功績,聖人的命,差小官齎敕賜他。可早來到他家門首也。左右接了馬者!報複去,道有使命在於門首。(六兒報科)(正末雲)妝香來。(跪科)(使雲)山壽馬,聽聖人的命!為你守把夾山口子,累建奇功,加你為天下兵馬大元帥,行樞密院事;敕賜雙虎符金牌帶者,許你便宜行事,先斬後聞;將你那素金牌子,但是手下有得用的人,就與他帶著,替你做金牌上千戶,守把夾山口子,謝了恩者!(正末謝恩科,雲)相公鞍馬上勞神也。(使雲)恭喜相公得此美除!(正末雲)相公吃了筵席嗬去。(使雲)小官公家事忙,便索回去也。(正末送科,雲)相公穩登前路。(使雲)請了。正是:將軍不下馬。各自奔前程。(下)(正末雲)小的,筵席完備未曾?(六兒雲)己備下多時了也。(老千戶雲)夫人,恰才天朝使命,加小千戶為天下兵馬大元帥。我聽的說道。將他那素金牌子,就著他手下得用的帶了,替做千戶。我想起來,我偌大年紀,也無些兒名分。甲首也不曾做一個。央及小姐和元帥說一聲,將那素金牌與我帶著,就守把夾山口子去嗬,不強似與了別人?(老旦雲)老相公,你平生好一杯酒,則怕你失誤了事。(老千戶雲)夫人,我若帶牌子做了千戶嗬,我一滴酒也不吃了。(老旦雲)你道定者!(老千戶雲)我再也不吃了。(老旦雲)既是這般嗬,我對茶茶說去。(老旦見旦雲)媳婦兒,我有一句話,可是敢說麽?(旦雲)嬸子說甚話來?(老旦雲)恰才那使臣言語,將雙虎符金牌,與小千戶帶了。那素金牌子,著他手下有得用的人與他帶。比及與別人帶了,與叔叔帶了可不好那?(旦雲)嬸子說的是,我就和元帥說。(旦見正末,雲)元帥,恰才叔叔嬸子說來,你有雙虎符金牌帶了,那素金牌子,著你把與手下人帶。比及與別人帶時,不如與了叔叔可也好也。(正末雲)誰這般說來?(旦雲)嬸子說來。(正末雲)叔叔平日好一杯酒,則怕他失誤了事。(旦雲)叔叔說道,他若帶了牌子,做了千戶嗬,他一滴酒也不吃了。(正末雲)既然如此,將那素金牌子來。叔叔,恰才使臣說來,如今聖人的命,著你孩。兒做的兵馬大元帥,敕賜與雙虎符金牌,先斬後奏,這素金牌子,著你孩兒手下有得用的人,就與他帶了,做金牌上千戶。我想叔叔幼年,多曾與國家出力來。叔叔你帶了這牌,做了上千戶,可不強似與別人?(老千戶雲)想你手下多有得用的人,我又無甚功勞,我怎生做的這千戶?(正末雲)叔叔休那般說。(唱)

  “一半兒”則俺那祖公是開國舊功臣,叔父你從小裏一個敢戰軍,這金牌子與叔父帶嗬,也是本分。見嬸子那壁意欣欣,(雲)叔父,你受了這牌子者!(老千戶雲)我可怎麽做的?(正末唱)我見他一半兒推辭一半兒肯。

  (老千戶雲)元帥,難得你這一片好心。我受了這牌子者。(正末雲)叔叔,你受了牌子,便與往日不同,索與國家出力,再休貪著那一杯兒酒也。(老千戶雲)你放心,我帶了這牌子嗬,我一點酒也不吃了。(正末雲)如此恰好。(唱)

  “金盞兒”我為甚麽語諄諄,單怕你醉醺醺,隻看那鬥來粗肘後黃金印,怎辜負的主人恩。但願你扶持今社稷,驅滅舊妖氛。常言道“家貧顯孝子,國難識忠臣”。

  (老千戶雲)我則今日到渤海寨,搬了家小。便往夾山口鎮守去也。(正末雲)叔叔,則今日你孩兒往大興府去。叔叔去取行李,路上小心在意者!(唱)

  “賺煞”則今日過關津,度州郡,沒揣的逢他敵人,陣麵上相持賭的是狠。托賴著俺祖公是番宿家門,哎,你莫因循。便隻待人急偎親,暢奸道廝殺無過是咱父子軍,誓將那鯨鯢來盡吞。隻將這邊關守緊,你可便舍一腔熱血報明君。(同旦兒、六兒下)

  (老千戶雲)俺侄兒去了也。則今日往渤海寨搬取家小走一遭去。(同老旦下)

