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一章 聖狂對話錄

  一個完整而正常的現代人在中間地帶和邊緣地帶迅速裂變成完全不同的兩個自我:一個是天水聖人,另一個是四明狂人,兩個人進行了一次沒有聽客的對話……

  聖人:我讚美這多彩世界的美,並十倍於讚美偉大人類的愛。奇妙的造化鬼爺神工,變幻的大自然神韻千載,使這個美麗的世界於和諧中趨向永恒。人類懷抱慈愛之心和慷慨之義,以自身的偉力在創造、探索、圖新。我們無限的宇宙到處灑滿光與熱,我們綠色的星球遍地盛開愛與美,人們便在這愛的人間於真實中趨向和諧,達到永恒。我讚美,我感謝,我信恒。

  狂人:聖人啊,你是道貌岸然的說教者,你是言不由衷的偽君子。你看看:人間有多少善良遭遇苦難的洗禮,殘暴的褻瀆;世上有多少正義遭受毀謗的扼殺,奸佞的欺侮。試問你:醜惡充斥環宇何其美?虛假互為忌害何談愛?

  聖人:你不要懷疑和抵毀人類固有的真誠和善意,你不能視而不見世界本存的美麗與壯偉。狂人啊,你不可以失掉那顆能感受能愛的心。

  狂人:“固有”可是凝固了的曾經擁有;“本存”可是主觀假設本來應該的存在。倘說曾經的已然無可挽回,若講應該的是你酒後追求的夢寐,你既然堅信你的固有與本存,你就必須選擇:還童或久睡。聖人啊,你願意仙化輪回,還是久醉長睡?

  我現實,所以不用心來感受。我清醒,所以無心去愛。

  聖人:我有第三種選擇,那便是保持童心不泯並堅定追求信念。人類也許不能複本還原,但卻可以著力升遷。升高便可望遠,臻於達觀的至高境界,樂觀而真誠的生生不息,並會欣賞美,感謝愛。遷善便能心敬行正,執著於仁者的生存方式,追求崇高和卓越,成就我們的光榮與夢想。追求便不會墮落,它本身即會證明生命的尊嚴和強大,隻要確有真實的奮鬥過程,在瀕臨人生大限時,追求過的人將無悔無怨,亦可笑慰淚祭我們的人。相反墮落就不懂追求,他們的靈肉隻銷蝕於私欲滿足的瞬間和貪鄙得逞的刹那。他們活得累,卻一事無成;活得賤,又自鳴得意。也追,不過是隨波逐流,追腥逐臭;也求,不過是貪財戀色,求名邀寵。因為他們不知道追求的涵義重在神聖的過程,所以他們一生尋找終無發現。能幹敢愛,去升遷就是追求,追求的人活得才有意義,有味道。

  狂人:墮落的人活得也有味道。在這物欲橫流,人情冷酷的世界裏,玩世不恭者優哉,玩物喪誌者遊哉;通權達變者為上士,迂腐守舊者為下士;泯滅是非是最高原則,不分善惡是無尚法律;虛偽善變的人可以海闊天空,誠實固執的人卻左右為難。聖人啊,你固守的信念隻能是自欺自慰的精神手淫,你張揚的說教隻能是欺世瞞人的道德強奸!你的追求並不能給你帶來幸福的快感,卻在世俗中招致更多的嘲弄與攻訐。你的光榮正是你揚名立萬的虛榮,因為你隻想在俗人的認同與讚美中得到魄靈的安和;你的夢想也隻是你不切實際的幼想,你隻能在醉生夢死中體嚐心理的狂熱。你敢愛卻不被人愛,你能幹終也無功有罪,你借古賢的理論得以高升,你遷善卻以掩藏罪惡和不露真情為押賭的底牌。你隻有在失真與偽善的編演中爭風鬥臭,做毫無意義的口舌徒勞。你既瘋且傻,你在自編自演的獨角戲中既是角色又是看客,沒人奉陪;你更重蹈覆轍於獨來獨往,我行我素,無人捧場。你忍得住時便孤芳自賞,耐不住時便四下狂吠亂叫。終於,你在誤導別人和誘騙他家的同時,也誤了自己騙了自家。聖人啊,你這個欺世盜名的偽君子,實乃害人不淺的真小人!

