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關張雙赴西蜀夢

  第一折

  “仙呂”“點絳唇”織履編席,能勾做大蜀皇帝,非容易。官裏旦暮朝夕,悶似三江水。

  “混江龍”喚了聲關、張二弟,無言低首淚雙垂;一會家眼前活現,一會家口內掂提。急煎煎禦手頻捶飛鳳椅,撲籟籟痛淚常淹袞龍衣。每日家獨上龍樓上,望荊州感歎,閬州傷悲。

  “油葫蘆”每日家作念煞關雲長、張翼德,委得俺宣限急。西川途路受驅馳,每日知他過幾重深山穀,不曾行十裏平田地。恨征馬宛四隻蹄,不這般插翅般疾;踴虎軀縱徹黃金轡,果然道“心急馬行遲”。

  “天下樂”緊跐定葵花鐙踅鞭催,走似飛墜的雙鏑,此腿脡無氣力。換馬處側一會兒身,行行裏吃一口兒食,無明夜不住地。

  “醉扶歸”若到荊州內,半米兒不宜遲,發送的關雲長向北歸。然後向閬州路上轉馳驛,把關、張分付在君王手裏,教他龍虎風雲會。

  “金盞兒”關將軍但相持,無一個敢欺敵。素衣匹馬單刀會,覷敵軍如兒戲,不若土和泥。殺曹仁十萬軍,刺顏良萬丈威。今日被壞人將你算,暢則為你大膽上落便宜。

  “醉中天”義赦了嚴顏罪,鞭打的督郵死,當陽橋喝回個曹孟德。倒大個張車騎。今日被人死羊兒般剁了首級,全不見石亭驛!

  “金盞兒”鞍馬上不曾離,誰敢鬆動滿身衣?恰離朝兩個月零十日,勞而無役枉驅馳!一個鞭挑魂魄去,一個人和的哭聲回。宣的個孝堂裏關美髯,紙幡上漢張飛。

  “賺煞”殺的那東吳家死屍骸堰住江心水,下溜頭淋流著血汁。我教的茸茸蓑衣渾染的赤,變做了通紅獅子毛衣。殺的他敢血淋漓,交吳越托推,一霎兒番為做太湖鬼。青鴉鴉岸兒,黃壤壤田地,馬蹄兒踏做搗椒泥。

  第二折

  “南呂”“一枝花”早晨間占《易》理,夜後觀乾象。據賊星增焰彩,將星短光芒。朝野內度量。正俺南邊上,白虹貫日光。低首參詳,怎有這場景象?

  “梁州”單注著東吳國一員驍將,砍折俺西蜀家兩條金梁。這一場苦痛誰承望?再靠誰挾人捉將?再靠誰展土開疆?做宰相幾曾做卿相,做君王那個做君王?布衣間昆仲心腸。再不看官渡口劍刺顏良,古城下刀誅蔡陽,石亭驛手挎袁襄!殿下帝王,行思坐想,正南下望,知禍起自天降。宣到我朝下若問當,著甚話聲揚?

  “隔尾”這南陽耕臾村諸亮,輔佐著洪福齊天漢帝主,一自為臣不曾把君誑。這場勾當,不由我索向君王行醞釀個謊。

  “牧羊關”張達那賊禽獸,有甚早難近傍?不走了糜竺、糜芳!咱西蜀家威風,俺敢將東吳家滅相。我直教金鼓震、傾人膽,土雨濺的日無光;馬蹄兒踏碎金陵府,鞭梢兒蘸幹揚子江。

  “賀新郎”官裏行行坐坐則是關、張,常則是挑在舌尖,不離了心上。每日家作念的如心癢,沒日不心勞意攘,常則是心緒悲傷。白晝間頻作念,到晚後越思量,方信道“夢是心頭想”;但合眼早逢著翼德,才做夢可早見雲長。

  “牧羊關”板築的商傅說,釣魚兒薑呂望,這兩個夢善感動曆代君王。這夢先應先知,臣則是誤打誤撞。蝴蝶迷莊子,宋玉赴高唐,世事雲千變,浮生夢一場。

  “收尾”不能勾侵天鬆柏長千丈,則落的蓋世功名紙半張!關將軍美形狀,張將軍猛勢況,再何時得相訪?英雄歸九泉壤,則落的河邊堤土坡上、釘下個纜樁。坐著條擔杖,則落的村酒漁樵話兒講。

  第三折

  “中呂”“粉蝶兒”運去時過,誰承望有這場喪身災禍?憶當年鐵馬金戈,自桃園初結義,把尊兄輔佐。共敵軍擂鼓鳴鑼,誰不怕俺弟兄三個!

  “醉春風”安喜縣把督郵鞭,當陽橋將曹操喝,共呂溫侯配戰九十合,那其間也是我、我!壯誌消磨,暮年折挫,今日向匹夫行伏落。

  “紅繡鞋”九尺軀陰雲裏偌大,三縷髯把玉帶垂過,正是俺荊州裏的二哥哥。咱是陰鬼,怎敢陷他,唬的我向陰雲中無處躲。

  “迎仙客”居在人間世,則合把路上經過。向陰雲中步行因甚麽?在常爪關西把他圍繞合,今日小校無多,一部從十餘個。

  “石榴花”往常開懷常是笑嗬嗬,絳雲也似丹臉若頻婆;今日臥蠶眉瞅定麵沒羅,卻是為何?雨淚如梭,割舍了向前先攙過,見咱嗬恐怕收羅。行行裏恐懼明聞破,省可裏倒把虎軀挪。

  “鬥鵪鶉”哥哥道你是陰魂,兄弟是甚麽?用舍行藏,盡言始末:則為帳下張達那廝廝嗔喝,兄弟更性似火;我本意待侑他,誰想他興心壞我!