  第二折

  (老千戶同老旦上,雲)老失自到的渤海寨,搬取了家小,來到俺這莊頭,見了眾多親眷。聽的我做了千戶。這個請我吃兩瓶,那個請我吃三瓶,每是則是醉。雖然吃酒,則怕誤了到任日期。有二哥哥金住馬在這莊兒上住坐,我辭了哥哥,便往夾山口子去也。(老旦雲)老相公。咱在這裏等者,你去辭了伯伯。甲些兒來。(下)(老千戶雲)遠遠的望著,敢是哥哥來也。(正末扮金住馬上,雲)自家金住馬的便是。我有個兄弟,是銀住馬。他如今做了金牌上千戶,去鎮守夾山口子,聽的道往我這村兒前過。我無甚麽,買了這一瓶酒,與兄弟餞行走一遭去。(唱)

  “雙調”“五供養”愁冗冗,恨綿綿,爭餘我赤子空拳,隻得問別人借了幾文錢。可買的這一瓶兒村酪灑,等與我那第二弟兄祖餞。想著他期限迫難留戀,可若是今番雲也,知他是甚日個團圓。

  (雲)兀的不是我兄弟?(老千戶雲)兀的不是我哥哥?(見科,雲)哥哥,你兄弟做了金牌上千戶,如今鎮守夾山口去,一徑的辭哥哥來。(正末雲)兄弟,我知道你做了金牌千戶,鎮守夾山口子去。我無甚麽,買這一瓶兒酒,與兄弟餞行。(老千戶雲)看你這般艱難,你那裏得這錢來買酒?教哥哥費心。(正末做遞酒科,唱)

  “落梅風”我抹的這瓶口兒淨,我斟的這盞麵兒圓。(老千戶做接盞科)(正末雲)兄弟,且休便吃。(唱)待我望著那碧天邊太陽澆奠。則俺這窮人家又不會別咒願,則願的俺兄弟海每可便早能勾相見。

  (做澆奠、再遞酒科,雲)兄弟滿飲一杯。(老千戶雲)哥哥先飲。(正末雲)好波,我先吃了。兄弟飲。(老千戶雲)待你兄弟吃。(正末雲)兄弟再飲一杯。(老千戶雲)隻我今日見了哥哥,吃幾杯酒;到了夾山口子,我一點酒也不吃了。(正末雲)兄弟,你哥哥無甚麽與你。(老千戶雲)我今日辭哥哥去,敢問哥哥要甚麽?(正末唱)

  “阿那忽”再得我往日家緣,可敢齎發與你些個盤纏。有他這鰾接來的兩根兒家竹箭,(老千戶雲)你兄弟收了者。(正末雲)還有哩。(唱)更有條蠟打來的這弓弦。

  (老千戶雲)這兩件,你兄弟正用的著哩。(正末雲)兄弟,你酒要少吃,事要多知。(老千戶雲)請哥哥放心,我若到夾山口子去,整搠軍馬,堤備賊兵,我一點酒也不吃了。(正末唱)

  “慢金盞”我著這苦口兒說些良言,勸你那酒莫貪,勸你那財休戀。你可便久鎮著南邊夾山的那峪前,統領著軍健,相持的那地麵。但要你用心兒把守得安然,你可便隻愁升,不愁貶。

  (老千戶雲)哥哥,俺那山壽馬侄兒,做著兵馬大元帥,我便有些疏失,誰敢說我?(正末雲)兄弟,你休那般說!(唱)

  “石竹子”則俺那山壽馬侄兒是軟善,犯著的休想他便廳見憐。假若是非當刑死而怨,赤緊的元帥令更狠似帝王宣。

  (老千戶雲)想哥哥那往日。也曾受用快活來。(正末唱)

  “大拜門”我可也不想今朝,常記的往年,到處裏追陪下些親眷。我也曾吹彈那管弦,快活了萬千,可便是大拜門撒敦家的筵宴。

  (老千戶雲)我想哥哥幼年間,穿著那等樣的衣服,今日便怎生這等窮暴了?(正末唱)

  “山石榴”往常我便打扮的別,流妝的善,幹皂靴鹿皮綿團也似軟,那一領家夾襖子是藍腰線。

  “醉娘子”則我那珍珠豌豆也似圓,我尚兀自揀擇穿。頭巾上砌的粉花兒現,我係的那一條玉兔鶻是餘廂麵。

  (老千戶雲)哥哥,你那幼年間中注模樣,如今便怎生老的這等了?(正末唱)

  “相公愛”則我那銀盆也似龐兒膩粉鈿。墨錠也似髭須著絨繩兒纏。對著這官員,親將那籌箸傳,等的個安筵盞初巡遍。

  “不拜門”則聽的這[者刺骨]笛兒悠悠聒耳喧,那駝皮鼓冬冬的似春雷健。我向這筵前,筵前,我也曾舞蹁躚,舞罷嗬誰不把咱來誇羨!