  聖人:你是對我進行惡意中傷和隨意詆毀!我一生思想純正,時時警醒自己不失赤子之心,不喪浩然之氣;我行為光明磊落,事事勸誡自身驅惡揚善,避邪就正。我表裏如一,說到做到;我內外一致,嚴己容人。受別人誤解,我也不怨天尤人;遭敵友打擊,我仍要言信行果。我有我的原則,誓必尊重並踐履;我有我的義務,永將度人向善勸人向上!不必解釋,我仍要繼續充實與創造;不會反悔,我一如既往追求生命至真、人格至善、情物至美,以我的熱誠、激情和勞動。狂人啊,不要以自身的猥瑣、淺薄和賤格來衡量定論他人。

  狂人:我承認,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更承認我的偏激與俗鄙。我在狂熱的現實生活中,並不失理智的清醒,我真正地蔑視自己:無知、盲目、霸道、寡恩、自以為是、本末倒置……我深深洞見自己惡劣的品德、暴躁的行徑、善變的脾性,喧鬧的信口胡謅與沉寂的無理取鬧……我曾親手推開友愛的手,拒絕善良的心,然後陷於更大的孤立與絕望,在愧悔中發現自己的可鄙可恥可惡可恨!我常自欺欺人,縱情恣意的背後裝出和氣與清高的樣子。我是不折不扣的小人,我是混帳忘八蛋!

  無論是反躬自省還是暗察人情,我都有太多的失望與困惑,失望與頹喪中不再有希望和力量存在,泡影與幻夢充斥生命。也曾相信人生中少有的精彩片斷輝煌時刻,往往是苦心經營的結果,但我終也疑惑:那沸騰的熱血、飽滿的激情、無私的心懷是否僅是一種聲音而已,講給人聽為博虛名,心下暗忖有時竟連聊慰的作用都沒有,演示的熱忱和努力都是散布謊言。我陷入了貧狂的淵藪不能自拔;我陷進了猥褻的泥沼不能自新。在不能自救與自強中痛苦的聲嘶力竭地呐喊——救救我:一個可憐的弱者,一個別可怕的狂人。沒有回音,茫然無助中我的心在滴血,在震顫,在冷漠與麻木裏我尋找酒精中冷漠與麻木的感覺。我心寒,因為把握不住最後的承諾;我心痛,因為風幹了曾是晶瑩滾燙的眼淚。於是,我有心將整個世界得罪,我要看到整個人群在彼此猜忌和相互報複中乞恕懺悔。我坦然下流,我自甘墮落,我毅然在瘋狂與病態裏維係我無愛的存在,隻在良心發現的短暫的常態中做點精神的滋補與感情的彌合。

  多少年,錯誤認定與狗苟蠅營,我終於有所醒悟,但我的執迷在於寧願將錯就錯,不知悔改。若說活得愁苦許是因為活得明白,苦樂曆程中我願意用遺忘與說謊做先導,在裝與酷的偽裝下繼續我瞞與騙的生活。

  聖人啊,也許深度虛偽正是大真誠,極度貪狂恰為最實際。

  聖人:我佩服你自我解剖的深度和力度,也欣賞你自我嘲諷的精神和勇氣,但卻不敢苟同你所達到的高度和你所展示的大度。

  浮華人世確實有諸多的惑:生死有無的困惑,是非真假的疑惑,愛恨情仇的惶惑,忠奸智愚的迷惑,所有這些都構成種種誘惑,使意誌不堅,信念不定之輩迷失在其中,辨不明方向,尋不著光亮。耳目所及為物色迷失了本性,心力所使為閑情瑣物而倦怠了身神,早已忘記本初時的壯誌豪情,忘卻久遠前鄭重的慷慨誓言。理想的幻滅成空使他們終日碌碌,苟且於低層次低趣味的生活,燈紅酒綠,紙醉金迷;意誌的喪失殆盡使他們昏昏苟安於淺水平低能力的現狀,不思進取,不圖振作;更有甚者走向自我封閉的囹圄,踏上自我毀滅的邊緣!他們有膽量以身試法卻無勇氣懸崖勒馬;他們有本事標新立異以求歡取樂,卻無能耐痛改前非以奮作立業。在人際交往中,自私而虛偽的他們當然不會與人為善、寬和待人,而是以怨報怨,以暴製暴,甚至可以敷衍親情,褻瀆友情,玩弄愛情。他們時時表示對人類的不信任,他們處處表現與世界的不合作。我驚詫於他們表麵上的輕鬆和極少有的沉重,我驚恐於他們邪念滋生後從容犯惡時的坦然從事!他們習慣於無情無愛,他們快意於無所事從,我斷定這是一種獸性和野性的自由發揮,是人情的完全迷失和人性的徹底頹廢!究其原因是,當他們自以為苦時痛時恨時惑時,缺乏及時的引導、激勵、安慰和扶助。他們也許忘了,要求與需要隻是弱者的口頭禪,強者不乞於天助,不齒於人助,而要靠自己著力去爭取延長生命的音響和光華,達到生命的高度,開拓德業的廣度,這才是心懷超越的大度。

