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7章:夜叉來了

  譚東已經用三天時間,將老房子收拾一新。

  牆壁重新粉刷過了,雖然還未完全幹透,但已經是雪白一片。屋裏的燈也重新換過了,是那種白熾燈,瓦數挺大,晚上可以將一間屋子照得亮如白晝。院子裏,譚東仔細清掃過了,破舊的農具與一些雜物,那對房東老人也收到了閑置的一間屋裏。小院短短時間內煥發了生機,連那些常年不散的陰暗都消散了許多。

  房東老人在譚東與唐婉收拾房子的時候,開始一直躲在屋裏,後來當譚東開始清掃庭院,兩位老人才試探著走出房門,雖然還不說話,但卻主動幫著收拾堆放在院裏的雜物。後來,當唐婉敲開他們的房門,將幾袋喜糖遞到老太太手中時,老頭老太靦腆地露出了笑容。

  然後,新房的木格窗欞上便貼上了紅色的剪紙和喜字。

  房東老太太的剪紙栩栩如生。

  該采購的東西都已經買了回來,無非是些日常生活用品和辦喜事用的喜糖鞭炮。沉睡穀鎮子雖小,但一應物品俱全,隻是在花色品種上少了一些。好在唐婉與譚東並不講究,他們現在需要的隻是完成一種儀式。

  下午的時候,房東老人的女兒回來了,那是位三十左右的少婦,生得頗為俊俏,但卻整日陰沉著臉悶聲不語。譚東與唐婉已經習慣了鎮上人的這種沉默,所以並不在意。那女子名叫何青,孤身住在西廂房內,譚東唐婉搬來後,這是第二次見到她。她兩天前出門,今日方才回來。

  對於院裏住進的陌生人,何青似乎並未放在心上。這是小鎮人的特性,與自己無關的事,很少能讓他們生出興趣。

  唐婉想到大家以後毗鄰而居,打交道的時間會很多,便拿了喜糖送到她的手上。何青那一刻的表情有些錯愕,接著便有些笑意在臉上蕩漾。

  “恭喜。”何青說。

  “我們住在這裏,以後少不了要有麻煩你的地方,還請多多關照。”

  何青點頭,竟似一點沒有奇怪這一對城市來的男女,為什麽會選擇在沉睡穀這樣的小鎮上舉行婚禮。

  而她的漠不關心,正是唐婉所希望的。

  到了晚上,賓客們一塊兒到來,除了秦歌、沙博、楊星和小菲外,還有一個不速之客,這人譚東唐婉也認識,就是夜眠客棧的老板江南。

  江南進門便衝著候在門邊的譚東抱拳:“二位大喜之日,我不請自來湊個熱鬧,不知道新郎是否歡迎我這個不速之客。”

  譚東此刻換了件雪白的襯衫,係了根暗藍色的領帶,上衣口袋還插了胸花,儼然一副新郎官的模樣。他臉上僵硬地露出些久違的微笑:“當然歡迎,貴客臨門,豈有不歡迎的道理。”

  大家一塊兒進屋,卻不見新娘唐婉。譚東指指裏屋:“唐婉還在裏屋化妝呢。”

  眾人一聽,俱都一笑,在桌前圍坐。譚東過來給大家敬煙:“婚事準備倉促,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請各位多包涵。”

  眾人客氣一番,小菲便坐不住了,站起來往裏屋門口去,嚷著要看新娘子:“但凡結婚除了新娘都有伴娘,今天我就來做回伴娘吧。”

  沙博拍拍楊星的肩膀,勉強笑道:“有伴娘就得有伴郎,你也去裝扮裝扮。”

  眾人大笑,連譚東這回都笑得開心。

  在來之前的路上,大家便約好了,今晚來參加婚禮,隻談風月,絕不可問及譚東與唐婉在這偏僻小鎮舉行婚禮的原委,以免觸動倆人的心事。大家一路上說東道西,都興高采烈,唯獨沙博滿腹心事,心情鬱悒。困繞他的當然還是昨夜請帖上那個圖案,但想想婚禮是人生大事,他不想因為自己的情緒影響大家,所以也竭力控製情緒。

