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23章:上天梯

  白衣黑褲的杜傳雄負手站在城堡的門邊,洞開的大門外麵,站著四個外鄉人,他們分別是秦歌、沙博、唐婉和那瘦子。四個外鄉人來得匆忙,還有些狼狽,他們這會兒頭上有汗,身上有山土的汙漬,背著各自的行李,還在一個勁地喘息。隻有那個隻穿睡衣的女子,麵無表情,目光呆滯,被一個男人攙扶著,似身有重疾,又像喪失了神誌。

  杜傳雄聽秦歌講完發生的事,眉峰緊鎖,有一刻的工夫沉默不語。那邊的秦歌等人便焦灼地緊盯著他,生怕他說出拒絕的話來。

  適才從夜眠客棧後門逃出時,小街上嘈雜的人聲已經清晰可聞。不知道有多少人這一刻湧向夜眠客棧,他們甚至在嘈雜之聲中聽出了憤怒和仇恨的味道。

  他們隻有逃。

  秦歌和沙博輪流背負著唐婉,唐婉這時好像一個木偶般,任由人擺布。從客棧後麵的小巷裏一路向北,然後上山。翻過山頭,沉睡山莊便出現在他們視線裏。那麽輕易便見到了傳說中的沉睡山莊主人,他們心裏都得到了些許安慰。沉睡山莊也不像傳說中那麽詭異,透過洞開的大門,他們看到城堡中央的空曠廣場上,不多的幾個工人在走動,一片安靜詳和的氛圍籠在城堡之中。

  “如果你們能向我保證,你們幾個跟殺人事件沒有關係,那麽,我可以暫時容留你們,並替你們向鎮上的人解釋。”杜傳雄終於說話了。

  秦歌上前一步:“我們和那幾起事件本來就一點關係都沒有,現在隻是鎮上的人群情激奮,喪失了理智,我們才被迫逃到這裏。”

  杜傳雄盯著他好一會兒,終於點頭。

  秦歌等四人進入城堡,大門在他們身後轟然合上。杜傳雄引領他們來到一個像是會客的廳堂,讓他們先歇會兒,他派人去鎮上察看動靜。

  秦歌等人進入城堡時,便被城堡內的建築所吸引。城堡內的建築雖說不上宏偉,但絕對稱得上巧妙,內環房外環樓如此和諧的交織在一處,城堡頂上環狀的飛簷,渾然一體,看不出有一點拚湊的痕跡。站在城堡中轉目一看,光是可以見到的門便有數十個之多,看不見的不知道還有多少,由此可見,這城堡內的房屋不下百餘間。

  現在他們所處的,便是內環房中的一間。房間並不算大,百餘個平米,頂上有粗大的木梁,地上鋪著灰色的地磚,牆壁用青石築成,兩扇紅漆的木門顯得笨重且堅固。

  杜傳雄離開的時候,走到門邊了又轉回頭來:“在我這裏,我希望你們不要給我添任何麻煩。所以,在我回來之前,你們最好呆在這屋裏不要亂跑。”

  兩扇大門在杜傳雄離開後關上了。屋裏光線很弱,幸好瘦子很快就在門邊摸到了燈的開關。白熾燈將屋裏照得雪亮,大家麵麵相覷,一時間竟不知道內心是何種滋味。

  秦歌在屋裏轉了一圈,沒有發現什麽可疑之處,但他仍然放不下心來,他沉聲對沙博與瘦子道:“這莊主外表謙和,其實卻頗有心機,我們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沙博道:“現在隻希望鎮上的人能聽這莊主的解釋,否則,我們在這裏不知要等到什麽時候,再說,躲在這裏也不是長久之計。”

  大家一時無語,陷入沉默。沙博與瘦子擔心此刻的處境,唐婉從逃出夜眠客棧起到現在一句話都沒有說,而且,始終這樣麵無表情,真的像是丟了魂魄一般。而秦歌此刻腦海裏卻有無數的念頭,他心中的擔心比沙博與那瘦子要多得多,但是,他卻不知道如何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訴倆人。