  狂人啊,不要再沉淪於自卑,沉醉於自負,要懷抱信心,釋放能量,你會驚奇地發現,我們所愛的這個世界實在很美:太陽光輝,高山巍峨,藍天高遠,大海遼闊……

  狂人:讚美和愛是屬於你的能願動詞,我卻認為世界充滿了戲劇性和相對性,情與理,是與非,高尚或低劣往往是很難界定的概念。相對性是一種很靈活的欺騙手段,它重視特定的條件和情勢,也講客觀因素,它使人不憚於世上沒有絕對和完全,而人生正是在無定與殘缺中無限接近成功與圓滿。譬如吧,世俗規則有一條叫中情合理,還有一條叫是非分明,然而現實違情悖理的事也不少見;“昨非而今是”古語更可說明無絕對的是和完全的非。所以大多相對相反的概念隻可相對照而言,大致處於一種平衡狀態。我不是哲學家,不屑於對此深辨,但我懂生活的辯證法,因此可以左右逢源。

  說到戲劇性,我不是作家,也不是演員,不知他們的構思與造作是怎樣的,但現實中我卻深諳編演的技巧與絕招。人生如戲,世故哲學要求我們學會逢場作戲的本領,自然還要懂得些遊戲規則和演技。生活故事每每以正劇開始,鬧劇進行,悲劇結束,其中亦穿插幾段喜劇效果,但絕無皆大歡喜的團圓式結局,那隻是文學上的虛擬。因為苦樂人生,樂是短暫的,苦才可以長久。要不說,人生苦短,宣揚及時行樂也不無道理。古詩雲:今年歡笑複明年,秋月春風等閑過。又雲:停車坐愛楓林晚……詩酒年華,樂得逍遙,何必什麽功名富貴、庸人自擾呢?

  聖人:狂人啊,你糟蹋了文學藝術,更做賤了你自己。

  文學即人學,能在斯世立言者,首先必須是個純粹高尚的人,他必須熱愛生活、關心人類,對美好快樂的事物懂得珍惜和感謝,同時也不拒絕苦難。苦難能造就強者,使人得到升華,透過巨大的承受和忍耐而變得堅強勇敢,更有戰鬥性。一個不自墮落的人,要耐得住苦累生活的壓力就必須使自己變得有力量,即有感情的力量,人格的力量,精神的力量,知識的力量。要有豐富真摯的感情,不卑不亢的人格,百折不回的精神和廣博精深的知識。有了力量,就有了戰勝一切困難和痛苦的利器。

  藝術是一種格調高雅的修養,它可以陶冶性情,提升境界,使人體味到生的樂趣和活的滋味。它超越低級的生理欲求,使萬物之靈有別於非人類。文學藝術都能反映出生活的真義與真趣,使人自成高格。

  狂人啊,你曾把虛榮曲解為光榮,其實光榮不在人群的掌聲與喝彩,而在尋找與發現的過程。尋找必有苦,發現也未必是樂,正是這苦苦樂樂,人生才有完整和全麵。苦是深沉,真樂也不膚淺。

  古人雲:春花秋月何時了,我接‘莫在塵世枉為人’。狂人啊,文學大忌媚俗,你卻俗到家了。我替古人叫屈,為受你蠱惑的今人喊冤,後來人對你定會唾棄。

  逍遙人生也是一種處世哲學,它的超世和忘世原本無可厚非,但你將它加以俗化錯解,你盡可以過你氣焰囂張和飄搖不定的“囂搖”人生,但請不要以此招搖過市而誤人前程。

  狂人啊,你可以不追求人生的光榮與尊嚴,但也不要營求低俗與平庸,你有必要切實做點事情,因為現在的生活是過去苦累爭取而來的,將來的生活也要靠自己現在爭取。強者的生存就是一種爭取。但願你這個迷醉的狂士還不致於成為一個厭倦爭取的弱者。

