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人途》再見篇第二十九章

凡來17K支持豬頭的兄弟們請注冊個賬號,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書評區留個言,好讓豬頭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我命苦,真命苦,隻不過是脫了脫衣服~~~”



胡謅的小調在大風中傳不出幾步路就被打得稀爛。埃及帝王穀西穀的沙漠上,方文穿著一件破破爛爛的粗布衣服,扛著一柄鐵鍬,正混雜在一群埃及當地民工中,奮力的鏟著地上的沙石。一邊努力的勞作,方文一邊低聲的哼著小調,同時自己埋怨自己為什麽不提高警惕,非要被抓了一個現行。



鑒於方文的精力過於亢奮,風大先生一聲令下,就讓他去參加考古現場的工作。而且是最辛苦的第一線發掘。



不要說內力高深的人寒暑不侵之類的廢話,頭頂太陽高照,附近茫茫黃沙,地表溫度都能拿來煎雞蛋。不斷有大風橫掃而過,將粗大的黃沙撲在方文的臉上,打得他皮膚隱隱作痛。到處都是破碎的巨石和沙子,沙石中不時蹦出幾隻漆黑的蠍子和一些古怪的毒蛇,視野中唯一的綠色是遠處的一片行軍帳篷。在這樣的環境中做苦功,就算方文功力再深厚,他也覺得難以忍受。



“人生啊,真是~~~”



幽幽的歎息了一聲,看了看那幾個從當地聘用的小監工神氣活現的站在巨石上發號施令,自己卻要在這裏做苦力,方文就覺得人生有時候真的很無語。



這一次英國大英博物館砸下了八百萬英鎊的巨款,呼朋喚友的召集了近百名有名的專家學者來帝王穀進行一次規模極大的考古發掘,並且和埃及政府簽署了一切文物歸政府所有,大英博物館隻需要研究權的協定。這一碼事情在國際考古界和學術界引起了極大的振蕩,許多媒體也派出了全程跟蹤的記者團隊跟蹤而來,經過一個多月的準備後,終於在帝王穀的西穀開始了發掘工作。



近百名專家學者九成以上是花門的人。數十家媒體的幾百號記者、導播、攝像、後勤、聯絡等人,也都是天門的人手。進行發掘的民工,也有三成屬於天門埃及分部的弟子,其中還混雜了一個方大少在裏麵‘磨練心性、消耗過於亢奮的精力’。



加上先期進入埃及的天門弟子以及在邊境準備接應的傭兵團隊,這一次天門合計調用了三萬多人,調動了他們在非洲的大半暗樁,力求一擊必中,一定要從那些高帽人的神殿遺址中找到和玄音天鍾配合使用的神苻。



這一次,除了風大先生他們這些核心外,沒有任何天門弟子知道他們此行的真正目的,甚至那些天門弟子都不知道大批天門的高層來到了埃及。這是為了保密使然。如果這一次都還將風聲泄漏了,排查起奸細來,也就輕鬆了許多。



方文有一下沒一下的胡亂翻著地上的砂礫。該死的,這數千年的滄海桑田,在神殿的遺跡上到底堆積了多厚的沙石?這要挖到何年何月啊?“我的美女,我的跑車,我的美酒佳肴!師父,不用做這麽絕吧?我和這群埃及猴子一樣每天啃麵餅喝生水?天哪,我不要活了。這才兩天的功夫,我都曬得和非洲大嬸子一樣了。”



憤怒的望了一眼那一排綠色的行軍帳篷。多好的裝備啊,空調、供水車、各種飲料管夠,甚至還有防曬油提供。方文就看到了兩個身材高大的掛著世界知名考古學家的白人躺在沙灘椅上,正在給自己曬得紅通通的胸脯塗抹防曬油。



“Fuck!他們不過是外門弟子!這待遇也太差了吧?”