  “我忽然有種預感,現在這一切都是有人安排好的。”秦歌說。

  “你是說江南?”沙博若有所思。

  秦歌點頭,他現在越來越喜歡沙博這個年輕人了,他雖然沒有經過專業訓練,但是,當事情發生後,總能在自己的引導下,很快抓住事情的關鍵。

  “江南絕對不是一個像他自己說的那樣,生意失敗,為了躲避黑債逃到沉睡穀。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在十年前,絕對可以稱得上一個轟動人物。”

  “你已經知道他的底細了?”沙博問。

  “我現在隻希望,他和我們這件事千萬不要有什麽關係。”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大門依然緊閉著,甚至外麵靜寂極了,連起碼的人聲都沒有。看看表,已近中午,幾人心裏又開始起疑。就算杜傳雄派人到鎮上去,這會兒也應該回來了,無論情況如何,杜傳雄都該來跟他們說一聲的。

  這幾個小時,外麵到底都發生了什麽事?

  瘦子走到門邊,那門連一點縫隙都沒有。瘦子沉吟了半天,終於伸手開門。杜傳雄臨走時,隻讓他們幾個不要到處亂跑,打開門看看外麵,這當然不能算是給他添麻煩。

  但那門,卻是從外麵鎖上了。

  秦歌沙博奔到門邊,他們一塊兒使勁拉門,那門依然紋絲不動。一種不詳的感覺同時出現在三個男人心中,他們麵麵相覷,誰都無計可施。

  沙博緩緩走回到唐婉身邊,唐婉還呆呆地坐在椅子上,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處境。她的眼睛裏空洞得像是連恐懼都已經不在了,這是最讓沙博擔心的地方。他這時站在唐婉身邊,蹲下來,雙手搭在她的肩上,輕輕叫她的名字。

  唐婉的目光動了動,落在沙博身上,沙博心中一喜,正要說話,那目光又輕飄飄地移了過去,不知落在房間的哪個角落。

  沙博失望地站起來,忍不住輕歎一聲。

  “她現在的狀態很危險,如果不能盡快送大醫院治療,很可能就此精神崩潰,成為一個精神病患者。”瘦子說。

  “那就沒有別的辦法了?”

  “還有一個辦法可以讓她從這種渾沌無知的狀態中醒來,那就是再受到更深的刺激。這就像醫生給心髒即將停止跳動的人做心髒博起一樣,我們常說的以毒攻毒也是這個道理。”

  沙博不語,他盯著唐婉,心想唐婉已經這樣虛弱哪還再經得起任何的刺激?

  大約又過去了一個小時,眾人等得更是心焦。他們輪流不斷地走到門邊,耳朵貼近門縫,聽聽外麵的聲音。後半個小時的時候,外麵似乎有了些動靜,但又聽不真切,這更加重了他們的擔心和疑慮。這時候,燈忽然滅了,屋內隱入黑暗之中。門邊的沙博急步奔回椅子的位置,觸到唐婉後,便站到了她的身前。那邊秦歌沉聲道:“不要慌,保持鎮定。”

  瘦子在黑暗裏苦笑,不久前,他還用黑暗來懲罰過一個叫袁莉的女孩,沒想到黑暗這麽快就落到了他的頭上。如果算是報應的話,這報應來得也太快了些。

  大家在黑暗裏誰也不敢亂動,又因為心中驚張,誰都不說話,隻聽得見彼此的呼吸聲此起彼伏。驟來的黑暗讓唐婉發出一聲尖叫,繼而,她恐懼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

  “譚東,譚東,你在哪裏……”

  沙博聞言心中一喜,唐婉終於從蒙昧無知的狀態中清醒過來。他上前試圖安慰唐婉,黑暗中,唐婉緊緊抱住了他,他便也抱住了唐婉,手在她的背上輕撫,柔聲道:“不要怕,不要怕,我們都會保護你的。”