  “也不囉”對著這眾官員,諸親眷,送路排筵宴。道是“去也去也”難留戀,甚日重相見?

  (老千戶悲科,雲)哥哥,不知此一別,俺兄弟每再幾時相見也。(正末唱)

  “喜人心”今朝別後,再要相逢,則除是夢中來見,奈夢也未必肯做方便。隻落的我兄弟行傒落,嬸子行熬煎,侄兒行埋怨,世事多更變,好弱難分辨。

  (老千戶雲)哥哥,兀的不痛殺你兄弟也!(正末唱)

  “醉也摩娑”則被你拋閃殺業人也波天,則被你拋閃殺業人也波天。我無賣也那無典,無吃也那無穿,—年不如一年。

  (老千戶雲)我曾記的哥哥根前,有個孩兒,喚作狗皮。他如今在那裏?(正末雲)我也久忘了,你又提將起來做甚的!(唱)

  “月兒彎”則俺那生忿懺逆的醜生,有人向中都曾見。伴著火潑男也那潑女,茶房也那灑肆,在那瓦市裏穿,幾年間再沒個信兒傳。有句話舌尖上挑著,我去那喉嚨裏咽。

  (老千戶雲)俺哥哥有一句話,待要說可又不說。(正末背雲)我有心待問兄弟討一件兒衣服嗬,則是難以開口。我且慢慢的說將去。兄弟,你哥哥這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煞是艱難也。(唱)

  “風流體”我到那春來時,春來時和氣喧;若到那夏時節,夏時節薰風遍。我可便最怕的,最怕的足秋暮天;更休題臘月裏,臘月裏飛雪片。

  “忽都白”兄弟哎,我也曾有那往日的家緣,舊日的莊田,如今折罰的我無片瓦根椽,大針麻線。著甚做細米也那白麵,厚絹也那薄綿!兄弟哎,你則看俺一雙父母的顏麵,怕到那冷時節有甚麽替換下的舊襖子兒,你便與我一領兒穿也波穿。(老千戶雲,哥哥若不說嗬?你兄弟怎生知道?我就著人打開駝垛,將一領綿團襖子來,與哥哥禦寒。(正末唱)不是我絮絮叨叨,口舌口舌煎煎,兩淚漣漣,霍不了我心頭怨,趁不了我平生願。

  (老千戶雲)俺哥哥,你往常時香球吊掛,慢幕紗幮,那等受用,今日都在那裏?(正末唱)

  “唐兀歹”往常我幔幕紗幮在繡圍裏眠,到如今枕著一塊半頭磚。土坑上、土炕彎著片破席薦,暢好足忄西惶也波天。

  (雲)兄弟,你到那裏,好生整搠軍馬者,少飲些酒。(老千戶雲)哥哥,你放心!如今太平天下,四海晏然,便吃幾杯酒兒,有甚麽事?(正末唱)兄弟,你休那般說!(唱)

  “離亭宴煞”雖然是罷幹戈絕士馬無征戰,你索與他演槍刀輪劍戟習弓箭,則要你堅心兒向前。你去那寨柵內莫憂愁,營帳內休懼怯,陣麵上休勞倦。(老千戶做拜辭科,雲)則今日拜辭了哥哥,便索往夾山口子去也!(正末雲)兄弟,你穩登前路。(老千戶雲)左右那裏?將馬來!(做上馬科,雲)哥哥,慢慢回去。(正末唱)則你那匹馬屹蹬蹬的踐路途,我獨自個氣丕丕歸莊院。(老千戶雲)俺哥哥,你還健著哩。(正末唱)我可便強健殺者波活的到明年後年,(老千戶雲)待我到那裏,便來取哥哥。(正末唱)你待要重相見麵皮難,(帶雲)兄弟,(唱)咱兩個再團圓可兀的路兒遠。(下)

  (老千屍雲)俺哥哥回去了也。則今日領著家小,便往夾山口子鎮守去來。(詩雲)我如今把守去夾山寨口,打點著老精神時常抖擻。料番兵無一個擅敢窺邊,隻管裏一家兒絮叨叨勸咱不要吃酒。(下)