  狂人:我是迷醉的俗僧,但在惡濁的世事中我也不失理智與清醒。你大言不慚地說追求,談爭取,其實不過是貧圖虛名和榮利,以滿私欲,以泄私憤。請不要忘記私是俗人之本真,俗是私者之特質。你既然專意功名何必又要標榜清高,冒充風雅。你既然無可厚非逍遙人生,說明你到底沒有離世脫俗,超凡入聖。所以你的虛妄之談等於自欺,空泛說教權當自慰。自欺與自慰正是俗人應世的兩種手段。

  聖人:在這人俗務紛擾的世界上,我們便不能一味地奢談忘世和超世,那是真隱與賢達的人生境界,以世人眼光看何其高遠與飄渺。但我們可以將它定格成一種精神即所謂出世的精神,來激勵和慰勉我們做入世的事業。幹的過程中,我們甘於平凡,卻不甘於平庸,我們也許俗,卻不屑於粗俗鄙俗。其實,我們確也象你所言“追名爭利”,但這名是青史留名,利是為人類謀利。我所謂的追求和爭取,正是完善人群改造世界的豐功偉績,而在這轟轟轟烈烈的事業中,我們並不熱衷空名薄利,奢求狹隘的顯赫和榮耀,所以我們即有入世的執著,又有出世的灑脫。

  人的本真應該是誠,人的特質應當是仁。誠者仁人有自私大公的兩麵,自私時可能無視和冷落他人的痛苦和遭遇,也可能是為了保身安命,這是他們的權利;大公時,頓覺人物的可愛,苦也情係,樂也情係,鄭重其事地伸出熱情的手,慰平憂患的心。

  狂人:物亦有誠,獸亦有仁。

  聖人:我所謂的誠與仁是天道人倫的概念,請勿亂用。

  狂人:中國傳統是天人合一,物我同體,還是不要枉談人的本真和特質吧。倒是你所謂的青史留名者亦有兩種,要麽是流芳百世的英雄,要麽是遺臭萬年的奸雄,咱們姑且放一下這威名遠播或是臭名遠揚的勾當,先試問聖君誠與仁的現身說法。

  聖人:正心善意謂誠。擺脫狹隘的私人恩怨和個人偏見,加上與人為善的良苦用心,公正而合理地友好而無私地對待別人,要有一致性和一貫性。誠者,不欺。

  愛人信人助人謂仁。消除陰暗的邪念和偽詐的機心,力達人與人的親和狀態,在和平相處中恪守雙方皆蠃的原則,使五倫和諧。仁者,無憂。

  狂人:謊言說一百次就能變成事實,謬誤堅持下去就會成為真理,荒唐演繹下去也會成為正事。

  善因善果,惡因惡果,這隻是傳統邏輯的極端,還有惡念卻顯善果,善心卻取惡果。

  聖人啊,你的誠與仁是否也有極大的相對性和戲劇性?

  聖人:你始終抱著真偽不辨,善惡不分的偏見。偏見是一種惡性難改的習慣,是一種時而被糾正又明知故犯的錯誤,它使人囿於淺薄和孤陋。看樣子你還未通仁之情,達誠之理。

  狂人:鄙人願聞個中情理。

  聖人:親情至愛,友情至誠。

  家是我們幸福的港灣,在那裏溫情脈脈,暖語溫柔,在一種其樂融融的氛圍內,我們可以忘卻世俗的紛忙,可以撫平心靈的創傷,盡情享受母愛的慈祥和細致,父愛的深篤與寬廣,還有兄弟姐妹的嘻戲融洽,親戚家眷的周到照應,這一切構成人類水乳交融的至愛親情,它是人類情感世界的最後一道絕對可靠的防線。所以每逢年歲佳節,人們都渴望家的團圓與祥和,讓親親至愛揭去浮華風塵,洗掉萬般煩惱,由繁忙喧躁回歸到自然寧和。親情無價,仁義永存,我們在親愛她們和被她們親愛之中,更無私地擔起孝敬的責任,友悌的義務,在飽享天倫之樂的同時,我們也找到了生命的皈依和仁愛的歸宿。

