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樊事真踐諾刺左目

  古話說得好:“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說的是做人要講信義,尤其是男子漢大丈夫,口出一諾,斬釘截鐵,容不得半點耍賴。比如春秋吳季子北行,路過徐國,徐國國君看中了季子的佩劍。季子說等他辦完事,就把劍送給徐君。不料季子返回路過徐國時,徐君已經病故了。季子解劍掛於徐君墓前,長哭而去。

  君子一諾重千金,像吳季子這樣的信人君子,才能得到別人的敬重。當然還有另一種情況,就是有人曾經許下諾言,後來因為某些原因違背了自己的諾言,但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不惜用當初許下的重誓來懲罰自己。這樣的人同樣應該受到別人的尊重,人孰無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這樣的人在曆史上也是不少的,今天就說一個,不過今天這個故事的主人公有些特別。她是個女人,其實女人隻要重諾踐言,同樣可做得君子,這個奇女子名叫樊事真。

  樊事真是元朝人,家世如何,已不可考,有說她是京城名妓的,也有說她是京城名姝的。不管樊事真是名妓還是名姝,都是大都城中響當當的一枝花。

  就憑樊事真這般的絕色容貌,追求她的京城顯貴富豪不計其數,不知道在樊事真的家門口擠掉多少雙鞋子。不過最終有幸接過樊事真拋出的繡球的,是樞密院參議周仲宏。

  樞密院參議是正五品,大都城是天子腳下,巨宦雲集,五品的級別根本不算高,也不知道樊事真到底看上了周仲宏哪點?當然感情上的事情很難說明白的,隻要樊事真喜歡就行了。

  周仲宏自從黏上樊事真後,視若掌珍,二人經常花前月下,如膠似漆。樊事真能找到自己的真愛也非常的不容易,對這份感情非常珍惜。不過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在某一年,周仲宏因為有事,也可能是調離了工作崗位,去南方了。由於各方麵的限製,周仲宏不能帶樊事真出門,隻好讓心愛的女人在京城呆著,反正過段時間他還要回來的。

  雖然樊事真有些舍不得,但還是以大局為重,男人有要自己的事業嘛。在周仲宏臨別的那一天,樊事真在齊化門下設宴,和自己的情郎告別。周仲宏喝了幾杯酒,和樊事真說了幾句閑話,不過周仲宏很快就把話扯到了正題上。

  周仲宏知道樊事真是京師有名的美女,他這一走,難說有些權貴顯要會來騷擾小樊,給自己戴綠帽子。周仲宏歎了口氣,似陰似陽地告訴樊事真:“我走以後,希望你定要珍重,不要讓外人看笑話,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樊事真又不傻,當然知道周仲宏想說什麽,怕她紅杏出牆。小樊有些生氣,相處這些日子,周郎就這麽不相信我?當時樊事真借著酒勁,倒了一杯酒,然後把酒灑在地上,鄭重地告訴周仲宏:“相公何出此言,妾是什麽人,你難道還不清楚?相公但可放心,相公出京這段時間,如果我做了對不起相公的事情,我就自剜掉一隻眼睛,向相公謝罪。”周仲宏也隻是說說,當然相信樊事真不會作出那種事來,又喝了一杯,然後打馬南去。

  樊事真相信自己會忠於周仲宏的,哪知道沒多久,她的麻煩就來了。由於樊事真的美名太盛,京城沒有不知道的,開始因為樊事真名花有主,所以沒人來找別扭。但當聽說周仲宏已經去南方了,而且短時間內不會回來,就有人打上樊事真的主意了。

  京城中有一個權貴家的子弟,早就盯上了樊事真,口水流了三千多尺,一直流到了太平洋。這位闊少爺打聽到周仲宏走了,樊事真守起了活寡,大喜過望,立刻竄到樊事真的家裏,公然向樊事真攤牌,希望小樊甩掉周仲宏,跟他去享福。