  第三折

  (老千戶同老旦上,雲)歡來不似今朝,喜來那逢今日。自從到的這夾山口子嗬,無甚事,正好吃酒。我著人去請金住馬哥哥到來,誰想他已亡化過了也。今日八月十五日,是中秋節令。夫人,著下次孩兒每,安排酒來,我和夫人玩月暢飲幾杯。(動樂科)(雜當報雲)老相公,禍事也,失了夾山口子也!(老千戶慌科)(老旦雲)老相公,我說道你少吃幾鍾酒,如今怎麽好?(老千戶雲)既然這般,如今怎了?左右將披掛來,趕賊兵去!(下)(外扮經曆上,雲)小宮完顏女直人氏,自祖父以來,世掌軍權,鎮守邊境。爭奈遼兵不時侵擾,俺祖父累累與他廝殺,結成大怨。他倒罵俺女直人野奴無姓,祖父因此遂改其名,分為七姓:乾坤宮商角徵羽,乾道那驢姓劉;坤道穩的罕姓張;宮音傲國氏姓周;商音完顏氏姓王;角音撲父氏姓李;徵音夾穀氏姓佟;羽音失米氏姓肖。除此七姓之外,有扒包包五骨倫等,各以小名為姓。自前祖父本名竹裏真,是女真回回祿真。後來收其小界,總成大功。遷此中都,改為七處。想俺祖父舍死忘生,赤心報國,今日子孫承襲,也非是容易得來的。(詩雲)祖父艱辛立業成,子孫世世襲簪纓。一心隻願烽塵息,保佐皇朝享太平。某乃元帥府經曆是也。如令有這把守夾山口子老完顏,每日戀酒貪杯。透漏賊兵,失誤軍期,非是小目罪犯,三遍將文書勾去,倒將去的人累次毆打。他倚仗是元帥的叔父,相公甚是煩惱,今番又著人勾去,不來時,直著幾個關西曳刺,將元帥府印信文書勾去,也不怕他不來。左右,你可說與勾事的人,小心在意,疾去早回。待老完顏到時,報複某家知道。(下)(老千戶領左右上,雲)隻因八月十五夜,失了夾山口子。第二日我馬上親率許多頭目,複殺了一陣,將擄去的人口牛羊馬匹,都奪回來了。那頭目每與我賀喜,再吃酒。(又吃科)(老旦雲)小的每,安排酒來,與老相公把個勞困盞兒。(淨扮勾事人上)(見科,雲)元帥有勾!(老千戶喝雲)兀那廝,你是甚麽人?(勾事人雲)元帥將令,差我勾你來!(老千戶雲)我是元帥的權父,你怎麽敢來勾我?左右,拿下去打著者!(左右打科)(勾事人詩雲)老完顏見事不深,元帥令敢不遵欽。我來勾你你倒打我,我入你老婆的心!(下)(淨扮勾事人上,雲)老千戶有勾!(老千戶喝雲)兀那廝,是甚麽人?(勾事人雲)元帥將令,差我勾你來!(老千戶雲)口走!隻我是元帥的叔父,你怎麽敢來勾我?左右,與我搶出去!(左右打科)(勾事人詩雲)老完顏做事忒不才,倒著我濕肉伴幹柴柴。我今來勾你你不去,看後頭自有狠的來。(下)(外扮曳剌上,雲)灑家是個關西曳刺,奉元帥的將令,有老完顏失誤了夾山口子,差人勾去勾不來。差我勾去。可早來到也。(做見科,雲)老千戶,元帥將令,差人來勾你。你怎麽不去?(做拿鐵索套上科,詩雲)老完顏心粗膽大,元帥令公然不怕。我這裏不和你折證,到元帥府慢慢的說話!(老千戶雲)老夫人,這事不中了也。如今元帥府裏勾將我去,我偌大年紀,那時受的這般苦楚!老夫人,與我蕩一壺熱酒趕的來。(下)(老旦雲)似這般怎生是好?我直到元帥府裏望老相公走一遭。(下)(正末引經曆、祗侯排衙上,正未唱,)

  “雙調”“新水令”賀平安報偌町便似春雷,你把那明丟丟劍鋒與我準備。他誤了限次,失了軍期。差幾個曳刺勾追,(雲)經曆,你去問鎮守夾山口子的,(唱)兀那老提控到來也未。

  (曳刺鎖老千戶上,雲)行動些!(老千戶雲)有甚麽事?我是元帥的叔父,怕怎麽!(曳刺見經曆雲)把夾山口子的老完顏將勾來了也。(正末雲)勾到了麽?拿過來!(經曆雲)拿過來者!(正末雲)開了他的鐵鎖,摘了他那牌於。(老千戶做不跪科)(正末雲)好無禮也嗬!(唱)