  “你去把燈打開好嗎,我不要這黑暗,我害怕黑暗。”唐婉說,聲音裏,竟然有了些縹緲的感覺,“譚東,你知道嗎,我十歲那年便不在黑暗中睡覺了。”

  沙博知道她此刻精神還有些恍惚,把自己當成了譚東,但他卻無意說破,現在,他隻想盡可能地給這個可憐的女孩一些慰藉。

  “我一直瞞著你,因為怕你嫌棄我。我真的很喜歡你,從見到你的那一刻,我就喜歡上了你。你還記得嗎,我第一次見到你,你在跟別人打架,兩個塊頭比你大很多的人,被你打得落荒而逃。我站在圍觀的人群裏,眼睛就死死地盯著你,看你揮動拳頭打在那兩個人的身上,打得那兩個人直不起身來。那時,我就想,我要做你的女朋友。”

  唐婉的回憶讓黑暗裏的三個男人都聽得很入神。

  “後來那兩個人被你打跑了,他們跑時,圍觀的人很快向四邊散開,而我卻因為隻顧著看你,忘了躲避,結果被其中一個人撞倒在地。你走過來,扶起了我,我們就這樣認識了。後來你常常問我為什麽會喜歡你,我一直說喜歡就是喜歡,沒有理由,譚東,其實我在騙你,我喜歡你,是有原因的。因為你很強壯,你能保護我,你能趕走那麽些年一直跟隨著我的惡魔,你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唐婉停頓了一下,粗重地喘息兩聲後,情緒竟很快變得激動起來。

  “譚東,不要怪我瞞著你,因為我不想失去你,我不想讓你說,我喜歡你,其實隻是在利用你。我害怕,我害怕失去你,跟你在一起,我第一次有了安全的感覺,那些惡魔,他們遠遠看到你,都害怕得不敢靠近你。但那些惡魔都還在的,他們並沒有消失,他們隻是暫時不敢靠近我,他們全都躲在黑暗裏,等待著我一個人的時候,再來傷害我。”

  黑暗裏的瘦子心裏一陣陣悸動,忽然就無端地羞怯起來,唐婉口中的惡魔,簡直就是他的真實寫照。

  “你知道嗎,我是在十歲那年知道這世上有些惡魔存在的。十歲那年,我還是個小姑娘,那時候,我喜歡穿粉紅色的裙子,頭上紮個馬尾巴的辮子,到哪兒都笑眯眯的,大家都說我是個快樂開朗的小姑娘。可是,可是我的快樂和開朗在我十歲那年的一天裏,忽然全部消失了。

  那是個春天,我跟幾個同學去薔薇河邊玩,河堤上長滿了青草。我們在草地上追逐著,我因為摔了一跤跌傷了腿,沒多一會兒就落到了同學們的後麵。我忍著痛拚命追趕她們,我想跟大家在一起,我不想一個人孤孤單單的。惡魔就是那時候出現了,他們擋在我的前麵,我根本沒有在意,想從邊上繞過去,他們抓住了我。那是些肮髒的魔鬼,他們身上散發著惡臭,捂住我嘴巴的手上滿是汙穢。我拚命掙紮,但我的勁哪有魔鬼大,而且,那是三個魔鬼。

  魔鬼就住在橋洞裏,那裏到處都是垃圾。魔鬼們把我帶到那裏,捆住我的手腳,還在我的嘴裏塞了塊破布。那塊布好髒,一股子熏人的氣味差點讓我嘔吐。我害怕極了,不知道那幾個魔鬼要怎麽對付我。三個魔鬼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其中一個把我按倒在地,手還死死地捂住我的嘴,另外兩個就坐在我的對麵看著我。後來天黑了,我眼睜睜看著我的同學們在河堤上叫我的名字,四處尋找我。我想告訴她們我就在這裏,但是我說不出話,當然更沒法叫出聲來。

  同學們都走了,河邊沒有了人,隻能聽見橋上,不時有汽車馳過的聲音。我更害怕了,哭得身子都軟了下來,就在這時,按住我的那個瘋子忽然開始脫我的衣服,我隱隱意識到了些什麽,卻還是不能完全明白。這些瘋子到底要怎麽對付我呢?”