  “上小樓”則為咱當年勇過,將人折挫,石亭驛上袁襄怎生結未?惱犯我,拿住他,天靈摔破,虧圖了他怎生饒過!

  “幺篇”哥哥你自暗約,這事非小可。投至的曹操、孫權,鼎足三分,社稷山河。筋廝鎖,俺三個,同行同坐,怎先亡了咱弟兄兩個?

  “哨遍”提起來把荊州摔破,爭奈小兄弟也向壕中臥!雲霧裏自評薄,劉封那廝於禮如何?把那廝碎剮割!糜芳、糜竺、帳下張達,顯見的東吳躲。先驚覺與軍師諸葛,後入宮庭,托夢與哥哥。軍臨漢上馬嘶風,屍堰滿江心血流波;休想逃亡,沒處潛藏,怎生的躲?

  “耍孩兒”西蜀家氣勢威風大,助鬼兵全無坎坷;糜芳、糜竺共張達,待奔波怎地奔波?直取了漢上才還國,不殺了賊臣不講和!若是都拿了,好生的將護,省可裏拖磨。

  “三煞”君王索懷痛憂,報了仇也快活。除了劉封,檻車裏囚著三個。並無喜況敲金鐙,有甚心情和凱歌?若是將賊臣破,君王將咱祭奠,也不用道場鑼鈸。

  “二煞”燒殘半堆柴,支起九頂鑊,把那廝四肢梢一節節鋼刀剉,虧圖了腸肚雞鴉啄,數算了肥膏猛虎拖。咱可靈位上端然坐,也不用僧人持咒,道士宣科。

  “收尾”也不用香共燈、酒共果,但得那腔子裏的熱血往空潑,超度了哥哥發奠我。

  第四折

  “正宮”“端正好”任劬勞,空生愛,死魂兒有國難投!橫亡在三個賊臣手,無一個親人救。

  “滾繡球”俺哥哥丹鳳之目,兄弟虎豹頭,中他人機彀,死的來不如個蝦蟹泥鰍!我也曾鞭督郵,俺哥哥誅文醜,暗滅了車胄,虎牢關酣戰溫侯。咱人“三寸氣在千般用,一日無常萬事休”,壯誌難酬!

  “倘秀才”往常真戶尉見咱當胸叉手,今日見紙判官趨前退後,元來這做鬼的比陽人不自由!立在丹墀內,不由我淚交流,不見一班兒故友。

  “滾繡球”那其間正暮秋,九月九,正是帝王的天壽。列丹墀宰相王侯,攘的我奉玉甌進禦酒,一齊山壽,官裏回言道臣宰千秋。往常擺滿宮彩女在階基下,今日駕一片愁雲在殿角頭,痛淚交流。

  “叨叨令”碧粼粼綠水波紋皺,疏刺刺玉殿香風透。皂朝靴跐不響玻璃甃,白象笏打不響黃金獸。元來咱死了也麽哥,咱死了也麽哥!耳聽銀箭和更漏。

  “倘秀才”官裏向龍床上高聲問候,臣向燈影內恓惶頓首。躲避著君王,倒退著走;隻管裏問緣由,歡容兒抖擻。

  “呆骨朵”終是三十年交契懷著熟,咱心相愛誌意相投。繞著二兄長根前,不離了小兄弟左右。一個是急颭颭雲間鳳,一個是威凜凜山中獸。昏慘慘風內燈,虛飄飄水上漚。

  “倘秀才”官裏身軀在龍樓鳳樓,魂魄赴荊州、閬州,爭知兩座磚城換做土丘!天曹不受,地府難收,無一個去就!

  “滾繡球”官裏恨不休,怨不休,更怕俺不知你那勤厚,為甚俺死魂兒全不相瞅?敘故舊,廝問候,想那說來的前咒書,桃園中宰白馬烏牛。結交兄長存終始,俺伏侍君王不到頭,心緒悠悠。

  “三煞”來日教諸葛將二愚男將引,丁寧奏,兩行淚才那不斷頭。官裏緊緊的相留,怕不待慢慢的等候,怎禁那滴滴銅壺,點點更籌。久停久住,頻去頻來,添悶添愁!來時節玉蟾出東海,去時節殘月下西樓。

  “二煞”相逐著古道狂風走,趕定長江雪浪流。痛哭悲涼,少添僝僽,拜辭了龍顏,苦度春秋。今番若不說,後過難來,千則千休;丁寧說透,分明的報冤仇。

  “煞尾”飽諳世事慵開口,會盡人間隻點頭。火速的驅軍校戈矛,駐馬向長江雪浪流。活拿住糜芳共糜竺,閬州裏張達檻車內囚。杵尖上挑定四顆頭,腔子內血向成都鬧市裏流,強如與俺一千小盞黃封頭祭酒!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