  “沉醉東風”隻見他氣丕丕的庭階下立地,不由我不惡噷噷心下猜疑。(帶雲)我歹殺者波,(唱)我是奉著帝主宣,掌著元戎職,可怎生全沒些大小尊卑?(帶雲)你是我所屬的官嗬,(唱)還待要詐耳佯聾做不知,到根前不下個跪膝。

  (雲)你今日犯下正條劃的罪來,兀自這般崛強哩。經曆,你問他為甚麽不跪?他若是不跪嗬,安排下大棒子,先摧折他兩臁骨者!(經曆雲)理會的。(老千戶雲)經曆,我是他的叔父,那裏取這個道理來,要我跪著他!(經曆雲)相公的言語道,你不跪著嗬,大棒子先敲折你兩臁骨哩。(老千戶雲)我跪著便了,則著你折殺他也。(正末雲)經曆,著他點紙畫字者。(經曆雲)老完顏,著你點紙畫字哩。(老千戶雲)經曆,我那裏省得點紙畫字?(經曆雲)這紙上點一點,著你吃一鍾酒。(老千戶雲)我點一點兒嗬吃一鍾酒?將來將來!我直點到晚。(經曆雲)你畫一個字者。(老千戶雲)畫字了。(經曆雲)老完顏點了紙,畫了字也。(正末雲)經曆,你高高的讀那狀子著他聽。(經曆讀雲)“責狀人完顏阿可。阿可見年六十歲,無病疾,係京都路忽裏打海世襲民安下女直人氏。承應勞校,見統領征南行樞密院先鋒部統領勾當。近蒙行院相公差遣,統領本官軍馬,把守夾山口子,防禦賊兵。自合常常整搠戈甲,堤備戰敵,卻不合八月十五晚,以帶酒致彼有失,透漏賊兵過界,打破夾山口子,擄掠人民婦女牛羊馬匹。今蒙行院相公勾追,自合依準前來,卻不合抗拒不行赴院,故違將令,又將差去公人,數次拷打。今具阿可合得罪犯,隨供招狀,如蒙依軍令施行,執結是實。伏取鈞旨:一主把邊將聞將令而不赴者,處死;一主把邊將帶酒不時操練三軍者,處死;一主把邊將透漏賊兵不迎敵者,處死。秋八月某日,完顏阿可狀。”(老千戶雲)這等,我該死了?(做哭科)(正末唱)

  “攪箏琶”咱須是關親意,也索要頤兵機。官裏著你戶列簪纓,著你門排畫戟,可怎生不交戰,不迎敵,吃的個醉如泥。情知你便是快行兵的薑太公,齊管仲、越範蠡、漢張良,可也管著些甚的,枉了你哭哭啼啼。

  (雲)經曆,將他那狀子來。(經曆雲)有。(正末雲)判個“斬”字,推出去斬訖報來!(經曆雲)理會的。左右那裏?推出老完顏斬了者!(做綁出科)(老千戶雲)天那!如今要殺壞了我哩,怎的老夫人來與我告一告兒。(老旦慌上,雲)哥哥每,且住一住!我是元帥的親嬸子,待我過去告一告兒。(做見正末跪叫科)(正末雲)嬸子請起!(老旦雲)元帥,國家正廳上,不是老身來處。想你叔叔帶了素金牌子,因貪酒失了夾山口子,透漏賊兵,擄掠人民,元帥見罪,待要殺壞了。想著元帥,自小裏父母雙亡,俺兩口兒抬舉的你長立成人,做偌大官位。俺兩口兒雖不曾十月懷耽,也曾三年乳哺,也曾煨幹就濕,咽苦吐甘。可怎生免他項上一刀,看老身麵皮,隻用杖子裏戒飭他後來,可不好也?(正末雲)你那知道那男子漢在外所行的勾當!(唱)

  “胡十八”他則待殢酒食,可便戀聲妓,他尋裏肯道把隘口退強賊,每日則是吹笛擂鼓做筵席。(老旦雲)你叔叔老了也。(正末雲)你道叔叔老了,他多大年紀也?(老旦雲)他六個歲了。(正末唱)他恰才便六十。(雲)薑太公八十歲遇文王,戊午日兵臨孟水,甲子日血浸朝歌,扶立周朝八百年天下。(唱)他比那伐紂的薑太公,尚兀自還少他二十歲。

