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1章自助旅行團成員

  楊星根本不相信自己在睡著時吃了那麽多葡萄,但事實擺在眼前,第二天沙博帶著葡萄來看他,他當著沙博和小菲麵,沒多一會兒就把葡萄全都吃下肚去。葡萄的味道不一定太好,但他吃了居然沒有異常反應,這就足夠他欣喜若狂了。但他想到以後隻能以葡萄為食物,興奮之餘,還是有些黯然。

  於是他就想,這世上肯定還有些他能吃的東西,隻是他沒發現罷了。

  這天一早,他跟小菲去找沙博。沙博正將幾件換洗衣服塞到一個大旅行包裏,看到小菲和楊星進來,頭也不抬讓他們坐。小菲踱到他跟前,問道:“老沙,你要回家了?”沙博搖頭,把旅行包拉鏈拉上:“你們來了正好,我問你們個事,你們見過網友嗎?”小菲跟楊星一齊瞪著他:“老沙你網戀了?”沙博紅了臉:“別胡說,見網友就一定得網戀嗎,你們這什麽邏輯。”小菲說:“不網戀你見網友幹嘛呀。”“跟你們說不清楚,我就問你們見過網友沒有。見過正好,有經驗,下午陪我去見一位,如果沒見過也好,跟我一塊兒去見識一下。”小菲來了興趣:“老沙你得把話說明白了,到底見誰。”沙博知道這倆孩子都人精,不把話說全了,他們不定背後怎麽瞎嘀咕了。

  “其實我要見的這人,我連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事情是這樣的,我昨天晚上在網上搜索,在本市信息港的論壇裏看到一張自助旅行的貼子,發起人叫秦歌,他想到一個地方旅遊,但又不想一個人去,所以就想找幾個伴兒。”小菲哈哈一笑:“原來老沙你想出去旅行,我還當你鬧網戀了呢,白替你高興一把。”“事情也說不準,那個秦歌說不定是個漂亮美眉,咱們老沙一路上跟人家朝夕相對,耳鬢廝磨,抽冷子拿下估計也不是什麽不可能的事。”楊星也調侃沙博。

  沙博莞爾一笑,也不跟這倆孩子鬥嘴:“現在你們知道什麽事了,在外麵別給我瞎說。”他瞅瞅小菲,再瞅瞅楊星,一巴掌拍楊星肩上去,“你小子吃了點葡萄,氣色好多了。”楊星無奈地苦笑:“我這輩子吃的葡萄都沒這兩天吃的多。”沙博與小菲相視一笑,沙博說:“你們倆下午什麽事別幹,陪我去見網友。”楊星和小菲異口同聲道:“求之不得。”

  沙博在網上搜索的關鍵字是“沉睡穀”。著名的google搜索引擎一下子跳出來300多條跟沉睡穀有關的信息,但其中一多半都是美國導演蒂姆。波頓根據華盛頓。歐文的小說《沉睡穀傳奇》改編的電影《沉睡穀》。沙博一條條瀏覽,終於在即將完全失望之際,看到了那條自助旅行的信息條目。

  打開內容,那是論壇裏的一張帖子。帖子的文字不是太多,簡單地說明了旅行的目的地是個名叫沉睡穀的小鎮,並對那小鎮做了簡短的介紹,其中包括小鎮的位置、小鎮的風土人情以及小鎮特有的原始風光,最後是旅行時間及聯係方式。

  沙博本來隻想在網上尋找一些跟沉睡穀有關的信息,這則征集遊伴的信息卻一下子讓他動了心。旅行時間就是這個月的中旬,剛好處在學校的假期之中。如果此行的目的地確實就是忘憂草所在的小鎮,那麽,他就可以見到那個像小鎮樣不沾塵寰的小鎮女孩了。

  這個念頭生出來,便一發不可抑製了。

  沉睡穀。忘憂草。整整一晚上,沙博腦子裏都是這兩個名字。忘憂草已經很久沒到網上來了,那一晚過後,她便徹底從網絡中消失了。這樣的故事真的太過於戲劇化,也顯得太刻意。沙博就在網上見過很多這樣的故事,失蹤是其中必不可少的情節。這樣的事情居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沙博真有非常無奈的感覺。但是,眩暈與夢境中的黑色火焰,又讓他心裏疑惑不定,不知道那些火焰在現實裏的具體含義。

  那就到沉睡穀去吧,去看一看那古樸而美麗的小鎮和美麗的小鎮姑娘。

  秦歌在那張帖子裏留的是一個電子郵箱,沙博當晚便給他發了郵件,留下了自己的聯係方式。今天一早,沙博去電教館,便收到了秦歌的回信。回信裏約好了下午見麵的時間,到時商量一下旅行的具體事宜。