  唐婉這時真的哭出聲來,她的聲音變得哽咽了。到這時,沙博秦歌和那瘦子都已經猜到了接下來要發生的事,他們的心裏,都燃燒起相同的憤怒來。

  “我忽然覺得好疼,疼得我覺得自己已經被他們撕裂開來。那魔鬼趴在我的身上,用他惡臭的嘴巴咬我,他的舌頭就像一條蛆蟲在我身上爬。我惡心極了,我疼極了,譚東,他們要殺死我了,他們把我撕成了一塊一塊兒。另外兩個魔鬼也圍了過來,他們也向我伸出肮髒的手了。我想我一定要死了,因為我的身體已經不再屬於我,它們漸漸麻木得沒有了知覺……”

  沙博眼中流下了淚來,他抱緊了唐婉,感到自己的身子正跟唐婉的一道劇烈地顫栗:“好了,不說了,沒有惡魔了,惡魔已經死了,他們再不能傷害到你了。”

  唐婉竟似聽不到他的話一般,徑自哭著說:“如果我真的死了,我想我會感謝上天對我的眷顧。天上真的有神仙嗎?神仙在那個夜晚都睡著了。我醒過來,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滿天的星星,那些惡魔把我丟棄到了很遠的河堤上。星星在天上閃呀閃,我拚命地想發生了什麽事,那些惡魔呢,他們把我帶到了另一個世界了。風吹過來了,我很冷,我身上連一點衣服都沒有。我想回家,我動不了,我的身子已經麻木得沒有一點知覺了。”

  沙博把唐婉的頭盡力攬在懷裏:“別說了,那些魔鬼不在了,他們再也傷害不到你了,相信我,別說了。”

  “這些人渣!”秦歌憤怒的聲音,還伴隨著一聲響動,好像是他踢翻了椅子。

  唐婉的話像一根針,刺得每個人的心都在流血。他們到這時,終於明白了這個女孩為什麽會那麽恐懼,還有她身上那似乎與生俱來的憂鬱,以及她對譚東那種病態的依戀。這麽些年,那些傷害過她的惡魔從來沒有離開過她的身體,它們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她。

  那該是怎樣一種生活?

  唐婉的哭泣還在黑暗裏流淌,每個人的心這時都酸澀極了……

  驀然間,門外有了響動,接著,一道強光從兩扇門中間斜射進來。唐婉低低呻吟一聲,整個頭都埋到了沙博懷裏。秦歌與瘦子後退一步,同時伸手擋在了眼上。那道強光越來越強,兩扇門轟然打開。強光過後,一個人影立在強光之前。

  白襯衫,黑西褲。正是沉睡山莊主人杜傳雄。

  屋裏三個男人短暫的不適過後,眼睛恢複視覺。秦歌與瘦子向門邊迎著杜傳雄走去,還未到門邊,他們一下子呆住了。

  在杜傳雄的身後,是黑鴉鴉的人群。

  這些人高矮胖瘦都有,不同的年齡,不同的裝束,但此刻,神情俱都異常冷靜,全沒有了在不久前湧向夜眠客棧時的激奮。什麽原因讓這些人在短短時間內平靜下來?

  在人群後麵,他們還看到廣場上立起兩根高高的木樁,兩根木樁之上又擔著一根橫木,譚東雙臂被縛在那橫木之上吊在半空。

  儒雅的杜傳雄站在門邊的神情帶著些譏誚,好像在奇怪這幾個外鄉人怎麽會到沉睡山莊來尋求庇護。沉睡山莊在沉睡穀中,早已與沉睡穀融為一體,他怎麽會為了幾個外鄉人,與所有沉睡穀的人為敵呢?