  (雲)嬸子請起,這個是軍情事,饒不的。(老旦出門科,雲)老相公,他斷然不肯饒,怎生好那?(老千戶雲)老夫人,請將茶茶小姐來,著他去勸一勸可不好?(旦上,雲)叔叔嬸子,怎生這般煩惱呀?!(老旦雲)茶茶,為你叔叔帶酒失了夾山口子,元帥待要殺壞了你叔叔。你怎生過去勸一勸兒可也好。(旦雲)叔叔嬸子,我過去說的嗬,你休歡喜;說不的嗬,你休煩惱。(旦見正末科)(正末怒雲)茶茶!你來這裏有甚麽勾當那?(旦雲)這是訟廳上,不是茶茶來處。隻想你幼年間父母雙亡,多虧了叔叔嬸子,抬舉你長成,做著偌大的官位。你待要殺壞了權叔,你好下的?怎生看著茶茶的麵,饒了叔歎可也好。(正末雲)茶茶,這三重門裏,是你婦人家管的?誰慣的你這般粗心大膽哩!(唱)

  “慶宣和”則這斷事處,準教你可便來這裏?這訟廳上可便使不著你那“家有賢妻”。(雲)著他那屬官每便道:“叔叔犯下罪過來,可著媳婦兒來說。”(唱)你這個關節兒常好道來的疾,(雲)茶茶,你若不回去嗬,(唱)可都枉擘破咱這麵皮,畫皮!

  (雲)快出去!(旦雲)我回去則便了也。(做出門見老千戶雲)元帥斷然不肯饒你,可不道“法正天須順”,你甚的“官清民自安”!我可甚麽“妻賢夫禍少”,呸!也做不得“子孝父心寬”。(下)(老旦雲)似這般如之奈何?(老千戶雲)經曆相公,你眾官人每告一告兒可不好?(經曆雲)且留人者!(眾官跪科)(正末雲)你這眾屬官每做甚麽?(經曆雲)相公,罰不擇骨肉,賞不避仇讎。小官每怎敢唐突?但老完顏倚恃年高,耽酒誤事,透漏賊兵打破夾山口子,其罪非輕。相公幼亡父母,叔父撫育成人,此恩亦重。據小官每愚見,以為老完顏若遂明正典刑,雖足見相公執法無私,然而於國盡忠,於家不能盡孝,賢者或不然矣。(詩雲)告相公心中暗約,將法度也須斟酌。小官每豈敢自專。望從容尊鑒不錯。(正末唱)

  “步步嬌”則你這大小屬官都在這廳階下跪,暢好是一個個無廉恥。他是叔父我是侄,道底來火須不熱如灰,你是必再休提。(雲)他是我的親人,犯下這般正條款的罪過來,我尚然殺壞了。你每若有些兒差錯嗬,(唱)你可便先看取他這個傍州例。

  (雲)你每起去,饒不的!(經曆出門科,雲)相公不肯饒哩。(老千戶雲)似這般怎了也!(經曆雲)老完顏,你既八月十五日失了夾山口子,怎生不追他去?(老千戶雲)我十六日上馬趕殺了一陣,人口牛羊馬匹,我都奪將回來了。(經曆雲)既是這等,你何不早說!(見正末雲)相公,老完顏才說,他十六日上馬複殺了一陣,將人口牛羊馬匹,都奪將回來了,做的個將功折罪。(正未雲)既然他複殺了一陣,奪的人口牛羊馬匹回來了,這等嗬將功折過,饒了他項上一刀,改過狀子,杖一百者!(經曆雲)理會的。(讀狀雲)“責狀人完顏阿可,見年六十歲,無疾病,係京都路忽裏打海世襲民安下女直人氏,見統征南行樞密院事先鋒都統領勾當。近蒙差遣,把守夾山口子,自合謹守,整搠軍士,卻不合八月十五日晚,失於堤備,透漏賊兵過界,侵擄人口牛羊馬匹若幹。就於本月十六日,阿可親率軍上,挺身赴敵,效力建功,複奪人口牛羊馬匹,於所侵之地,殺退賊兵,得勝回還。本合將功折過,但阿可不合帶酒拒院,不依前來。應得罪犯,隨狀招伏。如蒙準乞,執結是實,伏取鈞旨。完顏阿可狀。”(正末雲)準狀,杖一百者!(經曆雲)老完顏,元帥將令免了你死罪,則杖一百。(老千戶雲)雖免了我死罪,打了一百,我也是個死的。相公且住一住兒,著誰救我這性命也。老夫人,咱家裏有個都管,喚做狗兒,如今他在這裏,央及他勸一勸兒。(做叫科)(淨扮狗兒上,雲)自家狗兒的便是。伏侍著這行院相公,好生的愛我。若沒我嗬,他也不吃茶飯;若見了我嗬,他便歡喜了。不問甚麽勾當,但憑狗兒說的便罷了。正在灶窩裏燒火,不知是誰喚我?(老千戶雲)狗兒,我喚你來。(做跪科,雲)我央及你咱。(狗兒雲)我道是誰,元來是叔叔。休拜,請起!(做跌倒科,雲)直當撲了臉。叔叔,你有甚麽勾當?(老於戶雲)狗兒,元帥要打我一百哩,可憐見,替我過去說一聲兒。(狗兒雲)叔叔,你放心,投到你說嗬,我昨日晚夕話頭兒去了也。(老千戶雲)如今你過去告一告兒。(狗兒雲)叔叔放心,都在我身上!(見正末科)(正末雲)你來做甚麽?(狗兒雲)我無事可也不來。想著叔叔他一時帶酒,失誤了軍情,你要打他一百,他不疼便好,可不道大能掩小,海納百川?看著狗兒麵皮休打他,若打了他嗬。我就惱也,饒了他罷!(正末唱)