  網絡的安全性越來越讓人生疑,沙博叫上楊星與小菲同去,倒不是因為擔心自己的安全,而是他知道自己缺少與陌生人打交道的經驗。

  中環酒吧在這城市的網絡中久負盛名,很多網民把它作為見麵的固定場所。在這裏出現的任何一個人,都可能是網上叱吒風雲的大蝦。

  沙博帶著楊星小菲在這裏見到了秦歌,那是一個三十出頭的男人,相貌平平,中等身高,體型偏瘦,留著小平頭,皺眉或者微笑時,眼角便湧上些褶子。無論怎麽看,這都是一個丟人群裏揀不出來的人。

  秦歌過來跟沙博握手時,沙博心裏已經很坦然了。

  相貌平平的人,有種獨特的親和力,可以讓人一見之下便放鬆警惕。

  秦歌介紹自己是一家晚報社的記者,最近請了長假,替一家出版社拍攝一套原始風情的圖片。偶然的機會,聽一個朋友提及了沉睡穀,便動了去那兒旅遊的念頭。但周圍的人誰都不知道沉睡穀,這城市裏又沒有哪家旅行社辟有去沉睡穀的旅行線路,所以,他就想到了在網上論壇裏發帖子,征集遊伴。

  這樣的理由充分且合理,任何人聽了都無話可說。

  沙博問及旅行的具體時間,秦歌擺擺手,笑道:“先不急,還有兩個朋友也要跟我們一塊兒去沉睡穀,他們應該很快就到。”大約又過了二十分鍾,一男一女走進酒吧,站在門邊張望了一下。秦歌眼尖,一眼就看到那女的手中拿著一本大家約好作為標記的雜誌。秦歌忙站起來衝倆人招手,倆人便一塊兒往這邊來。

  過來那男的,個頭不高,卻顯得異常結實,露在外麵的胳膊有碗口粗細,走路時頭微微往前衝,兩個胳膊往外架著,他一上來就吸引了楊星的注意。楊星覺得他走路的架勢有些麵熟,腦子裏飛快地轉一圈,想起來了。這男人走路的樣子跟泰森、劉易斯、霍利菲爾德他們一個模樣,而泰森他們都是職業拳擊手,所以,楊星一下子就認定了這個男人絕對是個拳擊高手。

  那個女的走在這男人跟前,柔柔弱弱的樣子,穿著一套米黃色的套裙,美麗中透著優雅,一看就是那種寫字樓裏出來的女孩。

  倆人過來,那男人目光呆滯,仿似心裏有著消不去的鬱結,倒是那女的落落大方,跟在座的幾個人點頭示意,接著主動介紹自己:“我叫唐婉,他是我男朋友,叫譚東。”秦歌也依次介紹了自己跟沙博他們。

  譚東坐下後依然目光呆滯,望著酒吧角落裏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好像根本無心跟在座的幾個人說話。他的情緒感染了大家,就連楊星和小菲都坐那兒不吱聲了。後來回去,小菲跟楊星說,她在譚東進來的一瞬間,就從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殺氣。

  這天在酒吧裏,秦歌具體跟大家說起了三天後的旅行,大家對秦歌的計劃都無異議。自助旅行團成員們將乘火車先到達西南某省的省會城市,然後繼續向西,到達一個少數民族自治州的首府,從那裏,再轉乘汽車向北,大約需要一天的路程,便可以到達沉睡穀。

  秦歌說起行程,沙博譚東和唐婉麵無表情,小菲和楊星卻露出淒慘的眼神。小菲在楊星耳邊道:“這幾個人瘋了,要旅遊哪兒不能去,跑那麽遠,光坐車就得把人坐瘋了,而且,要去的那地方地名一聽就透著邪性。”楊星下麵抓住小菲的手:“我覺得這幾個人都有點不正常,也許他們去沉睡穀不單單是為了旅遊。”小菲手動了動,示意楊星到別處說話。倆人站起來,走到吧台那兒坐下。小菲說:“你又想到什麽了?”“你想我們老沙,以前從來沒聽他說起過什麽沉睡穀,現在一夜睡過來,突然要去那麽遠的地方,要是沒有原因,他肯定就是中了邪。”“有理。那麽那個秦歌呢?”“秦歌說他是記者,要替出版社拍一套原始風貌的圖片。但中國出名的原始地帶多了,神農架、羅布泊、古樓蘭,哪兒不能讓他拍去。再說,即使他真想拍一些別人沒拍過的地方,好像也沒必要跑那麽遠。一個記者,能有那麽長的假期讓他滿世界折騰嗎?”小菲想了想,已經收起了臉上的笑容。

  “還有譚東跟唐婉,這倆人更邪性。瞧譚東那神色,這種人根本不會有閑心想著出去旅遊,他們的模樣倒像是出去逃避什麽。”“逃避什麽呢?”小菲隨口問。

  “這我就不知道了,但我知道,他們這幾個人湊在一塊兒,出去肯定有熱鬧瞧,鬧不好,還能生出什麽事來。”小菲立刻來了興趣,有熱鬧瞧是她覺得最開心的事。她眼珠子轉了轉,身子貼得離楊星近了些:“要不,我們也加入這個旅行團吧,我聽老沙說,那叫沉睡穀的小鎮兩邊山上,可都是葡萄園,現在又是葡萄豐收的季節。”楊星沉默了,小菲的話讓他動了心。沙博出去後,學校裏就沒什麽人了,他們倆老膩在學校裏也沒什麽意思。而且,他真的想離開一段時間,以便讓自己忘記些什麽。

  ——沉睡穀。那是一個可以讓記憶沉睡的地方麽?

