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4

  民國三年(1914)初夏,淩叔華參加了入學前的考試,和姐姐淑萍如願以償地到直隸女子師範學堂插班就讀,而淑浩則到另一所公立學校上課。

  入學之初,淩淑浩表現得極度興奮,但不久就厭倦了。在課堂上,她和其他女孩子遞紙條,還把書本立放在書桌上當擋箭牌,下麵大讀通俗小說。

  一天,她跑到院子裏和同學去玩,聽到老師喊她的名字。老師說:“我知道令尊的地位很高,你可能在家被嬌寵慣了,但是在學校的功課上,你真是不見得多聰明。”然後又把她叫進屋裏,大聲嗬斥:“小淩你長得一張聰明臉,卻是一副笨肚腸!”

  淩淑浩說:“是嗎?那我就不用你教了。”

  就這樣,她輟學回到家裏。

  淩福彭問:“你準備怎麽辦?”

  淩淑浩說:“我在家裏學。”

  淩福彭問:“你學什麽呢?”

  淩淑浩說:“曆史、地質,那些學校規定的課程。”

  淩福彭說:“你去找你想找的老師,我給你付學費。”

  淩淑浩說:“那再好不過了。”

  於是她找了一個教化學、物理和數學的老師。那一整年,她就在家裏學習。

  也是在這一年,淩福彭出任北洋政府約法會議議員,參加起草《約法會議組織條例》。不久,約法會議通過了《中華民國約法》,幫助袁世凱廢除國務院,改責任內閣為總統製。四月九日,北京政府又任命他為參政院參政,這也是對他盡職盡責的一種酬報。

  民國四年(1915)七月,淩叔華的故鄉廣東鬧水災,許多縣衝決了基圍,房屋坍塌,人畜溺斃,損失嚴重。北京政府派她的父親淩福彭和蔡乃煌、李翰芬攜災款赴粵賑災,設救濟公所,分賑災區,修築各地基圍。他們在肇慶救災時,受到百姓稱讚,並建祠紀念,至今還有他們的名字。

  同年秋天,淩淑浩經過補習,也考入北洋女子師範學堂讀書。

  這年年底,淩福彭被派往山東青島任職,見證了中日談判和德日權力的移交。盡管他早年幾次到日本考察,了解些日本情況,直到這時他才看清了日本人用軍事恫嚇和外交訛詐的野心。在青島期間,他“日漸失望,萌生退意”。隨著袁世凱稱帝和死亡,淩福彭的政治生涯也走到盡頭。

  民國五年(1916年)一月,齊璧亭(1885-1968)從日本學成歸國,擔任了北洋女子師範學校的校長。這年六月,適逢女師建校十周年,學校開展了隆重的紀念活動,並更名為“直隸第一女子師範學校”。

  這所學校於光緒三十二年閏四月二十二日(1906613),由北洋政府學務處傅增湘(1872-1949)根據袁世凱“大興女學”旨意創辦,校名為北洋女子師範學堂,初設簡易科,學製一年半;後設完全科,學製四年,加預科一年,學生五年畢業。他任學堂總理(校長),實際由他的夫人淩女士主持。校址初在天津河北區三馬路三才裏西口,宣統二年(1910)遷到天緯路東口(今天津美術學院)。生員來自天津及東南各省。

  宣統二年六月(19107)由吳鼎昌接任,添建附屬小學,民國元年(1912)春更名為北洋女子師範學校。第二年又更名為直隸女子師範學校。同年,北洋高等女子學堂劃入,成為女師附屬女子中學。

  吳辭職後由張相文接任(1866-1933),民國元年(1912)八月,任校長不幾日(因與白雅雨策劃灤州起義失敗),遂辭去校長職務,去北京專辦中國地理學會。校長由李家桐接任。民國三年(1914),天津勸學所蒙養園撥入女師,成為附屬幼兒園,民國四年(1915),李家桐因病辭職。同年,又聘南開學校的張伯苓代理校長,實際事務由其妹夫馬千裏執行校務。

