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三章 段瓚遊騎直逼薩勒

徐真與胤宗一行數騎踏上高地,張目遠眺,果真見得大股唐軍喧囂而來,旗幟林立,分明是段瓚那五千遊騎!

大唐國力強盛,大力扶植牧馬場,良駒出產甚多,此乃大唐長久征伐卻鮮有敗績之緣由,然則馴養一匹良駒,所投入之大,非錢糧所能權衡,軍中素有馬比人貴之說法,遊騎五千之數,就算放到當初平討突厥之戰中,亦足以算得一支難得之精銳。

此時段瓚部展開攻擊陣型,可謂來勢洶洶,張久年心道不妙,當即附於徐真耳畔低聲提醒道:“主公,來者不善,勢必欲踏平薩勒,搶奪首功也!”

徐真心頭大驚,侯君集暗中拉攏黨羽,褒國公段誌玄雖值壯年,卻身染沉屙,兒子段瓚軍中無功,勢必要依附侯君集這棵大樹,眼下揮師而來,必然受了侯家父子蠱惑,欲爭奪唐擊吐穀渾之首功了!

胤宗和烏烈也是臉色大變,薩勒乃慕容附庸部族,人口稀少,空有草場而無強兵,多受欺辱和壓榨,昔日吐穀渾自甘居下,俯首於大唐上國,多有供奉,免受刀兵之苦,商隊往來如魚,茶馬布貨不斷,貿易頻繁。

然則吐穀渾卻不滿自困,騷擾唐境,以至於雙方劍拔弩張,薩勒亦有參與,斷了商貿往來,雙方更是互視為仇寇,如今唐軍大舉來襲,豈有放過薩勒之理!

薩勒苦心積攢出來的四五百騎兵,在段瓚五千遊騎麵前,簡直如土雞瓦狗,一擊即潰矣!

段瓚一馬當先,侯破虜與張慎之相伴左右,落後半個馬身,前者春風滿麵,顯是得了侯家指點,在他眼中,薩勒並非千頃肥沃草場與數千人口,而是一顆顆軍功人頭!是他平步青雲的踏腳石!

徐真對各個領域皆有涉獵,然而博而不專,雜而不精,最大之優點乃是什麽都略懂一點點,而最大缺點卻同樣是什麽都隻懂一點點,此時見得對方人馬鮮怒,方寸不穩,全無頭緒,荒亂問計於張久年道:“勢已如此,先生有何教我?”

張久年伸目遙望,沉吟片刻,撚須淡笑曰:“將帥謀臣之高下,愚者攻城掠地,次者殺將伐兵,謀者伐謀攻心,豈不見昔有諸葛空城之策也?主公當如此如此...”

徐真聞言大喜,連忙使得胤宗烏烈二人依計行事,此二人麵麵相覷,卻對徐真這位阿胡拉之子是深信不疑,也不多留片刻,直拍馬而走,自顧回部族之中布置起來。

周滄與高賀術早已將一百兄弟糾集起來,居高臨下,駐馬於徐真身後,兄弟們經曆昨夜狂歡,身心滿足,精神飽滿,秣馬厲兵,戰意凜凜!

段瓚停馬於高地下方平川,遙望徐真旅隊,正所謂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徐真部人人如龍似虎,彌散久戰悍卒之殺氣,端得讓人望而生敬!

徐真單騎下坡,按刀緩行,距離段瓚五丈開外停止,欠身抱拳,朗聲道:“折衝府旅帥徐真,見過段都尉!”

徐真也是妙人,搶先表明自己的軍官身份,一旦對方先動手,那就是置軍法於罔顧,陷袍澤於生死危難!

段瓚見徐真毫無怯意,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心中不免升起敬意,然此行乃是他斬獲首功,震撼全軍之旅,必不能讓徐真從中阻梗,遂不予回禮,冰冷斥責道:“徐真,爾等臨河駐馬,何以視野虜而不見,敢不催兵攻襲之!”

此言既出,全軍猛然震喝,刀甲相擊之聲可謂震耳欲聾,軍勢衝天,殺氣騰騰!

侯破虜見狀暗喜,自從父親處聽得些許消息之後,他對徐真越發鄙夷,反倒對李明達更加的掛懷,恨不能殺之於亂軍之中,從此了卻一樁大事,長安城中之事也就再無變數了!

然徐真卻冷哼一聲,坦然回應道:“所謂軍亂不禍平民,某追尋至此,薩勒一族已然被慕容部所踐踏,所餘者盡皆老弱傷殘,我大唐禮儀大邦上國,恩威天下,段都尉莫不成聽信讒言,意欲屠戮無辜,以壯軍功!”

徐真此言大有對上官不敬之嫌,然則一針見血,當場戳穿侯破虜與段瓚之間貓膩,大有破罐破摔之嫌,段瓚頓時須發倒張,臉色羞紅,侯破虜卻是沉聲震喝道:“大膽!爾乃何物等流,膽敢冒犯千軍都尉!薩勒乃慕容附庸,私藏逃虜慕容驍,賊膽滔天,豈能容之繼續為禍!”

段瓚畢竟沉穩,若果跳腳發怒,勢必示人以心虛之相,等同於承認了徐真之惡意揣測,當下強壓怒火,遙遙望長安方向拱手道:“某踏足軍旅,自當精忠報國,於國家為先,天地可鑒,又豈會貪功而濫殺無辜,不過某為軍首,斷然不能放過任何危及家國之酋虜,薩勒是否順從,某當親自檢視!”

