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人途》再見篇第三十章

凡來17K支持豬頭的兄弟們請注冊個賬號,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書評區留個言,好讓豬頭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妞兒,大爺我看上你了。”



擁擠的電梯裏硬是空處了一大塊地盤,一個麵無人色容貌清秀的小姑娘蜷縮在電梯角落裏,呆呆的看著龍少。



穿著一身花花綠綠的地攤貨,龍少很風騷的擺了一個Pose,深情的看著小姑娘繼續說道:“我覺得,我們可以提前進行一次蜜月旅行。地方我都選好了。開羅,怎麽樣?最好的酒店,最好的總統套房,一路的吃、住、用、‘性’,都是最好的。你不覺得那樣會很浪漫麽?”



“師,師伯祖。”小姑娘哆嗦著看著龍少,怯懦的低聲嘀咕道:“您別。。。別開弟子的玩笑。”



“哇噢~~~,怎麽會是玩笑呢?”龍少指著頭上的戒疤得意道:“以頭頂的戒疤發誓,我真的看上你了。雖然我現在不能碰女色,但是。。。僅僅是蜜月旅行,沒什麽大不了的吧?得了,你就從了龍少爺我吧!沒人能幫你的。”龍少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挑了挑小姑娘小巧可愛的下巴,得意的獰笑起來。



電梯突然停下,電梯門慢慢的打開,電梯內的龍門弟子們一湧而出,好似被獵槍驅趕的野兔一樣,‘唰’一下就不見了人影。



被龍少調戲的小姑娘更是麵孔紫脹的從電梯裏低著頭衝了出去,差點一頭撞在了對麵的牆上。



“我靠,龍少我有這麽誇張麽?當年龍少我在北京城,那是人見人愛、花看花開,哪家的少爺小姐見了龍少我帶領的鐵三角,不乖乖的把零用錢給交出來?真是。。。”一拳在電梯的牆壁上打出了一個窟窿,龍少慢吞吞的晃出了電梯,仰天歎息道:“時代變了,這勾搭一個媳婦的難度,也提高了啊!”



這裏是上海外灘一處普通的寫字樓,外觀古樸厚重不甚起眼,內裏的各種設施則是精良到了極點。這裏是龍門在上海的基地所在。



順著走廊慢吞吞的走了一陣,經過了兩處安檢門,龍少一腳踢開了一間辦公室的大門,吊兒郎當的衝了進去。“師兄啊,你可得幫我。我準備帶著幾個門下弟子去開羅蜜月旅行呢,這筆經費,你可得給我撥過來。你每年手頭上溜過去的經費都是幾億十幾億的,這次給我讚助個五六千萬美金也就湊合著使喚了。對了,在開羅最新修建的‘法老王大酒店’,給我定一套最豪華的總統套房,謝謝啊!”



一手拎起正站在辦公桌前對盧方匯報事情的年輕人,隨手將他丟出了辦公室,龍少用腳關上了房門,一P股坐在了盧方的對麵。沉重的身軀使得那張辦公椅狠狠的向下一墜,發出不堪重負的呻吟聲。龍少晃了晃P股,從口袋裏掏出一支雪茄,一口咬掉了煙頭,用火機點著後舒暢的吞起了雲吐起了霧。



剛剛還一本正經處理事務的盧方在龍少進門的那一刻起就變得無比的緊張。等得他聽清了龍少的要求,更是差點沒跳起來破口大罵。他身體哆嗦著,指著龍少低聲喝道:“開什麽玩笑?五六千萬美金?蜜月旅行?我操,這話你怎麽不給師父去說?”



“師父他們又一次閉關了。”吐出一口濃濃的煙霧,龍少將兩條粗長帶毛的大腿翹到了盧方的辦公桌上。他得意的說道:“所以,如今釋教之中,老子修煉的是護教神功‘不滅金身’,就是日後的釋教護法長老。如今釋教中老子輩份最高、地位最高,但是我這個人呢,有一個好處,我太謙虛了。”



盧方的手哆嗦起來,這廝知道謙虛二字如何寫麽?



