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三章 連弩出爐侯公訓子

李道宗和侯君集同入中軍大帳,諸將作陪洗塵,帳中酒水夥食不算清簡,大家卻都不敢正視,隻是陪著二位國公爺做做樣子。

以徐真的身份,斷然入不得大帳,與十三紅甲兄弟駐守賬外,見得一溜貌美官奴做戲舞打扮,魚貫而入,賤籍樂伎又巍巍緊隨,不久便鼓樂歌舞滿營帳,周滄忿忿嘟囔著什麽,張久年卻笑而不語。

過得不多時,一名身穿明光甲的將軍悄然而出,目色暗含深意,朝徐真吩咐道:“爾等自當回營整肅,無需把持守候了罷。”

在長安城當了三年城管,徐真早就恨透了看人吃喝的工作,朝那將軍微微行禮,帶著兄弟們無聲而歸,那將軍看著這十四人的背影,心裏沒來由一緊,卻又自嘲一般搖了搖頭,兀自回到大帳之中。

李德騫早就為徐真等人準備好全新的營帳,一應用度自是充足有餘,兄弟們曆經血戰,終於得到了喘息休養的機會,各自保養不提。

徐真剛卸下沉重紅甲,又美美地洗了一個澡,渾身說不出的舒暢,感覺每個毛孔都在吸收新鮮空氣,身子輕盈如羽,飄飄然幾近羽化而登仙。

吃飽喝足,正想著到新營看望兄弟,順帶考察柔然人的安頓情況,剛走出營帳,卻與人撞了一個滿懷!

“哎喲喂!我的P股喲!”

閻立德如肉球一般滾了半圈,呲牙皺眉直嚷嚷,身後隨從惶恐攙扶,正欲嗬斥,然將作大匠卻猛然彈起,抓住徐真的手道:“徐兄弟,你可回來了!”

自從曆經爭鬥之後,徐真六識敏銳,反應快速,並未結實撞在這位大匠的身上,隻不過下意識推了對方一把,此時見得這位胖子老兄笑得眼珠子都不見了,也是忍俊不禁,當即調侃道:“閻大匠莫不是心疼小弟出戰勞苦,準備了美人好酒,打算為小弟接風洗塵?”

將作大匠乃從三品的官職,距離六部尚書這樣的部級官員也隻有一步之遙,可徐真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愣頭青,從李德騫這位少匠的身上,他已經看得出來,沒有實權的官員,在軍中的地位實在讓人有些汗顏。

加上他又有意親近,故而麵對閻立德之時,他也放鬆了心情,並不因為對方身居高位而敬而遠之。

閻立德一聽徐真開口就是美酒女人,心中好不鄙夷,就好像桃李滿天下的淵博夫子看著自己最有才華的學生流連勾欄瓦舍,不思進取一般,眼中全是恨鐵不成鋼之色。

但他終究還是嗬嗬一笑,親熱熱拉著徐真的手腕就往帳外拖扯:“美酒女人有甚好玩,來來來,老哥哥帶你看看新造的元戎連弩!”

一聽說連弩成功,徐真果然心頭欣喜,讓閻立德不由分說就帶著往匠營走,到了匠營才知曉,卻是中了這胖子的詭計了。

徐真的連弩設計乃諸葛連弩的改良版本,連外形都參照了明朝錦衣衛所用的手弩,可謂小巧精準,殺人於無聲無跡,然則其中諸多機巧,連閻立德都不曾領悟,雖依樣畫葫蘆,難免有照貓畫虎之嫌,形象十足,卻少靈韻,而且還有一個大問題,那就是連弩無法成功連擊!

“你就是塊方木頭!”徐真端詳著連弩,卻毫不留情麵地嘲笑道。

“什麽意思?”

“不踢不動是也!”

閻立德雖沉迷機械,平日裏也不計較甚麽大官威儀,但堂堂宗師被人罵成了榆木腦袋,頓時也是火爆起來,卻又找不到理由,當日可是自己誇下海口勢必要把連弩給造出來的,這造是造出來了,卻無法連擊,也就隻能怪在圖紙的頭上,但他很清楚,圖紙並無問題,這樣又憋出了另一個理由來。

“要不是你把李德騫那小子給我帶走了,閻某何來捉襟見肘之窘,手底無人可用!”

徐真斜眼瞥了後者一番,反唇相譏道:“你是大匠,還是李德騫是大匠?難不成你要讓賢與他不成?”

閻立德還待反駁,徐真卻擺了擺手,也不與之爭論,抓起連弩和旁邊裝載鐵箭的木盒,就走了出去,臨了還說道:“我先拿回去研究研究,別來煩我。”

閻立德還待強留,但氣不過徐真對自己的嘲笑,一時間竟然不敢追索,但遲疑了一番,終究還是咬牙跟了上去。

徐真並未回營,而是徑直來到了馬場旁邊的校場之上,此時軍士都在幫助侯君集建造大營,校場無人,他就將連弩拆卸開來,去掉機括盒中一處小機簧,又將連弩組裝了起來,從盒子中取出短箭,放入箭盒之中,左手持弩,右手緊握搖杆,二十步開外瞄準了箭靶。

“噗”

“哢啦!”

“噗!”

“哢啦!”