  現在,他看著屋裏的四個人,就像看一群呆子。籠中的呆子。

  這已經是楊星第三次去喝酒了。

  那些酒進入身體的一瞬,猶如一股暖流在體內流淌,一種溫熱的感覺讓他覺得無比舒暢,饑餓的感覺也因此淡弱了許多。可是,暖流像是冬天露天裏的開水,很快就會變得冰冷,饑餓的感覺也會再次襲來,而且,愈來愈讓他無法忍受。

  葡萄酒喝得多了,他的臉孔已經變得通紅,每次喝完酒,他都會躺在地上,頭枕著小菲的腿。他的神智已有些模糊不清了。

  小菲失神落魂地倚牆而坐,兩隻手無力地抱著楊星的腦袋,木桶就在她前方不遠的地方。她似乎已經不想再去阻止楊星喝酒了。肯定有什麽事情不對了,他們陷入了一場精心設計的圈套之中,那圈套和這葡萄酒肯定脫不了關係,但是,她卻不知道如何來阻止這一切。楊星嘴裏不停地嘀咕著什麽,含混不清。她也懶得去聽。她的心底早已變得如冰一樣寒,現在,她隻希望她所擔心的事情不要發生。

  楊星第三次掙紮著坐起來,他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了。他坐起來隻因為他又餓了,他要喝酒。

  他緩緩地向木桶爬去,通紅的臉上因為渴望而極度扭曲著。

  那邊的小菲忽然跳起來,先於楊星到達酒桶。酒桶邊的地上就擱著那把鋒利的刀,小菲把刀握在手中,發瘋地向著木桶砍去。木桶很結實,前幾刀下去隻砍出了幾道淺淺的印痛,但接下來有兩刀,卻將酒桶砍開了兩道口子,酒一下子溢了出來。小菲還在不停地砍,似乎要把所有的力量用盡才肯罷手。

  “不要!”楊星撕心裂肺地大叫,他這時不知哪裏來的力量,居然踉踉蹌蹌地站立起來,一下子就到了酒桶邊上。他回身用力推向小菲,小菲猝不及防,一下子被他推倒在地。

  楊星顧不上小菲,飛快地將嘴對準桶裏泄出來的酒,貪婪地大口吞咽。

  小菲漠然地看著眼前的楊星,心裏已漸漸被一些絕望充滿。她再次站起來,衝到桶邊,手中的刀又胡亂地砍在酒桶之上。

  更多的酒泄了出來,楊星慌張地用手去堵,但哪裏能堵得住。他惱怒地回身,再次重重地推倒小菲。小菲跌倒在地上時,覺出腿火辣辣地疼,而楊星,此刻已經一步步向她走來,睜著赤紅的眼睛。

  “你不要再砍了!”他嘶聲大叫,“你再砍我就殺了你!”

  楊星瘋了,小菲想,這難道就是杜傳雄想要見到的結果?

  楊星又回到酒桶那邊了,酒泄出的勁道已經弱了許多,他再次湊上嘴巴,泄出來的酒便流到了他的頭上和臉上。他的表情已經極其怪異了,眼珠上翻,嘴巴微張,臉部肌肉急速地抽動。驀然間,他翻身倒地,竟是再也不能動彈。

  停了一會兒,小菲忍著痛爬過去,聽到地上的楊星發出了輕微的酣聲。

  他居然在酒力的作用下,睡著了。

  小菲想,睡著了真好,他就可以不再饑餓,不再去喝那葡萄酒了。她憐惜的倚著木桶坐下,把楊星的頭擱在自己的腿上。

  到了這時,她知道自己不該責怪楊星,這都是那個該死的杜傳雄的詭計,他要從精神上徹底讓楊星崩潰。她現在洞悉了這個陰謀,但除了打破酒桶,便再沒有其它辦法阻止。那葡萄酒是毒藥,它毒不死人,卻可以毒死人心。楊星用酒來止餓,分明是飲鳩止渴。

  楊星的身子越來越冷,小菲的心卻比他的身子還要冷。

  沙博的身子又擋在了唐婉的身前,唐婉驚恐地蜷縮著身子,她的神情很矛盾,像是想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麽事,又不敢去知道。

  門邊的秦歌怒視著杜傳雄,忽然間笑了笑。

  杜傳雄做出副驚訝的表情道:“我實在想不出來你這時候為什麽要笑。”

  “當然因為你。”

  “你想指責我言而無信是個小人?”杜傳雄微微一笑,“如果我說你們上午來的時候,我忘了今天是什麽日子,你一定不會相信。”

  “今天。”秦歌怔一下,“莫非今天是什麽好日子?”