憤怒的一鐵鍬狠狠的捅向了地麵,方文這一下運了三成真氣在裏麵,鐵鍬一家夥**地麵兩尺多深。



‘叮’的一聲脆響自地下傳來,附近的幾個小監工立刻敏銳的轉過了頭來,大聲的叫嚷著什麽。



帳篷內衝出一大批人,裝模作樣的專家、裝模作樣的學者、裝模作樣的教授、裝模作樣的記者團隊。他們都紛紛表演出自己應該表演的激動和興奮,大叫大嚷的衝了過來。



方文剛才所站立的地方被很快挖出一個洞,露出了那被方文鐵鍬砸中的東西。那是一個精巧無比、花紋極美麗的拳頭大小的銅碗。但是方文的鐵鍬,將銅碗狠狠的劈成了兩片,斷口的碴兒嶄新的,在刺目的陽光下閃爍著明晃晃的光芒。



幾個真正的不知道此行目的的專家學者憤怒的看向了方文。在他們看來,這就是犯罪,這就是謀殺!方文破壞了一件價值極大的藝術品!這是**裸的罪行。幾個白發蒼蒼的老頭兒氣極敗壞的咆哮起來,衝到方文麵前對著他就是一通破口大罵。



“溫柔,溫柔!就好像你幫女人脫下衣服一樣的溫柔!你不懂這是什麽寒意麽?你看看你做了什麽!”一個老頭兒將臉湊到了方文麵前,歇斯底裏的嚎叫起來:“看看這花紋,看看這做工,看看上麵的符號!上帝啊!這是前所未有的!你,你,你毀了它!”



方文看著近在咫尺的老臉,低聲嘀咕道:“處女膜縫縫補補也能湊合著當新的用,一個銅碗嘛,找個電焊焊上不就成了?”



幾個老頭兒呆呆的看著方文,手指頭哆嗦著指著方文,突然仰天就倒。他們可不是天門的弟子,他們可沒有修煉內功心法,氣血激蕩之下,那是說倒就倒啊。一個金發中年人指著方文大聲的嗬斥道:“你,被開除了!領了這幾天的工錢,給我滾!你,你,我要向當地的法院起訴你!”



一陣的手忙腳亂,幾個老頭被抬去了帳篷裏急救,一時沒人來理會方文。



方文滿臉是笑的歡呼了一聲,跳起來拔腿就跑。他嘀咕道:“是你們開除的我,和本大少可沒有一點兒關係。哎呀,解脫了!美酒,美女,我來了!哈,哈,哈!”



兩個小時後,方文搭成直升機返回了開羅。他在房間內好好的洗了一個澡,舒舒服服的吃了一頓闊別已久的美酒佳肴,滿足的歎息了起來。雖然隻是在那工地上幹了兩天的活兒,方文感覺就好似過了一輩子一樣。



“由簡入奢易,由奢入簡難,古人不騙我啊。”拍著肚子躺在豪華的軟床上,方文低聲歎息著。“當年老子在北京城的時候,雖然不是很窮,但是也不是很有錢,豁出去性命飆車賭錢,贏的時候也沒幾把。哪裏像現在?這喝的酒都不是酒,而是白花花的銀子啊!”



滿足的翹著二郎腿哼哼了幾聲,方文突然聽到自己的房門被人推開。



直起上半身,方文默默的看著悄步走進來的風元,過了好一陣子,才懶洋洋的舉手打招呼:“師兄,好!”他本能的討厭風元,就好像風元本能的討厭他一樣。



風元凝視著方文,過了許久還不說話。



方文皺起了眉頭,懶洋洋的拍了拍胸膛,冷笑道:“大少我又不是美女,大師兄你看著我幹什麽?難不成你對男人也感興趣?”



風元咧嘴一笑,輕輕點頭道:“師弟說得正是。”



“操!”方文罵了一聲,急忙跳起來抓過襯衣,遮蓋住了自己袒露的胸膛,皺眉道:“少他媽的惡心人,有什麽話直說吧。”



風元眯著眼睛微微一笑,淡淡的說道:“你勾結龍門的人。”



風元死死的盯著方文,不住眼的打量著他的神態變化。



哪知道方文一張臉皮厚得和老橡樹的樹皮一般,聽得風元這般詐唬,一點兒都不放在心上。一邊穿戴整齊,他一邊滿不在乎的叫囂道:“老子勾結了龍門的人!老子勾結的還是龍門釋教一脈最神秘的聖地大威禪院的護法,他是老子的老相好了。怎麽著吧,你不服氣?”



豎起中指比向了風元,方文放肆而囂張的冷笑道:“老子勾結龍門的人了,你說吧,怎麽辦。你這個大師兄是不是要清理門戶啊?就憑你啊?”中指狠狠的對著風元頂了頂,在北京城已經習慣性和品性不端的紈絝子弟進行這樣交鋒的方文充分的發揮了無賴的嘴臉。他逼上前幾步,雙手抱在胸前,一隻腳拚命的點動,歪著腦袋冷笑道:“你收拾我啊?你收拾我啊?就憑你?”