  小菲悄悄打開裏屋門,看到唐婉正坐在桌前,對著鏡子妝扮。她躡手躡腳地走過去,在唐婉身後,從鏡子裏偷看唐婉。

  唐婉精心修飾過的臉上,有兩道淚正緩緩滑落。

  小菲怔了怔,收起了頑皮的心思,老老實實坐到唐婉的對麵去。唐婉見到小菲,慌忙擦去臉上的淚漬,上了粉底的麵孔便花了兩塊,她趕忙拿出粉撲補妝。

  “唐姐姐,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可不能哭。”小菲一本正經地說。

  “我不哭,我這是高興呢。”唐婉笑著說,眼底卻有一絲憂傷。

  “唐姐姐,你別騙我了,你心裏一定不是很開心。”小菲皺著眉,像是有話要說,卻又竭力憋住。但她最終還是一拍桌子,“他們不讓我問,但是我真憋不住了。唐姐姐,你們幹嘛大老遠跑到這小鎮上來舉行婚禮,是不是有什麽迫不得已的苦衷?”

  唐婉怔了一下,輕聲道:“你們都看出來了?”

  “我們要看不出來我們都是瞎子。”小菲說。

  唐婉停了手,呆呆地盯著鏡中的自己,半晌說不出話來。這時,譚東走進來,問唐婉準備好了沒有,外麵的賓客等急了。

  唐婉忙站起來,點點頭,示意可以出去了。那邊的小菲便也走過來,挽住唐婉的胳膊。她側目盯著唐婉看時,看到她的眼裏又有淚花晶瑩。

  楊星在院裏點燃了鞭炮。

  江南與沙博等人將一些彩色的紙屑撒在譚東與唐婉身上。

  婚禮雖簡陋,但進行得中規中矩。

  拜完天地,該請大家入席了。酒宴原來就在外間進行,譚東與唐婉將桌上的糖果瓜子收起,唐婉去外麵廚房將準備好的菜肴端了進來,無非是些當地特產,多為買回來的熟食。

  大家對此並不講究,落座後,嘻嘻哈哈,場麵倒也頗為熱鬧。

  譚東取來酒時,江南擺手攔住了他:“今天來參加你們的婚禮,也沒什麽禮物,我帶了兩瓶我們當地產的葡萄酒,不如今晚就喝這個吧。”

  別人倒還沒什麽,楊星與小菲聞言俱都一震,倆人相視一眼後,齊聲附和。江南便取了酒來,給大家滿上。隻聽見楊星一聲歡呼,也不理會眾人,已經獨自將一杯酒倒進口中。

  原來江南帶來的酒,正是楊星在郎中家裏喝的那種葡萄酒。

  江南微微一笑,也不多說,再給楊星滿上,便建議大家舉杯,共祝這對新人幸福美滿。譚東與唐婉麵向門而坐,此刻都是笑容可掬,一臉幸福。酒杯端起,江南等眾人已是一飲而盡,而譚東與唐婉驀然間神情呆滯,舉到嘴邊的杯子也在瞬間停下。

  眾人順著他倆的目光向門邊看去,隻見院中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個人。

  黑衣、黑褲、骨瘦如柴。

  正是唐婉最不想見到的瘦子。

  大家知道譚東與這瘦子的關係,所以誰都沒有跟瘦子說及譚東唐婉結婚的事,隻在這天傍晚,瞞過他來參加婚禮。沒想到瘦子還是趕來。

  瘦子站在院中的陰影裏,蒼白的麵色白得紮眼,他的目光淡然地看著屋裏談笑風生的一群人,心裏憂傷地想,這就是那女孩的幸福麽?

  譚東已經離座急衝而去,邊上的沙博眾人想攔都攔不住。

  現在譚東與穿黑衣的瘦子再次麵對了。

  譚東雙拳已經握緊,脖子上青筋暴起,臉上的肌肉重新變得僵硬,還有些扭曲。他衝出去時挾裹著一股殺氣,似乎那瘦子便是來掠奪他幸福的惡魔。

  他站在瘦子的麵前,一股大力已經蓄滿,他相信,自己隻要一拳就能打得瘦子趴倒在地。但是,他這一拳,竟是遲遲不能擊出。

  瘦子還是那麽淡然地望著他,與他眼中淩厲的殺氣相比,他的目光軟弱且無力,甚至是不含敵意的。他的姿式也是不經意的垂手而立,而且異常疲憊的樣子,好像一個飄泊多時的旅人,終於在荒原中見到一所房屋,他就立在房屋之外,等待著屋裏的主人。