  “今天是不是好日子不知道,但我現在想起來了,每年的今天,是我們沉睡山莊祭酒神的日子。”

  “祭酒神?”秦歌顯然又是一怔。

  “沉睡山莊生產葡萄酒,沉睡穀的居民這些年,也都靠種植葡萄為生,所以說沉睡山莊的葡萄酒,和全鎮人的生活息息相關。按照當地的習俗,每年秋收的時候,鎮上都要舉行隆重的祭農神活動。現在沉睡山莊入鄉隨俗,便選定在每年的這個時候來祭酒神。”

  “但祭酒神好像跟我們沒有關係。”秦歌皺眉道。

  “本來是沒有關係,但現在不同了。”杜傳雄目光一凜,“每年的祭酒神都由鎮上的梯瑪主持,而現在,梯瑪田央宗已經被你們的朋友殺死了,所以,鎮上的人要用你們那朋友的血來祭酒神和死去的梯瑪。”

  秦歌悚然一驚,目光越過杜傳雄,越過他身後黑壓壓的人群,落在被高高縛起的譚東身上。譚東耷拉著腦袋,一動不動,但身上卻已是衣衫狼籍,血跡斑斑。秦歌一下子憤怒起來:“你們沒有權力決定一個人的生死。”

  “所以,我跟鎮上的人商量,決定給你們一個機會。”

  “什麽機會?”秦歌問。

  杜傳雄沉默了一下,目光如炬般盯著秦歌,一字一頓地道:“上天梯!”

  人群在杜傳雄後麵飛快地向兩邊分開,中間露出一條通道來。通道直通到高高豎起的木樁之下。杜傳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麵上又帶上了些笑容:“不管怎麽說,既然你們身在沉睡山莊,又恰逢其會,所以,祭酒神這等大事,我們是不會怠慢了客人的。”

  秦歌轉身看了看瘦子,再回頭與沙博對視一眼。事情到了這時候,他們其實已經沒有了選擇。當沙博扶著唐婉站起來的時候,秦歌終於當先走了出去。

  沙博攙扶著唐婉,盡力用身子擋住她的視線。唐婉在經過人群結成的通道時,整個身子都已經軟軟地落在了沙博的手臂上。沙博心中不忍,但是到了這個時候,他又能有什麽辦法?

  “譚——東!”驀然間,唐婉發出一聲嘶叫,她已經看見了被高高縛在橫木上的譚東。不知道何處生出的力量,她竟然一下子掙脫了沙博的攙扶,飛快地向木樁下奔去。前麵的秦歌瘦子想阻止她,但都被她此刻生出的大力擺脫。

  秦歌等三人隻能加快速度趕過去。

  前麵的唐婉被兩個身穿奇異服飾的人攔下,無論她左衝右突,都不能突破兩人的防線。

  那兩人頭戴扇型的法冠,上繡五位祥光籠罩的天尊,左右耳畔飄下的黃色飄帶上,分別繡出“日”“月”兩個字。身上的衣服是寬身的大袖紅袍,領襟左繡金黃色“千千雄兵”,右繡“萬萬猛將”。肩背左右分別繡金色“日”字與銀色“月”字,前胸後背皆繡金黃色八卦圖。下身穿八幅羅裙,那是由八塊寬一尺長三尺的青、藍、紅、白並不相連的布塊做成的裙子。

  這兩個怪異服飾的人,無論唐婉從哪個方向衝去,總有一人擋在她的身前,另一個便一手搖銅鈴,一手握司刀,來回跳躍,嘴裏還在唱著:

  我陽眼一雙封了,陰眼一雙開了,我寅時聽神,卯時嘞咿,聽鬼啊!