  對這等闊少衙內,樊事真向來都是不睬的,理都沒理他。這位闊少在樊事真這裏打不通路子,就把突破口放在了貪財好利的樊事真的母親身上。

  闊少明裏暗中給樊母施加了不小的壓力,無非就是如果你還要在京城的地頭上混,你必須逼你女兒從了我,不然我要生氣了,後果是什麽,想必大媽你是清楚的。

  闊少當然也不會讓樊母白忙活,答應隻要她能把這事辦下來,事成之後,他就送給樊母一大筆銀子,足夠她娘倆享幾年清福的。樊母是在京城混的,當然知道闊少是什麽樣的背景,這樣的人她根本得罪不起,隻好硬著頭皮去勸女兒。

  樊事真照例拒絕,她不想對不起疼她愛她的周郎,可樊母跟粘膠似的黏著女兒不放手,三天兩頭地糾纏。樊母先給女兒做思想工作,讓她放明白點,那位闊少有錢有勢,她們是惹不起的。

  樊事真還不肯點頭,樊母就開始撒潑耍賴,又哭又鬧。最後逼得樊事真沒法子了,為了她們家能在京城有口飯吃,隻好違心地答應了闊少,含淚做了闊少的情婦。樊母見女兒終於識時務了,抱著闊少賞她的大把銀子,笑得合不攏嘴。

  樊事真紅杏出牆雖然是被逼的,但不管怎麽說,她已經給周仲宏戴了綠帽子,於情於理都是她的錯。樊事真不知在夜裏哭了多少回,她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周仲宏永遠都不要回來,這樣對他和自己也許是最好的解脫,然後她就默默地做闊少的玩物,慢慢地老去。

  樊事真越怕什麽,就越來什麽。過了幾年,周仲宏在江南辦完了事,一路打馬,回到了大都。周仲宏來京城後第一件事就去找樊事真,準備重溫舊情,他相信樊事真不會背叛他的。

  但當周仲宏發現樊事真紅杏出牆後,驚得半天說不出話來,她變心了?周仲宏後來一想,變就變吧,誰讓人家比自己有錢有勢呢,誰不願意攀高枝找快活?周仲宏苦笑數聲,無語。但周仲宏卻還想再見到樊事真最後一麵,當麵說幾句話,然後轉身就走,重新尋找自己的另一半。

  周仲宏通過關係把樊事真約了出來,地點不詳,也許還在當初分別的齊化門外。當周仲宏麵無表情地站在樊事真麵前的時候,可憐的樊妹妹已經哭成了淚人,她對不起周仲宏,這筆感情債,她永遠都還不清。

  樊事真冷靜下來後,突然想起了幾年前齊化門分別時,她親口對周仲宏發下的毒誓。也罷,既然是自己違背了諾言,那麽她應該實現自己的承諾,隻有這樣,她才能減輕對周仲宏強烈的內疚感。

  樊事真哭著告訴周仲宏:“周郎,我知道你恨我,自從你走後,我是打算為你守清白的,可是之後發生的事情卻不是我一個弱女子可以承受的,所以我一時糊塗,就做了醜事。不過你放心,當年我也是個講信用的人,我發過毒誓,如果我背叛你,我就瞎掉一隻眼睛。”

  說完,樊事真從頭上抽下一支簪子,長出了一口氣,反手對準自己的左眼,一咬牙,刺了進去。隻聽樊事真慘叫一聲,簪子直直插在樊事真的左眼眶中,血流滿麵,還有樊事真真誠和悔恨的眼淚。

  周仲宏剛開始還是有些恨樊事真給自己戴綠帽子,但他萬萬沒有想到樊事真居然有如此剛烈的性格,言出必行。周仲宏感到了一種強烈的震撼,為這麽一個奇女子的慘烈壯舉而震撼。周仲宏感動得淚流滿麵,緊緊抱住樊事真,千言萬語,卻不知道說什麽,隻是把樊事真摟得更緊……

  周仲宏已經從心裏徹底原諒了樊事真,這個奇女子能用這等悲壯的方式來兌現自己的承諾,足以說明,她是一個重情重義的女人,是值得他用一生去愛的。樊事真得到了周仲宏的諒解,決定拋棄所謂的榮華富貴,她寧願跟著周仲宏吃苦受罪,因為,緊緊摟著她的這個男人才是她生命的最愛。

  從此,周仲宏和樊事真情好如初。至於他們的下落如何,不得而知,但相信他們一定會幸福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