徐真聞言,也不再做爭辯,當即策馬而回,段瓚揮手之間,騎兵大隊轟隆隆緩行,擦過高地,隔河直麵薩勒營區,卻見得對麵營帳凋零,瘦馬病羊稀稀落落,數百老弱傷殘列於河岸,手持木棍剝皮刀,怒目相對,身子卻禁不住驚怕,兀自在秋風之中簌簌發抖著,端得是慘淡到了極點。

此時胤宗和烏烈依計而行,帶領族中青壯男女暗伏於部族左翼,若果徐真攻心不成,隻要段瓚敢渡河清掃,他們就敢繞後反擊!

侯破虜先前早已收獲諜報,慕容驍甚至連薩勒都沒有逃出去,定然落入到了徐真手中,想來早已將事情內幕都吐了出來,否則徐真也不會表現得如此之強勢,此刻見得徐真搬出老弱傷殘做戲,他卻不能直言挑破,實在讓人憋屈忿恨!

段瓚乃是奔著莫大軍功而來,見得如此場景,不由對侯破虜生出不滿,一番勞師動眾,卻是這樣的結果,未免讓人太過掃興。

他又豈會不知徐真之計,隻是逢場作戲三昧俱,自己總不能真的踏過這些無辜牧民的屍體,將望風而走的薩勒人給揪出來罷了。

念及此處,他也隻有望而興歎,臉上自然不太好看,侯破虜一計不成,再生惡念,當即遙指徐真而問:“段都尉有監軍之責,不知徐真旅帥軍務執行可有眉目?想來已經將慕容部之確鑿位置盡握掌中,何不引領吾等馬踏慕容!”

段瓚聞言,心中大喜,臉色陰雲頓時一消而散,卻又故作淡定地追問徐真:“徐真你說,慕容部可有下落?”

徐真心頭暗罵不已,唐軍之中誰人不知吐穀渾隻有一處王城,是為伏俟城(注1),隻是遊牧騎兵們出沒於草原,或有逐草以維持生計,或者淪為馬賊四處擄掠,戰時卻又能糾集起來,形成不可小覷之軍力。

慕容驍被擒之後,肚子裏的情報早已被壓榨幹淨,軍中斥候早已按照他的情報前往探查,然卻無功而返,因為情報之中的據點早已蕩然無存,慕容部數千上萬遊騎已然離開。

若果大軍壓境,在外之遊騎必定匯聚一處,根本就不需要多作找尋,讓徐真尋找慕容部遊騎的下落,分明就是強人所難,徐真起初並不以為然,沒想到如今卻成為了自己被問責的由頭!

徐真麵露難色,段瓚與侯破虜暗中相視一笑,多少有些解氣,雖然不想承認,但段瓚心中對徐真之善感已蕩然無存,想起初見之時對徐真一番青睞,不由自覺可笑,更加堅定了附庸侯家勢力之決意。

張九年心中權衡,私下朝徐真做了個下壓手勢,暗示徐真施以緩兵之計,後者會意,結合李德騫送來之情報,當即咬牙應承道:“某接受軍命之時,行軍總管曾吩咐過,敵酋狡猾如狐,搜尋之事不宜激進,段都尉之督促,某怎敢大意,即日將深入草原腹地,待將軍回歸大營,用兵之前,必定將慕容部位置獻於軍帳之上!”

“好!徐旅帥果真有魄力,段某就收了這番軍令狀,李將軍回歸之日,就等著徐郎的好消息了!不過醜話說前頭,軍中無戲言,若果徐旅帥無法完成任務,可別怪段某依軍律辦事了!”

段瓚見徐真掉了坑,心情終究是回緩了過來,也不與徐真客氣,調轉馬頭,率領自己遊騎轟隆隆離去。

事已至此,徐真別無他法,隻能拔了營寨,帶著兄弟們渡過薩勒河,與營區後方的胤宗等人馬匯合,商議一番之後,集合雙方隊伍,往庫貝爾草原更深處進發。

李明達早已習慣了軍旅生活,徐真曾想過安排周滄或者凱薩充當她的貼身護衛,然而都被小丫頭給拒絕了,隻好每日帶在身邊。

好在小丫頭完全不見公主殿下之嬌貴難養,吃苦耐勞,與一般堅韌草原少女無異,改變之大,倒是讓徐真另眼相看。

五六百人在草原之中盡情馳騁,令人胸懷大開,隻感覺天大地大,任我闖蕩,無拘無束,實乃人生快事。

直至落暮時分,隊伍才停了下來,安營紮寨,各自吃喝休整不提,馬匹雖未解鞍轡,卻放開了束縛,任其卷草,此處水草豐沃,並不擔心馬匹飼養問題。

徐真心掛前途,心有糾結,草草果腹之後,便信馬由韁,在營區附近散行,凱薩自然相隨護衛,當然不必說,小尾巴李明達也是在的。

月朗星稀,夜風習習,又有凱薩這等異域美人相伴,若不是有了李明達阻礙手腳,此等良辰真真是好不迷人!

三人沉浸於夜色之中,話語不多,情致卻是不錯,不知不覺卻任由馬匹帶到了一處大湖邊上。

此湖波光燦燦,星月倒影,折射萬千光芒,宛如一湖碎銀迷人眼,煞是驚豔!

直待馬匹來到湖邊,舔舐著岸邊白石,徐真三人才驚訝發覺,此地並非真正水湖,而是一處鹽湖!

徐真望著廣闊湖麵,雙目之中散發出財迷遇到寶山之精芒,口中喃喃道:“額滴個神仙奶奶耶,這次發達了!”





(注1:伏俟城位於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石乃亥鄉以北、菜濟河南,東距青海湖約7.5公裏的地方,又稱鐵卜加古城,周圍是一片地域開闊、水草豐美的大草原。)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