  “沽美酒”則見他忄芻忄敞忄敞的做樣式。笑吟吟的強支對。他那裏口口聲聲道是饒過隻,我這裏尋思了—會,這公事豈容易?

  “太平令”我將他幾番家叱退,他苦央及兩次三回,則管裏指官畫史,不住的叫天吖地。(帶雲)狗兒,(唱)你可向這裏,問你,莫不待替吃?(狗兒雲)我替吃。我替吃!(正末雲)你替吃?令人!你安排下大棒子者。(唱)我先拷的你、拷的你的腰截粉碎。

  (雲)令人。拿下去打四十!(做打科)(正末雲)打了搶出去!(狗兒躍出科)(老千戶雲)狗兒,說的如何?(狗兒雲)我的話頭兒過去了也。(老千戶雲)你再過去勸一勸。(狗兒雲)他叫我明日來。(老千戶推科,雲)你再過去走一遭。(見科)(正末雲)你又來做甚麽?(狗兒雲)我來吃第二頓。相公,叔叔老人家了也,看著你小時節,他怎麽抬舉你來。叔權便罷了,那嬸子抱著你睡,你從小裏快尿,常是澆他一肚子。看著嬸子的麵皮,饒了他罷!(正末雲)你待替吃麽?(狗兒雲)我替吃,我替吃!(正未雲)再打二十!(做打科)(正末雲)搶出去!(狗兒跌出科)(老千戶雲)狗兒,你說的如何?(狗兒捧P股科,雲)我這遭過去不得了也。(老千戶再推科)(狗兒雲)相公!(正末雲)拿下去】(狗兒慌科,雲)可憐見,我狗兒再吃不得了也。(正末雲)將銅鍘來,切了你那驢頭!(狗兒跌出科)(老千戶雲)你再過去勸一勸。(狗兒雲)老弟子孩兒,你自掙揣去!(下)(正末雲)拿過來者!替吃了多少也?(經曆雲)替吃了六十也。(正末雲)打四十者!(做打科)(正末唱)

  “雁兒落”你暢好是腕頭有氣力,我身上無些意。可不道廚中有熱人,我共他心下無仇氣。

  “得勝令”打酌來一棍子一刀錐,一下起一層皮。他去那血泊裏難禁忍,則著俺校椅上怎坐實?他失誤了軍期,難道他沒罪誰擔罪?(雲)打了多少?(經曆雲)打了三十也。(正末唱)才打到三十,赤瓦不剌海,你也忒官不威牙爪威!

  (雲)再打者!(經曆雲)斷訖也,扶出去。(老千戶雲)老夫人,打殺我也!誰想他不可憐見我,打了這一頓,我也無那活的人也!(老旦哭雲)老相公,我說甚麽來,我著你少吃一鍾兒酒。(老千戶雲)老夫人,打了我這一頓,我也無那活的人了也。老夫人,有熱酒篩一鍾兒我吃。(下)(正末雲)經曆,到來日牽羊擔酒,與叔父暖痛去!(唱)

  “鴛鴦煞”你則合眠霜臥雪驅兵隊,披星帶月排戈戟。你也曾對咱盟咒,再不貪杯。唱道索記前言,休貽後悔。誰著你旦暮朝夕,嚐吃的來醺醺醉,到今日待怨他誰?這都是你那戀酒迷歌上落得的。