  譚東這一拳擊不出去,屋裏的眾人已經奔了出來。

  秦歌這幾日與瘦子結伴同遊,熟悉一些,便上前拉住了瘦子,而沙博楊星便從後麵抱住了譚東。

  “大喜的日子,來的都是客,你千萬別衝動。”沙博說。在他心裏,隱隱還有些同情那瘦子。他實在太瘦了,站在譚東麵前,給人貓與虎的感覺。

  楊星衝著瘦子道:“要打架換個日子,今天是人家辦喜事,別挑這日子折騰呀。”

  那瘦子淡淡地道:“我不是來打架的。”

  “那你想做什麽?”譚東厲聲道。

  “我隻是想來參加你們的婚禮,祝福你們幸福。但現在顯然你並不歡迎我,所以,我想我該走了。”

  瘦子衝著秦歌苦笑一下,竟然真的轉身慢慢向院外走去。

  大家都怔住了,沒想到事情結束得會這麽簡單。譚東再次有一拳掄空的感覺。他喉嚨裏囁嚅了一句什麽,奮力掙開抱住他的沙博和楊星,大步追了下去。眾人在後麵大叫他的名字,也都急步跟過來。

  但譚東隻是奔到瘦子身後停住,並沒有其它動作。瘦子聽到聲音,停下,回過頭來,黯淡的目光裏有些疑惑。

  “我不管你今天來想幹什麽,也不管你為什麽這一路冤魂不散地跟著我們,現在,我隻想對你說一句話:離我們遠點,越遠越好。下一次,隻要你出現在我們眼中,我一定不會再讓你這麽從容而去。我一定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譚東的話說得異常堅定,威脅的成份已經很濃,就連後麵的沙博楊星聽了都眉頭微皺,身上起了陣寒意。

  穿黑衣的瘦子麵色沉凝起來,這一刻,他的眼中又透出一些憂傷來。他竟是一語不發,緩緩轉過身去,又緩緩地向外走去。

  ——他是震懾於譚東的威脅,黯然離開,還是根本就沒有將強勁的譚東放在眼裏?

  譚東目視著瘦子離開,眼中似要噴出火來。瘦子的態度顯然激怒了他,但他的怒火卻無處宣泄。他回過身時,眾人看到他的雙目都已變得赤紅。

  楊星上前拉住他,眾人在邊上勸說,大家一塊兒回屋。

  沙博主動去把外麵過道裏的門關上,轉回來時,大家已經在屋裏了,他正要進屋,忽然西邊廂房的門開了,一個穿藍布斜襟上衣的少婦端著一個盆走了出來。沙博起初並沒在意,但他目光在接觸到那少婦之後,心中卻悚然一驚。

  少婦長發垂肩,麵色白皙得仿似透明一般,冷峻的神情中透著漠然。她赫然就是前夜沙博在鐵索橋上見到的瘋女人。

  那瘋女人已經對沙博沒有一點印象了,她經過他的身邊時,或許是奇怪他此刻驚異的表情,漠然看了他一眼,繼而目光便輕飄飄地移了開去,再不看他了。

  譚東今晚喝多了,幾個男人喝光了江南帶來的兩瓶葡萄酒,又喝了兩瓶當地產的劣質白酒。席間唐婉雖然竭力隱忍,但眾人還是看出她心底的恐懼。她勉強浮在臉上的笑容,在她美麗的妝容下,竟會生出極其淒楚的感覺。眾人都在心裏憐惜這個美麗的小女人,同時,又對她與那瘦子之間的淵緣心生疑惑。

  沒有人相信唐婉會和那瘦子之間有什麽感情的糾葛。但除此而外,大家又想不出別的可能。楊星與小菲席間幾次想問,都被沙博用目光止住。後來,坐在唐婉身邊的小菲發現唐婉一直在不停地輕微顫動,便拿眼示意大家。

  譚東此刻也是心情鬱悶,通紅的臉上陰沉似水。主人很長時間不說話,在座的諸人便覺頗為無趣,但誰也想不起來責怪譚東與唐婉。

  大家又勉強坐了會兒,便一塊兒起身告辭。譚東與唐婉也不挽留,送客至門邊。眾人出門,本還想再勸慰他們幾句,那門卻已經迫不及待地關上了。

  回夜眠客棧的路上,眾人議論了會兒譚東與唐婉的婚禮,對這倆人的怪僻性格都覺頭疼。沙博忽然想起在庭院中見到的那少婦,便跟江南說了。江南恍悟,一迭聲說忘了告訴你,那收留瘋女人的老夫婦,就是譚東與唐婉的房東。