  我陽口封了啊,陰口開了啊,寅時說神,卯時嘞咿,說鬼啊!

  秦歌等人趕過來,沙博使勁拉住唐婉。唐婉還在嘶聲衝著高處的譚東叫他的名字,那神情,顯示已失去心智,陷入瘋狂的狀態了。

  橫木上的譚東呻吟了幾聲,微微睜開了眼,力量竟也神奇地回到了他的體內。他也開始衝著唐婉大聲叫她的名字,聲音淒楚且絕望。

  這時杜傳雄也來到了他們的邊上,秦歌回身怒視他:“你到底想怎麽樣。”

  “不是我想怎麽樣,是鎮上的人不肯放過你們的朋友,而且,他確實殺了人,三個人,其中一個還是鎮上的梯瑪。欠債還錢殺人償命是天經地義的事,這道理放之四海行之天下,你們不會不知道吧。”杜傳雄說。

  秦歌一時語塞,但他還是要說:“隻有法律能決定一個人的生死,鎮上的人,或者你,都沒有這個權力。”

  “這件事本來就跟我沒有關係,我為什麽要想他死呢?”杜傳雄淡淡一笑。

  “那你就不要縱容他們做這種違法的事。”

  “違法的事?”杜傳雄眉峰皺起,這瞬間他的神情微有些激奮,“法律到底是什麽呢,它保護的又是誰的利益?這世界上每天不知有多少罪惡的事情發生,真正能受到法律製裁的不及十之一二,這除了法律本身的脆弱和不完善,更重要的原因,法律本身就是對人性的一種賤踏。隻有對人性的賤踏才是真正的罪惡,天地間大道運行,自有因果報應,法律不過是一些人用以施惡的裹腳布,蒙昧的人們永遠被蒙昧,就像你,自以為受過教育,可以用法律這個武器來指責別人,卻忽略了天道運行最尋常的善惡因果!”

  杜傳雄驀然轉身,衝著寂靜的人群舉起雙手,大聲道:“如果有人來破壞你們辛苦建造的家園,你們會怎麽樣對待他?”

  人群激奮起來,喧嘩聲如潮水般湧過來。那些樸實的麵孔,聲嘶力竭地嘶吼,仇恨讓它們漸漸扭曲變形。

  秦歌等人都變了顏色,這種群情激奮的場麵,絕不是單靠他們幾個人所能應付的。秦歌上前一步,衝著杜傳雄道:“即使這世上有些罪惡受不到法律的製裁,但是,起碼法律作為一個尺度,製約著一些惡行的發生。任何事物都有一個逐漸完善的過程,作為旁觀者,你可以忽視這個過程,但卻不能否定這個過程。”

  “那在這個過程中被傷害的人呢?”杜傳雄逼視著秦歌,“他們也必須忽視這個過程嗎,他們要用自己一生的幸福更甚於生命來維護這個過程嗎?”

  秦歌怔怔地說不出話來,不管一種秩序如何努力,但都不能同時保證所有人的利益,人在其中受到傷害,不是用一些理論就能撫平的,傷痕永遠存在。這道理就像人製造了飛機,每年飛機失事給多少家庭造成了悲痛,但你卻不能說這是飛機本身的錯。

  那邊的杜傳雄此時顯然不想再跟秦歌爭辯下去,他皺著眉道:“如果你們能配合今天的祭酒神儀式,或許你們還有一點機會,你選擇吧。”

  秦歌回身與秦歌瘦子對視,終於緩緩點頭。

  豎立的木樁後麵擺上了幾把椅子,杜傳雄讓秦歌等人享受到了其它人沒有的待遇。唐婉仍然激動,但沙博死死把她按住,不住在她耳邊輕聲撫慰。

  場中的儀式已經開始,那兩個頭戴法冠,身穿大袖紅袍與八幅羅裙的人,圍著兩根木樁不停地舞動。他們手中的銅鈴係在一根一尺左右的木棍上,司刀上串著十幾個鐵圈,柄上飾有五色片,銅鈴與司刀在他們手中嘩嘩作響。他們舞蹈的姿勢隻是不停地左右跳躍,兩手舉著法器在空中亂舞,口中不住地念著咒語。