  民國五年(1916),齊璧亭接替張伯苓。

  齊璧亭(號國梁)是個有開創性的校長,他執掌女子教育三十四年,把這所學校由初師、中師、最後開將為師範學院。他本人也是一個有不斷進取心的人。

  他早年畢業於保定高等師範學堂、北洋大學師範科,曾兩度赴日留學,後又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攻讀學士、碩士學位。他根據自身經曆和中外女子教學實踐,接任後即大力提倡“勤仆、奮勉、和婉、敬信”的辦學宗旨,不長時間便把學校各項事業搞得風生水起,五彩紛呈。

  教學之外,他又創辦了女師學友會並自任會長,下設總務、學藝、圖書、講演、文藝、運動、交誼、餘興等八個部,各部部長由教師擔任,各部又設正副委員長、委員若幹,由學生中選拔。後來又設總、副委員長,由各部委員長選出。校友會還創了《會報》,每年出刊,兩期。《會報》為16開本,每期200頁,15萬字左右,設教學、文理、新聞、文藝等10多個欄目。《會報》由圖書部編輯,每期1000冊,北洋印書局印刷,總務部發行。

  《會報》的創辦,大大活躍了學校氣氛,調動了師生學習和教學的積極性。與此同時,女師還籌建了學生自治會、青年會、樂群會等組織。

  淩叔華初被選為文藝部委員長,後又擔任校友會總委員長。宗旨是“輔助本校國文之發達,期得美滿有用之效果”,職責是“掌理文社、詩社等之組織,進行學校新聞、年會會報之編輯、發刊等項。”

  民國五年(1916)年四月,《會報》第一期刊登的“十周年紀念錄”一文中附有“畢業生及現在學生一覽表”,記錄了190餘位在校學生的基本情況。這個一覽表透出淩叔華姐妹的一些信息,淩淑萍,本科三年級,淩淑浩,本科二年級,二人籍貫均為“廣東番禺”,家長職業“政界”,住址“天津(今河北區)新大路無線電後”。而且表格中隻有淩淑華的名字,卻無具體年級等資料。這個“淑”字,應是她本來的名字,改成“叔”字,是成名以後的事。在女師,她還用“瑞棠”這個名字寫文章。

  據淩淑浩回憶,淩叔華在一九一四年秋就已經是女師的學生了。一年後,她也考入女師,並與叔華同在一個班,淩淑浩還說:

  到了年底,考試成績出來的時候,她很不高興,因為我是第一名,她是第三名。叔華總以為她是家裏最聰明的。她一直這麽想,我不覺得她最聰明,不過她倒是能寫會畫。她的作文真的很棒。便是我說,別的你就不懂了。我覺得我在其他方麵更在行些。

  據民國六年(1917)十二月《會報》第四期該校語文老師張皞如在《奇遇歌贈荷生、淑華二女士》一文中說:

  丙辰(1916)秋,同肆(修)業於直隸第一女子學校,而不同組——荷生隸於四年甲組,淑華隸於四年乙組。蓋荷生來校已久,淑華則以後始糾鼓篋,而名能以文才優秀,為本組冠。

  “荷生”,本名淩集嘉;“鼓篋”即擊鼓開篋,是古代的入學儀式。按照一覽表的記錄和張皞如的文章記載,二人不是同一班級。即使到秋天,淑萍、叔華倒是同一年級(四年級),淩淑浩隻能是三年級的學生。這恐怕是淩淑浩的回憶有誤(或《家國夢影》作者有誤)。

  民國五年(1916)暑夏,齊璧亭經過竭力籌劃,女師增設專修科終於有了眉目。《會報》第三期(19174)登出了《專修科將升增設》預告:

  本校創始以來,前後畢業者已五次,共計有數百人之多。畢業後,赴多地任職者,固屬多數,而立誌升學者,亦複不少。惟以我國尚無女子高等專門學校,以致升學無地,殊屬遺憾。校長有鑒於此,已向公署呈責經費,以便增設專修科。想我前後畢業諸君,有誌深造者,必同聲相慶也。

  專修科的設立,是為了彌補天津當時女子師範無高等教育的缺憾,來滿足一些女生繼續求學的心願。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