大拇指朝自己狠狠的一比,方文冷笑道:“大師兄,我尊敬你~~~但是,別想對我搗鬼。你要不服的話,老子拉半個禦風部出來,你拉半個秘風部出來,老子和你單條!”



“幹你娘咧。”風元氣得七竅生煙,在心裏憤怒的詛咒著方文。用半個禦風部單條半個秘風部?他想得出來?他說得出口?



完美的臉上不見絲毫表情波動,風元淡淡的說道:“師父叫你過去他房間。”說完,風元轉身就走。



“媽的。”方文這才擦了擦額頭上突然滲出來的冷汗。“輸命不輸架勢,要不是當年老子在北京城也闖出了點名號,見過一點場麵,今兒個還不得讓你嚇死?”



“哼哼,老子勾結龍門?你丫的還真猜對了!”狠狠的望了風元的後心一眼,方文突然想到了秦始皇陵外樹林中,自己受到的那一記暗算。他冷冷的說道:“能用這種惡毒手段連自己都陷害進去也要弄死老子的,猜來猜去,不過是老子的三個師兄啊。無毒不丈夫,哼!媽的,龍少給我的聯係方式是什麽?就你們能通過秘風部向龍門通風報信麽?老子也行啊!”



惡毒的念頭一個接一個的自方文心頭冒出來。



天門籌劃的一切和他方文沒有任何關係,這個骨子裏都充滿了二世祖紈絝氣息的家夥,一心一意的想要消除自己的潛在的威脅。天門的整體利益?一個不學無術的混混一般的紈絝,你指望他能明白這些麽?



風元靜靜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間,靜靜的關上了房門,靜靜的脫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臉上浮現出溫柔的笑容,慢慢的走進了臥房。



臥房的床上用鐵絲綁著一名拚命掙紮的黑人少女。少女的嘴被堵著,俏麗的臉上充滿了驚駭和絕望。



風元笑吟吟的走到了窗邊,溫柔的撫摸著她的脖子,低聲說道:“你能聽懂我的話麽?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我是一個很溫柔的人。”



伸手抓住自己的下身,風元溫柔的用另外一隻手捏碎了少女的脖子。



他在短短數秒鍾內達到了高潮。



在噴射的那一瞬間,他麵目猙獰的呻吟道:“方文,小師弟。。。你會知道挑釁師兄的下場的。。。很快,你就能看到那種地獄一樣的絕望。”



方文走進了風大先生所住套房的客廳。



風大先生坐在沙發上,正在把玩一支被分成兩片的銅碗,聽到方文的腳步聲,風大先生陰沉著臉蛋抬起頭來,狠狠的瞪了方文一眼。



方文認命的舉起雙手,跪在了地上大聲叫道:“師父,我已經悔悟了!我後悔了!我明白了我的錯誤!我不該在發掘古跡的時候使用真氣!我錯了,我真的錯了,誰知道幾千年前的埃及都會有假冒偽劣產品?我不過是輕輕的一鐵鍬,它就裂開了。我決定尋遍埃及,找到製造這個銅碗的工人的子孫後代,滅他們的門!”



風大先生隻覺心頭一口悶血在翻滾,以他如此好的涵養,如此高深的養氣功夫,他都差點想吐血。



手指微微的哆嗦著,風大先生指著方文無奈的苦笑道:“你。。。你。。。罷了,以後這幾天,你寸步不許離開師父半尺,師父一件一件的教你辦事。你,你,你要爭氣啊,老四。你萬萬不要浪費了你的風靈之體!”



“不許離開半尺?”方文無奈的看著風大先生,舌頭很滑溜的順勢一轉,說了一句讓風大先生瞬間爆發的話語。



“那,是不是說師父你嫖妓的時候,徒兒我也必須在一旁觀摩、學習呢?”



一聲淒厲的破空聲,方文被風大先生一個鞭腿轟飛,一頭撞碎了房間的牆壁,狼狽的撞破了外麵走廊的另一麵牆,一頭紮進了對門月大先生的房間。



“救命啊~~~師父要殺我~~~Help~~~”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星際屠龍戰士
9星際骷髏兵
10霸天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