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四章 徐真出征慕容逃生

第二十四章

  李德騫在前線是個弱雞,但在後勤卻絕對是一把好手,果真將柔然人安排得恰到好處,可謂人盡其才,各有所得,而且生活所需亦不曾缺少半分。

  侯君集的大營已經建造完畢,就在涼州大營的左側,隱約互成掎角之勢,以防止吐穀渾野虜再次來犯。

  侯部軍隊的到來,似乎昭示著對吐穀渾的征伐即將正式拉開帷幕,不再是以前的小打小鬧,故而軍中將士每日勤苦修煉,以增加自己在戰場上建功立業的底力。

  李道宗整日與侯君集商議軍事,徐真反倒悠閑起來,與周滄練練刀,應付閻立德和李德騫的糾纏詢問,時不時看望一下跟著李德獎練武的李明達小蘿莉,又或者跟摩崖交流幻術心得和技術,總之小日子也算滿足。

  前幾天他還在凱薩麵前炫耀了一把,這位美人姐姐就曾經使用過小巧暗弩,對徐真的連弩更是視為神器,不過她口中狡詐的唐人,卻沒有將連弩贈予美人的意思。

  這樣的日子沒過多久,軍功終於得到了兌現,不過讓徐真意外的是,他居然從親兵隊正,升級成了旅帥(注1)!

  而且上頭居然同意將那七八十柔然勇士撥歸徐真管轄,加上張久年和凱薩等一幹兄弟,一百人的配額也就差不多用完了。

  徐真並非蠢蛋,見得侯破虜並未兌現軍令狀的責罰,也就能夠猜到,自己的晉升,想來是侯君集與李道宗商議之後的結果了。

  李道宗已經暗示過自己,長安送信之計劃算是徹底擱淺,徐真也能夠推測得出來,說不定是侯君集從長安帶回來了什麽消息,以至於讓李道宗改變了主意。

  但他並沒有放鬆警惕,所以才越發頻繁地去看望李明達,對於徐真來說,這個小丫頭並非隻是單純的敲門磚,也不是徐真登上更高位置的籌碼,從一開始就不是,隻是徐真改變了這丫頭的命運,不得不繼續保護她,否則真不知道會鬧出什麽樣的大事件來。

  果不其然,就在徐真當上旅帥之後不久,上頭就派發了命令,讓他帶領自己的人馬出營,確認吐穀渾慕容部的確切駐地!

  這本該是斥候營的事情,卻讓徐真來做,其中陰暗,徐真用P股都能想得出來。

  他已經將張久年提為錄事參軍,周滄和高賀術等充當隊正和火長之類的小頭目,雖然芝麻綠豆一般的底層軍官,但起碼給了他們正式的官身名分,讓他們徹底脫離了以前的賤籍。

  如此一來,徐真的班底也算是有了一個雛形,可謂麻雀雖小卻五髒俱全,唯一值得擔憂的就是,此次出兵背後的陰影。

  張久年作為首席智囊,很快就理清楚了其中關係,想法倒是跟徐真不謀而合,關鍵還是在於侯家父子身上,當然了,徐真也不可能將李明達這件事告之張久年,起碼現在還不到時候。

  徐真一直將李道宗當成自己的保護傘,眼下出了這樣的事情,自然要跟他計較一番,後者避而不見,徐真一介小旅帥,總不能打到中軍大帳去把那老家夥毆一頓,隻得悻悻而歸。

  臨出發之時,他才接到消息,此次並非他這一旅孤軍作戰,後方還有段瓚的三千遊騎支援,隻是此舉並未消除徐真的憂慮,反而讓他覺得侯君集所謀甚大,李道宗對此事的態度也不明不朗,實在讓人煩悶。

  而且軍中對徐真這支人馬的支持也沒有任何的歧視,各種軍用物資供應充足,馬匹衣甲兵器都十分到位,徐真作為旅帥,護甲兵器都要比其他人好一些,反正他已經有了神秘寶刀,又有天策紅甲,也就將自己的裝備丟給了隨行的凱薩。

  凱薩的手臂上烙了徐真的名字,自從徐真將柔然族人救回來之後,她對徐真的態度也緩和了許多,雖然仍舊不冷不熱,但心底儼然已經接受了自己的身份,算得上徐真的貼身護衛了。

  對於自己人,徐真從來不吝嗇,否則他也不會把慕容驍的龍種戰馬贈予周滄,不會將金絲軟甲送給李德騫。

  段瓚對徐真等人印象很好,臨走時還過來送了徐真一程,有意無意隨口提起,說徐真的刀是柄難得一見的寶刀,讓徐真好生珍愛,這也讓生性多疑的徐真又多了一個心眼。

  徐真到底不放心李明達,正考慮要不要將這小丫頭帶上,幹脆來個瞞天過海暗度陳倉,把小丫頭送回長安作罷,然而這種念頭也隻是一閃而過,因為他心裏很清楚,這件事牽扯實在太大了些,以自己目前的勢力,根本做不了太多的事情。

  辛酉日,秋雨,徐真披甲帶刀,準備出營執行任務,李明達卻偷偷鑽入了他的營帳之中。

  對於這個小丫頭的到來,徐真一點都不感意外,看著膚色變得有些黑的李明達,徐真心頭反而有些疼惜。

  “丫頭,過來。”