  楊星喝了不少葡萄酒,此刻精神振奮,跟小菲纏著江南問那葡萄酒是哪裏釀製的。“你不知道,楊星的怪病就是喝了那酒好的,走之前,我們一定要多帶幾瓶。”小菲說。

  說到那酒,江南沉默了。

  “你倒是說話呀,那郎中說酒是在沉睡穀中釀製的,你來沉睡穀十年酒廠的主人不會不認識吧,明天帶我們去買幾瓶。”楊星著急地說。

  江南歎息一聲,搖搖頭,還是不說話。

  “看你平時挺爽朗的人,這會兒怎麽蔫了。”小菲不滿地白他一眼,然後又上前拉住他的胳膊,撒嬌地道:“江哥哥,你就答應我們吧。”

  江南被小菲這一搖,不能再不說話了。他說:“不是我不答應你們,這酒雖然是在沉睡穀中釀製,但卻不是輕易就能得到的。那酒廠主人,我雖然與他也有過數麵之緣,但他成年累月深居簡出,我就是想見他一麵都難。”

  沙博疑惑地道:“什麽人這麽神秘?”

  話出口他就想到江南曾經跟他說過的話,這沉睡穀中藏龍臥虎,不能小覷任何一個不起眼的人,他們來沉睡穀之前,很可能是雄踞一方的風雲人物。

  “我聽郎中說,酒廠在什麽沉睡山莊中,這沉睡山莊到底在哪兒呢?”小菲問。

  “你也知道沉睡山莊?”江南有些詫異,“那郎中還跟你說了些什麽?”

  “他隻說了這名字,我們再問他其它的,他都一言不發,好像提到那山莊,便會觸到什麽黴頭一樣。”楊星說。

  “沉睡山莊。”江南苦笑一下,“既然你們這麽想知道,那我就好好跟你們說說吧。鎮上的人不願提及,是因為怕你們這些外鄉人聽了害怕。”

  江南沉默了一下,像是在心裏考慮該從何說起。

  “據鎮上的老人講,大約一百多年前,這山裏出現了一幫土匪,專門打家劫舍,禍害周邊的百姓。十數年間,這地區的十幾個村子都被他們搶光了,村裏的百姓紛紛逃出山去。當時沉睡穀的村民是所有村子裏最多的,也最強大,那幫土匪早就看在眼裏,但一直不敢輕舉妄動。直到這山裏最後隻剩下沉睡穀這一個村子,土匪們終於下定決心,要來沉睡穀擄掠了。

  村民們事先知道消息,當時的村長便帶領大家商議如何與土匪戰鬥。村裏的老弱病殘很快被轉移到了山外,村裏的青壯年都留了下來。大家對那幫土匪早就恨之入骨,都希望能在一戰中,全殲山匪。

  在山匪橫行鄉裏的時候,沉睡穀的村民用數年時間,修建了一個圓型城堡,城堡分內環樓和外環樓兩部份,外環樓壁高牆厚,最高處在泥牆與板壁之間有全樓貫通的“隱通廓”,還有小門與各戶相通。城堡的大門頂有泄水漏沙裝置,可防火攻。內環樓便是相連的房屋,用來居住生活。圓型城堡修建成這樣的格局,其實就是為了對付那幫山匪。

  村裏的精壯男子全都進了城堡,摩拳擦掌,隻等那幫山匪來攻。

  後來,山匪真的來了。但沒有人知道那一戰的結果。

  數天之後,轉移在別處的村民不知道戰況如何,便選派了一位腿腳利落的村民回村察看。那村民回村後隻見圓型城堡大門洞開,四處靜悄悄的沒有人跡。

  那村民大著膽子進入城堡,在外環樓內巡視一圈後,再進入內環樓。

  他看到的景象讓他畢生難忘。

  村裏留守的村民,與來襲的山匪靜悄悄地躺在各房間的床上,竟然全都死去,而且,各人死態安詳,一點都沒有經過爭戰的痕跡。

  他們就像是睡著了一般,甚至臉色都還很紅暈。

  沒有人知道他們是如何死去的,也沒有人知道,村民如何會和山匪躺在一起。從那之後,沉睡穀便籠罩在了一層詭異的氛圍之中。

  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回村的村民埋葬了親人,重新開始生活,但這時,村裏忽然不斷有人死去。死者都是深夜外出的人,死狀極為恐怖,都是被人活活用鈍物砸死。於是,村人們便聯合起來,要抓那凶手。

