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薄命才女蕭觀音

  公元916年,契丹可汗耶律阿保機在龍化州(今遼寧通遼)建立一個全新的民族政權,這就是曆史上赫赫有名的契丹大遼國。遼國最強盛的時候,據有幽雲十六州以北大片地區,雄兵過百萬,單論軍事實力,連富庶的北宋都要遜他三分。自北宋建立後,遼朝就和北宋糾纏不休,打打和和近百年,直到後腳跟前腳,雙雙被女真人建立的金國滅掉。

  遼朝的國名非常混亂,一會兒稱大契丹國,一會兒稱大遼國,一會兒又改稱大契丹國,亂七八糟,不知所雲。不過遼朝的國名要是和遼朝皇後們的姓氏相比,還算是好的。在《遼史·後妃傳》中記載的二十位後妃中,居然有十八位姓蕭,通篇這一個蕭氏,那一個蕭氏,看得人眼花繚亂,越看越崩潰。

  蕭氏原本姓拔裏氏,是創建契丹國的功臣大姓,耶律阿保機曾經自比漢高祖劉邦,而且很仰慕漢朝開國名相蕭何,就把拔裏氏改為蕭姓,從此耶律氏和蕭氏世代通婚,所以遼朝後妃多姓蕭氏。

  在這一大堆蕭皇後中,最有名的恐怕是遼景宗耶律賢的皇後蕭燕燕了,就是楊家將演義中那位大名頂破天的蕭太後。蕭燕燕和權臣韓德讓的戀情是遼史上著名的桃色緋聞,不過今天不說蕭燕燕的感情故事,說的是另一位蕭皇後,遼道宗耶律洪基的才女皇後蕭觀音。

  雖然遼朝在太宗耶律德光時就已經完成封建化了,契丹貴族精通漢文化的也不在少數,但要說其中最拔尖的,恐怕就得數蕭觀音了。蕭觀音是遼聖宗耶律隆緒皇後蕭氏弟弟樞密使蕭惠的女兒,生於重熙九年(1040)的端午節。

  蕭觀音不僅人長得漂亮,“姿容冠絕”,最讓人驚歎的是她的漢學功力,她是遼朝最負盛名的女詩人,而且音樂造詣非常高,會自作歌詞,琵琶彈得出神入化,在契丹貴族中享有盛譽。

  因為蕭氏和耶律皇族的關係,她自然也是耶律皇帝選後的第一人選。在遼道宗耶律洪基剛即位的那年(1055),久慕蕭觀音才名的耶律洪基就下詔冊封她為皇後,母儀天下,這年蕭觀音隻有十五歲。

  蕭觀音真正展露自己的驚人才學,是在第二年。耶律洪基帶著蕭觀音和嬪妃們到秋山遊獵,耶律洪基想看看蕭觀音的真才實學,本事可不是吹出來的。蕭觀音巴不得有機會在眾人麵前擺擺譜,人都是有虛榮心的,何況她這個大邦皇後。

  蕭觀音想都沒想,張口就是一首氣勢十足的詩:

  威風萬裏壓南邦,東去能翻鴨綠江。靈怪大千俱破膽,那教猛虎不投降!

  一個柔弱女子能寫出這等霸氣的詩來,實在讓人驚服不已,雖然前兩句稍顯平白,但最後一句實在夠大氣,不知道汴梁城中的宋仁宗趙禎讀到這首詩後,會做何感想?

  耶律洪基見蕭觀音給自己掙足了麵子,異常高興,拿著這首詩對文武百官顯擺:“皇後可謂當世女中才子!”第二天,耶律洪基打獵,在林中遇到了一頭猛大蟲,耶律洪基大笑道:“卿等看朕射虎,方才配得上皇後的那首打虎詩。”一箭迸發,大蟲中箭而亡,百官狂拍馬屁,高呼萬歲。