  楊星跟小菲決定回去再想想,反正離他們出發還有三天時間。

  那邊的秦歌他們看來也說得差不多了,譚東跟唐婉起身告辭。小菲盯著他們倆出門,看著他們的身影在臨街的一扇玻璃窗後麵一閃而沒。突然,小菲拍拍楊星的肩膀,楊星順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剛好看到一個精瘦的黑衣人站在窗戶邊。那黑衣人實在太瘦了些,雖然穿著挺寬鬆的衣服,但讓人一眼看去,還是能看到他裹在衣服裏麻杆一樣的身體。

  小菲笑道:“世上居然還有這麽瘦的人。”楊星擔心起來,他說:“不知道我繼續這樣不吃東西,有一天會不會也變成他那樣。”小菲心裏打了個寒戰,心底真的感覺到了一絲恐懼。

  半夜的時候,整個城市又在搖晃。很多人驚醒之後,意識到地震又發生了。但這次人們並沒有像上次那樣驚慌,而且,很多人已經預感到這晚的地震不過和上次一樣,隻是級別很低的微震,你可以感覺到,但它卻不足以對這城市造成傷害。再說,那麽多人這麽長時間離開家,住到一些簡陋的防震棚裏,等待的不就是地震麽?現在它如期而至,讓很多人的期待值得到滿足。

  盡管如此,慌張還是不可避免地降臨在這城市裏。

  沙博和楊星小菲地震之後就坐在操場西側的看台上。從看台上,可以清晰地看清整個操場,那些防震棚裏此刻鬧成一片,孩子的哭聲,婦女的尖叫,男人們喝斥家人的聲音,還有些寵物狗在地震時離開了主人,四處奔跑著狂吠不止。

  這城市的晃動已經結束,三人卻睡意全無。一隻老貓倏地從他們身邊躥過,嚇得小菲低聲尖叫,身子就縮到了楊星的懷裏。楊星的目光此時卻落在獨坐一邊的沙博身上。沙博兩手搭在膝上,耷拉著腦袋,情緒低落。

  “老沙。”楊星輕輕叫沙博,“想什麽了,那麽深沉。”“我想如果今天晚上,我在這地震中死了,會怎麽樣。”沙博沉聲說。

  “老沙你別胡思亂想了,你現在不好端端坐在這裏嗎。深更半夜的,你別用死不死的來嚇我們。”小菲說。

  “其實死亡在生活裏是無所不在的,這世界上每天不知有多少人死去,死亡隻是一瞬間發生的事,所以,我們每天其實都生活在死亡的邊緣。”沙博繼續說,“有些時候,你根本就不能分辨活著與死亡之間的界限。”沙博又想到了眩暈與睡夢中那黑色的火焰。火焰在葡萄園中燃燒,視線急速地移動。在逃避什麽?尋找什麽?那些火焰背後,又隱藏了什麽?

  小菲對沙博的話不以為然,但楊星卻在這時輕輕顫栗了一下。小菲感覺到了,往他的懷裏縮得更緊了些。小菲以為楊星冷了,卻不知道楊星此刻,因為沙博的話,勾起了他心底極大的隱痛。那些痛他隻能讓它們沉睡在心底,因而他必須一個人完全承擔。但在此刻,地震的夜晚,死亡與人近在咫尺的時候,他忽然發現自己變得極度惶惑起來。

  就在這時,他忽然想到,自己除了葡萄吃不下任何東西,莫非也跟心底的隱痛有關?想到這裏,一些異樣的感覺又生了出來。他慌忙推開小菲,起身跑開幾步,蹲下來發出一片幹嘔的聲音。

  那邊的小菲跟沙博趕忙過來,小菲從後麵抱住了楊星。楊星幹嘔得那麽痛苦,他雖然沒有真的吐出什麽東西來,但幹嘔卻已經讓他滿麵涕淚,整個臉孔都已扭曲變形。

  他在淚水模糊的視線裏,看到黑暗中現出一個人來。慘白的麵孔,像濕了水的石灰,凸出的五官與頭發上,凝結著冰霜。他的嘴巴微張,眼睛卻瞪得很大,那灰暗的眼睛裏已經再沒有了神采,好像連目光都在射出的中途被冰封凍結。那是個老人,他的臉上已滿是褶皺,現在那些褶皺也都變成了濕石灰的顏色。

  楊星記得這個人是他的父親。他死去的父親。

  楊星又忍不住幹嘔起來,這回他終於吐出些東西來,那是一攤苦水和一些葡萄的皮和籽。還有些未消化完全的葡萄肉,此刻已經變成了一攤綠色的糊狀物混在苦水之中。

  楊星眼前天旋地轉,嘔吐已經讓他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那凝結了冰霜的父親,濕石灰般蒼白的父親,這是你麽?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