  經過縝密布署,神秘的殺手終於出現了,他陷入村民的包圍圈中,卻毫不畏懼。有人認出他就是那幫山匪的頭子,綽號叫做夜叉。這夜叉蓄著一臉的長須,生得異常高大,身穿獸皮的衣衫。傳說他天生異稟,手大如蒲,力可舉鼎。眾人在城堡裏曾經發現過他的屍體,並將他與其它山匪的屍體一塊兒掩埋了,卻沒料想他居然還能出現。

  夜叉這次再出現時,被村民合力殺死。村民不放心,怕他還能再生,便將他的屍體分作了數塊,拋在不同的山崖之下。

  但是一個月之後,城堡內又有村民死去,死狀和以前一樣,被人用鈍物砸死。住在城堡內的居民說,深夜時又看到了長須的夜叉。還有人說,在城堡內死去的山匪和村民都還活著,因為有一天深夜,他看到城堡內的廣場上,影影綽綽,兩幫人還在不停地廝殺……”

  風吹過來,眾人身上忽然都覺出了些涼意。小街上這時已經一片寂靜了,青石板路麵回映著月光,一些極縹緲的霧氣在稍遠的地方回蕩。寂寥的燈火更顯幽暗,更濃的黑暗在街道上方肆虐。風把山林的氣息吹蕩過來,夾雜著蟲鳴與風吹過樹梢的“沙沙”聲,隱約便像是傳說中,村民與山匪的廝殺之聲。

  “後來村人全部搬離了那城堡,但殺手並沒有就此罷手,死人的事件每隔上一段時間總要發生一次。城堡荒蕪了,沒有人再敢到城堡裏去,夜叉的傳說也一代一代流傳下來。”

  “你說的城堡是否就是現在的沉睡山莊?”沙博問。

  江南點頭:“城堡變成沉睡山莊其實就是這幾年發生的事。大約在五年前,鎮上來了幾個人,說是他們的老板看中了廢棄的圓型城堡,想要把它買下來。村民如實跟來人說了城堡的傳說,但來人顯然並不在意,並承諾,待到他們老板進駐城堡之後,小鎮必將開始一種全新的生活。

  小鎮的變化好像在刹那間發生,因為城堡主人的出現,小鎮通上了電,架設了衛星接收天線,開通了電話和網絡,各種外麵世界的新鮮事物像雨水一樣出現在小鎮上。小鎮的人們終於知道了外麵世界居然這麽精彩。人們對城堡主人滿心感激,同時也心生疑惑,因為城堡主人這些年雖一直在沉睡穀中,卻深居簡出,很少有人能見到他。

  但這有什麽關係呢,鎮上的人每個人都身處被改變的生活之中,大家很快便習慣了現在的生活。後來,城堡那邊傳來消息,城堡主人的釀酒廠成立,要招募村人去廠裏工作。大家雖然對那高額的薪勞心動不已,但因為城堡的傳說,沒有人願意前去應征。城堡主人後來將薪水提高了三倍,一些年輕人終於按捺不住,去了酒廠應征,一個月後,他們從城堡裏回來,每人都得到了讓鎮上的人驚羨不已的報酬。於是,鎮上人便如潮般湧向城堡,大家看到一塊巨大的石碑立在城堡的外頭,城堡的名字被改成了沉睡山莊。

  去山莊主人的釀酒廠工作成了小鎮人生活的主要來源,城堡釀製的葡萄酒並不在本地銷售,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一些卡車來到沉睡穀,裝滿葡萄酒再離開。但山莊主人並不吝嗇,他每月都會給鎮上的人分發一些葡萄酒。那酒入口甘甜,鎮上每個人都漸漸喜歡上了這種酒。又因為這酒是定期發放,所以大家都異常珍惜,不輕易示人。”

  江南長籲了口氣,似乎已經把要說的說完,這時,大家已經回到了夜眠客棧。

  “還有一個問題。”楊星反應敏捷,“既然沉睡山莊給小鎮帶來了這麽多好處,那為什麽你們都不願提及沉睡山莊呢?”