  蕭觀音在眾人麵前風光了一把,要說不驕傲那是假的,但蕭觀音做人很實際,她並不專求這種虛名。後來耶律洪基打虎上了癮,經常一個人騎馬跑到秋山打虎。蕭觀音不想讓丈夫冒險,經常勸諫耶律洪基,要以天下為重,不要像小孩子一樣胡鬧。

  耶律洪基又不是半大孩子,哪裏會讓老婆像管兒子一樣管著,雖然表麵上接受了蕭觀音的勸諫,但心裏已經對蕭觀音有了反感,漸漸疏遠。後來耶律洪基幹脆不搭理蕭觀音了。

  蕭觀音這時年方花信,卻遭丈夫冷落,讓她如何麵對這一切?耶律洪基無所謂,隻要他願意,什麽樣的女人他得不到?可憐的蕭觀音每日裏以淚洗麵,夜冷燈昏之際,獨守空房,仰望明月,其心何堪?為了喚回丈夫的心意,蕭觀音寫了十首《回心院》詞,詞意哀婉,讓人不忍卒讀。擇其第六首如下:

  疊錦茵,重重空自陳。隻顧身當白玉體,不願伊當薄命人。疊錦茵,待君臨。

  這十首詞寫的全是閨房情思,筆墨極佳,寫出了一個被拋棄的女人內心世界的獨白,很感人。可這一切並沒有換回那個薄情男人的心,雖然蕭觀音給那個男人生下了皇太子耶律浚,遼朝末代皇帝耶律延禧就是耶律浚的兒子。

  蕭觀音實際上被幽禁宮牆之內,一步不得外出,雖生猶死。這時唯一能在她身邊說上話的,隻有伶官趙惟一。趙惟一也是彈琵琶的高手,水平不在蕭觀音之下,二人經常在宮中談論琵琶,交往甚密,關係有些不清不楚。

  蕭觀音以為這本是二人之間的正常交往,可她不知道,已經有人在暗中盯上她了,正愁沒機會對她下手。現在蕭觀音和趙惟一關係曖昧,正是他誣陷蕭觀音的天賜良機,隻要扳倒了蕭觀音,他的陰謀就可以得逞。他是誰?大遼國頭號權臣,太師、北院樞密使、魏王耶律乙辛。

  耶律乙辛其實和蕭觀音並沒有私仇,問題出在蕭觀音生的兒子,皇太子耶律浚身上。耶律浚漸漸長大,開始在朝中實習,準備接老爹的班。耶律浚為人精明幹練,做事得體,所以耶律浚雖然還在實習階段,但耶律乙辛已經漸漸感覺到了來自耶律浚的壓力。如果耶律浚上台,是肯定沒他好果子吃的,所以耶律乙辛不希望耶律浚當皇帝。如果要扳倒耶律浚,最好的辦法就是釜底抽薪,先拿掉蕭觀音,再踢開耶律浚就順理成章了。

  對耶律乙辛來說,想扳倒蕭觀音,最好的辦法就是往蕭觀音頭上潑髒水,這盆髒水就是趙惟一。耶律乙辛先找到填詞高手,寫了十首《十香淫詞》,語極淫穢,不堪入目,然後詐稱這是蕭觀音寫給趙惟一的。

  耶律乙辛通過關係找到了和蕭觀音、趙惟一都有積怨的宮女單登,指使單登誣陷蕭觀音和趙惟一之間有私情。單登善彈琵琶,但卻彈不過趙惟一,單登經常和趙惟一比武,而蕭觀音自然站在趙惟一這頭,所以單登積怨成恨。

  耶律乙辛讓單登去找蕭觀音,利用蕭觀音的單純,騙得蕭觀音的信任,請她寫首詩。蕭觀音不知其中有詐,就把一首舊作《懷古詩》寫了下來:

