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九章 大匠鬥嘴卻謀連弩

徐真曾經在國外一檔節目之中表演過口接子彈,親自改造過道具槍,又經常到東南亞叢林去打獵,對槍械的原理非常清楚,大唐朝的鍛冶技術又達到了非常發達的水準,能夠鍛造出舉世聞名的唐刀,如果徐真想要打造一把屬於自己的槍械,並非不可能之事。

但考慮到所需要消耗時間和精力的因素,再加上他也不想讓人當成怪物來看待,故而他很快就放棄了這種想法,轉而打造一架精細小巧的鋼鐵連弩!

徐真一向將萊昂納多達芬奇和尼古拉特斯拉當成自己的偶像,這兩位被譽為有史以來最驚豔的全才,特別是前者,幾乎各個領域都有涉獵,簡直就不是人力所能企及。

出於對道具製造的需要,徐真對精細機械向來癡迷,他曾經高價收購過一架諸葛連弩的古物,甚至連詳細圖紙都能搞到,此時用炭筆刻畫出來,每一個零部件都清清楚楚。

大唐朝的工匠們吸取了百煉鋼和局部淬火的技術,再加上覆土燒刃和包鋼夾鋼,打造出了唐刀,在工藝和技術上,軍中工匠能夠給徐真足夠的支持。

他要用精鋼來打造一架諸葛連弩,以鐵為矢,矢長八寸,一弩十矢俱發,這架精鋼元戎弩,絕對能夠成為他的秘密武器!

因為徐真是將零部件分開來畫,李德騫將十幾張設計圖湊在一起,才看出了個端倪來。

大唐尚武,然與外胡多有戰爭,多以鐵騎為主,由於弩的發射過程比較費時,而且持弩的士兵又不便兼用其他武器,所以弩手常在其他士兵掩護下編成“上弩”、“進弩”、“發弩”等組,輪番連續發射。在“守隘塞口”這樣的定點射擊中,更能發揮其威力。

騎兵大規模縱橫馳騁之時,由於強弩不便在馬背上使用,在軍中並不太受歡迎,所以李德騫有些疑惑,為何徐真要花費如此大的精力來設計一架弩。

然而正當此時,匠營門口卻傳來一聲驚呼,將埋頭描畫的徐真給驚醒過來:“這…這可是元戎連弩?!!!”

李德騫猛然抬頭,見得那人真容,正想行禮,卻被那人推到一旁,手中圖紙都被搶了過去。

徐真眉頭一挑,卻見來人四十左右年歲,矮胖滾圓,其貌不揚,留著八字胡,肥嘟嘟雙手抓著圖紙,恨不得將圖紙吞入腹中,烙印在靈魂一般。

“果真是元戎!!!”那矮胖老小子雙目爆發精光,胸膛不斷起伏,顯然已經情難自已了。

徐真撇了撇嘴,一把將圖紙奪回來,故作氣惱道:“你懂不懂禮貌,這可是別人家的機密,知道什麽叫隱私麽!”

李德騫聽到徐真那不屑的言語,一頭冷汗頓時湧了出來,雖然他不清楚行軍總管與徐真之間有些什麽關係,但這位矮胖爺兒們可是輕易得罪不起的啊!

“新丁初至,不識大體,還望閻大匠切勿責怪!”李德騫將徐真拉到一邊,連忙諾諾行禮。

這位矮胖爺兒們,正是將作大匠閻立德!

閻立德嘿嘿一笑,不以為忤,推開李德騫,拉住徐真的衣袖,開門見山地問:“這位小哥,不知你這圖能不能賣給我?”

徐真看著李德騫滿頭大汗的樣子,聽到他稱呼這老胖子為尚書,心中頓時凜然,但看這老小子一臉的嘻哈,哪裏有什麽高官威儀,更像活脫脫的奸商一枚啊!

李德騫一看閻立德不怒反喜,還親熱熱貼在徐真身上,知道這位大匠爺又發作了,無論軍中朝中,是人都知道,這閻立德可是一個十足的瘋子,要不是他跟他的胞弟閻立本一同設計修建了長安外城等一幹要地,還真沒多少人願意親近他。

不過人家畢竟是高級官員,手中抓著實權,府邸側門的門檻都要被求官之人踏爛,這徐真能夠得到這位爺的喜愛,以後還真不愁沒前途了。

可哪裏知道,徐真將圖紙收起來,冷冰冰地回道:“不賣!此乃無價之寶,你以為是三兩斤豬肉麽,就你這眼神兒,賣給你也是作踐了這圖!”

李德騫聞言,頭發絲兒都豎立起來,漫說他徐真,就算是行軍總管李道宗,對這位閻尚書都有著三分敬意的!

他連忙暗自扯動徐真的手袖,不斷給他使眼色,但徐真就好像是視而不見,分毫不讓地與閻立德對視著。

這閻立德也是個妙人兒,非但沒有拿捏自家官身,反而豎起拇指來稱讚道:“好!果然有我輩匠人之風骨!我閻立德佩服!不知小郎如何稱呼?”