  “那是因為,”江南欲言又止,看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知道已不能不說。他沉吟一下,麵上現出些驚懼的神色,“因為在一年前,那神秘的夜叉又出現了……”

  唐婉對譚東說:“我想洗澡。”

  譚東便去了隔壁老夫婦的房間,借了一個大木桶來,放到他們作為臥室的房間,然後去廚房間的灶上燒水。開水盛在一個拎桶裏,拎到臥室,再加上冷水,溫度調到適中,譚東看看倚坐在床上的唐婉,柔聲道:“水好了,你可以洗了。”

  唐婉已經坐在床上好長時間了,譚東幾次進門,發現她連姿勢都沒有改變。她的目光呆呆地盯著牆角的某個地方一動不動,連譚東叫她好像都沒有聽見。

  然後,唐婉就在屋裏洗澡,譚東獨自站在院中。

  “嘩嘩”的水聲傳出來,譚東心亂如麻。剛才,那個瘦子就站在他麵前,他需要拚命抑製才能保持冷靜。那時候,他體內燃燒著一團火,那火焰一發而不可收拾。他盯著瘦子的身子,立刻就要衝上去把他撕碎。

  最後的一點理智止住了他。

  現在,譚東不知道保留那點理智是對還是錯。

  今晚酒喝多了,他覺得渾身躁熱,站在院中的時候,還有點口幹舌燥。他想到今天是跟唐婉大喜的日子,卻怎麽也高興不起來,隻覺得特別疲倦,想睡一覺。

  想睡覺的感覺從踏上這趟旅程便開始折磨著他,他知道自己不能睡,但卻不知道自己這樣還能堅持多久。他抬頭仰望夜空,稀稀落落的星辰像他的心情一樣寂寥。

  酒精的作用越來越強,譚東想到自己已經好久沒有喝過酒了。

  星空變得模糊起來,他踉蹌了一下,慌忙到門前的回廊下,扶住一根木柱。他的身子慢慢滑下去,倚著牆壁而坐。他想思考一些東西來驅逐困意,但腦子卻根本不由他控製,漸漸變得一片空白。

  他的思維卻並沒有終止,他對自己說,這時候千萬不能睡去,今天是與唐婉結婚的日子,自己不是一直渴望著唐婉能成為自己的新娘嗎?現在唐婉還在屋裏洗澡,自己怎麽能睡去呢?

  不能睡去,千萬不能睡去。

  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屋裏傳出唐婉一聲驚叫,譚東立刻睜開了眼睛,他在睡夢中都保持著高度的警覺。他飛快地起身,奔回屋去,裏屋的門本來就沒有插,他推門進去,看到唐婉跌倒在地上,地上一地水漬。

  赤身裸體的唐婉趴在地上,背部微微起伏,雪白的肌膚上,沾上了些黑色的汙痕。譚東趕忙扶她起來,卻發現她背部的起伏是因為她哭了。再看她的身體,白皙的肌膚有很多地方都有些紅色的印痕,一看就知道是洗澡時用力搓揉的結果。譚東心疼了,他把唐婉抱到床上,再去找了塊白色的毛巾來替她擦拭身子。而唐婉一直在低低地哭泣,整個身子都在輕顫。

  “唐婉唐婉,你不要這樣好不好,有我在,沒有人可以傷害到你。”譚東不記得這樣的話自己已經說了多少遍。但每次再說,他的心都會非常痛。現在,他似乎看見唐婉一個人,在淒白的燈光下,拚命擦拭自己的身子,仿佛那上麵沾上了許多讓她不能容忍的汙漬。而她那白皙的肌膚,是世界上最純潔的淨土。

  唐婉還在哭泣,但卻抬起眼睛盯著譚東。

  “唐婉聽話,有我在身邊不用害怕,我會保護你。”譚東說。

  “你會永遠在我身邊?永遠不離開我?”唐婉問。

  “我會,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這樣的話在他們之間已經重複過無數次了,有時候連譚東都覺得奇怪,唐婉到底在害怕什麽呢?他們初認識的時候,唐婉就是一個容易受驚的女孩,她像一個獨自在黑暗中小孩,而譚東就是她所有可依靠的力量。譚東也從她的依戀中,充份感覺到了一個男人的力量。

  但是,每當他企圖走進唐婉的內心深處,卻總發現有一道無形的牆阻隔了他。唐婉早已將自己的所有都交付到了他的手中,但是,他卻知道,在她心上,一定還有一個不容他觸碰的角落。

  ——那個角落裏隱藏著些什麽不容唐婉回首的傷痕?