  親情給人以幸福和溫暖,友情則令我們快樂和感動。朋友的意義,或是心靈相通,或是實物相助,或是脾性相投,或是言語相和,在對方需要的時候,慷慨給予情感上的慰勉和物力上的支持。友情便是以誠心和愛心去理解、關心和幫助與你意趣相投的人。有了摯友的提醒和扶助,你會變得更加成熟與穩健,你的生命也因而更具光彩。友愛是聖潔的,它伴隨你更加樂觀地去經曆和感味,使你不再感到孤獨和無助,在同享生命的歲月一起感受大千世界奇妙的快樂和苦惱,一起創造未來天地的平淡或輝煌。朋友間由相識相知到相惜相契,在一種互動中建立的生死不渝的友誼能經得起時間與事實的考驗,隻要彼此恪守原則:熱誠、理解、信任、寬容。

  誌同道合的吾朋,同懷高遠之誌共講人間正道,微斯人,誰與我風雨齊肩?

  誠信禮智的我友,熱心互相關懷美意彼此扶助,寥數人,孰共我春秋長久?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是真理,說明友誼的難能可貴;“四海之內皆兄弟”也是真理,勸告我們以與人為善之心友好待人。

  親情、友情,連上友情升華的愛情,便是人間至情,它們使人生在感動中趨向完美。生命亦追求感動。

  狂人:這感動恐怕是一種自我感動吧,總有莫名其妙的欺人味道。也許因為你定下的“名”目多了,便說不出“其妙”了。

  “天若有情天亦老。”君不見纏綿悱惻的“情場”中為情自困自傷自我銷毀者何其多也!可笑的癡男怨女已上演多少出卿卿我我的鬧劇,抑或悲歡離合的悲劇!凡夫俗子們依據低級的生理本能,囿於血統宗祖的家庭偏見,美其名曰“孝悌”人倫,其實不過是精神和情感未曾斷乳,隻因自己的軟弱和脆弱,最終不能逃離家人庇佑的“意誌”的繈褓。於是,俗人們慣於用親情這道防線固守自己的弱誌。在家人的糾葛牽絆裏,人喪失的隻有獨立的意誌,而成為家族的附屬品和複製品,親情有價,隻要你付出一半的尊嚴來跪下盡孝,俯首恪悌。

  另一半尊嚴的付出可用來換取友情。對親情的依賴證明自己不夠堅強;對友情的渴求便是缺少自信,同樣證明自己的虛弱和懦弱。虛弱的人才要求群體的支撐和保護,懦弱的人才需要同類的理解和慰藉。“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那什麽時候才能靠自己?自助者才能得到天助和人助;自強者才能獲得體力的剛強和精神的堅強。因為正是你本身不夠強大,你才意欲得到朋友的吹捧,好一點說是讓人幫你接近強大,從而找到你混同自卑的自信。

  朋友有曾經、當前、永遠之分,有親疏遠近之別,不同的朋友會給自己帶來不同的方便和好處,而弱者的需要正是多方麵的,所以不用恪守什麽誌同道合。朋友說白了便是互相利用;正因他能帶給你什麽,這什麽或是給予可憐的同情,或是施舍卑微的助力,使你在需要時得到滿足。友情是一把雙刃劍,掌握不好便傷人害己。朋友的暗箭防不勝防,朋友反睦成仇更是石破天驚。友誼是一段固定的距離,所以不存在親密無間和天長地久。

  友愛是緣,緣起人在,人去情亡,不能苛求得到,也不要勉強維持。現在同在一起的日日天天可知能否將來往來一道的歲歲年年?人生無常,世事無定,情為何物尚無定論,又何必奢談呢?不如將激情釋放,將熱情縮減,將真情掩隱,將閑情放懷,由是人方可重新堅強和自信,活得才能更灑脫與從容。

  聖人:在真情淪喪中,你的灑脫是麻木不仁,你的從容隻是刻薄不義。把握現在的快樂,才可期待未來的美好。在交友上,我們隻有珍惜曾經的,留駐現在的,才能期盼永遠的。朋友間要不失大義,不拘小節,這也是互助和寬容的要旨。互助是一種有度有原則地給予和索取,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能對朋友有所幫助是理所當然的好事,這裏並不存在“利用”問題,而真正的友情,是不存在利害關係的。友情也不會造成互相傷害,隻要能恪守寬容的原則:具體講便是能欣賞朋友的優點,接受朋友的弱點,尊重朋友的特點,並適時指出或糾正朋友的缺點。寬容不是縱容,所以指點朋友時有時要婉言愉色,有時也要厲言正色。