  徐真招了招手,李明達一臉不情願,扭過頭去,似乎在擺公主的架子,不過沒多久就熬不過自己心裏念想,走到了徐真的跟前來。

  徐真取出幹淨布巾,胡亂擦拭著李明達頭發上的雨水,手法粗魯,毫無溫情可言,但李明達卻沒有生氣。

  擦了頭發之後,徐真鄭重地將自己的連弩塞到了李明達的手中,直視著她的眸子,正色道:“等我回來。”

  就像兄長囑托細妹一般,不容置疑,卻充滿了關切,李明達還未回過神來,徐真的背影已然沒入雨中。

  李明達曾經多次見過徐真這連弩的威力,她跟其他人一樣,同樣對這連弩有著極度的渴望,但她也跟凱薩等人一樣,從未奢望過徐真這守財奴會大出血。

  然而她沒想到的是,徐真竟然將連弩送給了她,這讓她感到意外,又感到溫暖,但同樣的,她也感受到了自己身邊越發明顯的危險。

  咬了咬牙,這個最喜歡跟徐真鬥嘴賭氣的小丫頭,又衝入了雨幕之中。

  徐真正要跨上馬背,戰甲的袍角卻被扯住,李明達一言不發,將自己的鐵扳指取了下來,戴在了徐真的無名指上,而後低頭跑開了。

  秋雨微涼,李明達的心卻很火熱,小臉滾燙,直到回了營帳,小胸脯仍舊起伏不停。

  徐真轉動了一下無名指上的扳指,微微一笑,心頭歡喜,口中卻喃喃著:“這生意,不虧!”

  旁邊的凱薩聽見徐真的自語,心裏不禁在問,這個狡詐的唐人,什麽時候說過真話?虧他還名叫徐真,簡直就是侮辱了這個名字,不過她不得不承認,有時候這個男人講假話,也是不錯的。

  侯破虜見得徐真的隊伍開了出去,這才鬆了一口氣,趁雨來到了戰俘營,臉色蒼白的慕容驍正躺在一張破席上,身上傷口已經潰爛發膿,但這個吐穀渾好漢卻沒有呻吟哀號,目光怔怔地出神。

  空氣中彌散著一股腐臭的氣味,侯破虜忍不住用袖口扇了扇,走到慕容驍的跟前來,用靴子踩在了慕容驍的腦袋上,這才蹲了下來。

  “爾等自稱狼血後族,為何我怎麽看都不過是逐腐之豺狗?既然你慕容家與那個人有著協議,我也就不為難你,但能否逃回去,就看你自個兒的本事了。”

  慕容驍呲牙忍著劇痛,臉上卻沒有任何的恥辱和不甘,他的雙目之中隻有求生的欲望光芒,隻要能夠活下去,還有什麽不能討回來?

  他的心頭還在快速計劃著,然而臉上的靴子卻傳來巨大的壓迫力,脖頸一麻,黑暗侵蝕了他的視野。

  等他醒來之後,卻發覺自己躺在一處深坑之中,身上還壓著好幾具臭氣熏天的破殘屍體,這些都是熬不過傷病的俘虜,坑邊還有幾個唐營的民壯在挖掘著,口中兀自謾罵著該死的秋雨天氣。

  慕容驍的心底陡然升騰起一股火焰來,他四處掃視了一圈,為了避免疫病傳染,此處遠離大營城寨,又無兵士看守,隻得掘墓的苦哈哈,正是逃走的絕佳時刻!

  正當此時,一名矮壯掘墓人似乎在死人堆中發現了些什麽,將插於坑邊,身手麻利地跳到了坑中,在那具屍體身上摸索起來。

  慕容驍深提一口氣,陡然暴起,將其撲倒,雙腿如鐵絞纏那掘墓人腰肢,右臂死死環住對方脖頸,左手卻捂住了那人的口鼻!

  掘墓者都用方巾包裹口鼻以絕屍氣,卻沒想到這方被雨水打濕的布巾卻成為了窒死自己的凶器!

  慕容驍乃十人不敵之勇將,雖渾身是傷,但要殺死一名手無寸鐵的民壯,還不是什麽難事,這才短短時間,那掘墓民壯的脖頸就被哢嚓一聲拗斷!

  慕容驍搜走了那人身上之物,趴於坑邊警視數息,不顧手臂被撕裂而汩汩流出之鮮血,猛然躍上地麵,抄起那柄鐵鏟,疾行數步,又將另一名掘墓者斬翻在地,粗製的鐵鏟將後者的頭顱砸了個稀爛!

  其餘七八名掘墓者見得此情此景,手腳頓時發涼,直以為死者詐屍而起,看得慕容驍人不人鬼不鬼,手持血淋漓鐵鏟如凶神惡煞,更是心生恐懼,慌亂四散!

  慕容驍也不追擊,如鷹隼一般的雙目四處掃視一圈,見得不遠處停著一輛運屍馬車,快步上前將那老馬解了下來,雖與龍種良駒判若雲泥,但卻視為珍寶,跨上馬背,雙腿一夾,老馬如枯木逢春,竟越過屍坑旁邊的木柵欄,馱著慕容驍疾馳起來!

  

(注1:大唐每軍府轄4~6團,團200,(有時以300人為團),團設校尉。每團轄2 旅,旅100人,旅設旅帥。每旅轄2隊,隊50人,隊設隊正。每隊分為5火,火10人,火置火長。)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