“我對於龍門的日常事務那是一竅不通,也不想通。所以呢,我決定不打擾你的工作,雖然我是你的師弟,但是你總要承認,我的地位比你高了這麽一點點吧?我是大威禪院的內院親傳弟子,盧方師兄你是外院的執事弟子。哎呀呀,我這個人就是喜歡為別人考慮,我不在這裏礙你的眼。一山不容二虎嘛,我自願的離開上海分部,去開羅玩。。。不,進行考查。”



盧方死死的盯著龍少,能夠將一番混帳話說得如此合情合理好似一切都在為他人考慮的,也隻有這廝了吧?



他慢慢的從抽屜裏掏出了一份公文,慢慢的丟在了辦公桌上,慢吞吞的說道:“先不說這些事情。緝毒大隊那邊送來了一道公函,他們隊中的三條緝毒犬突然失蹤了。他們隻找到了一堆骨頭和皮毛。師弟,請問這是什麽原因?”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龍少仰天大笑起來,他放下兩條長腿,一骨碌的湊到了盧方麵前,目光炯炯的盯著盧方,微笑道:“你不會懷疑是我偷吃了他們的狗吧?嘖嘖,師兄,你看看我的眼睛,你看,在我的眼睛裏麵,你難道看不出誠實和那六月飛雪一樣的沉冤麽?”



“好罷,我知道了,狗是你吃掉的。”盧方點了點頭,將公文丟在了一旁,淡淡的說道:“我從你的眼睛裏看到了大量的狗肉。這件事情,我會向替你處理掉,以後你不要再去做這種事情,你讓我們以後怎麽和別人合作?你偷狗的時候,拜托你能不能將某些監視用的攝像頭都給砸碎先?”



“靠,難怪我那時候覺得不對勁啊?”龍少翻起了白眼。



“Ok,那就真的是你做得了。”盧方不理會在一旁拚命翻白眼的龍少,繼續說道:“你要去開羅?那真湊巧,要‘法老王酒店’的總統套房呢,我手上沒這麽多經費。但是一個普通的青年賓館的普通單間,我還是可以定下這麽幾套的。你帶人去開羅。”



“我隻帶女人去。”龍少惡狠狠的盯著盧方。



盧方不以為然的開始填寫一封公函,他淡淡的說道:“有情報說,一支去帝王穀進行考古研究的隊伍有些奇怪,裏麵有好幾個人被證實和天門的魔頭有勾結。你去盯住他們,一旦有什麽發現,就立刻向總部報告。注意自己的安全,萬萬不能魯莽行事。”



“我是去度蜜月的!”龍少大聲的咆哮起來!



“我不管你從哪個渠道得來的情報,但是我不會放縱你一個人去和天門的人拚殺。你的不滅金身就算大成了,也不見得能擋住月門那些怪物級別的長老聯手一擊。”盧方深沉的看著龍少:“一旦發現天門的人真的在開羅活動,立刻監視他們,向總部匯報那邊的情況。”



“媽的。”龍少惡狠狠的瞪著盧方,雙手緊緊的握拳,青筋畢露的拳頭發出可怕的‘咯咯’響聲。



聳了聳肩膀,盧方‘唰唰’的填寫了另外一份公函,然後將兩份公函同時遞給了龍少:“第一份公函,你拿去找外勤部,正好有一艘海輪要去中東那邊,你搭船過去不會太引人注意。第二份公函,是你以及你帶去的外勤弟子在開羅的開銷花費,你去財務部支取。”



“老子不幹!”龍少抱起雙臂,看都不看那份公文一眼。



“如果你這次去開羅,任務如果完成得好,我向總部打報告,讓你去北京分部鍛煉,讓你在公安部門掛個職位。”盧方微笑著,悠然說道:“然後,龍大少爺就可以用高級警官的身份去整治當年的狐朋狗友了,何其快哉?”



“媽的,老子去了。”龍少扭了扭腰胯,身上骨節發出打雷般密集的聲響,隨手將兩份公文搶了過去。



低頭一看公文上的自己,龍少憤怒的咆哮起來:“就十萬美金的經費?媽的,你耍我啊?這點錢能夠幹點什麽?”



盧方輕輕的攤開了雙手,翻著白眼歎息道:“哎呀,這可就沒辦法了。你知道,我們龍門和天門不同,我們的經費一點一滴的都來之不易啊。天門經過數百年的巧取豪奪,在國外積蓄了龐大的產業,而我龍門身為名門正派的聯盟體,經費都是各個支脈繳納的活動資金,不可能和他們那樣奢華的浪費的。十萬,足夠了。”



“操!”重重的一跺腳,龍少轉身就走。一邊走他一邊嘀咕道:“走海路過去?聽說海上有很多很多很多的海盜啊!他奶奶的!”