  宮中隻數趙家妝,敗雨殘雲誤漢王。惟有知情一片月,曾窺飛燕入昭陽。

  蕭觀音也是糊塗,寫哪首不好,偏偏寫了這首。這首詩是犯了大忌諱的,詩中雖然寫的是趙飛燕和漢成帝,但有“趙”字,有“惟”字,有“一”字,連在一起就是“趙惟一”。

  耶律乙辛拿到詩後,大喜狂叫:“蕭觀音,你的死期到了!”讓單登拿著這首詩和那偽造的十首《十香淫詞》上朝廷告蕭觀音和趙惟一私通,給皇帝戴綠帽子。耶律洪基一聽,氣得七竅生煙,反了天了!這對狗男女居然在暗中讓自己當了烏龜,那還了得,自己的臉麵往哪擱,天下臣民都在看笑話呢。

  盛怒之下的耶律洪基立刻讓耶律乙辛和另一個奸臣張孝傑著手調查此案,耶律乙辛巴不得謀得這個差事,正中下懷,和張孝傑狼狽為奸,大興冤獄,必欲置蕭觀音於死地而後快。

  不過耶律洪基很快就回過味了,覺得這首《懷古詩》沒什麽大問題,而那十首《十香淫詞》怎麽看都不像是蕭觀音的文風,有些猶豫。他再不喜歡蕭觀音,畢竟也是自己的發妻,何況還為他生了皇太子,這樣對她有些於心不忍,就問張孝傑:“這首懷古詩是皇後罵趙飛燕的,能有什麽問題?”

  張孝傑不是個東西,他見皇帝有些動搖,害怕耶律洪基突然變卦,他們的大事就要前功盡棄,有些著急,就在耶律洪基麵前煽陰風、點陽火:“陛下,表麵上是如此,可實際上此詩是寫給趙惟一的。”耶律洪基有些不解,寫給趙惟一的?證據!

  張孝傑陰冷地一笑:“陛下請看,這第一句是:宮中隻有趙家妝,第三句是:惟有知情一片月,連在一處,就是趙惟一。這還不是證據?”

  耶律洪基一聽,恍然大悟,還真是這麽回事。這賤婢果然背著自己和家奴私通,讓自己做烏龜,當下大怒,立刻遣使,前去賜蕭觀音自盡,並誅殺趙惟一滿門。敢給皇帝戴綠頭巾,這就是下場!

  蕭觀音忽遭飛來橫禍,她的知音趙惟一也被冤殺,痛不欲生,但她知道皇帝已經下了決心,事情不可能再有半點回旋的餘地。她也死心了,這樣活著,不如一死百了。不過她想在死前再見皇帝最後一麵,有話要說,可耶律洪基不給她這個機會,催她早點上路。

  蕭觀音絕望了,痛哭著對著皇宮下拜,死前蕭觀音寫下了人生最後一首作品《絕命詞》。雖然《絕命詞》有些長,但還是全錄下來,讓我們再欣賞一下這位薄命才女的驚世才華。

  嗟薄祜兮多幸,羌做儷兮皇家。承昊穹兮下覆,近日月兮分華。讬後兮凝位,忽前星兮啟耀。雖釁累兮黃床,庶無罪兮宗廊。欲貫魚兮上進,乘陽德兮天飛。豈禍生兮無朕,蒙穢惡兮宮闈。將剖心兮自陳,冀迴照兮白日。寧庶女兮多慚,遏飛霜兮下擊。顧子女兮哀頓,對左右兮摧傷。共西曜兮將墮,忽吾去兮椒房。呼天地兮慘悴,恨今古兮安極?知吾生兮必死,又焉愛兮日夕?

  蕭觀音和淚寫完《絕命詞》,關上宮門,將一束白練搭上房梁,挽上死結。蕭觀音心一橫,踢倒小凳,雙足懸空,未多時,一代紅顏香銷玉殞,時年隻有三十六歲。

  蕭觀音死後,無情的耶律洪基念其夫妻一場,又生下太子,總算發了一回善心,讓蕭觀音的家人把蕭觀音的屍體抬回家安葬。直到乾統初年(1101),也就是蕭觀音的孫子耶律延禧當皇帝的時候,知道祖母是被冤枉致死的,追諡蕭觀音為宣懿皇後,將蕭觀音的遺體合葬慶陵,與薄情的丈夫耶律洪基葬在一處。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