  第四折

  (老千戶同老旦上,雲)誰想山壽馬做了元帥,則道怎生樣看覷我,誰想道著他打了一百!老夫人,閉了門者,不問誰者,隻不要開門。(老旦雲)老相公打壞了也,我關上這門者。我如今閉門家裏坐,還怕甚禍從天上來!(正末引旦、經曆、祗從上,雲)經曆,今日同夫人牽羊擔酒,與叔權暖痛去來。(經曆雲)理會的。(正末雲)可早來到叔叔門首,怎麽閉著門在這裏?令人,與我叫開門來。(祗從做叫門科)(正末唱)

  “正宮”“端正好”則為他誤軍期,遭殘害,依國法斷的明白。尋思來這期親尊長多妨礙,俺今日謝罪也在宅門外。

  “滾繡球”疾去波,到第宅,休道是鎮南邊統軍元帥,則說是親眷家將羊酒安排,休道遲,莫見責,省可裏便大驚小怪,將宅門疾快忙開。報與俺那老提控叔叔光知道,則說我侄兒山壽馬和茶茶暖痛來,莫得疑猜。

  (雲)怎麽叫了這一會,還不開門?經曆,你與我叫門去。(經曆雲)理會的。(做叫門科,雲)老完顏,你開門來,俺有說的話。(老千戶雲)我不開門。(經曆雲)你真個不開門?(老千戶雲)我不開!(經曆雲)你那舊狀子不曾改,還要問你罪哩。(老千戶雲)你要問我的罪,再打上一百罷了。我死也隻不開門,隨你便怎麽樣來!(經曆雲)相公,老完顏隻不開門,怎生是好?(正夫唱)

  “伴讀書”他道你結下的冤仇大,傷了他舊叔侄美情懷。一任你昨日的供招依然在,休想他低頭做小心腸改。便死也隻吃杯兒淡酒何傷害,到底個不伏燒埋。

  (雲)茶茶。你叫門去。(旦做叫門科,雲)叔叔嬸子,我茶茶在門外,你開門來,開門來!(老旦雲)想茶茶昨日也曾為你告來,是那山壽馬侄兒,執性不肯饒你。看茶茶麵上,開了門罷。(老千戶雲)他既然今日到我賓來。昨日便為我再告一告兒不得,譬如我已打死了,隻不要開門。(正末唱)

  “笑口尚”他問我今日個一家兒為甚來,昨日個打我的可是該也那不該,把臉皮都撇在青霄外,從今後拚著個貪杯的老不才,謝了個賢惠的女裙衩,休休休休想他便降階的忙迎待。

  (雲)待我自家去。叔叔,你侄兒山壽馬自在這裏,你開門來。(老旦雲)既然元帥親身到此,須索開門,請他進來者。(做開門)(正末同旦、經曆跪科,雲)這是侄兒不是了也。(老千戶雲)你昨日打我這一頓,虧你有甚麽麵皮又來見我!(正末雲)叔叔,這不幹你侄兒事。(老旦雲)你叔叔偌大年紀,你打他這一頓,兀的不打殺了也!(正末唱)

  “川撥棹”你得要鬧咳咳,鬧咳咳,使性窄,我須是奉著官差,法令應該,豈不知你年華老邁?故意的打你這一百。

  (老千戶雲)我老人家被你打了這一頓,還說不幹你事,倒幹我事?(正末唱)

  “七弟兄”你也不索左猜,右猜,既帶了這素金牌,則合一心兒鎮守著夾山寨,誰著你賞中秋玩月暢開懷?敢前生少欠他幾盞黃湯債!

  “梅花酒”呀,這一場事不諧,又不是相府中台,禦史西台,打的你肉綻也那皮開。你心下自裁劃,招狀上沒些歪,打你的請過來,將牘麵快疾抬,老官人覷明白。

  (老千戶雲)依你說,是誰打我這一百來?(正末唱)

  “收江南”呀,這的是便宜行事的那虎頭牌!(老千戶雲)元來是軍令上該打我來。(正末唱)打的你哭啼啼,濕肉伴幹柴,也是你老官人合受血光災。休道是做侄兒的忒歹,早忘了你和俺爺爺奶奶是一胞胎。

  (雲)茶茶,快與我殺羊蕩酒來,與叔叔暖痛者!(唱)

  “尾煞”將那暖痛的酒快釃,將那配酒的羔快宰,盡叔父再放出往日沉酣態。隻留得你潦倒餘生,便是大古裏糴。

  (老千戶雲)既是這般嗬,我也不記仇恨了,隻是吃酒!(老旦雲)你也記的打時節這般苦惱,少吃些兒罷!(正末雲)非是我全不念叔侄恩情,也隻為虎頭牌法度非輕。今日個將斷案從頭說破,方知道忠和孝元自相成。

  題目 樞院相公大斷案

  正名 便宜行事虎頭牌。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