  大家既然有緣為友,應當惜緣,但有握手就有放手,隻要我們不是褻瀆友情,我們亦可選擇隨緣自適。重要的在於真誠和過程。

  狂人:好一個“隨緣自適”,這當然是一個明智的結果,可惜它的因“真誠和過程”卻充滿了造作,它損害了原本完美的事物,使其折皺得失去了原有的真義。於是它們於我們不再至關重要,彌足珍貴,我正是由此得到了某種解脫:一切都變得無所謂了。當我珍重曾經、珍愛舊情業已成了不可挽回的錯誤,我便在憾恨中更加褻瀆它,醜化它,破損它……也正是這些表麵看來反常的舉措摧毀了我關於追尋的希望和發現的夢想,我在失望的深淵與絕望的邊緣焦躁、憂鬱、痛、悔、問天:該如何的又怎樣,是什麽的緣何為?

  我痛徹肺腑以致於口訥心木,我鄙薄自己的虛偽、冷酷與殘忍,我在偽善,失真與醜陋中永遠接受良知良性的拷問;我在無望無助無情義的世界裏皈依人性的毀滅與生命的空無。我應該懺悔,卻感到懺悔的無力;我應該悲哀,卻找不到悲哀的證據。我詛咒別人的同時更應詛咒自己;我破壞別人的同時也殘害了自己。

  我將在無愛的人間毀滅

  我將在不愛的世界淪亡

  臭味相投,我曾經的朋友們,有的在功名與財色的利誘下亮出欺世盜名的王牌;有的在瑣事和人情的雙重羈絆中顯露圓滑世故的痞性;有的在奸佞和猥褻的誤導下陷入淪喪墮落的泥潭……這便是造作的惡果,也是偏見之使然。令常人發指的是,我,一個狂人,自食惡果仍津津有味,自生邪念卻津津樂道。所以一切有關道德的規勸和理論的遊說都毫無意義。在一個十足狂人麵前,任何高明的伎倆不過是狂人一時解乏的器具,它把一切相反相成的東西漸漸泯滅。

  在迷惑時,無事可做;在清醒時,無話可說。狂放不羈卻自鳴得意,獨立無援又神樂意快。想說的地卻未必成言,已做的竟終也是錯,於是悟道:無言便可消解機心,做作就要張示霸道。狂人言行超常,喜怒無常,所以不為世俗所容,而我也有心將整個世界得罪,親人算鳥,朋友算屁,就讓人類誤解我吧,就讓世界遺忘我吧。生平幾次心灰意冷,幾回萬念成空,我冷!吾空!

  聖人:為了使人生不致幻滅成冷寂的虛空,故意要有不去看破的執迷,那就是認真。我們應該認真的生活,無認在求學立業,還是在交友待人。既然我們生存在這個藍色星球上,就應當有所作為和建樹;既然我們與綠色生命共處,就應當珍惜物命和友善同類,不要去作無能和缺德的人。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群居片時言不及義。這樣敷衍了事的生活為君子所不齒!

  狂人:所有物命的終結就是冷寂的虛空。我對你所謂多有齒的君子報以極大的厭煩與懷疑。他們做業以賺得暴利竟能謀得高義,他們待人又是牽比利害虛情假義,認真做業與誠信待人的招牌下販賣的何嚐不是敷衍了事的假貨?

  平常小人往往活得更真實,擁有一顆平常心,而不刻意對名利如蟻附膻,才能過得完全自由與自在。

  聖人:我並沒禮讚偽君子。

  狂人:但我卻推崇真小人。

  聖人:我發現我們的辯論已沒有了意義:雖然我們主張不同的生命境界與生存方式,但你所認同和宣揚的生存也是人類本性的自然流露,是對生存個體徹底自由的渴望,而自由平常的生活正是莫大的真實,你的反論也並未否認這樣的真實,而我說,真實即永恒,我信恒。

  狂人:傳統與現代思維的一大誤區便是要分得個你是我非來,其實世間既然有真善美的存在,又無法杜絕假惡醜具有對比意義的存在,我們何必隱此揚彼呢?為什麽不允許它們和諧共處呢?假惡醜隻是有相對意義的絕對存在,存在就有理由,你也承認和諧即永恒。那麽,就隨任一切的一切和諧吧。

  聖人:即聖即狂所謂。

  狂人:亦聖亦狂正是。

  天水聖人與四明狂人在絕對時間與相對空間緩慢合並,又形成一個完整和正常的現代人。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