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四章 草原深處歡歌煮鹽

凱薩未遇到徐真之前,曾隨著族人四處為奴,顛沛流離於草原之上,對鹽湖並不陌生,見得徐真如此大驚小怪,不由一臉鄙夷。

不過她向來為人冰冷、沉默寡語,也懶得與徐真作那口舌之爭,而李明達卻是忍不住揶揄起來,她深受正統教育,為人精怪,對異族番邦民情風俗更是心動,對鹽湖也是有所聽聞,自然看不得徐真這副少見多怪的姿態。

“徐騙子,你沒見過鹽湖麽?別看這些鹽花漂亮,其中多有雜毒,馬兒吃了沒事,你要是吃了,小心爛舌頭哦!”

凱薩聽得李明達對徐真的調笑,不由撲哧笑了起來,李明達與她相互看不對眼,一路上也無甚交流,但她們現在找到了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認同徐真就是個大騙子。

夜色之下,鹽湖映照,處處散發成熟之美的凱薩真真是一笑魅眾生,李明達此時才驚豔於眼前胡姬之美豔,而徐真扭頭之餘,也被對方豔色狠狠在心頭撓了一把,心猿意馬,連忙想在李明達頭上輕敲一記,以化解尷尬,剛抬手就見得小丫頭叉腰怒視,手舉在半空不敢落下,好不尷尬。

哼哼著收回了手,徐真再次望向鹽湖,不敢再回頭,略帶興奮與激動地說道:“你個小丫頭懂個甚,這湖裏,白花花的不是鹽花,而是白銀啊!”

徐真所言並非浮誇,唐朝前期對鹽鐵酒類采取與百姓共之的辦法,國家沒有實行獨占經營,池鹽的管理或設鹽屯,或招民營種,《唐律》之中更是沒有對販賣私鹽的處置之法。

對於現代人而言,食鹽的提取精煉原理非常簡單,中學課程就有教導,而唐初雖然也有煮鹽法,但卻無法做到高質高量,軍旅基層和低層大眾根本就沒有辦法使用到高質量的食鹽,更不用說塞外這些野虜遊牧部落了。

早在進入軍營之初,徐真就發現了這個問題,無論是涼州大營的軍士,還是薩勒族的牧民,他們所用的鹽,都來自於粗簡不堪的鹽布和醋布(注1),熬煮出來的鹵水苦澀難咽,著實惡劣。

一旦徐真提取出高質量的食鹽來,先不說以後會如何經營壯大,單說眼下形勢,依靠這些食鹽,也就擁有了拉攏其他小部落的原始資本了!

徐真受限於自己的權勢和軍力,無法讓李明達重獲新生,更沒有辦法對抗侯破虜這等小角色的欺辱,故而一直想要建立屬於自己的勢力。

想要建立勢力,在軍中除了經曆戰爭累積軍功,提升官職,別無他法,然而如果將像柔然和薩勒這些部落人收為己用,卻是貨真價實的硬性資本!

念及此處,徐真心頭火熱,連忙將所有人都召集起來,幹脆將營帳設立於鹽湖岸邊,又命人燒炭以備用,多取細沙,麻布等過濾所用之器物,更當場架設十餘口大鍋,將鹽湖之中的鹽石大塊大塊敲下,粉碎之後才置於鍋中熬煮,一時間熱火朝天,將鹽湖四周夜色全然驅散。

熬煮耗時,草原兄弟們又另生火堆,宰了肥羊,善獵者更是尋得幾頭黃羊,往腹中塞入新鮮茅草野蔥等物,烤起全羊,馬奶酒皮袋子相互傳遞,工作娛樂兩不誤,氣氛融洽之極。

徐真深受氣氛感染,越發喜愛這幫兄弟,情動之時,不由豪邁,三兩口酒下肚之後,心胸全然放開,受不住草原兄弟的邀請,勉為其難開喉獻唱,思來想去,挑了一首別具草原風味的民謠,諸人靜坐側耳,其中不少草原少女多有歆慕之色。

“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們走過她的帳篷都要留戀的張望,她那粉紅的小臉好象紅太陽,她那美麗動人的眼睛好象晚上明媚的月亮,我願流浪在草原根她去防羊,每天看著那粉紅的小臉和那美麗金邊的衣裳,我願做一隻小羊跟在她身旁,我願每天她拿著皮鞭不斷輕輕打在我身上...”

這首西部歌王王洛賓的著名歌謠被徐真娓娓清唱,他的嗓音雖然不算低沉,卻被勾起了許多現世回憶,觸動了心弦,真情投入,動人之極!

凱薩和諸多草原少女一般無二,紛紛被徐真的歌聲所打動,她內心掙紮了一番,最終從靴筒之中摸出一支短短的木笳,手撫三孔,聲音初如春風入夜,細潤無聲,而後慢慢混入徐真歌聲之中,如水中魚兒戲逐水麵落花,如風中雨燕跟隨遠天的清雲,而後相互纏綿於一處,水乳(交融,聽得全場死寂,連周滄和高賀術這樣的粗漢子,都為之沉醉!