‘咚’的一聲巨響,龍少重重的關上了辦公室的大門。



盧方猛的跳了起來,額頭上冷汗潺潺的流了下來,他急忙舉起袖子擦了擦冷汗。



“開玩笑,給你一大筆經費,讓你去那邊黑市上買一大堆軍火和天門開戰麽?當我傻了還是瘋了?”盧方仰天長歎道:“救命啊~~~門戶中的長輩都不出麵,我們這幾個執事,哪裏管得住這條霸王龍啊?幸好他如今還沒神功大成,否則的話。。。”



“唉~~~奇怪,他的情報是從哪裏來的?怎麽他就這麽湊巧要去開羅‘度蜜月’呢?”盧方皺著眉頭,突然在辦公桌上按下了一個按鈕,他大聲的叫道:“阿星啊,去找你龍師叔,見到他就給他說,剛才我從監視器裏看到他打穿了電梯的牆壁,這個維修費要從他的工資裏扣的。”



過了幾分鍾,大樓大堂內,兩扇電梯門被人用暴力震飛出了大堂。龍少站在電梯門口拎著一個滿臉苦澀的年輕人咆哮道:“操!你再說一句?維修費?扣老子薪水?誰他媽的膽子上長毛了?”



大堂內所有龍門弟子同時低下了頭,好似沒看到任何東西,也沒聽到任何東西。隻有龍少那暴虐的吼叫聲,震得牆體上的玻璃幕牆都在‘嘩啦啦’的響動著。



數日後,一艘從中國上海港開往埃及亞曆山大港的快速油輪正行駛在印度洋蔚藍的水麵上。這艘油輪是當今世界上速度最快的一款新式油輪,但是油輪P股後麵用鋼纜拖著的數十艘大小不一的艦船,則極大的降低了他的速度。



火辣辣的日頭曬得油輪的甲板滾燙,赤著腳踩上去,可以聽到腳底的汗水被瞬間蒸發所發出的細微響聲。就在這可以讓人發瘋的熾熱中,龍少穿著一條三角褲頭,盤膝坐在甲板的正中間,閉著雙目,雙手在一柄黑檀木心雕成的降魔杵上輕輕的撫摸著。



溫柔的,細膩的,以指尖慢慢的滑過降魔杵上的韋陀雕像以及密密麻麻的‘金鋼伏魔經’的經文。嘴裏默誦經文,腦海中存想韋陀金身,龍少渾身肌肉都有如潮水一樣慢慢的起伏著。肌肉膨脹的時候,他比平日裏要粗大了兩圈;肌肉收縮的時候,肌肉都貼在了骨頭上,他看起來就是一尊金光閃閃的骷髏架子。



四周都熱得厲害,隻有龍少身周三丈六尺範圍內是一片的清涼。所有熱浪都被他吸進了身體,融為一縷縷極熱的氣流,慢慢的穿行於奇經八脈之中。滾燙的熱浪一陣陣的湧過肌肉和骨骼,龍少的身軀就在不斷的強化中。功力一絲絲的增加,微微睜開的雙眸裏閃過一片黃金一樣的光芒。



“嗚~~~”



龍少突然吐氣開聲發出一聲長吟,滾滾氣浪朝四周翻滾,他右手拈起降魔杵,看似輕柔無比的輕輕朝著前方一點。



一股無形氣勁朝前方急速奔湧,空氣中傳來刺耳的轟鳴。一聲巨響,一團氣爆衝出了船頭,轟入了前方的海水中,炸起一道高有數十米的水柱。龍少振臂長呼,龐大的聲浪震得油輪四周的海水一圈圈的朝四周擴散開去,這等聲勢,簡直是駭人聽聞。



“哼哼!”一聲冷哼,兩道金光在眸子中一閃即逝。龍少有如一隻猩猩般跳起來,拚命的錘打起壯碩厚實的胸膛,有如擂鼓一般發出‘轟轟’巨響。他心中得意,他連日的苦功,仗著先天的秉賦驚人,他終於將大威禪院的高僧們強行注入他體內的三顆金絲菩提果以及一粒不知來曆的七彩舍利消化得幹幹淨淨。