  杜傳雄道:“你們的朋友殺了鎮上的梯瑪,這兩個人都是梯瑪的徒弟,鎮上的人叫他們傳法弟子。”

  這時場中又出現了兩個人,杜傳雄在邊上說那是幫師,協助梯瑪完成儀式的人。幫師各手執一杆大紅旗子,在傳法弟子頭上忽拉忽攔地舞。

  人群起初輕聲跟著哼唱,漸漸那聲音激昂起來,因為方言極重,秦歌等人也聽不出來他們哼唱的是什麽。就在這時,又有人捧著兩個長形紅木匣子上來,兩個傳法弟子便對著匣子舞蹈一番,最後才將匣子打開。

  匣子裏是刀,足足有二十餘把。

  傳法弟子用舞蹈的姿勢,把刀取在手中,又旋轉舞蹈一番後,居然將刀柄插到了豎立著的木樁之上。秦歌等人這時才注意到那木樁上麵,有一些整齊的凹槽,與刀柄剛好吻合。大家起初並沒有在意,隻當這隻是儀式的一種。待到那兩名傳法弟子將二十餘柄刀盡數插進木樁之中,喧嘩的人聲驀然而止,傳法弟子與幫師也垂手站在一邊,杜傳雄卻站了起來,站到秦歌等人的麵前。

  “我剛才說了,如果你想救你們的朋友,還有一個機會。”

  秦歌精神一振:“我們要怎麽做?”

  “上天梯!”杜傳雄重重地道。

  天梯就是插入木樁的刀,上天梯的意思就是要人赤足踩著刀鋒爬到木樁上去,如果能將縛住譚東的繩子解開,那麽,鎮上的人便會放過譚東的性命。而且,上天梯本身已經是對亡者的祭典了。

  那些插在木樁上的刀,刀鋒向上,陽光下泛著寒光。

  秦歌與沙博瘦子麵麵相覷,一時怔怔地說不出話來。縛在橫木上的譚東虛弱地發出些呻吟,他無力的目光投到這邊,嘴唇蠕動著,似乎有話要說,但因為傷勢過重,他隻能發出一些含混不清的音節。但是,從他那絕望的目光中,秦歌等人還是看出來他的心意。他是讓大家不要管他,他凝望唐婉的目光裏,滿是歉疚。

  唐婉怔怔地與橫木上的譚東對視,激動竟已不知覺中平複。這種平靜讓大家都覺察出了些不安。

  沙博驀然長身而立,他重重地道:“天梯,我來上!”

  說話時他的神情已有了些悲壯的意味。

  秦歌比他更快,站起來便攔到了他的身前:“我來!”

  杜傳雄皺著眉盯著他們倆,好像很不解的樣子:“你們跟他本沒有什麽關係,為什麽要因為他做這種極危險的事呢?”

  “我們一起來的,便要一起回去!”秦歌道。

  “但是很可惜,你們倆誰都不能上天梯,按照規矩,上天梯的人必須是被救贖者的至親。據我所知,你們都不是。”

  “我一定可以!”唐婉神色凜然地出現在了秦歌與沙博的身前,“我是他的妻子,我們剛在這小鎮上舉行婚禮。我是他至親的人,所以,這天梯,我來上。”

  “唐婉!”沙博上來拉住她,但卻被她輕輕掙脫了,她麵向著橫木之上的譚東,居然微微笑了笑,那笑容,無比淒楚。

  橫木上的譚東錯愕地盯著下麵的幾個人,驀然間,他發出撕心裂肺的一聲呼叫:不——要——!”

  唐婉已經一步步向著木樁下走去,她淡藍色的睡衣上已經沾滿汙漬,一雙粉色的拖鞋在行走中落在了她的身後,她的足纖秀且白皙,陽光下還有些淡淡的晶瑩。現在,這雙腳就要踏上那閃著寒光的刀鋒之上了。

  ——上天梯!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