徐真聽他自稱閻立德,更確定這老胖子的身份,在史書之上,這胖子一家三位可都是出名的能工巧匠,他弟弟閻立本,就是大唐朝的有名大畫家,專門給皇家宮廷作畫,最後連淩煙閣二十四功臣的畫像,都出自閻立本之手,而且這哥兒倆可都當過工部尚書,閻立本更是官至右相!

徐真之所以選擇李德騫當小夥伴,就是看中他是個工匠,按史料記載,這位閻立德更是巧匠之中的宗師人物,如果能夠跟這位土豪做成了朋友,對於他那個終極計劃,可是極大的助力了!

想到此處,徐真卻欲擒故縱,不予理睬對方問話,卻故作高深地摸了摸下巴胡碴子,盯著閻立德問道:“你看得懂這圖紙?”

一直嘻嘻哈哈的閻立德聞言,似乎觸動了他的逆鱗,堂堂工部尚書,居然被人如此質疑,而且對方還隻是一個無名小夥,他脾氣再好也不能忍了,當即怒道:“好你個田舍奴!如何瞧不起你大匠爺爺!這元戎弩雖然失傳,但本家氏族多得傳承,隻是未能完善,再者說,尚且不知你這圖是真是假呢!”

徐真見得閻立德跳腳發怒,心頭一喜,頓時以言語相激道:“就你這樣的手段目光,也敢妄稱真假?這圖要是假的,小爺摘下項上人頭給軍中爺兒們擊鞠玩耍!”

閻立德被徐真信誓旦旦的表情神態所激怒,圓臉通紅,八字胡不斷抽搐聳動,指著徐真罵道:“頭錢價奴兵,何敢輒衝官長!你說真就是真嗎!打造出來之後,若不是真貨,我扒了你的皮!”

原來閻立德見徐真與李德騫謀劃圖紙,將徐真當成了軍中匠師,此番正中徐真下懷,當即反唇相譏道:“就你這破匠房,要人沒人,要物無物,還想打造出元戎連弩?做你的黃粱夢去吧!”

閻立德一見這小子針鋒相對,居然開始質疑工部和匠營了,當即怒道:“好個目中無人的山村野老!本大匠不將此連弩打造出來,就給你當下手!要真是假貨,就把你流放到遼東吃野菜!”

劈手奪過圖紙之後,閻立德氣衝衝把李德騫踹了出去,暴躁得吼道:“李小子,還不給我召集人手更待何時!”

李德騫是有苦說不出,這徐真惹禍上身也就算了,居然還殃及池魚,李道宗老將軍曾經交代過,雖然一應供需無不應允,但多次囑托一定要低調行事,可惹上了閻大匠,想要低調,實在是強人所難了。

徐真樂得見此,連弩交給閻立德來製作,絕對比他自己動手要好,畢竟他對唐朝鍛冶遠不如這位將作大匠,而且為了保密起見,除了李德騫,他也不敢使喚其他人,這下問題可就得到完美解決了,有閻立德一句話,整個匠營一呼百應,而且又不會懷疑到他徐真頭上,簡直就是一石二鳥。

不過他也低估了閻立德,這老小子一出匠營之後,連忙拍了拍李德騫的肩頭,笑眯眯地讚道:“小子,你今日立了大功,回頭我在李國公麵前,少不得你一兩句好話!”

李德騫一臉迷惑,看著閻立德懷揣著圖紙去召集巧匠,他心裏也是暗暗罵了一句:“果是瘋癲之人!”

然而他卻不知,閻立德所言並無虛假,他世代傳承之中,確實有著元戎連弩之殘稿,如今得到這徐真的圖紙,一眼便知道是真貨,隻不過以形色迷惑徐真,以正大光明得到圖紙,就算打造出連弩來,也是花大軍的公家錢,他閻立德是半個大錢都沒虧啊!

連弩有了著落,徐真也就開始忙活下一件寶貝,也不需要李德騫引領,這幾日他在匠營混慣了,匠師們對他都慢慢熟悉,不知不覺就來到了鍛冶營中。

赤著精壯上身的鐵匠們正在打造兵刃和馬鐵,並未有人過來招呼徐真,他對此也早已習慣,沉默著來到營房後麵一處熔爐和鐵氈前麵。

老鐵匠不在,但木案上卻擺著一具生皮腰帶,徐真將那腰帶展開,腰帶按照他的要求縫製得幾近完美,十個長條皮鞘豎排縫與腰帶內側,每個皮鞘之內,都插著一柄巴掌長的柳葉飛刀,刀刃泛著淡藍光芒,鋒芒畢露,讓徐真禁不住眼前一亮。

徐真曾經和太陽馬戲團合作過一次,那一次他的節目就是蒙眼飛刀,當那一柄柄鐸鐸插入到美女助手貼身縫隙之時,連馬戲團首席雜技大師,都對徐真的飛刀神技讚不絕口。

有了諸葛連弩,有貼身飛刀,等另一件神秘武器研製成功,他就能夠踏上前往長安送信的路途了!





(注1:擊鞠,亦稱打毬或擊毬,隋唐馬上運動項目,相當於現代的馬球。)

(注2:頭錢價奴兵,相當於說,賤奴才。頭錢價,意思為隻值一文錢,奴和兵,在當時都是下等人。)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