這些佛門聖物給龍少帶來的,是不弱於方文十三甲子修為的龐大罡氣。



而且,佛門‘不滅金身’的攻擊力更加龐大、殺傷力更加有效。



不滅金身,隻欠臨門一腳,就能練到前有古人兩三位、後有來者未可知的最高境界。



再向上,那就是傳說中的玩意了。龍少自己都不相信他能突破不滅金身的最高境界,達到那種也許僅僅是在經典上吹牛的水準。



“那幫老和尚,說什麽我還要一年才能將這些東西消化幹淨。但是我龍大少是誰啊?天賦異秉的了不起的人物啊!這才兩個月呢。哼哼!隻欠缺一個契機,我的不滅金身就要大成!阿呀呀,我若是成了釋教的護法長老,我每個月的薪水,能不能浮動個幾十萬美金的?”嘰哩咕嚕的哼哼著,扛著那柄相對他的體形而言實在有點纖小的降魔杵,龍少大步走回了船艙。



船艙內,幾個龍門弟子正在仔細的清點一大堆物事。



這些物事的種類複雜,價值不等,零零碎碎的,清點起來很是麻煩。



龍少搶過了賬本,仔細的看了一番,得意的笑道:“好啊,典藏級名表十五支、鑲鑽金表八支、名牌手表三十九支、各色珠寶項鏈戒指二百五十九件、槍支彈藥三百餘柄、大師級手工打造軍刀三柄、普通製式軍刀一百九十八柄、金牙三百八十八顆。。。”



“嘖嘖嘖嘖,這可都是錢啊。”龍少興奮的拍了拍一名龍門弟子,大笑道:“仔細的清點一下,到了亞曆山大,就找個當鋪把這些玩意全賣了,怎麽也值個百八十萬的。娘的,那一夥接一夥的海盜是來打劫的,還是來交保護費的啊?”



話音未落,油輪上又響起了尖銳的警報聲。船長的聲音在船艙內回蕩:“四周發現五艘重型快艇,懷疑是海盜。請小心戒備!”



“哎喲,他奶奶的,保護費又來了。”龍少一聽得這話,笑得眉毛都開了花,他興致勃勃的掂起降魔杵就走,一邊往甲板上連蹦帶跳的奔走,他一邊大笑道:“小子們,趕快清點,又有新鮮貨上門了。”



對手不堪一擊。隻聽得一聲聲淒厲的慘嚎聲在海麵上回蕩,耽擱了大概半個小時,油輪後麵長長的船隊裏又多了五艘嶄新的快艇。



龍少站在油輪的尾部,誌得意滿的看著數十艘艦船,極其幸福的煩惱道:“這些貨,要怎麽出手呢?真是頭疼啊。。。這可都是錢,都是錢啊!佛祖在上,若是我拉一幫龍門的弟子去做海盜~~~哇哈哈哈哈哈哈~~~”龍少瘋狂的笑了起來。



龍少和方文隻在某一點問題上有著驚人相似的意見,那就是對錢的狂熱上。隻是他們以前在北京城弄錢的手段不同而已。龍少采取溫柔的勸說,勸說圈子裏的紈絝公子和不良千金向他每個月繳納固定的保護費;方文則是亡命的飆車賭錢。兄弟倆都是生財有道。



“大海啊!你真他媽的大!藍天啊,你真他媽的藍!海盜啊,你真他奶奶的有錢!哦也,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瘋狂的嚎叫聲,在蔚藍的海麵上回蕩。。。回蕩。。。回蕩。。。



亞曆山大港。



龍少打暈了隨行的幾個龍門弟子,狂笑著拎著一大堆的贓物,樂滋滋的融入了港口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將所有的爛攤子都丟給了油輪上的人。按照某種天生的直覺,龍少找到了一家專門收贓物的當鋪,將手上那一大堆沿途洗劫而來的金銀珠寶、名表首飾等物換成了一大筆美金。



美金在手,龍少在亞曆山大城買了一輛很拉風的美國產大汽車,一路逍遙的開到了開羅。



“哦也,那個叫做風元的小子,等著龍少插爆你吧!幹掉風門的大少爺?這份功勞,哦也!”



狂笑聲,回蕩在亞曆山大港通往開羅的高速公路上。



沿途,連續發生了十幾起原因不明的車禍。。。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星際屠龍戰士
9星際骷髏兵
10霸天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