徐真完全融入到自己的歌聲之中,聽得凱薩以笳相和,不由側目而視,卻堪堪與其美眸相觸,心中怦然悸動,平日裏互視為死對頭活冤家的二人,此刻竟少有地含情脈脈,一切盡在不言中。

一曲唱罷,胡笳漸歇,餘音不絕於耳,四周靜謐無比,隻剩下柴火劈裏啪啦,大鍋鹽水骨碌碌冒泡,似在為歌者歡呼。

凱薩慌亂收回目光,心思複雜萬分,自從十二歲開始,她的手就再沒有撫按過胡笳的三孔,因為她的手都用來握刀與殺人,今夜重操舊樂,竟有著一種靈魂被滌蕩一番的清淨感悟,心頭歡喜之餘,對徐真又有了另一番看法。

她已經年近三十,無論在草原還是大唐都算是熟透的老姑娘,但天生麗質,又別具異域妖媚,並不乏追慕之英雄,徐真看著隻有二十出頭,然行事不合常理,時而沉穩香醇如老酒,時而青澀如少狼,二人又有間隙在前,而後又被迫在手臂打上了他的烙印,薩勒河畔營帳之中那一番旖旎調戲,不知不覺已然在她心中種下了一個禁忌的種子。

此番與徐真歌樂相隨,確實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徐真並非情場初哥,對熟女也並無排斥,甚至在現世之時就偏愛凱薩這種類型,然而一切並不想再去強求,隨其自然便了,正鬱悶著何以無人喝彩,是否今調不得古人疼,不想靜謐過後,歡呼聲如雷貫耳,諸多漢子更是將徐真拋接連連,場麵熱鬧之極。

薩勒族中多有不識唐語者,旋律聽得心醉,遂向胤宗等人追問詞意,那淳樸卻又美好的歌詞就算放到唐時,也頗有切合之處,將少男少女之間的情事心聲道盡,少女們更是個個如花癡,圍著這位善歌又神秘的阿胡拉之子,跳起了熱情洋溢的舞蹈來。

李明達對歌舞的興趣還不如刀劍武藝,但聽完了徐真的歌謠,又看到徐真凱薩眉目傳情,頓時嘟起小嘴,滿懷酸溜溜,卻又暗自鄙夷會唱歌不算本事,等大家暢飲歡歌,她自個兒又嘀嘀咕咕地想要重拾徐真之曲調。

如此盡歡之間,十餘口大鍋已將鹽石化開,徐真連忙招呼人手,有條不紊地指揮著,進行過濾作業,又將過濾之後的鹽水繼續放入大鍋之中熬煮。

眾人看著新奇,又敬佩驚歎於徐真之博學,果不負睿智者葉爾博之名,熬煮過程十分枯燥,徐真也就讓餘人睡眠休息,隻剩下二十來人看顧大鍋。

一番歌舞吃喝之後,大家盡興而臥,不多時就傳來如雷鼾聲,徐真卻放心不下製鹽,仍舊守候在火堆邊上。

他斜靠在卸下來的馬鞍之上,將靴子靠近火堆取暖,摸出一顆大錢來,習慣性地在手背上來回滾動,凱薩自是守在旁邊,不知是否心虛所致,距離徐真有些遠,低著頭默默地擦拭著自己的雙刃。

她無意抬頭,卻看到徐真在把玩大錢,見得那大錢如通靈一般在徐真指尖舞動,目光不由被死死吸引,以至於徐真嘴角含笑地看著她,她都全然無覺。

“我教你?”

凱薩聽到徐真說話,頓時扭過身子,表示並不感興趣,眼角卻饒有興趣地偷瞄著這邊。

徐真也不戳破,嘿嘿一笑,拇指一彈,大錢“叮”地一聲飛起,又被他穩穩接住,握在掌心之中,而後朝凱薩說道:“不如這樣,咱們來打個賭,如果你能夠猜中大錢在我那隻掌中,我就還了你自由身,如何?”

凱薩猛然抬頭,臉色並沒有過多喜悅,反而有些慍怒,說實話,她已經習慣了當徐真的奴隸,雖然她明知徐真並沒有把她當奴隸來看待和對待,可徐真將此作為打賭的籌碼,著實讓凱薩不悅。

但她也是好強之人,剛才明明看到大錢落在徐真右掌之中,憑著追隨摩崖上師多年的經驗,她推斷大錢絕不在右掌,故而坐到了徐真身側,用刀背敲了敲徐真握起的左掌。

“你確定?”

凱薩堅定地點了點頭,徐真攤開左掌,空空如也!

失望之餘,凱薩心裏剛剛積攢起來的那些好感,頓時又灰飛煙滅,徐真還是那個討厭的徐真,那個狡詐的唐人!

徐真也不在意,嘿嘿一笑,將握著的右掌伸到凱薩眼前來,賊笑著道:“要不要再賭?”

若是尋常少女,必然覺得大錢會在右掌之中,總不該憑空沒了這大錢,但凱薩見識過摩崖上師的手段,沒好氣地答道:“裏麵什麽都沒有,還賭什麽賭。”

徐真微微一愕,但很快就輕笑了起來,右掌從凱薩眼前掃過,五指張開,果真什麽都沒有!

“你贏了,裏麵還真是什麽都沒有。”

凱薩正疑惑徐真在搞什麽名堂呢,那邊大鍋已經熬出雪白鹽花來,看守者連忙讓徐真過去查看,徐真臨走時還朝凱薩狹促地眨了眨左眼。

凱薩細細回想徐真剛才的動作,猛然醒悟了什麽,臉色頓時通紅起來,低頭一看,胸衣緊束著的雪峰溝壑之間,一枚溫熱大錢被緊緊夾在其中!

凱薩心頭亂顫,比第一次握刀殺人還要緊張幾分,如做賊一般將那枚大錢掏出來,想著丟進火堆裏,但最終...還是...收到了貼身口袋裏...

多招人恨的唐人啊...



(注1:用醋煮過的布,用的時候,將布放進水裏,醋味就會稀釋出來,古代用來佐料的一種道具,古代行軍打仗,一般比較多用鹽布,原理相同。)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