徐真嫻熟之極地掰動搖杆,連弩極富節奏感,咻咻連發短箭,十發全中箭靶紅心!

“哈哈哈!果真是好東西!”

藏在校場邊武器架後麵的閻立德,見得連弩之威,聽到徐真奸笑,肺都要氣炸了,此時他終於明白,連弩不能連發,並非自己之錯,而是徐真這小人暗中作梗!

他對連弩心馳神往,將圖紙視若珍寶,雖然自己也看出些許端倪,但卻有不敢擅自改動,沒曾想到頭來,這徐真居然讓他給自己做了嫁衣裳!

“十足的奸人啊!”閻立德氣憤之極,抄起武器架上的一柄長槍,朝徐真身上好一番抽打,徐真自知理虧,慌忙躲閃,實在避無可避,值得攤手如電,將長槍給奪了過來。

“閻老哥切莫氣惱,小弟這不是為了哥哥好麽,若非如此,哥哥如何會整日絞盡腦汁苦思冥想,如何能夠將這連弩的構造烙入腦海啊!”

閻立德聽到徐真狡辯,怒氣更盛,然則心寬體胖,虛汗如雨,腳下輕浮,想追打徐真儼然已經有心無力,隻得咬牙切齒兀自籲籲大喘。

“哥哥莫生氣,且隨我來!”徐真這次主動攬住閻立德的肩頭,後者不為所動,徐真拉扯幾番,對方紋絲不動,他也是無奈苦笑,心知真真惹惱了這尊財神爺,眼珠子一轉,計從心來。

隻見得他快步走到靶子處,將弩箭都裝入木盒之中,卻留下一支來,在校場上自顧描畫了起來。

閻立德起初不為所動,可當徐真畫到三尺之外後,他的目光已經漸漸被吸引過來,全然忘了徐真奪弩之恨,反正他已經清楚了連弩的構造,連徐真暗中布置的瑕疵也知曉,再打造十張八張都不是問題,反倒是徐真刻畫的設計圖,再次將他拉入了機械創意的海洋之中!

“這...是前朝床弩?嗯...不對...拋石機?也不對啊...這...嗯...此處頗有玄妙之意了...嗯?...這!”

閻立德心頭喃喃自語著,慢慢居然被徐真的設計圖奪去了心神!

直到徐真畫下最後一幅部件圖,閻立德已然目瞪口呆,兀自喃喃自語,如中邪魔!

徐真嘿嘿一笑,拍了拍閻立德的肩頭,丟了一句:“您老慢慢研究哈,小子先行一步咯!”

拿著連弩和箭盒走出校場的徐真得意洋洋,回頭卻看到閻立德已經趴在地麵上,如癡如醉地死盯著設計圖,這一刻,徐真似乎產生了一種錯覺,這方天地之間所有東西都消失了一般,隻剩下一名癡心技藝的匠師,和一副圖紙。

他的心頭頓時湧出一股敬意來,反倒為自己的小伎倆感到有些羞愧,不過他也更加確定了自己的念頭,將這種投資放在閻立德和李德騫的身上,絕對物有所值!

就在徐真趕去看望凱薩和摩崖以及柔然人之時,侯破虜卻麵色蒼白地跪在軍帳之中,他的身前,老大人(注1)侯君集麵容冷若冰霜,一雙眼眸如鷹隼,如遲暮老雄獅,不怒自威,讓人心生驚怕!

“啪!”

一聲脆響,侯破虜被自己的老爹一巴掌扇得轉了大半圈,小白臉頓時留下碩大紅掌印,口角都溢出血水來!

“父親,兒知錯了!”侯破虜雙眸含恐,深深伏首,顫聲告饒道。

“錯在何處?”侯君集冷冷地問道。

侯破虜咬了咬牙,終究是坦白道:“兒不該嫉恨袍澤,不該搶奪軍功,更不該立下軍令狀,讓父親收拾攤子,掃了顏麵...”

侯君集聽到兒子這般認錯,不喜反怒,又是迎麵一腳!

“嘭!”

侯破虜被踢飛出去,捂住胸口,疼痛難耐,卻不敢再聲張半句!

看著兒子如受驚之綿羊,侯君集也是輕歎了一聲,走了兩步,蹲在兒子麵前,頗有些語重心長地教誨道。

“人生於世,自當灑然受命,人非聖賢,必然有所欲求,該恨就大膽去恨,該搶自當豪奪,如此才當得大丈夫之氣度,吾乃堂堂國公,誰人能掃我顏麵,誰人又敢掃我顏麵?”

侯破虜猛然抬頭,眼中仍舊有著一絲不解,然而侯君集卻摸著兒子的頭,在他耳邊輕聲私語道:“為父所怪責者,是你連一個小小親兵隊正都弄不死罷了!作我侯君集的兒子,我不怕你犯錯,就怕你成不了事!既立下了軍令狀,就算這個叫徐真的小子沒有投敵,你也要讓他變成真投敵,這才是我侯君集的兒子該有的手腕!”

侯破虜心頭驟緊,看著父親那陰鷙的目光,似乎在為自己打開了一個黑暗的世界!





(注1:在唐朝,大人是父親的專用稱謂,故而下級見上官並不會稱呼某某大人。)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