  ——它是否跟唐婉容易受驚的性格息息相關?

  唐婉在他的懷裏平靜下來,赤裸的身子緊貼著他的:“譚東,我終於成為你的妻子了,你這輩子都拋不開我了。”

  “我怎麽會拋下你呢?你是我的妻子,我會用我的生命來保護你。”

  “那麽,我就要你這樣抱著我,一輩子都不鬆開。”

  “這正是我希望的,能找到你這樣的妻子,我這輩子再沒有遺憾了。”

  夜已深,該說的話似乎都已說盡,唐婉心滿意足地閉上了眼睛。譚東盯著懷中的女孩,想到這就是自己的妻子了,一些困意悄然湧了上來。

  譚東驀然就恐懼起來,他抱緊了唐婉,那麽緊,以致於唐婉在睡夢中都發出了輕微的呻吟。

  老木是沉睡穀中最好的木匠,前天晚上,河西有人家托人捎了話來,說木料已經備好,讓他第二天去把舊門給換了。老木是個做事認真的人,這天天不亮便早早起床,隨便吃了點東西,把幹活的工具收拾好,便起身往村西去了。

  老木今年五十多歲年紀,身子骨硬朗得很,做了一輩子的木匠,這鎮上誰家沒有用過老木打出來的木器呢。這老木平生最大的嗜好就是喝二兩勁兒很衝的燒刀子酒,而今天要去的那戶人家,家裏恰好就是開酒坊的。

  想到中午可以美美地喝上一頓,老木的步子邁得格外輕鬆。

  到村西去,要過鐵索橋。

  天剛朦朦亮,是那種什麽都看得見,又什麽都看不真切的亮。這時候露水還很重,鐵索橋上鋪的木板有些滑,老木邊走邊想,什麽時候得讓鎮上的人給這橋換些新橋板了,這些木板已經用了好幾年,有些已經不牢靠了。

  老木的目光便很仔細地落在腳下的木板上,這個認真的老頭已經在琢磨哪些板該換,哪些板還能再用兩年了。

  突然間,視線裏出現一個西瓜大的石塊來,黑乎乎的石塊就擺放在橋的中央。老木嘴裏嘀咕了一句什麽,他在埋怨這不知是哪個缺德鬼幹的好事。如果半夜過橋的人看不見,很容易被這石頭絆河裏去。

  老木下意識地跨過石頭,然後放下身上背著的工具箱,轉回身,要把那石頭拋下河去。

  他的目光再次落在那“石頭”上,他驀然發出一聲驚叫,身上的汗毛都直豎起來。他麵對著“石頭”,雙腿不住地顫抖,明明想轉身就逃,但偏偏就是邁不動步子,而且,一股灼熱的液體,順著他的褲管流了出來。

  他麵前的哪裏是什麽“石頭”,分明是一個人頭。

  女人的頭。

  那女人有著一頭長發,膚色蒼白,仿似透明的一般。這張透明的麵孔嚴重扭曲著,五官都挪了位。兩隻眼睛瞪得很大,裏麵仿佛留有未曾消散的驚懼。

  驚懼的老木這時看得更清楚了,他麵前的其實根本就不是一個人頭,而是一具屍體,隻是這屍體被人直直地塞到了橋板下麵,隻露出一個腦袋。腦袋下麵的身體,現在正懸在橋下,風吹過來時,屍體便不住輕微地擺動,於是,橋板上的腦袋便也跟著晃動起來。

  老木還看清了,橋上的木板不知被誰撬下了一塊,女人就是被人從撬開的木板位置塞了下去,而腦袋,就卡在兩塊木板之間。

  老木被嚇得呆了,站不住,又跑不動,他在女屍麵前哆嗦著,整個身子漸漸癱軟下來。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老木恢複了點力氣,也不管自己的工具袋了,站起來撒腿就往橋那邊跑。

  老木邊跑邊嘶聲尖叫,那天早上,河西很多人都看到了老木的狂奔,聽到了他的尖叫。老木的尖叫讓大家也跟著恐懼起來。

  老木隻在反複重複四個字,他在極度驚懼中似乎已經忽略了那女屍的存在。

  老木叫的四個字是——夜叉來了!

  夜叉來了!不死的夜叉又開始在沉睡穀的夜晚飄蕩。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